日本的宽松教育输了?

1987年出生的、被称之为“宽松第一代”的他们今年29岁,面临着人生的重大选择。 那时是这么教育他们的:“因为没有一个人是一样的,所以大家都是最棒的。”。。。。现在才发现:“这是一个优胜劣汰的竞争社会。”

“‘90后’真是不行啊。”相信大家可能听身边的人说过这一句话,“90后”独特的成长环境导致他们在社会中的特殊地位。不过还好,“90后”在中文语境里倒也称不上是什么贬义词,社会对其评价有褒有贬。而“宽松一代”在日本,基本上就是一个贬义词。

在《宽松世代又如何》一剧中,男主角的上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所以说宽松世代真是不行啊。”这足以代表日本整个社会对于这一代人的评价。

故事要从宽松教育说起

1957年,前苏联发射人类第一颗人造卫星,给欧洲国家极大的震撼。据研究者称,此事让西方开始反思,前苏联究竟以何优势领先其他国家发展了航空航天技术。人们将其归功于前苏联高难度的数学教育。于是欧洲开始在高中教育中引入向量和矩阵等高难度知识。数学变得难了起来,理科随之也变得难了起来。

当时,日本也遵照欧洲诸国加大高中数学的难度,然而很快社会开始对这种“填鸭式教育”展开批判。

在全世界范围轰轰烈烈的数理化科目加强难度运动后,日本社会开始反思这样的教育是否只能培育出考试机器,而不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创新型人材。

于是,日本社会又走向另外一个极端。比“增负”运动更加轰轰烈烈的“减负”开始了。

1982年,改革后的《学习指导要领》正式在日本的高中实施(1980年在小学实施,1981年在初中实施),这被称之为“宽松教育”的开始。改革的主要有以下几点:

1.教学内容的削减与课时减少

2.以“宽松且充实”和“宽松且丰富”为口号

3.不上课的“宽松时间”开始了

第一次《学习指导要领》改革虽然削减了课时和教学内容,但没有通过在草案时期被提起的“学校五日制”。

1989年,第二次改革被通过了,1994年第二次修改过后的《学习指导要领》正式在日本的高中实施(1992年在小学实施,1993年在初中实施),此次又有几个新的特点:

1.相比之前,教学内容的削减与课时再次减少

2.导入新学力观(评价体系)

3.小学一二年级不再设社会和理科两科目,同时新设科目“生活”

到了此时,“学校五日制”依然没有被写入到《学习指导要领》中。然而随着第二次宽松教育改革,公立学校慢慢地开始将每个月第二第四个周六定为停课日。此前全日本的高中生可是都要上六天学的。

到目前为止,改革没有对整个教育体系有着根本性的改变,可以说仅仅是换汤不换药。

然而,于2002年在初中开始实施(2003年在高中开始实施)的第三次修改的《学习指导要领》可完全不一样。主要变化如下:

1.教学内容与课时减少了三成

2.完全贯彻每周五天课的“学校五日制”

3.导入绝对评价制度

4.新设“综合的学习时间”这一概念

所谓的绝对评价制度是学生的成绩不再以分布的范围显示,而是以分数显示。此前学生的期末成绩大多是1-5五个等级,5分为最高,占全部人数的7%。五个等级符合正态分布,以表示学生成绩在总体当中的位置。就此项改革来说,是有利的。因为五分制仅仅反映出在该班级的成绩分布,不能客观评价学生掌握的程度,导致时常有5分的学生转学以后变成3分的情况。同时学校欺凌事件严重,时常有为提升自己的成绩而捣乱让别人不能学习,但自己却不努力的例子。

现在我们常说的“宽松教育”是2002年的第三次“宽松教育改革”。很明显可以看出,第三次和前两次有着本质的区别,尤其是三成的课时削减和周六放假。削减的课时不但代表着削减了教学内容,对于数学计算的训练也大幅度减少。这导致接受过“宽松教育”的学生基础知识不扎实,同时大量需要背诵和高重复强度训练的能力无法得到提高。这两项改革所埋下的祸根在此后几年里逐渐显示出来,最终引起整个日本社会对“减负”的反思。

“宽松教育”给社会带来了什么?什么导致日本整个社会对“宽松世代”如此不满?

