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图书馆:《求是》副总编辑朱铁志6月24日自杀

微信君按:

突发!著名杂文家、《求是》副总编辑朱铁志先生于2016年6月24日夜在工作单位自缢辞世,这是继2012年8月21日《人民日报》副刊《大地》主编徐怀谦自杀后,体制内第二位思想界人士的自杀事件。

朱铁志(1960-2016年 ), 吉林通化人。中共党员。1969年跟随父母下乡,1978年参加高考,198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1983年开始发表作品。199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毕业后到求是杂志社工作。历任《红旗》杂志编辑,《体育报》记者,曾任《求是》杂志编委,编审,现为《求是》杂志副总编。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市杂文学会常务理事。终年56岁。

曾获鲁迅文学奖,多次获中国新闻奖以及中国报纸副刊年度金奖,多次获北京杂文奖,上海笔会文学奖以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报刊杂文奖。

朱铁志也是徐怀谦的好友,2012年,他听到好友身亡的消息,第一时间就给《人民日报》的好友打电话求证此事。“确认后,我的手一直在抖。怎么也不敢相信,怀谦会走上这条路……”朱铁志说,朋友们都知道徐怀谦患有抑郁症,大家平时经常叫徐怀谦出来小聚,一起散散心。最近一次是上周六。“那天吃饭的时候,怀谦很开心。她爱人也说,怀谦跟朋友相聚时,比自己一个人呆在家情绪要好。吃完饭,我还邀他们夫妇到我家喝茶吃水果。临走时,我又送给怀谦一些中草药,和几本关于心理学、抑郁症的书。”朱铁志说,正是因为事发前四天,觉得徐怀谦情绪还不错,所以更接受不了他跳楼自杀的事实。没想到,4年之后,以同样决绝的方式追随好友而去的,竟然是他。

这里有一篇他的短文,大胆犀利,很难想像竟出自《求是》副总编辑之手,一起来缅怀这位突然离去的知识分子。

____________

吃谁的肉,骂谁的娘

朱铁志

吃,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向来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民以食为天”,是尽人皆知的道理。看一个人能否自立,首先要看他是不是打发了自己的肚皮,连自己都养不活的家伙,还谈得上什么兼济天下?看一个家长是否称职,也要看他是否填饱了一家人的肚子,所谓“齐家”,首先是让妻儿老小肚子不饿。看一级政府是否合格,更要看是否解决了百姓的温饱问题,所谓“生存权”,完全可以首先理解为“吃饱权”。

不仅如此,吃,还是咱们中国人表达感情的一种独特方式。对人友好,要请吃一顿;求人办事,要请吃一顿,结婚要吃一顿,死人也要吃一顿。请人吃饭的,有面子;被请的,也有面子。如果不能为人办事而吃请,那叫欠情;如果能为人家办事而吃请,那叫领情;如果既不能为人办事,又不肯领吃请的情,这人就有点不是东西,就是个没有良心的“白脸狼”,就令人不齿。有一句流传很广的话,叫“端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抨击的就是这种人。

这话听起来理直气壮、义正辞严,仔细想想,其实也不无问题。我注意到:持“吃肉骂娘说”的,多半是某块地面儿上的所谓父母官。在这些人的潜意识中,一定认为是兄弟我给你们肉吃、满足了你们的温饱问题。你们老百姓不对寡人感恩戴德、山呼万岁,起码不该再说三道四、妄议时政。俗话说吃人家的嘴短,你们不短也就算了,反而长起来了,这就有些不合古来的规矩。

在不才看来,这番高论其实是模棱两可的。一般说来,中国人是最讲良心、最知恩图报的,所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所谓投以木瓜,报以桃李,说的都是这种传统美德。然而“吃肉骂娘说”却建立在浓厚的封建意识基础之上,具有明显的皇权思想色彩,因而是很叫人不以为然的。

在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任何官员的权力都是人民赋予的。不论你官至何级,都不过是人民公仆而已。所谓“公仆”,就是实实在在为人民做事、兢兢业业为人民服务,把本该属于人民群众的利益维护好、实现好。社会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无不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更是各种社会财富的创造者。“吃肉”,吃的是自己的肉;骂娘,骂的是贪官污吏的娘。“吃肉”不是皇恩浩荡的结果,是人民自己的创造;“骂娘”不是“吃肉”必须丧失的权利。如果哪位官员昏庸到以为人民自己创造的财富乃是他阁下的施舍,以为可以用人民自己创造的财富来堵住人民的嘴巴,岂不太可笑了。

一言以敝之:吃自己的肉,骂贪官的娘,有何不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
    2016年6月28日11:10 | #1

    从包子角度看来,朱先生是吃党饭砸党锅的.

  2. 匿名
    2016年6月28日15:06 | #2

    问题比较复杂,从几个方面说,第一个是高层方面这样的人不适合当喉舌,所以乐见自杀,第二个是自己层面,说昧良心的话,良心不忍,但是自己这些东西都是党给的,离开了保证没好果子吃,所以有点畏惧,而且也知道自己在体制内这么多年可能靠自己的能力没办法养活自己,然后就是会给家人带来麻烦,另外就是感觉到党国大限将至,要是文明国家可能会去教书度过余生,但是赵国这片土地上尽是被官折磨的不聊生的民众,看见这么一个文弱笔杆子而且吃了皇家这么多年的饭一定恨从心头起,命保不保就不知道了。第三是家人层面的,自己死了在党内留个好名声,以后解放了反正人已死家人被揪斗的可能性就低了,所以怎么看都是自杀最权宜,并且如果预测还有几年十几年才垮的话现在是不可能自杀的,所以综合得出结论,副总编大概觉得党国的时日无多,再耗下去自己也难受,所以趁着党还没不承担丧葬费和抚养费的时候先死了,给家人得点好处也不枉费做夫做父……其实本可以不死的,当初多少苏联党内人士都去大学教哲学教历史去了,只是自己性子烈或者比较软弱吧

  3. 耳光侠
    2016年6月28日16:19 | #3

    逻辑无法自洽,就死机了呗,越是被中共深度洗脑,深信不疑,越会走上绝路。这样的人只会更多,这些人死光后,中共的核心灵魂也就消散了。

  4. 匿名
    2016年6月28日17:19 | #4

    习近平是凶手。

  5. 匿名
    2016年6月28日18:09 | #5

    本是科学家,且有独创的成果,被逼做党务工作,做吹鼓手,不然没饭吃,情何以堪?

  6. 洗地五毛死全家
    2016年6月28日11:07 | #6

    逻辑无法自洽,就死机了呗

    ——有道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