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泽:零口供角度的夏霖律师

我不认识夏律,看到开庭前关于他的诸多信息,不认识却很熟悉——零口供,这个词瞬间将我的感情拉了过去,他失去自由近6百天,我也被囚6百多天。

6百多天里有足够的时间付足#零口供#的代价。

监视居住的时候,你不投降不写悔过书,看守各种故意挑衅,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给喝自来水、水里面加尿、饭菜里面放沙子、羽毛和他们吃过的小骨头;十几个警察保安群殴,打到右排牙齿晃动就是不掉;身体被用透明胶带缠在木椅子上,脚缠在椅子腿上,手缠在椅子后面,一圈又一圈,像木乃伊一样,无法呼吸,需要不断前后晃动身体才能保持一点呼吸, 8个小时后,胶带被拉活了能稍微呼吸了,手水肿的像面包没有感觉、人也累睡着了,40小时后解胶带都解了5分钟。

看守所里,各种诱骗问不出东西,确定你还不写悔过书之后,群殴、不给眼镜、让监狱退回来的传染病犯人睡在旁边你睡哪他睡哪;各种找茬,逼你打架,惩罚你每次十几天,手脚都锁在一起,吃饭睡觉上厕所自己解决;预审夜里8小时提审,白天看守提;预审看守殴打辱骂是常事,手铐在后面锁紧手腕到手水肿,再不投降还可以掰指头损伤到疼大半年,检查却没骨折……

这样,还仅仅建立在我那时是一个新人,也本来没有什么口可供的基础上。我没有法律背景,“不语”、不签字,零口供不是我本意,仅仅是我朴素的“侠客情怀“(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你不用那么慷慨赴死、从容就义的样子“)使然,仅仅是我一种不服从的态度。

而夏律,死刑案件资深辩护人,他明白零口供的作用和意义,以及零口供状态下可以预见到的酷刑。勇敢并不是不恐惧,而是心怀恐惧,仍依然向前。他才是真正的零口供。

宋泽
2016年6月16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匿名
    2016年6月25日18:16 | #1

    傳統文化里好像作不出這種事,只有帝國流氓加上蘇聯的紅暴基因和天朝特色的唯物主義無神論者才做得出來向英雄致敬,希望把相關辦理人員和施暴者名單公佈出來。

  2. 汤润芝
    2016年6月25日20:28 | #2

    匿名 :
    傳統文化里好像作不出這種事,只有帝國流氓加上蘇聯的紅暴基因和天朝特色的唯物主義無神論者才做得出來向英雄致敬,希望把相關辦理人員和施暴者名單公佈出來。

    你当封建社会的捕快都是白求恩。

  3. 匿名
    2016年6月26日00:53 | #3

    汤润芝 :
    你当封建社会的捕快都是白求恩。

    哈哈!~你不小心说出了真相!~
    中国还在封建社会!~

  4. 匿名
    2016年6月26日00:59 | #4

    看到你评论里的特殊符号就恶心,你要不然是香港五毛,要不然是駡五毛的五毛,这个时间点只有你这样的聪明,人才会干这种有前途的工作

  5. 匿名
    2016年6月26日02:21 | #5

    匿名 :
    看到你评论里的特殊符号就恶心,你要不然是香港五毛,要不然是駡五毛的五毛,这个时间点只有你这样的聪明,人才会干这种有前途的工作

    我就奇怪,经常看到有人不看文字内容,在骂标点符号看了恶心!~
    原来是在骂我用半形符号?

    哈哈!~傻逼!~我就是不爱用全形!~
    看你不开心,我就开心!~

  6. 匿名
    2016年6月26日02:42 | #6

    这就更证明了我在这网站之前的人评论;对付五毛最好的办法是完全不理,墙外楼一直教育网民谩骂,这其实是极大分散网民注意力

    这网站和这些五毛的世界观停留在不是黑的就是白的阶段,可怜可恨

  7. 匿名
    2016年6月26日03:06 | #7

    习大大是黑的,所以我们反习想夺权的人就是白的,千万别说我们都是共产党员

    • 匿名
      2016年6月26日06:33 | #8

      那也未必,國民黨黑o 巴,共匪奪權後在蘇聯紅暴基因和辯佂唯物法下更沒人性,一直流氓殺人還宣稱握有宇宙真理,一直都沒有對手。

  8. 匿名
    2016年6月26日06:57 | #9

    陳雲 天朝新聞法的最高權威
    在國民黨統治時期,制定了一個新聞法,我們共產黨人仔細研究它的字句,抓它的辮子,鑽它的空子。現在我們當權,我看還是不要新聞法好,免得人家鑽我們空子。沒有法,我們主動,想怎樣控制就怎樣控制。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