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平等的时代人类愈悲惨

作者: 童大焕

北京时间2016年6月24日,英国公投脱离欧盟。不得不说,在发现和坚守人类基本正义秩序的道路上,小小英国一直站在世界前列,1215年以后,英国始终引领人类文明:保障个人权利和自由的《大宪章》,工业革命,反法西斯同盟,华盛顿共识,今日对福利主义说不的脱欧……

中国大陆这边,最近一些日子人们很热烈地讨论年轻人是不是变得更穷的问题。我把这两个问题放在一起,非常有趣。

李方在《这是真的,年轻人变得更穷了》一文中呐喊:

“制度和资本带来的双重不公平,不但深刻影响了这一代年轻人的境遇,也可能正在孕育着最深刻的社会危机。没有哪一代人甘于不公正的命运。当他们试图改变,这个国家包括这个世界,将给出怎样的回答?伊斯兰极端主义是一种回答吗?美国的特朗普是一种回答吗?在中国,我们听到了什么样的回答?现实是,恐怕我们什么也没有听到。我们只听到‘回龙观名媛’的自嘲,听到‘别让华为跑了’的恐惧的叫喊。如果连华为的年轻人都在深圳买不起一套住房,这个国家出了什么问题?只有资本的疯狂流动和聚集,只有权力的看上去的无所不能。一个抛弃了年轻人的国家,它想要往何处去?”

连岳则在《脱欧赞歌》中写道:

“英国人的个人主义传统,已经使他们中的多数对欧盟失去信任,而且认为欧盟将继续吞噬个人价值,也就是说,欧盟愈来愈成为一个满口伪善的集体主义联盟。英国本身的福利化问题,也不轻,但是脱离欧盟,或许还有机会挽救。当英国重现个人主义光辉之时,可能真能回到巅峰。高福利的国家,必将吸引其他地区的懒人,只要成功进入(移民也罢,偷渡也罢),或多或少,就能享受福利。奖懒罚勤机制一建立,几乎不可逆转,最后大家一起破产拉倒。财富不是从天下掉下来的。自我负责,自由来往,这就是美国迅速积累财富的原因,因为来你这里的,必然是最自由、最勇敢、最勤奋的人。换成‘你来我这里,我就会照顾你’,那么,来你这里的,必然是最懒惰、最鸡贼、最无底线的人,衰败是难免的。集体主义打着福利的甜头吸引了一大批支持者,这败坏了许多人的精神,鼓励人当寄生虫,最后没有一个赢家,是时候该改变了,必须重新听到阳刚自尊的个人主义呼声:我对自己负责,你也得对自己负责。”

秦晖说:“法国大革命的口号非常动听,叫‘自由、平等、博爱’。但任何激动人心的口号都有一个缺点,就是经不起推敲。每个人的天资、生存环境都是不同的,如果让每个人都‘自由’发展,那么他们的财富、地位就不可能平等。如果要让每个人都在经济上‘平等’,那么必然会限制强者的自由以保障弱者。”

写文章的人不能只靠抄别人的文字过活,接下来是我的观点:

1.人类的一切努力、一切专业的学习、研究、独立的思考,以及城市化的发展,等等,都是在拉大人与人、地区与地区之间的差距!均衡即死亡。一切妄想结果均衡的努力都会成为人类灾难!水无落差,就是死水。有了落差,一江春水,生机盎然。没有这个差距拉大作为“预期”,每个人都会成为懒汉和社会寄生虫。因此,承认不均衡的普遍存在是人类秩序和道德的前提。人的天资禀赋、努力程度各不相同,他的结果必须与此相匹配,才是真正的社会正义。

2.人类本身也是个生态系统,各得其所。每个人根据自己的禀赋和努力程度,匹配自己相应的位置。任何以金钱意义上的贫富为尺度的衡量标准,都有失偏颇。以贫富差距拉大为由强行要求公平,只会导向人类的悲剧和灾难。

3.在没有强制和尽可能透明交易的背景下(网络时代社会愈来愈透明),一个人所获得的财富,是他对社会贡献的奖赏。是他为社会贡献的产品和服务,被人们用钱投票的市场民主的结果。所以,在自由法治的商业背景下,不要痛恨有钱人,相反,应该感谢他们。相信“商业是最大的公益”(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哈耶克语)这个基本经济学判断。

4.一个富人,不管他怎么尽情挥霍,一生的花费都是极其有限的。而且在挥霍过程中,他也是在为社会创造各种就业和发财机会。超出个人消费的部分,本质上都是“社会共有”。

5.平等只应该表现为人格、自由、权利、机会的平等,绝对不是结果的平等。

6.全球性通胀时代,金钱导致的阶层固化时代一去不返了。尤其在中国大陆,平均每5年贬值一半的货币,让以往的金钱帝国轰然倒塌。必须由智慧来保住资产。必须是让有钱人投资没钱却比他更聪明的人,财富才能保值增值。而在此过程中,聪明而努力的穷人,逆袭的机会大幅度增加。

7.人类迅速由工农业时代向服务业时代转变,权力控制的阶层固化时代也一去不复返了!农业时代,土地是财富之母;工业时代,土地和资源是财富之母;服务业时代,智慧是财富之母。权力能够控制的有形资源只有那么多,尤其重要的是,工业和农业占GDP的比重将愈来愈低,全部给你权力垄断好不好?未来也不会超过GDP总量的20%!这就是趋势!这就是潮流!

