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洋案:有些问题似乎不必等到尸检报告出来之后

  当大家望眼欲穿等待那个尸检报告出来,等着它回答大家对雷洋死因的疑问的时候,我想说,尸检或许对雷洋家人很重要,但对于我们这些“打酱油的”真的那么重要吗?有些事情真的非要尸检报告出来之后才能去说,去调查吗?
  雷洋或许真有抗法,雷洋或许真死于心脏病。但我关心的是,如果我没抗法,如果我不是死于心脏病。我该如何证明,谁来替我查清?如何确信能够查清?
  所以我关心的真的不是尸检报告,不是是否PC,而是出事后,谁在查,怎么查的问题,我想知道什么时候通知检察院的,检察院什么时候开始调查取证的?都调查了那些环节?
  当雷洋在已经被控制之后,却意外死亡的情况下。当所有监控都如愿坏掉的情况下,当JC的执法录像还没有“适时公布”的情况下,JC对雷洋的强制措施是否合理?该谁来举证?没有人看见打人,就能认定JC没错?毕竟雷洋曾大声呼救,毕竟雷洋后来如何直接证人就只有这几位JC,这样的前提下,当不能确定雷洋是正常死亡的前提下,这几个JC是否涉嫌因执法措施失当致人死亡呢?雷洋已不能说话,难道非要等他用尸体来说话,才能让这几个JC有嫌疑?换成不是JC的其他人带着雷洋走,雷洋大声呼救过,人死了,这几个人会不会等到雷洋尸检了再立案调查?
  就算立案可以后一步,调查总该开始呀?怎么才算真正的调查?就是分局领导问个话就叫调查?就是电视台采访了一下,就叫调查?按法律该通知检察院,什么时候通知的?检察院又该履行哪些职责?如何履行的?检察院做了哪些调查?有怎样的初步结果?JC后来又去查了那个足疗店,哪些JC去查的?其间有没有可能接触到沿途的摄像头数据?足疗女是怎么指认雷洋的?谁给她看的照片?看的是尸体的照片,还是其他什么时候的照片?她是如何认出那是她曾经的客人的?有什么特征让她确认?她又是出于什么目的还保留了证据的?当时是不是只有雷洋一个“证据”被保留,否则又是怎么这么快比对出来的?雷洋已经去世,从他尸体上获取用于比对的样本,经过他家属同意没有?即使后来证明该检验结果是正确的,这样的取证本身合法吗?JC提取自己涉嫌其中的案件相关的证据合法吗?
  这些问题,都不必等到尸检结果出来,大家也并不只是关心雷洋一人,把这些问题和大家说清楚了,大家才确定,JC如果执法不规范,出了问题,是能够等到公正调查的,大家才会放心。否则即使告诉大家雷洋案真的是心脏病,大家难道就能放心?个案的正确,并没有回答真正核心的问题。
  中国法治本来就只是在路上,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本不奇怪,大家指出一个问题,如果确实是个问题,那么承认它,改进它,大家对法治的信心就提高了一步,如果是大家想错了,也说明白,为什么法律要这么规定,这么规定有什么好处,大家也能够想得通,不讲理的毕竟是少数。但如果一直闭着眼不可承认问题,不肯说明白问题,大家反而觉得这个问题是你固有的,是你不可能改变的,反而更会质疑体制,质疑你的正确。
  拖,也许会让大家忘记个案,对个案失去激情。但对程序的不信任,不安,却只会不断累积。与其等下一个个案来扬汤止沸,真不如借着一个个案就把某些根本性的问题解决了,这才是釜底抽薪。

我根据现有的资料能够确定的是
  1 事发当晚警局对洗脚店采取了行动,找出了雷洋嫖娼的证据。 LZ需要确定的是当事警察是否参加了该行动,如果LZ有证据证明当事警察参加了行动甚至还主导了行动,那么我也认为这是不恰当的。当事警察应该避嫌。 如果当事警察没有参加行动是上面区局采取的行动,那么请LZ拿出相关的法律规定,警察一旦在调查某案时涉嫌犯事,那么他所在的警局就自动失去了继续调查此案的资格
  2 事发后警局确实对当事警察进行了询问和调查,否则警局不可能发布消息,也不可能让当事警察出面说明情况。 请LZ拿出相关的法规证明,警察涉嫌犯事后,警局无权自行问话调查,必须立即扣押当事警察直到检查院出面调查。
  请LZ不要自以为是地那你心中想的应该怎样说事。 我虽然不是学法律的,但警匪剧法律剧看多了, 美剧中警察涉嫌犯事的事例很多(中国剧不太看,没注意)。 常规的做法就是,犯事警察交出配枪和警证,停职接受警局内部纪律部门的调查。 该警察并不需要逮捕或关禁闭。而他原来经手的案子由其他警察接手。

