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毒跑道事件后北京家长的抗争:奋斗失去了意义

作为中产的王洁突然觉得自己的奋斗失去了意义。争取北京户口、努力赚钱、走关系、从一百多平的新房搬到40平米的破旧学区房,这一切都是为了女儿笑笑能上北京市西城区展览路第一小学(以下简称“展一小”)。在对成功评判相对单一的情况下,家长们寄希望于孩子能上重点小学、重点中学、一流大学,竞争一步都不能拉下。

王洁想不明白进入4月天气渐热后,女儿为何开始呕吐。笑笑几次在学校呕吐不止,王洁把她接回家缓解不少,送学校再呕吐。直到6月初,北京市第二实验小学白云路分校(以下简称“白云路小学”)爆发涉毒塑胶跑道事件,王洁才意识到女儿的呕吐可能跟学校气味异常的跑道有关系。

为了避免接触跑道,王洁拒绝女儿去学校。王洁觉得自己剥夺了女儿上学的权利,但她没有办法。在健康无法保证的情况下,王洁甚至想过把女儿送去县城读书,她开始降低对女儿人生的要求,只要健康快乐就好。

越来越多的家长拒绝自己的孩子去学校,以此要求学校拆掉气味异常的塑胶跑道,学校回应需要层层上报,迟迟没有进展,由此家长和学校展开了拉锯战。

“孩子要是病得重,我一定会杀了你们”

不断有家长把孩子流鼻血、过敏的照片发到微信群里,这原本是之前家长们为了商量校服组建的群,在白云路小学爆发涉毒跑道事件后,微信群的名字改成了“展一小毒操场维权”。

家长们在没有联结起来前,以为自家孩子流鼻血、过敏、呕吐、肚子痛是个案,不明白原因到底出在哪里。入4月以后,北京的气温逐渐回升,孩子们各种异常症状开始多了起来。

王洁接到老师电话,女儿笑笑在学校呕吐不止。笑笑在操场上活动,突然呕吐,老师还帮忙清扫了。王洁搞不明白女儿没着凉、没吃坏肚子,为什么就吐了。她赶紧把笑笑接回家,症状缓解了。后来送去学校又呕吐。同样的情况出现了4、5次。

有一段时间,笑笑晚上入睡前总是“吭哧吭哧”通鼻子。王洁觉得她没有感冒,在“装怪”,会吵到老二睡觉,王洁打笑笑的屁股,让她赶紧睡觉。这样的行为,王洁事后回忆起来自责不已。

6月初,白云路小学涉毒塑胶跑道事件曝光后,王洁被家长拉入了维权群里。家长们将自家小孩的症状发到群里,王洁认为女儿此前找不到原因的症状也跟学校塑胶跑道有关系。

群里的家长越聚越多,很快到了500人,不断有人把小孩异常的症状发到群里,单个症状之间有了联系。6月4日,詹强将儿子流鼻血的照片发到了群里,他很气愤也很紧张。詹强原来在建材局工作,47岁老来得子,特别紧张小孩的健康,自儿子出生后他就没让他去操场玩过。

住了几个月医院,刚出院回家,詹强就碰上儿子流鼻血,恰逢塑胶跑道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他把照片发群里后,赶忙带着儿子去医院检查。回到家,发现儿子班主任和校领导拎着东西在家楼下等着。詹强戏称自己是北京“老炮儿”晚一辈的“二炮儿”,同事、居委会都知道他的脾气急。詹强当着校领导面说,他没有证据绝对不会行动,“孩子要是病得重,我一定会杀了你们”。

家长们在群里互相交流北京哪个医院检查最权威,307医院儿科门诊都快被家长挤爆了,北京很多学校的家长都带着孩子去做毒物检测,这里是国内做毒物检测的权威,一套检查下来花费一千多块。王洁带着女儿去检查,还碰到了从哈尔滨过来给孩子做毒检的家长。

307医院的医生对媒体表示,目前的检测报告显示,至今没有检测出一个因涉毒跑道中毒的孩子。但这并不能让家长们放心,“十几二十年后出问题就晚了”,王洁说不能让孩子去冒这个险。