……

我们改变不了在数目字上,人类的贫富差距愈来愈大的现实。但是,我们会发现,时间在加速,贫富换手的速度和频率在增加。彼得‧德鲁克说:“观念的改变并没有改变事实本身,但能改变人们对事实的看法。”

过去,我们一直想改变事实和规律,不肯俯身就天道,总想空中建楼阁,结果,布满鲜花的道路总是通往人间地狱!今天我们应该明白:人心有意,天道无情,顺其自然,方得大境。

分答上有一个公益捐款题:“如果生命只剩下最后60秒,你想对这个世界说些什么?”

我的回答是:“我想说,自由交易自由选择是人生最大的公平,通过自由交易的方式来造福于社会、造福于别人,同时也造福于自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6月27日10:38 | #1

    秦晖说:“法国大革命的口号非常动听,叫‘自由、平等、博爱’。但任何激动人心的口号都有一个缺点,就是经不起推敲。每个人的天资、生存环境都是不同的,如果让每个人都‘自由’发展,那么他们的财富、地位就不可能平等。如果要让每个人都在经济上‘平等’,那么必然会限制强者的自由以保障弱者。”——deng9

  2. 匿名
    2016年6月27日10:41 | #2

    承认不均衡的普遍存在是人类秩序和道德的前提。人的天资禀赋、努力程度各不相同,他的结果必须与此相匹配,才是真正的社会正义。

    必须重新听到阳刚自尊的个人主义呼声:我对自己负责,你也得对自己负责。

    平等只应该表现为人格、自由、权利、机会的平等,绝对不是结果的平等。

  3. 匿名
    2016年6月27日12:32 | #3

    童大焕又是哪家的五毛狗!
    这说的就像天朝的红色官一二三代都是按游戏规则靠自己的能力勤奋发家似的,真是厚颜无耻!
    而且就算它真的有些缺点,天朝的体制跟“平等、自由、法治”也根本沾不上边,这两种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不要混为一谈,更不要说是平等导致了什么悲惨,这显得很无脑。

  4. 匿名
    2016年6月27日13:55 | #4

    匿名 :
    秦晖说:“法国大革命的口号非常动听,叫‘自由、平等、博爱’。但任何激动人心的口号都有一个缺点,就是经不起推敲。每个人的天资、生存环境都是不同的,如果让每个人都‘自由’发展,那么他们的财富、地位就不可能平等。如果要让每个人都在经济上‘平等’,那么必然会限制强者的自由以保障弱者。”——deng9

    这是讲的“绝对自由”与“绝对公平”这两个极端。

  5. 匿名
    2016年6月27日18:17 | #5

    @匿名
    我不是从自由与公平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的,只是觉得权力会利用“自由、平等、博爱”来奴役他人,有感而发而已。我把世界的分配分成四种,唯一要谴责的就是权力分配,权力的本质是迫害力,迫害力所导致的分配,我都谴责。穆斯林的砸店与清真税、希拉里利用慈善基金与演讲来获取财富,富豪利用慈善基金来富几十代,都在我的谴责之列,共产党这种明目张胆的权力分配就更不用说了。我认为一个社会,遏制住了权力分配,然后统一税收,那这个社会坏不到那去。税收,所有人在一万以下的收入不纳税,一万到两万之间的收入纳税20%,两万到五万之间的收入纳税50%。也就是五万的收入纳税一万七。当然,富豪的收入并不体现在工资上,要通过住宅、饮食、小三等消费折算成高收入来纳税。---deng9

  6. 匿名
    2016年6月27日21:59 | #6

    愈平等的时代人类愈悲惨。

    伪命题。什么东西走向极端了都“悲惨”。

  7. FwiFFer
    2016年6月28日00:04 | #7

    0、文章把“平衡”转义为“平值”了,把“均衡”转义为“均值”了,如果“精英化”(而非“多元化”)真是地球圈生物进化的方向,人类作为啮齿类动物的后代,也全无扭转恐龙霸权的机会;1、均贫富,相对精英主义,是均值化;而精英主义,相对多元,本质上同样也是均值化;2、把民粹主义和精英主义对立,是忽略了民粹作为多元化土壤和多元化存在自身的价值,反而精英主义本身恰恰是“单元”而非“多元”价值的体现;3、机器人、人工智能、生化学,都为人类社会精英化发展积蓄了势能,朝鲜模式本质上是经典的精英原教旨主义社会,当一个开始出现永生、数据高度可管控、机器替代底层劳动力的社会,碰到的是毛泽东、斯大林而不是华盛顿时,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还如何扭转?

  8. 匿名
    2016年6月28日01:04 | #8

    狗屎臭五毛

  9. 好好说话
    2016年6月28日01:50 | #9

    赞同脱欧的还有菁城子与布尔费墨。

  10. 秋雨
    2016年6月28日09:06 | #10

    这个题目起的很sb,连金三胖都不敢说愈平等的时代人类愈悲惨,换句话说人类越不平等越幸福,那就会到奴隶制社会好了,估计童大焕一定会说自己的能力适合当奴隶主,但他的基因肯定说不,呵呵。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