  1.该JC自己来证明,是哪些JC参与了行动,这些JC是否与涉事JC利益相关,我早就已经引用过了,
  警察法第四十五条 人民警察在办理治安案件过程中,遇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回避,当事人或者其法定代理人也有权要求他们回避:
  (一)是本案的当事人或者是当事人的近亲属的;
  (二)本人或者其近亲属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的;
  (三)与本案当事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案件公正处理的。
  自己看第三款。所谓PC案和雷洋死亡案是直接相关的,不但雷洋是否PC,对于JC盘问的正当性构成影响,而且该现场周围的摄像头完全有可能拍摄到了雷洋被盘查的情形,作为已经涉事JC一方,是否该去调查此案?除了那5个JC,其他同所的甚至同局的JC可不可能因为和涉事JC之间存在“可能影响案件公正处理的”的关系,该他们自己来证明。而且我想大家心知肚明
  2.你又在偷换概念了,这真不是好习惯,同局JC,上级领导当然有权询问当事JC事件经过,但这个却不是有效地调查,不能用同局领导了解情况,来偷换接受调查这个概念。要是接受调查,应该是独立的部门(按法律应该是检察院,但哪怕就是JC局的不隶属于任何分局的纪律部门也好)把这五个JC第一时间就隔离开,分别进行独立的细节盘问,要对她所有说法持质疑态度的盘诘,而不是你给我说一遍经过,我就按你说的这个去发布,如果真的有这样的细节盘诘,JC公布的两次通告为何引来如此多的质疑?这些质疑为什么在盘问JC的时候,都没有人想到?智力问题?
  3.少拿美剧说事,美剧没有经过“政审”,没谁保证美剧符合美国的法律规定,现实中有哪一个手底下死了人的美国JC,是JC内部调查处理的?你找出来。
  最后,再说一次,是否合法,现在的法律说了算,这没问题。但现在的法律是否合理,也拿现在法律说了算?这是什么逻辑。中国宪法规定了公民的人身自由,身体、财产不受侵犯,也规定了任何人没有凌驾于宪法法律之上的特权。如果JC执法不规范,那就是在非法侵犯公民人身权利,如果JC享有自己查自己的特权,那就是凌驾于法律之上。

1 请问哪个法律要求警察公布这个证明? 或者哪国又有这个范例说明警方调查案件时需要公开办案人员并证明办案人员与当事人没有利害关系的? 举一个例子出来看看?
2 还是那句话:请LZ拿出相关的法规证明,警察涉嫌犯事后,警局无权自行调查,必须立即扣押当事警察直到检查院出面调查。 至始至终你都在自说自话。
3 这种现实的法律剧,你以为会胡编乱造一个重要的办事程序,而且不是一部剧很多剧都如此,如果你认为这是胡乱编造的,我可以认为,你就是个自以为是,自说自话的SB。

  1.法律既然规定了JC在某些情形需要回避,那么民众该如何知道JC回避没有?哦,你说回避就回避了,是吧?你平时不公布,可以。当有人质疑JC是否该回避的时候,你认为该不该JC自己举证证明已经回避了?难道这个证据该民众来提供?如果没有这样的规定,你认为合理?注意逻辑,没有这样的规定,只能证明你没违法,不能证明你这样做合理。合不合理,我说了不算,但如果你认为我说的不合理,请指出不合理在哪里,而不是问我有没有这样的规定,也不是美剧没演过。这个逻辑到现在都还不懂,到底谁SB?
  2.如果没有这样的法律规定那就是不合理的,自己查自己是不合理的,看懂没?即使JC自己查也应该是不隶属任何分局的,独立的纪律部门,这是最低要求了,没有这样的独立监督,就等于没有监督,如何合理?即使你钟爱的美剧,也有一个独立的纪律部门吧?而且还是那句话,别拿美剧说事,现实中,美国哪一次手底下死了人的JC是自己调查处理就完事的,找一个我看。
  3.还在拿美剧当真,任何影视作品,为了情节需要,都并不严格尊重现实。连癌症等疾病的科学知识都可以编得一塌糊涂(否则毫无美感,你会看?),何况具体法律?你自己想一下,那些美剧里的超级英雄如果动不动就被隔离调查了,如何保持其英雄形象?反派JC,动不动就被隔离调查了,还怎么继续做坏事?这样的剧还有人追?美剧我不常追,斯瓦辛格的片子看过几部。《真实谎言》看过没?你以为美国就这么反恐的?超级英雄一会骑着马穿楼而过,一会和人在厕所枪战。抓自己老婆出轨,直升机直接把房子掀了,都可以不受任何调查,继续查案?现实美国要这样,美国人只怕早就反了。可谁把这当真?恐怕除了阁下你这样聪明机智的B