夜里,王洁睡不着,打开手机看微信群里家长们的发言,看到别的孩子流鼻血、过敏的照片就落泪,她说这种伤心有孩子的人都能体会。

不了了之的抗争

展一小的塑胶跑道不是今年才出问题的,去年由于异常气味家长们抗议过,没有体制内更高力量的介入,事情最后不了了之。

当初收到展一小的录取通知书,王洁一家兴奋了好久,都盼着开学。去年9月7日是展一小的开学日,王洁女儿升入一年级。家长们送孩子入学,在离校门口几十米的街边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说不上来是什么味道,就是特别臭”。原本暑假应该完工的塑胶跑道铺设,由于大阅兵推迟了工期,家长们正好看到施工。

反映跑道味道的家长多了后,学校把一学期的课外实践课集中到一周,在施工期间学生在外实践,学校以为这样能解决问题。9月中旬,王洁女儿每天早上坐学校的大巴外出实践,下午再返回。国庆假期后,王洁女儿从学校回家开始全身大面积过敏、起红疹子。王洁给女儿请一周假,去医院拿药抹,“医生说这肯定跟跑道有关系”。

课外实践后,学校并没有特别的举措来解决跑道气味异常的问题,也不是特别重视家长的反馈,王洁说学校觉得家长是在“闹”。有家长开始激烈抗议,最后被抓到派出所,王洁说需要声援被抓的家长时很多人反而退缩了。这样的冲突换来学校的反馈。校方委托北京美添辰环境检测有限公司做检测,检测报告显示检测项目有:室内空气中的甲醛、苯、甲醛、二甲醛、TVOC。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任俊在接受凤凰网的采访时表示,这是一种不专业的检测。

王洁说从学校开始要检测时,她就知道结果一定是合格的。王洁的工作是给各个国家机关做项目,有时为了应付领导视察,“很多东西都可以做出来”。学校拿出检测合格的报告后,家长们没有再追究。检测报告公布在学校官网上,王洁没去看,她认为没有意义,因为刺鼻的气味一直在。

那时的王洁还在意会不会因为找学校给女儿带来不好的影响,加上工作忙,事情不了了之。这样的妥协让她至今感到后悔以及后怕。

11月后,北京开始转凉,跑道的气味逐渐淡了,王洁也日益淡忘了这件事。今年5月,气温回升,塑胶跑道的气味挥发得更严重。6月初,白云路小学在操场举办运动会,学生集体产生不良反应,家长们抗议不断,展一小去年中断的抗议又开始了。

拉锯战

展一小学生单一的不良症状被联结以后,家长们很快团结到了一起,目标很明确,要求学校停课、铲除跑道,不过相比于处于此次塑胶跑道事件中心的白云路小学,展一小家长的维权路曲折不少。

越来越多学生的不良反应照片发到群里后,家长们决定线下收集学生症状。6月6日晚,家长们陆续到北京图书大厦汇集,登记自己孩子的不良症状,同时要求停课、拆跑道。学校领导怕出事,也去了现场,让签完字的家长赶紧离开。信息登记表上记录的孩子症状包括流鼻血、皮肤过敏、头晕、恶心呕吐等。

在家长的要求下,学校委托中国建材检验认证集团做检测,也为了平息家长的情绪。詹强被学校邀请参与监督检测过程。詹强原来在建材局工作,对此有了解,他看到检测人员只取样塑胶跑道,当着学校和区教委、环保局的面质疑为什么不对下面的沥青取样,“沥青被跑道密封后,一热挥发出各种化学物质”。检测人员说做不了沥青的检测,区教委说再往上汇报。

检测结果至今没有公布,家长们也不再关心这个结果,她们坚信有严重气味的跑道就是有问题。去年深圳爆发十几起塑胶跑道事件,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接受政府委托做塑胶跑道相关实验,任俊是负责人,他告诉凤凰网,在符合“国标”的塑胶跑道中他们检测出了别的有害物质。

王洁在家长维权中表现得很积极,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再受到涉毒塑胶跑道的伤害。王洁把维权群里别的家长发的信息转到班级群里,没有人理会,很多家长依旧在讨论作业的问题,“她们可能觉得事情不严重”。有家长找王洁私聊,质问她是否有证据,没有证据就别“闹”。王洁不回应这些质疑,坚持把信息传递到班级群,晚上整理好信息发,早上睁眼也发。后来班级群里开始有家长反馈自己孩子的症状,也咨询王洁相关问题,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要求铲除跑道。

