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之许:要公投 还是要常委?

脱欧公投,要解决的,正是英国公民间的这一分歧,而不是要寻找什么更有利于英国的方案。

任何制度或政策,对于不同的个体来说,都呈现不同的利益得失,从而必然体现为分歧,民主制度就是为解决分歧尤其是政治分歧而被设计出来的。

加入欧盟给英国不同群体带来不同的利益得失:资本和信息的自由流动,有利于拥有资本的人群,也有利于英国优势的金融业和传播业,这些从业人员当然会支持留欧,伦敦在英格兰地区独树一帜,反映了这一点;但资本自由流动,也会导致产业空心化,使得部分传统产业人员利益受损,人员和商品的自由流动,也会导致在地的就业竞争,蓝领工人等群体有脱欧倾向,也就不难理解了。

民主决策是个体偏好的汇总,任何个体都可能发生失误,从理论上讲,民主当然也可能犯错,英国的脱欧公投,也可能在长期被证明是不利于那些投了脱欧赞成票的人,但是,不依靠民主解决分歧,难道靠常委吗?

很多人的困惑是,这样的局面难道不可以避免吗?难道不可以由更能够明白整体利益的少数人来决定吗?尤其是英国已经是代议制民主国家,难道不可以由国会来决定吗?为什么要公投呢?

这种困惑貌似有道理,但却是一种伦理和方法上的双重错误。前面已经说了,任何制度或政策对于特定个体的得失是不同的,以所谓整体利益的名义,选择特定制度或政策,实际上是对于不同得失赋予了任意的处置,并不具有充分的正当性。而从方法上来说,并不存在所谓超越于所有个体之上的整体或国家利益这样的实体存在,更不存在可以通过某种方法独占这一利益解释权的少数群体。

假定存在一个超越于所有人之上的历史进程,且少数人更能明白这一进程的走向,所以应该由其来决策,这个论述大家都很熟悉吧?这种历史规律+伟光正先锋队的论述,与整体/国家利益+精英群体,难道不是相同结构吗?而这种论述所通向的,一定是常委专政,而不是自由民主。

当然,这也并不是说现行民主体制就是完美的,大国公投有其需要审慎。但是,对公投的审慎指向的是更多参与和更多审议的民主,而不是倒退回更少参与,更少审议的代议制民主。代议制诞生于更单一,稳定,简单的社会条件下,公投在很大程度上是代议民主体制更加成熟后,为适应更加多元、变化、复杂社会条件下而出现的一种进化,因脱欧公投就怀疑民主,怀疑更多参与,而试图退回更间接,更封闭的决策方式,这显示出对民主的不信任,以及对民主进程的根本无知。

总结,你国脱欧公投怪论百出,症结主要有三:一是整体主义,假想有高于个体的国家利益,且可以为少数精英所掌握,这应来自中学课本;二是伪精英心理,现实中欠缺基本权利都没有,于是在指点江山时索性彻底过把瘾,幻想自己是精英,以此获得补偿,推崇精英决策,就是这种心理的产物;三是中产保守反动心态,自居中产乃至精英,有点坛坛罐罐,就不情愿普罗大众与自己拥有同等政治权利,怀疑民主价值,亲和保守威权。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飞鸽
    2016年6月27日08:36 | #1

    民主那么好,是不是诺基亚来个全体员工选CEO就可以摆脱困境啦?

  2. mego
    2016年6月27日17:11 | #2

    自己的路自己选,错了也认了,没人喜欢被人强奸自己的意志!别以为那些整天大喊共产党万岁的走狗是真心的。

  3. 匿名
    2016年6月27日17:43 | #3

    中国人被整体主义扭曲了本性

  4. Mobile Guest
    2016年6月27日10:03 | #4

    一楼飞鸽那个傻逼,公司需要的是效率,因此董事长总经理说了算。公司跟民主压根儿就两回事儿

  5. 不民主不統一
    2016年6月27日10:42 | #5

    兲朝懼怕公投這種民主形式是顯而易見的

  6. 我爱我的国不爱你的党
    2016年6月27日20:53 | #6

    每种政治体系都有其缺陷,只不过中国不是政治体系的一种,所以中国没有缺陷,只是个怪物

  7. Mobile Guest
    2016年6月27日13:24 | #7

    @一楼,诺基亚的战略是灌输了股东的意志的,而一股等于一票

  8. 匿名
    2016年6月27日21:48 | #8

    飞鸽 :
    民主那么好,是不是诺基亚来个全体员工选CEO就可以摆脱困境啦?