  1 警察是否该回避的没有回避,这个证据该有当事人的律师拿出。 请你正面答复我的两个问题
  1)如何证明办案警与“本案当事人没有其他关系,不可能影响案件公正处理的”。
  2)按LZ的说法,每次庭审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警方出面公布所有办案人员(哪怕是法医)的名单,然后一一证明办案人员与当事人没有任何你说的那种关系,请问LZ,你在现实中,或在电视剧中见过这样的场景吗?(无论哪国都行)。 不要啥有意思没意思的瞎忽悠,请给出相关的法律规定或者举出一个实例(电视剧的也行。
  2 合不合理不是由你来定的,我认为比说的由警察自己来证明办案警察与当事人没有利害冲突才是不合理的。 办案的很多,警察如何一一证明? 有如何证明“没有其他关系”? 同学算不算,发小算不算? 你如何证明“办案警与“本案当事人没有其他关系,不可能影响案件公正处理的”? 再说一遍,如果律师认为办案警察与当事人有厉害关系需要避嫌,那是需要律师拿出证据证明这个关系,而不是警察拿出证明没有关系。就像警察必须拿出证据证明当事人与案件有关,而不是当事人拿出证据证明案件与自己无关,这个你能明白不?
  3 你能拿出一个反例或者拿出美国法律的相关规定吗? 如果没有,那么我说的就更有说服力,对不?

  1.当事人律师是可以有自己的判断,但首先该JC自己提供是哪些人在查,不然律师怎么判断?这个都不懂了,聪明B?
  你的问题我没有回答?还是没按你想的回答就是没回答?
  1)JC平时可以不用证明“没有关系”,但当JC涉案时,同局同所JC需要回避,否则就会因为其立场和关系影响对案件公正处理。因为他们在共同维护同所同局的面子,所以最低限度也应该是不隶属任何分局的,独立的纪律部门,如果这样的部门存在的话。
  2)JC不涉案,你可以不公布,但要有这样的名单提供给对方律师,让对方律师认可,如果有异议,当然需要确认是否应该回避,如果任何证据是这个该回避的人单独提供的,当然应该视为无效,回避是法律明确的要求,怕麻烦就不做了?凡是JC办的案子,到了起诉阶段,哪个分局,哪个刑侦队,哪些人办的案,哪个证据是哪个JC如何取得的,当然都要对当事人律师公开,律师当然也有权对此质疑,难道你会觉得这个很奇葩?还需要去找证据?你倒可以去法院问一下,哪个案子,可以没有这些信息。在一般情形下,JC不需自己举证无关,而需对方举证有关,这是成立的。但JC自己涉案的案子,就必须反过来,因为对这样的案子,所有和涉事JC有直接同事关系的JC该首先被假定为有关的。
  2.又是这个奇葩逻辑,我说了合不合理我来定?但我觉得不合理的,我不能说出来?我不能看看大家怎么想,用这样的说法就能否定我的说法?阁下这么聪明而执着的B真是少见啊。还好这次总算说了几句理由。但我已经说,不是每个案子,你都需要说明关系,JC没涉案的,有没有关系,需不需要回避,对方律师或当事人自己举证,这没问题。但JC涉案的,必须先考虑JC回避,这是底线,也没什么不合理,毕竟是JC自己涉及的案子,JC如果希望结果公正,免得自己说不清,都应该主动回避。再说一次不要又来偷换概念,所谓相关肯定有界限,否则同是地球人也该回避。同是JC,但如果你是专门靠查JC违规吃饭的,和一般JC利益是对立的,那就不需要回避,但同所同局的JC则应该回避,因为他们有同一个面子。
  3.这个你管我要反证?拿不出还成了你占理了,我都快哭了,呵呵。拿着电视剧的说法,管我要反证?真不带这么玩的啊!真要反证我也已经说了,我没有见过任何一次现实中美国JC弄出了人命是JC自己查了处理了就完事的,一次都没有,这个算反证不?中国法律也规定了JC如果让嫌疑人或无辜人员伤亡,要报告检察院。只不过我们法律在这方面很不明确,只规定了要报告检察院,没明确检察院需要第一时间就介入调查。还同时把调查权和保护现场的责任给了JC,又不明确到底哪一方主导调查并对调查结果负责。这显然给了JC过大的操作空间。