6月8日,西城区教委、展一小校方召集家长代表开沟通会议。詹强主动要求参加,在代表儿子班级家长表达完停课、铲除跑道的意见后,他又代表个人表达了比较激进的话,校领导和区教委的人面面相觑。在会上家长现场表决要求学校停课并拆跑道,“全票通过”。学校和区教委并没有当场表态,只说回去请示。

在等待的过程中,恐慌和焦虑的情绪在家长中蔓延,不少家长向学校请假,让孩子呆在家里。王洁的女儿天天盼着去上学,担心马上要期末考试了,“为了维护母校在她心中的地位,我不能告诉她跑道问题,但我觉得剥夺了她受教育的权利”。请假在家,上班的家长们没法照看,只好今天在这家学习明天在那家学习。通常情况下,学校有1天停课的权利,区教委有3天停课的权利,老师们天天给家长打电话,让学生回去上学,拉锯一直在持续。

西城区教委不表态,学校不敢做决定,只能告诉家长向上请示,又迟迟没有结果。

到底如何铲

包括展一小在内北京跑道出问题的学校都在等西城区教委表态,这也决定着北京塑胶跑道的命运到底如何。

6月12日,西城区教委通报白云路小学的跑道检测结果:符合“国标”,但因为学习不适应,为了学生健康,拟与家长商谈全部或者部分拆除跑道。家长们在看通报会直播时,对于符合”国标“的说法感到愤怒。随即,展一小家长们接到学校老师的电话,王洁说老师在电话里表现得很激动。老师们向家长宣布了学校的4个决定:第一,不管检测合格与否都要整改,包括全部或者部分拆除;第二,和家长共同制定整改方案;第三,发回执征求家长意见;第四,组织专家对孩子和家长进行咨询。

宣布完学校的4个决定,老师们劝家长让孩子回去上学。这样的通知让家长看到了希望,王洁的女儿特别兴奋地准备第二天上学要穿的衣服。6月13日,家长们去学校领调查问卷时,校方否决了通过调查问卷的方式,称改为老师打电话收集家长意见。家长们不同意这样的方式,加上铲除跑道迟迟没有进展,双方又陷入拉锯。

王洁特别无奈地说,即便让他们对责任追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者家长联名向纪委求情不要追责,她们都愿意,只要把跑道拆了。王洁说她早就不关注检测结果了,现在也没人关注,家长的唯一诉求是铲掉跑道。

和学校沟通未果,6月16日,家长们去找西城区教委,在门前打出“停止毒害孩子!铲除毒操场!”。这次抗议家长们特别重视,事前担心微信群被监控,都是一个一个打电话通知。后来,西城区教委副主任刘志兵出面与家长协商,在“西城区教委答应展览路第一小学铲除操场,包括沥青。铲除时间6月18日”的诉求上签了字。

在刘志兵签字同意后,家长们表现得格外小心,群里不再呼吁任何,生怕中途有什么变故。6月17日晚上,铲车进入展一小操场,准备作业,不少家长专门去现场看,想亲眼看着心中的石头落地。

没想到事情到头还是发生了变化。家长们发现展一小的跑道只铲除了表面的塑胶层,而不是像白云路小学那样把下面沥青也铲掉,刘志兵签了字铲除沥青也食言了。6月18日一早,家长从各处赶到学校抗议,接待家长的校领导称学校认为沥青没有问题,如果家长觉得沥青有问题,可以再找第三方做检测,话还没说完就被家长打断,表示不同意。最终,家长和学校协商未果。

和学校商谈不下去,家长决定继续去找西城区教委。在西城区教委门前抗议了一下午,始终没有等到有人出面协商此事,“就是要逼出一个结果。”如果西城区教委不履行铲除沥青层的承诺,家长们表示会继续到北京市教委抗议。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匿名
    2016年6月25日19:13 | #1

    条条大路通罗马,何必只顾住读书?

  2. Mobile Guest
    2016年6月26日02:56 | #2

    先揍一顿,其他的再说。

  3. 匿名
    2016年6月26日11:11 | #3

    这是在帝都,换做其他二三线城市,还有学生家长说话的份?

  4. 匿名
    2016年6月27日09:55 | #4

    ”西城区教委不表态,学校不敢做决定“。
    只要是群众要求的,心肠恶毒的当政者就一定认为这不能答应。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