    你家可以先公投一下谁当爹。

  9. Mobile Guest
    2016年6月27日16:21 | #9

    并不认同你所说的“民主”

  10. 匿名
    2016年6月28日08:27 | #10

    匿名 :飞鸽 :民主那么好,是不是诺基亚来个全体员工选CEO就可以摆脱困境啦? 你家可以先公投一下谁当爹。

    支那整个国家早都选出一个爹了,那就是支那全国人最亲最亲的毛厕通!

    支那全国少年儿童都奉毛泽东为父,有歌曲为证:

    快乐的节日

    词曲:管桦

    小鸟在前面带路,风啊吹向我们,
    我们像春天一样,来到花园里,来到草地上。
    鲜艳的红领巾,美丽的衣裳,像自由的花儿开放。
    唱啊唱啊唱啊,跳啊跳啊跳啊,
    亲爱的父亲毛泽东,同我们一起过呀过着快乐的节日。

    花儿向我们点头,白杨树哗啦啦地响,
    它们象美丽的小鸟,向我们祝福,向我们歌唱。
    它们都说世界上,有我们就更美丽,世界上有我们就更美丽。
    唱啊唱啊唱啊,跳啊跳啊跳啊,
    亲爱的父亲毛泽东,同我们一起过呀过着快乐的节日。

    感谢亲爱的祖国,让我们自由地成长,
    我们像小鸟一样,等身上的羽毛长得丰满,
    就勇敢地向着高空去飞翔,飞向我们的理想。
    唱啊唱啊唱啊,跳啊跳啊跳啊,
    亲爱的父亲毛泽东,同我们一起过呀过着快乐的节日。

    ——————–

    全体支那人都认为————

    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词曲:李劫夫

    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
    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千好万好不如社会主义好,
    河深海深不如阶级友爱深!

    毛泽东思想是革命的宝,
    谁要是反对它,
    谁就是我们的敌人!

    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
    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千好万好不如社会主义好,
    河深海深不如阶级友爱深!

    毛泽东思想是革命的宝,
    谁要是反对它,
    谁就是我们的敌人!

    注:
    当年支那全国人就是唱着这首歌曲把全国至少数以百万计的阶级敌人从肉体上加以灭绝、从精神上加以清除,支那人杀支那人可狠啦,毫不留情,因为谁反对支那慈父毛贼东的思想,就是全民敌人,就要全国共讨之、全民共伐之,必欲除之而后快!支那慈父一挥手,支那全体国人血色眼红,狂喊:杀杀杀!全国奉贼为父,没说错你们吧?支那人!别不承认事实,再狡辩啦!

  11. 匿名
    2016年6月28日08:27 | #11

    「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作者下場有多慘

    李劫夫是中國近現代作曲家,曾為共產黨創作了幾千首用於給洗腦的政治歌曲,包括大量的毛澤東詩詞歌曲和毛澤東語錄歌曲,最為著名的就是曾風行一時的《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文革期間,他與妻子被關入“學習班”審查了五年多,直到“四人幫”被打倒之後的1976年12月17日,李劫夫因心臟病發作,死於“學習班”中。

    舊照:李劫夫在教工人唱歌

    《南方周末》曾發表一篇署名陳益南的文章《紅色音樂家李劫夫在“文革”中》,詳細的披露了李劫夫傾其一生為共產黨服務的創作生涯和最後因為“政治錯誤”被迫害死的悲慘下場。

    據文章報道,共產黨員李劫夫,是一個非常“勤奮”的音樂創作家。從延安時期開始,一生中,他一個人就為共產黨譜寫了二千多首歌政治歌曲。比如在五六十年代非常有名的《我們走在大路上》、《革命人永遠是年輕》、《歌唱二小放牛郎》、《一代一代往下傳》、《蝶戀花》、《沁園春·雪》、《哈瓦拉的孩子》等等。

    在文革中,他為毛澤東公開發表的所有詩詞都譜了曲,讓毛澤東的詩詞成為了可歌可唱的流行作品;他還為那些散不成詞、律不成韻的《毛澤東語錄》,寫下了大量的所謂“語錄歌”,並被廣為傳唱。

    李劫夫的音樂創作,非常的政治化。但是他確是“誠心誠意”地以藝術的旋律和音樂的美感去為政治服務,而並不是生硬地將政治塞進歌曲。所以,他創作的歌曲,甚至連那些《語錄歌》,都能讓人傳唱,流行多年。

