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特朗普发表反贸易演讲,扬言惩罚中国

宾夕法尼亚州莫内森——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周二誓言撕毁国际贸易协定,并对中国的经济行为发起持续的攻击。他和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之间的竞争,由此被塑造成了在强硬的民族主义和“崇拜全球化的领导层”的政策之间的选择。

在宾夕法尼亚州西部发表演说时,特朗普回到了经济方面的一系列核心的不满,试图扭转其竞选中已持续数周的不利局面。这些不满从一开始就给他的竞选注入活力。他扬言要让美国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简称Nafta),发誓要给中国贴上货币操纵国的标签,并对中国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

他抨击克林顿曾支持奥巴马政府牵头达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并力促她做出承诺,全面否定这项贸易协定。他指出,克林顿过去曾支持Nafta等自由贸易协定;并警告“她会再次背叛你们。”

作为一项政策宣言,特朗普的演说是对二战以来共和党长期秉承的正统经济理论的攻击。共和党权威人士及其同盟团体——譬如代表大公司利益的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有这样一个信条:贸易是一件好事,多多益善。

相比之下,特朗普已经把对贸易的狠狠抨击变成了自己的头号经济主题。在周二的演说中,特朗普驳斥了一国可以通过进口商品获益的观点。他声称,全球化对“金融精英”颇有助益,但“除了贫困和心痛,没有为我们数以百万计的工人带来任何东西”。

这种批评早已有之,提出者主要是一小撮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即便是在民主党那边也没有多少影响力。周二,特朗普不仅认可了他们的观点,还点名提及了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的研究成果。

特朗普如果当上总统,将会拥有提高贸易壁垒的大权。他在周二的演说中,对相关计划的实施日程做了最为详尽的描述;他说,如果墨西哥和加拿大不同意重新就Nafta进行谈判,他会让美国退出Nafta。

但目前尚不能确定任何一位总统具有逆转全球化潮流的力量。按照现行的法律,特朗普只能对特定的进口商品征收关税。其最有可能的影响是:推动产品生产向成本更低的国家转移。

特朗普的演讲开启了他在大选角逐中的首次摇摆州之旅。自他的最后几位共和党对手退出竞选之后,特朗普便搞乱了美国政治版图。上周他从竞选活动中抽身,去了趟苏格兰。本周穿越宾夕法尼亚和俄亥俄两州的旅程是一项共同努力的开端,目的是在无比艰难的政治区域开创一条道路,拿到270张选举人票。

特朗普演讲的内容和地点集中体现了他为大选谋划的雄心勃勃的策略:他最大的支持一直来自蓝领白人男性,于是他的竞选团队希望在宾夕法尼亚和密歇根等一贯倾向于民主党的州展开竞争,从而抵消他在佛罗里达和科罗拉多等摇摆州西语裔选民中极不得人心的劣势。

特朗普是在煤炭区中心地带的一家钢铁厂内发表演讲的,舞台两侧有大片压缩钢丝、铝罐和其他一些金属材料。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他第二次谨慎地按照准备好的稿子讲话。在整个竞选期间,特朗普一直因十足的夸大之词和公然的谎言遭受指责,但这一次他的幕僚分发的演讲稿中有128处佐证文中言论的脚注。

不过,特朗普还是忍不住即兴穿插了一些攻击克林顿或夸耀自身成就的言论。他号称是自己迫使克林顿反对TPP贸易协定,尽管她当时因左翼、因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初选中发出的挑战而承受的压力要大得多。

特朗普的发言受到两方面的指责:克林顿的竞选团队对他作为一个自由贸易批评者的可信度进行了攻击,由俄亥俄州参议员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出面指责特朗普虚伪。后者是一名民粹主义民主党人,被认为有可能成为克林顿的竞选搭档。

“因为有在国外制造产品获利的丰富个人经历,特朗普其实是谈论外包的绝佳人选,”布朗说。他历数了被他称为在其他国家生产的特朗普产品,从西装到相框,不一而足。“我们知道,单单在我所在的州,唐纳德·特朗普原本就可以去当地生产这些东西,”他接着说。

因为对国际贸易协议进行了猛烈的攻击,在通常倾向于共和党的利益集团那里,特朗普也得到了冷淡的反应。美国商会一般会在联邦选举中投入大把资金,几乎完全用于支持共和党候选人。该组织却在Twitter上对特朗普的演讲进行了批评,宣称他的政策会伤害美国的经济。

“就算是在最好的情况下,特朗普施加的关税也会让我们丢掉至少350万个工作机会,”美国商会在一条Twitter帖子中写道。

对于在高调政策表态方面变来变去的特朗普而言,贸易是他在2016年大选中非常少见地保持了一致的领域。

在几乎每一场竞选集会活动中,特朗普都会指责与中国的贸易协议对美国的劳工不公平。其频率如此之高,以致于他说到“中国”一词时富有冲击力的发音成为模仿者争相表演的桥段。

在这次演讲中,特朗普似乎主动回应了经济学家和商业团体对他的批评。这些人认为,他的政策建议将导致美国与中国——或许还有其他国家——之间爆发有破坏性的贸易战。

“我们已经处在贸易战之中,”特朗普脱离准备好的讲稿,对听众说。“而且处境非常不利。”

数月来,特朗普一直在赢得保守派商业团体的支持方面遭遇困难。他计划在这次演讲之后在西弗吉尼亚州举办一场筹款会,由煤炭业高管罗伯特·E·默里(Robert E. Murray)主办。他还将在俄亥俄州东部的一个集会活动上做演讲。该州是大选中另外一个非常关键的州,在初选中特朗普在这里输给了该州州长约翰·卡西奇(John Kasich)。

为了在11月赢得该州的支持,特朗普希望可以通过争取经济困窘的选民的支持来挫败克林顿。这些选民过去可能投票给了民主党候选人。贸易依然是一个既能引起特朗普的核心支持者共鸣,又能跨越党派界限煽动民粹主义选民的议题。

为了讨好潜在的跨党派选民,特朗普指名援引桑德斯的话对克林顿进行指责。

尽管特朗普在被他描述为全球化的严重经济后果方面讲得最多,但他也在自己的言论中加入了更宽泛的民族主义论调,声称如果与这个世界太过自由地进行协商,美国将失去自己的主权和国家荣誉。

“他们得到的是扩张。我们得到的是失业,”特朗普这样评价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协议。“就是这么回事——这种情况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匿名
    2016年6月30日11:01 | #1

    她还说要在美国墨西哥边境修长城,并且让墨西哥人掏钱……坐等长城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