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器官:检视在中国一个残酷的做法

(博谈网记者周洁编译)本文译自《屠杀》(THE SLAUGHTER)的作者Ethan Gutmann于2016年6月23日在美国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的发言,标题为“强摘器官:检视一个残酷的做法”。以下为译文:

十四年前,中国美国商会(the 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的主席就中国违反知识产权向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作证。他作证说中国领导层终于说了正是我们希望他们说的话。然而,对于向中国市场销售的美国公司,“由于假冒,他们损失了15%至20%的收入。”换句话说,这个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糟糕。

那个人就是Chris Murck,我以前的老板。他教我说中国的改革需要时间。八年之后,Murck重新回来向CECC作证,说假冒仍然存在,但是在减少。或许那就是为什么当乔高-麦塔斯的报告(《血腥的活摘器官》)出来七年之后,我在写我的书(《屠杀》)的时候,我以为我在写历史。

多么的天真。经过西方与中国几十年的司法交流,现在中国的律师们面临着大规模的抓捕。“解放中国的互联网”这句话如今听起来是多么的理想化,部分原因是我们知道一些美国公司的手并不干净。因此,是的,如果钱是主要问题,你或许可以与中共勉强僵持。但是如果该党感到受到威胁,你尽管花时间好了。你可能会输。

我们的更新(报告)基本上是对强摘器官的一个平衡检视表:我们在赢还是输?

中国的医疗机构通常声称中国每年实施1万例的器官移植。然而,试想一下,在中国一个典型的国家许可的移植中心:有三个或四个移植团队。有30张或40张病床供器官移植病患所用。20至30天的恢复期。患者的需求:不算外国的器官旅游者,中国有30万人在等候器官的名单上。

这样的设施或许一天做一例移植,这难道不是一个合理的假定吗?146家由国家批准的移植设施符合这个大致的描述。那么将给出一个粗略的计算:每年不是1万例,而是5万到6万例。

假设那些同样的医院和移植中心达到了对移植活动、床位、手术人员等等最低的实际要求。那么一年是8万到9万例移植。

然而,我们应如何解释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的出现,它能够轻易地每年做5000例移植?还有北京的解放军309医院?中山医院?这份名单出人意料的长。详细的检查给出(这些医院)平均一天高达两例移植,这就超过了每年的1万例。

我刚才给出的数字是基于中国的数字。不是来自官方声明,而是来自护理期刊这样的来源。

要理解为什么(在中国那些)器官是随时可以得到的,我们需要研究摘取器官是如何随着时间演变的。在1980年代,摘取器官是处决罪犯之后一种机会主义的想法。在1990年代中期,医疗车到刑场成了常规;在新疆的刑场,实施过试验性的活体摘取器官。1997年,继伊宁屠杀后,为了几名年迈的中共干部,有几个政治犯、维吾尔活动人士被摘取了器官。

或许那些器官只是在战争迷雾中抓到的“战利品”。或许摘取良心犯的器官可以在那里结束。但是,1999年中国的国家安全部门推出了欲消灭法轮功的运动。到2001年,超过一百万法轮功学员被关押,他们在那里接受了对零售器官的测试,中国的军队医院和民用医院大大加快了他们的移植设施(建设)。直到2002年之前,选的是家庭教会的基督徒。到了2003年,轮到了藏人。

至2005年,经济机会主义已经被两只隐形的手所取代——五年计划的资本主义和中共想要消灭其内部敌人的愿望。顽固的囚犯被摘取器官以供移植;移植中心赚6万(美元)、10万(美元),或者更多。但中国移植产业的崛起是建立在法轮功学员被监禁的基础之上。

2006年初,乔高-麦塔斯的报告发表了。北京承认他们使用了囚犯的器官,并且在表面上禁止外国移植旅游业去中国,并给囚犯提供了允许捐献器官的表格。2012年,薄熙来的门生王立军捅破了这层纸。他负责一个活体摘取器官中心,在那里实施过数千例的移植。

被致命性的曝光后,中国的医疗机构承诺在三到五年内转到自愿(捐献)器官来源,但是耍了一个花招:“停止摘取囚犯器官”这种说法是可以接受的,而“停止摘取良心犯器官”这一说法是不可接受的。于是,他们可以避开不谈被“圈养”的一个庞大人群,这个人群(被法外关押)并不正式存在。与此同时,接受该说法也让西方人希望“良心犯”只是“囚犯”中的一个子集。通过避免禁忌语,双方都可以保持各自的幻想。

然而,在整个中国医疗机构的所谓改革当中——不一致的数字、颤颤巍巍地抖出囚犯可以自愿捐献器官,声称已经神奇地建立了一个自愿捐献制度——我们的更新报告发现这只是延续:器官移植的楼正在建,营业如常。

利润驱动医院的“生产”。然而,是什么驱动着中共?我不会假装比别人有特别的洞察力,能洞察这个黑盒子。只知道这是用清算熟知其罪行的人来掩盖其反人类罪的马克思主义做法。或许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在单单的一天里有500名法轮功学员受到体检,或者在他们的家中接受血检,为什么维吾尔居民区被强迫消失。

当我来谈政策时,让我以我们不能做什么作为开头。

我们不能假装良心犯没有被摘取器官来解决这个问题。一名中国医生2001年就摘取死刑犯器官这个问题在国会做过证。这引起了涟漪,而不是波浪。今天,我们在这里,肩并肩,因为在这个房间里的人都在关注良心犯。