    文革前,李劫夫擔任了瀋陽音樂學院院長。1966年3月,河北邢台大地震,他奉命前往參加救災活動遇到了周恩來。周對李劫夫說:“劫夫,我最佩服你的‘大路上’(《我們走在大路上》),你的四段詞我都會唱。”說罷還真唱了幾句。受此鼓舞,李劫夫在災區便創作了後來風行一時的《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一歌。

    李劫夫一生中,擔任的最後一個官職,是瀋陽音樂學院革命委員會主任(1968年8月)。他的蓋棺政治結論,遼寧省委在1979年11月對他下達的決定,則是:“犯有嚴重政治錯誤”。而他最後欲擬創作的一首歌、並親筆寫下了的歌題,竟是《緊跟林主席向前進》!李劫夫的“政治錯誤”,其罪名是“投靠林彪反革命集團”。

    文章披露了整件事情的始末。

    1957年反右派運動時,李劫夫就已名列遼寧省文化局右派“侯選”的黑名單中。從延安時期開始就目睹過無數運動慘劇的李劫夫,害怕得精神有些失常。幸虧省委宣傳部長是他在延安時期的老上級,所以最好沒有抓他的右派。

    1959年進行黨內“反右傾”,作為瀋陽音樂學院院長的李劫夫,卻沒能逃脫。瀋陽市委給他定了一個“犯有右傾機會主義錯誤”的結論,但是只需做檢討,沒有正式戴帽子。

    文革開始後,象成千上萬的那些領導幹部一樣,李劫夫自然逃脫不了被音樂學院的紅衛兵批鬥、抄家的厄運。對此,李劫夫只好逆來順受,等著挨批鬥,等著被抄家。

    然而,此時發生的一件好事,卻可能在之後對他發生的滅頂之災,預伏了危機。

    瀋陽音樂學院的紅衛兵,分為兩派:一派為“紅色造反團(紅造團)”,是要打倒李劫夫的;另一派叫“井岡山”,卻是想保李劫夫的。

    “紅造團”是激進造反派,勢力不小,而“井岡山”雖是擁軍派(擁護軍區),但估計力量鬥不過“紅造團”。於是,他們為了不讓“紅造團”劫走李劫夫,1967年元月15日,便派專人將李劫夫送到北京,藏了起來,同時,向中央文革與周恩來送信反映。

    結果,元月31日,中央文革的戚本禹真的派他的秘書劉漢,來李劫夫的住處了解,並將李劫夫轉移安排住到了北京航空學院。因當時,北航已由“北航紅旗”造反派紅衛兵掌了權,沒有中央文革的話,誰也不可能從北航將李劫夫弄走的。

    2月9日下午,戚本禹出面接見了李劫夫與瀋陽音樂學院各派紅衛兵代表,並公開表示,中央文革江青、康生與他戚本禹,都是同意“保”李劫夫的,因為,他們認為,李劫夫所作的歌曲《我們走在大路上》等,他們都熟悉,也都認為是符合毛澤東文藝路線的。

    這一來,李劫夫總算脫了一次難,回瀋陽安然無恙了。

    因受到中央要人的保護,李劫夫便對去北京有了好感。因此,當他於3月8日回瀋陽後,僅過一個多月,在瀋陽發生了武鬥,又據軍區情報,有一派造反派仍想抓他去批鬥之時,他便以要為《人民日報》寫紀念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25周年的文章之理由,在瀋陽軍區的安排下,於4月份,又到了北京,住到了《人民日報》招待所。

    以後一年多中,京沈之間,來來往往,李劫夫便大多數時間留在了北京。

    在京期間,一是受到中央文革領導人的重視,李劫夫零星非正式地參入了中央文革文藝組的一些活動,而重點則是大量為一段段的《毛主席語錄》,作歌譜曲,同時寫下了那首當時全國億萬人都會唱、至今在每個卡拉OK歌廳也都會有的《祝福毛主席萬壽無疆》一歌。這樣,原本是從外省逃亡來京的李劫夫,反而在北京過起了充實而有滋有味的日子,甚至,還被邀出席了當年中央舉行的“八一”宴會。

    在北京的第二件事,便是加強了他與黃永勝一家的往來。

    而正是這事,導致讓他李劫夫最後陷入了萬劫不復的人生黑暗。

    李劫夫1943年在八路軍晉察冀軍區第三軍分區時,任三分區下屬的文藝機構“衝鋒劇社”的副社長,當時,三分區的司令就是黃永勝。因此,從那時起,李劫夫與黃永勝便有了一種部屬性關係。