问题的显现是2003年的PISA结果。

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英语: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简写:PISA,下文当中使用简写)是一个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筹划的对全世界15岁学生学习水平的测试计划,始于2000年,每三年进行一次。该计划旨在发展教育方法与成果,是目前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国际学生学习评价项目之一。(维基百科)

PISA主要考察学生的三个方面:数学能力、科学能力以及阅读能力。日本作为亚洲第一个发达国家,拥有丰富的教育资源,学生的素质理所应当也是非常高。所以刚开始参加PISA时,数学能力和科学能力都是数一数二。虽然阅读能力的排名并不高,但与其他国家的差距不是很大。

然而到了2003年,日本第二次参加PISA时,除了科学能力与上次持平,其余两项的排位大幅降低。2003年15岁的学生恰好是1987年出生的“宽松第一世代”。

2006年的结果更让日本诧异,科学能力由第二掉到第六,数学能力由第六掉到第十,阅读能力由第十四位掉到第十五位。整个日本社会哗然,“宽松教育”被宣判失败。

与此同时,“宽松世代”走向社会后,因基础知识欠缺所产生的社会问题不断。社会上出现不知道“浓度”的定义、搞不清楚四则运算先后顺序、不认识略生僻汉字的人,而且这些人并不是中途辍学,他们都是拥有着高中学历,其中不少还是大学生以及大学毕业生。这在“宽松教育”实施之前的昭和时代是难以想象的。

日本政府急急忙忙制定各种措施,同时学校也开始教学超出课纲(《学习指导要领》)的内容。终于在2009年,日本的PISA各项排名回升,但排名依旧与日本所自傲的“亚洲第一”的地位不相符合。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也开始抓紧制定新的《学习指导要领》,开始讨论全面废止“宽松教育”。

顺便一提,上海作为中国大陆的代表于2009年开始参与PISA,连续两届都获得单项第一与总分第一。这再一次证明,中国的义务教育的优越以及日本“宽松教育”的失败。

如今,“宽松教育”已经进入历史,日本的高中在2013年开始启用全新的《学习指导要领》,从2016年开始的高中毕业生已经没有接受过“宽松教育”的了。有理由相信,全面废除“宽松教育”后,日本学生的综合素质会有极大的恢复。日本的义务教育看似经过反复折腾一无是处,然而我们也要看到日本大学教育的成功。日本社会敢先于整个世界进行这场“教育实验”的勇气是值得钦佩的。

正如同电视剧当中男主角说的一样:“我想要改变,再这样下去不改变的话,我自己都受不了自己了”

是的,无论是谁都要改变,变得更加适应周围的环境。日本的“宽松教育”虽然已经被宣判失败了,然而作为一项实验并不是没有一点启发。这样浩大的社会实验让我们知道了:素质教育固然重要,但对学生的基础知识的培养更应当是义务教育阶段的重点。同时,日本成功的大学教育以及科研人才的培养体系仍然值得我们学习。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6月24日23:53 | #1

    电子游戏害的是人
    而且是全世界的年轻人
    这是事实

  2. 匿名
    2016年6月25日01:46 | #2

    只证明了宽松教育在PISA标准下评分降低而已。教育的目的是为了获得PISA评分?这就仿佛说国家发展就看GDP增速一样荒谬。

  3. 匿名
    2016年6月25日02:35 | #3

    宽松的教育恐怕难以适应科技发展的速度。

  4. 匿名
    2016年6月25日06:15 | #4

    男主角的上司是战后的一代 , 为什么这么屌
    因为这些战后的一代有个极大好处
    比你老的都死光了

    男主角这么惨是因为 , 上司还活着

  5. ydbl
    2016年6月25日07:28 | #5

    匿名 :
    只证明了宽松教育在PISA标准下评分降低而已。教育的目的是为了获得PISA评分?这就仿佛说国家发展就看GDP增速一样荒谬。

  6. 匿名
    2016年6月25日08:43 | #6

    随着生产力的增长,出生在后面的人不需要付出前人那么多的努力就可以生活得比他们更好,这是人类社会的进步。所谓“所以说宽松世代真是不行啊。”只是宣泄心中的不平衡而已。

  7. 匿名
    2016年6月25日09:33 | #7

    五毛告诉你日本宽容教育失败了,五毛畜牲喜欢狼性文化

  8. 匿名
    2016年6月25日09:56 | #8

    为什么“宽松教育”没有导致阅读能力下降?

  9. 实在是晕
    2016年6月25日11:14 | #9

    这难道不是代沟问题吗? 为什么非要扯上教育的宽松? PISA才不过十多年历史,不足以成为衡量标准。

  10. 哈哈
    2016年6月25日12:06 | #10

    XXXX输了,中国或成最大赢家

  11. Mobile Guest
    2016年6月25日05:36 | #11

    基础教育和素质教育都很重要,不能厚此薄彼,毕竟科研是需要基础和积累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