  1 不是可以有判断,而是必须由他拿出证据证明查案警察与当事人有利害冲突,而不是反过来由警察自己证明与当事人没有利害关系,你同意吗?
  律师如果想知道那些警察在调查自己可以去问,报告中有的也会涉及,律师也可以要求办案警察出庭作证。 你有相关的法律或现实中的实例证明警方必须向公众公布办案警察的姓名吗? 如果你认为同警局的会维护同警局的面子,那别人也可以认为同一城市的检查院也会维护同一城警局的面子,因为他们都属政法委领导。 请问该由谁查案呢? 还是那句话,拿出相关的法规,否则,就不要瞎忽悠。
  我的哪个问题“如何证明办案警与“本案当事人没有其他关系,不可能影响案件公正处理的”。”那么难吗? 请你站在警察的角度说说“如何证明办案警与“本案当事人没有其他关系,不可能影响案件公正处理的”。
  2 归根结底一句话,你认为该有律师证明办案警察与当事人有利害关系,还是该由警察自己证明自己与当事人没有关系,请明确说明不要瞎忽悠。
  3 你自己也说了“只规定了要报告检察院,没明确检察院需要第一时间就介入调查。还同时把调查权和保护现场的责任给了JC,”那么警方的调查就没有任何问题,事实上检察院也介入了,至少在法律层面没有问题的,对不? 至于你认为不合理,至少你该举一个实际例子(哪怕是国外的)来支持你的说法吧?
  你啥都没见过,但我见过电视剧的,说明我比你更有说服力吧?

  1.对于不是JC涉案的案子,JC不需要自己举证“没有关系”,但对于JC涉案的案子,JC首先就该被假定有关系,这个逻辑是不是对你太难了?
  公平没有绝对的,基于你说的“政法委”同城的检察院的确可能维护同城JC,但是毕竟远了一点,也就是说,不会维护得那么铁,比如有些事当做没看见,不及时介入调查,是可能的。但要检察院帮着当事警察去获取PC证据,难度就大了些了,是不是?公平在于有进步就好,你要那么高要求,就只有去要求多D制,三权分立什么的了。我暂时还没那么高境界,你自己去争取吧,呵呵。
  2.没看清楚就再说一遍,对于不是JC涉案的案子,JC不需要自己举证“没有关系”,但对于JC涉案的案子,JC首先就该被假定有关系,这个逻辑是不是对你太难了?如果再来问,我希望你自己去面壁。
  3.可笑的逻辑又冒出来了,中国法律这样规定合理?这样的规定检察院实际被架空,JC还是自己查自己。你的“没有问题”指什么?这次没有犯法就叫没问题?这样的法律该继续维持下去?你所谓的“没有问题”无非就是想说,这次不能以这个来追究JC的责任,说明你无非就是在意为警察开脱责任而已,而我希望看到的是国家的法治进步,法律漏洞减少,更加公平合理,这也许就是你我最大的差别。
  至于“你啥都没见过,但我见过电视剧的,说明我比你更有说服力吧?”,我就真的搞不懂了,才给你说了,我见到的美国每一起JC弄死了人的案子,都不是JC自己调查就完事的,不然你给我一个反例?我也见到了中国法律也规定检察院要进行调查(虽然法律不完善,但至少也明确了不能自己查自己这个基本原则)。还成了我啥也没见过?是你只拿美剧说事吧。