    1962年,有次李劫夫去廣州開會,遇到了多年沒見的老上級黃永勝(時任廣州軍區司令)。當黃永勝的夫人項輝芳得知李劫夫是瀋陽音樂學院的院長時,便讓李劫夫將黃永勝的三兒子黃春躍,招到瀋陽音樂學院去學音樂。結果,12歲的黃春躍到“沈音”後,李劫夫讓他住到了自己家中,以從生活上能照顧這個小孩子。後來,項輝芳還讓黃春躍做了李劫夫的乾兒子。

    有了這層關係,李劫夫在1967年的北京期間,便同當時也常住北京的黃永勝一家,有了較多的往來。李劫夫的夫人張洛與項輝芳的往來,則更是越來越密切,二人甚至以姐妹相稱。

    1968年3月後,黃永勝正式調往北京,任總參謀長。

    1968年初一天,項輝芳告知張洛,葉群委託她幫林豆豆找一個非幹部子弟做對象;可她項輝芳周邊哪來合條件的工農子弟?因此,問張洛能否在文藝界找找,因張在瀋陽文聯工作。張洛還真給在文聯找了一個小夥子,經帶給項輝芳與葉群先後目測,均合格後,葉群便讓項、張帶給林彪看。可是,怎麼讓林彪看呀?葉群便安排了一個由林彪接見革命音樂家李劫夫的政治活動,讓那小夥子冒充李劫夫的隨行工作人員,一道參加接見。

    這是李劫夫唯一的一次受到林彪接見。接見中,葉群將李劫夫介紹給林彪,為李劫夫吹了一頓,說他是八路軍出來的音樂家,成就如何如何,煞有介事。而林彪自然也例行說了幾句鼓勵話,表揚了寫語錄歌的方式。接見後,林彪還送了李劫夫及其家人幾樣小禮物:二本《毛主席語錄》,二套毛澤東像章,一些治心臟病的葯等。

    雖說事由“做媒”起,但當時受到“林副統帥”接見,畢竟是大事。回家後,李劫夫與張洛夫婦,便連忙給林彪寫了一封感謝信,在信中,表示要“永遠忠於毛主席,永遠忠於林副主席”等等。

    這封信,日後便以向林彪表忠心的“效忠信”名目,成了李劫夫的一大罪行。

    除此以外,李劫夫還有兩個“投靠林彪集團”的問題。

    其一,是1970年的一天,張洛在林彪的另一位愛將李作鵬家裡,偶爾看到了林彪寫的那首《重上井岡山》,當時是寫在條幅上。張洛便將它抄下,回瀋陽時,帶給了李劫夫。

    這位當時為毛澤東詩詞譜曲譜上了癮的作曲家,便情不自禁地又主動私下為林彪的這首《重上井岡山》給譜了曲。後來,6月底李劫夫因病去北京301醫院治病時,黃永勝與吳法憲、葉群便特地又接見了他一回,並請吃了一餐飯。其間,李劫夫便向黃、吳、葉展示了他為林彪詩詞所譜之曲,併當場演唱了一下。黃、吳、葉聽後,都很滿意,說曲子“很雄壯”。也不知是客套,還是真心。反正這事,李劫夫的罪已鑄成。

    其二,1971年9月下旬的一天,李劫夫從偷聽到的外蒙古電台所播的信息中得知,中國有一架飛機飛到外蒙時墜毀了,但飛機上有許多文件,是中國內部出了事,毛澤東病危了。而到十一那天,李劫夫又看到北京沒有象往年那樣舉行慶祝,便愈來愈猜想高層出了事,但見報上報道了周恩來依然如舊,他便胡猜可能是毛澤東病重,已由林彪戰勝了江青文人集團而接了班。

    於是,他便又來了創作歌曲的癮,想提前草作一首慶祝林彪接班的歌,因而,在一張紙上寫出了《緊跟林主席向前進》的歌曲題目,其他歌詞尚未想好而正在思考時,他的夫人張洛進來看了,問他寫什麼,李劫夫就告訴她:主席病危,林彪就要接班了,現在寫一首歌,一旦正式接了班就拿出去。

