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涛:在鲜艳的塑胶跑道上,跨栏……

2016年5月下旬,我所在的这座城市,出现了点不和谐的事情:一所小学的学生家长反映,学校里多名孩子先后出现流鼻血、身体不适的情况,怀疑是学校散发异味的操场塑胶跑道所致。

很快,在公证处和家长的参与下,学校组织了专业机构进行取样检测。一个星期后结果公布,‌‌“各项指标均显示合格‌‌”。在学生家长们的要求下,学校还是拆除了塑胶跑道。

家长们之所以坚持要求拆除跑道,是因为不太相信这一检测结果。与此同时,经学校同意,家长委托了另外一家深圳的检测机构,再次取样检测。

6月22日,家长公布的最新检测结果显示,与上一次检测的结果大不相同,这一次显示塑胶跑道‌‌“不合格‌‌”。

此前一天的晚上,央视播出了塑胶跑道来源的调查报道——学校塑胶跑道材料,大多采购自一些小作坊。这些作坊制作塑胶跑道的原材料,是旧轮胎、电缆外皮、废旧皮革等。也就是说,这些看上去光鲜的跑道,都是有害垃圾制作而成。

看过央视的跑道,你就应该知道,这是一个产业链。既然是一个产业链,那么,这种光鲜的垃圾跑道,就不会是偶发的,而极可能在很多地方很多学校使用。由于小朋友抵抗力不强,又经常在操场上玩耍,最先中招的是小学生也就不足为奇了。

如果你家里有孩子,你一定能理解前述所小学学生家长的心情。他们生活在全国教育资源最丰富的城市,他们把孩子送进了‌‌“教育质量‌‌”很高的学校。没想到把孩子送到了光鲜的垃圾堆里。

这事儿让我想起前一段江苏常州那所因为建设在毒地上而闻名的‌‌“外国语学校‌‌”——也是孩子们出现身体不适,家长们怀疑土壤有毒。那所学校在当地很有名,据说不是普通人家孩子能上得起的。‌‌“外国语学校‌‌”,听上去就高大上,家长能把孩子送到这样的学校读书,大多是成功人士吧。所谓成功人士,就是比较有钱吧。

可能是因为我们穷怕了,我们基本上会认为,我们的不幸或者苦难,都是因为‌‌“没钱‌‌”所致。所以,大家都在拼命挣钱,希望通过金钱免于不幸,告别苦难。的确,有钱人家,住大房子,开好车,孩子可以上贵族学校。这些年,确实不少人通过努力打拼,进入了小康,实现了中产,甚至进入了财务自由的阶层。

这种奋斗,不仅体现在个人身上,甚至体现在整个国家层面。在主流的叙述里,贫穷导致落后,落后就会挨打,因而我们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通过对几代人的教育,举国上下,基本上形成了共识——一切问题要靠发展解决。所谓发展,就是发展经济。等我们有钱了,一切问题终将解决。

是的,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当看到四川凉山的孩子需要徒步攀爬悬崖往返在上学的路上的时候,我们首先倾向与认为,都是因为那里太穷了。如果足够有钱,村庄搬迁,或者修路,都可以解决这上学的艰难。之所以这么艰难,还是穷,这些孩子这么穷,以至于没有上学的路,那些孩子们恐怕也没见过色彩鲜艳的塑胶跑道。

可是,我们想不到,坐在高大上的‌‌“外国语学校‌‌”教室里的孩子,在塑胶跑道上玩耍的大都市里的学生,其实也未必能因为不穷而免于‌‌“苦难‌‌”,或者说,我们以前没有想到,有些东西不是钱可以解决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但钱真的不是万能的。当然,你可以说,还是钱不够多,否则移民好了。可是,我们在自己的国家努力挣钱就为了致力于离开这个国家么?

再说,挣钱总要有一个过程。或许,等你挣够钱了,孩子已经大了——如果幸运,孩子健康长大的过程是这样的:绕过了三聚氰胺,绕过了有毒的地,绕过了鲜艳的跑道,绕过PM2.5。你不是觉得,孩子们像在练习跨栏跑步一样,需要躲开一个又一个人为设置的‌‌“障碍‌‌”。可是,既然有这么多障碍,我们就知道,一定有一些孩子会因为跨不过某一个‌‌“栏‌‌”而跌倒——你怎么知道那个孩子不是你家的心肝宝贝?

这么说来,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们,有时候还真的没有资格同情凉山的孩子们,人家那里至少雾霾要少一些,人家喝不起牛奶倒也不用担心三聚氰胺,人家没见过鲜艳的跑道倒也闻不到那刺鼻的气味。有钱确实可一个换一种看上去高大上的活法,但也可能只是另一种苦难的活法。

我这么说,显然是带着‌‌“情绪‌‌”的,毕竟大多数的人还要努力挣钱,还要为买得起一套学区房而拼搏。我承认自己带着‌‌“情绪‌‌”,是因为我确实觉得自己无法保证在写这些的时候处于‌‌“理性状态‌‌”。但我总觉得,在这个时代,既然可以在‌‌“狗肉节‌‌”为狗的‌‌“生存权‌‌”而大声呼吁,为孩子的‌‌“发展权‌‌”多说几句话,应该是可以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6月27日11:38 | #1

    没有五毛出来。当五毛的都断子绝孙不用担心。

  2. 悲剧不可避免
    2016年6月28日03:40 | #2

    狗和孩子不可相提并论,狗可以不吃,不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