  不要总靠重复哪些回答过多次的问题来纠缠,不要总偷换概念。没意思,真的。

  1 请问警察犯案和别人犯案有啥区别呢? 区别就在于调查的也是警察,对不? 如果同是警察这条犯嫌,那么警局就不应该调查警察犯事的案件,对不? 如果这样又何来举证自己和当事警察没有关系呢? 这么简单的逻辑,你这博士能看明白不?
  其次,既然你认为““该由调查警察自己证明自己与犯事没有关系”那么请你站在警察的立场说说该如何证明证明自己与当事人没有关系? 咋地,无法自证吗? 你如果想不出办法自证,如何要求别人自证?
  2 同1
  3 合不合理不是你说了算的,这样规定检察院并不会被架空,因为他可以监督,主导案件的调查。 你要认为警局前期调查有问题,可以推到重来,你要认为该警局官官相护可以要求其他警局调集人手。 这能说是被架空? 实际上从人手和经验角度说全部由检察院调查也是不现实的。 没有问题只的是在法律上没有问题,你以为呢? 你说有问题至少该举出哪怕是别国的规定作为旁证参考吧? 啥都没有,说你是自以为是,自说自话的SB不过分吧?
  你见过的警察弄死人的案子不是警局调查的吗? 请问是哪个部门调查的? 调查完毕如果警察确实有事当然不会就完事,那是要上法庭的,这个用的着你这SB来提醒?

  1.我还真没找到,我什么时候让警察去证明自己和涉案人没关系了,找了半天,我的那句话是“该JC自己来证明,是哪些JC参与了行动,这些JC是否与涉事JC利益相关,我早就已经引用过了”。我说的是JC该自己提供证明,是哪些JC参与了行动。后面一句“这些JC是否与涉事JC利益相关,我早就已经引用过了”是接着后面引用内容说的,是告诉你对于JC而言,他们都符合第三款。结果理解成我要JC自己证明“没有关系”,这理解力,啧啧,这是个聪明B。
  3.脸皮还能再厚点不?规定报告检察院,却不说明时间,用的词是“通知检察院”,第一时间启动的是内部调查,而且还规定让JC自己来“保护”现场,这样都能够让检察院监督、主导调查了?哪里明确了检察院主导调查了?要主导,那么该第一时间介入啊?该有权对JC进行隔离调查啊,否则如何主导?你自己查了给我个报告,我签个字,就称为“主导”。
  你的美剧不是都演了“纪律部门”了吗?给你个链接,看看美国是不是自己查自己。

  他们的“内部调查”,其实是专门的机构,并不隶属于警局的直接领导,由管理委员会、地方议会等机构负责启动,由于这样的机构其利益跟其他警察不是一体的,也不直接归警局管,由其他机构来要求启动调查。倒是这个文章不知是故意还是无心,居然搞出个“依据本局JC违规问责的有关规定”的说法来,这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对,“本局”?难不成美国各个警局规定还不一样?“本局”二字显然是添加进去的。也算中国特色吧,呵呵。更进一步,美国制度也未必就没有不好的地方,他们“内部调查”我一样不敢恭维,好在他们有独立的媒体,有喜欢多事捞政治资本的议员,这才是国情不同,呵呵

  1 咋地掉进了自己挖的坑想改口了?
  “对于不是JC涉案的案子,JC不需要自己举证“没有关系”,但对于JC涉案的案子,JC首先就该被假定有关系” 这句话是你说的吧? 既然“JC首先就该被假定有关系”那么理所当然地该警察自己证明没有关系了,就像一个嫌犯如果被假定有罪,就该嫌犯自己证明自己无罪了,对不? 这个简单推理你这博士不会看不明白吧?
  ““该JC自己来证明,是哪些JC参与了行动,这些JC是否与涉事JC利益相关,”是你说的吧? 既然如此那么要警察自证与涉事JC利益无关,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这么简单的推理你这博士又搞不明白了?
  现在我是否可以说你也认为即便犯案的是警察,警方也不必自证办案警察和当事警察没有利害关系了呢?
  3 按你说的,根据中国的法律规定,雷洋案的调查没有问题。 对不? 请明确回答。检察院介入调查难道不是为了监督吗? 既然监督,如果发现前期调查的问题,理所当然地可以推翻重启调查,警局理所当然地应该按照检察院的要求实施必要的调查,这还不算主导?
  你说的警察管理委员会“和”专门的内部问责机构是一家吗? 啥叫内部,不就是警局内部吗? 警察管理委员会只负责启动, 干活的是内部问责机构,对不? 。你说内部问责机构也有五至七名公民组成? 。 其实那句“依据本局JC违规问责的有关规定”并没有错,美国的警局不像中国的警局,都是由公安部,公安厅管的,各警局办事程序不一样很正常。