    張洛卻說:你現在寫這個幹什麼?趕快別寫了。李劫夫一聽,也就停止了寫作,並將那寫了歌題的紙給燒了。

    後來,這兩口子之間說說話的事,卻在“學習班”中被掏了出來。

    據張洛後來回憶說:她被關進“學習班”後,1972年過年左右的一天晚上,吃過飯後,她突然覺得腦袋裡轟的一下,隨後,她便感到自己頭蓋骨變得象木頭一樣了。她便問“學習班”的人,是不是給她吃了什麼葯?反正,自那以後,她就控制不住了,什麼都講。後來,出“班”時,她收拾東西時發現,抽屜里有她莫名其妙寫的東西,如交待她與基辛格(美國國務卿)的“關係”等等。

    正是在這個時期,她把李劫夫創作《緊跟林主席向前進》的事情說了出來,成了他們長期受審、並永無政治上翻身之日的關鍵。

    文章最後說,李劫夫夫妻是1971年10月20日,從錦州押到瀋陽,正式被解放軍戰士予以分別逮走的,爾後,被關進了地處瀋陽的“學習班”,進行審查。專案“學習班”一辦五年多,直到“四人幫”都被打倒的1976年12月了,還沒有“散班”的信息。

    976年12月17日,中午十二時多一點,因心臟病發作,李劫夫猝逝於“學習班”中。

    1979年,遼寧省委的“紀委”於11月20日作出決定:“李劫夫積極投靠林彪反革命陰謀集團,問題性質是嚴重的,但考慮其全部歷史與全部工作,定為嚴重政治錯誤,並因其已死,對其處分不再提起。”

    這是官方對李劫夫問題的最後正式結論。

  12. 匿名
    2016年6月28日08:33 | #12

    其他歌颂支那人慈父毛贼东的颂歌——

    万岁毛主席!

    金色的太阳升起在东方,
    光芒万丈。
    东风万里,鲜花开放,
    红旗像大海洋。
    伟大的导师,英明的领袖,
    敬爱的毛主席!
    革命人民心中的太阳,
    心中的红太阳。
    万岁毛主席!(毛主席万岁!)
    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
    万岁!万岁!万岁!
    万岁!万万岁!
    万岁!万岁!毛主席!

    拨开了迷雾,驱散那乌云,
    天空多晴朗。
    革命的航船乘风破浪,
    前程灿烂辉煌。
    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
    敬爱的毛主席!
    革命人民跟着您前进,
    永远不迷方向。
    万岁毛主席!(毛主席万岁!)
    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
    万岁!万岁!万岁!
    万岁!万万岁!
    万岁!万岁!毛主席!

    各民族团结坚强如钢,
    斗志昂扬。
    革命的航船乘风破浪,
    前程灿烂辉煌。
    伟大的导师,
    英明的领袖,敬爱的毛主席!
    各族人民跟着您前进,
    奔向共产主义前方。
    万岁毛主席!(毛主席万岁!)
    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
    万岁!万岁!万岁!
    万岁!万万岁!
    万岁!万岁!毛主席!

    金瓶似的小山

    词曲:朱丁

    金瓶似的小山,
    山上虽然没有寺,
    美丽的风景,
    已够我留恋!

    明镜似的西海,
    海中虽然没有龙,
    碧绿的海水,
    已够我喜欢!

    北京城里的毛主席,
    虽然没有见过您,
    您给我的幸福,
    却永在我身边!

    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

    词:付林
    曲:王锡仁

    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
    您的光辉思想,永远照我心!

    春风最暖,毛主席最亲!
    您的革命路线,永远指航程!

    您的功绩比天高,您的恩情比海深!
    心中的太阳永不落,您永远和我们心连心啊!

    是您砸碎了铁锁链啰,奴隶翻身做主人!
    是您驱散了云和雾啊,阳光普照大地换新春!

    是您开出了幸福泉啰,千秋万代流不尽!
    是您开辟的金光道啊,我们坚定不移向前进!

    ……

    还有很多很多捏,支那人一向全国奉毛为父。
    当年支那人兵败台湾的国民党人渣,也是强逼台湾人认那个秃头大贼蒋公为父,现在蒋光贼的塑像都被台湾童稚撒尿侮辱,可见这支那贼父在台湾如此不得人心!支那人到哪都改不了认贼作父的吃屎本性!这就是台湾要永久跟支那绝决划清的缘由。

  13. 汤润芝
    2016年7月2日00:35 | #13

    飞鸽 :
    民主那么好,是不是诺基亚来个全体员工选CEO就可以摆脱困境啦?

    脑残。
    公司是股东所有,员工无权换CEO。
    但国家是公有的,官员不好,老百姓作为“股东”可以投票换官员。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