  而且我很好奇,你凭什么对JC如此放心,如果某天,JC盘查也给你一顿老拳,碰巧你不是断7根肋骨,而是挂了,JC自己调查给你家属一个结论心脏病死的,你准备自己还魂伸冤?还是就因为你发帖为JC辩护过,就相信JC拿你当哥们?还是说你是JC?就算是JC自己,甚至官太太,在这样的监督程序有问题的环境下,都会被打,你以为你凭什么幸免?怎样的程序更能保护你的权利,这点都想不明白,聪明B?
  即使是JC,哪怕就是这次涉案了,丢了面子的JC。我也奉劝一句,现在为这样不合理的监督程序辩护,或许会让你免于一时之难,当只要这样的监督程序不改进,你和你的家人也一样处于危险之中。世上除了你们还有很多警察,人性本恶,即使好人,一旦发现自己作恶的机会成本很小,收益很大也会变坏。不要等你或你的家人有朝一日落在某些恶警手里之后,才想起来有个公平的机制该多好。
  想想吧。

  重要的事情再说一遍:JC在路上盘问行人要出示执法证明,并亮明身份。如果JC未出示执法证明也未亮明身份,公民有权拒绝一切,最终导致整个程序都是违法的,接下来的所有与拦路抢劫无异。JC是否出示了执法证明和警察证,由警方提供合法合理的证据,举证责任在警方。
  对执法机关执法过程的调查,首先要调查执法程序是否得当,根据目前相关报导和官方发布,从未正面说明这个问题,说执法记录仪被摔坏,也是在回避这个问题。为什么说上面的事情最重要,首先这帮人都要有法律赋予的执法权,具有执法权力的执法者在行使执法权时,出示执法证明是必须的,如果未出示执法证明,这帮人与雷洋一样就是普通路人,与拦路抢劫无异,雷洋的抗拒属正当防卫,雷洋的死亡与这帮人的违法行为有必然的因果关系,解刨尸体属多此一举。之前有过案例,某人有心脏病,一人拦路抢劫,在抢劫过程中导致被抢劫者受惊吓心脏病发作死亡,法院判决抢劫者抢劫致人死亡罪,理由是被抢劫者的死亡与抢劫者的抢劫行为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属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五项规定的情节。

  说得是,其实执法记录仪本来就是为了保护JC而设置的,因为JC执法是否规范,需要JC自己举证,不能把这个举证责任推给民众,所以执法记录仪很大程度上是方便了JC自己举证。
  手机录像当然也可以作为证据,可不明白为什么DNA样本,按摩女的证言,这么快就可以公布,偏偏这个本来最有利于JC说清楚问题的证据,却要“适时”公布,而且到现在都还没有“适时”
  规范的执法程序同样是保护JC,只要JC是按规范的程序操作的,出了任何问题,都应该免除JC个人的责任,即使有误伤,也是国家赔偿,与JC个人无关。但没有这个明确的程序大家都不知道怎么是对的,怎么是错的。民众不知道该如何配合,JC不知道该如何执法,反而更多悲剧。民众不知道JC如果不规范该怎么调查,对监督程序不了解,没信心,也不能更好地配合执法,甚至缺乏安全感。

  另一个倒逼国家尽快完善法治的做法是,实行国家先赔制度,只要国家承诺,执法过程中,任何不能证明是符合法律的行为,都先视为不合法,因此造成的伤害,国家先行赔付,然后再去追责。
  同样解决食品安全也可以这样,凡是国家颁给了执照,卫生合格证等证书的企业,餐馆,出现食品安全事故,政府先赔,赔了再去调查追究责任人。
  这些赔偿,均由媒体公开,并监督。
  我看这样不用多久,什么机制国家都会抢着完善,因为不完善,是他自己在赔钱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2016年6月26日03:41 | #1

    ???

  2. 洗地五毛死全家
    2016年6月28日00:49 | #2

    国家先行陪付也倒逼不出法制,那钱是纳税人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