我们不能通过被安排参观几家中国的移植医院来证实中国自称的医疗改革。用器官移植学会(TTS)伦理委员会、反对强迫摘取器官医生组织(DAFOH)Jacob Lavee医生的话说:“作为一名(犹太)大屠杀幸存者的儿子,我觉得有必要不再重复国际红十字会1944年参观特莱西恩施塔纳粹集中营时所犯的可怕的错误,该集中营被报告为一个愉快的娱乐营地。”

总之,医学界无法独自解决这个问题。他们需要国会众议院的H.Res. 343号决议。他们需要我们的研究和新的调查。

据Lavee医生说,自从以色列于2008年打击器官旅游以来,没有一个以色列人前往中国去做器官移植。切断医疗保险为器官旅游报销是不够的;以色列的外科医生需要明确不论中国在以色列的软件里投资了多少钱,医生们特别重视的一个说法叫“永不再犯”。对于台湾,鉴于中国的军事威胁,拒绝到中国去做器官移植显得更为勇敢。但是,如果台湾的医疗机构和政界能够携手,我们也可以。

有人告诉我,这是一个法轮功的问题。不,这是那个熟悉的幽灵,披着现代的外衣,对人实行灭绝。即使团结努力,我们也可能会失去该病患。然而,让我们进入手术室的时候,至少双手是干净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译者系列 标签:
  1. 匿名
    2016年6月30日11:00 | #1

    什么乱七八糟的………作者想说什么?我想看活摘器官的事儿,作者乱七八糟写了一大堆废话

  2. 匿名
    2016年6月30日11:23 | #2

    “这是那个熟悉的幽灵,披着现代的外衣,对人实行灭绝”

  3. 匿名
    2016年6月30日11:25 | #3

    只要被打入另册,就不是人类了,就该作为器官供体来看待了
    在你国,杀个人不算啥事,比碾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4. 。。。
    2016年6月30日04:07 | #4

    轮子功写出来造谣的

  5. 匿名
    2016年6月30日14:05 | #5

    。。。 :轮子功写出来造谣的

    恨乌及屋

    其实现今中国愤怒青年对法轮功的憎恨,跟当年红卫兵对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毛主席指定的睡在他身边的赫鲁晓夫)的憎恨,
    是一样的

  6. mego
    2016年6月30日16:43 | #6

    我们都知道共匪不是个东西,但你确定法轮功就是个好鸟?

  7. 匿名
    2016年6月30日18:07 | #7

    mego :我们都知道共匪不是个东西,但你确定法轮功就是个好鸟?

    我们所知道的事实就是从上世纪九零年代中叶以来这二十多年间法轮功传遍了世界近百个国家,韩国、日本、东南亚国家都准许它的合法练功,连同台湾、香港都有法轮功修炼者,但唯一以国家政府煽动民众来指责它是害命邪教的唯一国家就是它的起源国,而且专门办了个批斗法轮功的网站,叫“凯风”网;——是诗经里的凯风,还是台湾人喜欢拆字说的凯子在发疯? 众所周知的事实,如果法轮功真是害命的组织,怎么这二十多年来在数十个国家的法轮功修炼者都没听说过它害命,而是很多修炼者都感谢它的佛教渊源帮助人们恢复心灵宁静,也从而一定程度修复了身体?为什么只有一个国家动用全国之力去镇压这个功法的修炼者?历史上受过迫害的当然不止法轮功人,比如基督教徒在早期曾广受迫害,有犹太人被纳粹迫害,知识分子在美国被麦卡锡参议院和他主义的支持迫害,反越战人士被美国政府迫害,知识分子在苏联被迫害关进古拉格,在中国被毛共迫害杀死或送劳改,在红色高棉被波尔布特杀死或改造…… 法轮功遭受的迫害,是近来少数权利者被多数强权的最新案例,跟缅甸佛教徒迫害罗兴亚人、共产党迫害图博人是一个性质的。
    人类良知告诉你的心,你不能说土共入侵图博,把图博人和达赖喇嘛撵到印度是“正义”的,不能说法西斯把犹太人扔进毒气室、焚烧炉是“正义”的,你怎么能说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是正义的?!全世界良心都同情遭受严重迫害的少数族群,心向弱势受害者,难道在这点的认知上中国仍是有“特色”的?!——难道贵国也盛产“有中国特色的道义”??!!
    我们所知的事实,就是:法轮功二十来年在除中国外数十个国家发展壮大,但没发生过中国政府指责它的残害人命事件。相反,中共自己都在炫耀,在它建政之处光是镇压反革命就公开杀了至少几十万人,只要是贴上反革命标签的,就镇压杀掉。你们的国民也从来不认为这么大规模滥杀有何不妥,不是吗?!你们有少数人纪念反右、纪念文革、纪念六四,但你们几乎从来没有人纪念被虐杀的反革命份子或地主士绅阶级的人,他们就不是人,就该白白被杀死?!你们的良知哪里去了?!被狗吃了?!你们的认知比猪强多少?!你们国家器官移植,向来是强制使用囚犯,尤其是被关押的法轮功人的器官,这是有证据的事实,有图有真相,也有充分的证人和证据,有各国媒体的取证和调查,还拍了纪录片和研究学者也出版了多本专著。正直人们都会同情受到严重迫害的少数弱势族群(比如法轮功),心中充满正义的悲愤,而你们呢?

  8. 匿名
    2016年6月30日18:37 | #8

    我从1992年就开始反李洪志,比蛤蟆早6年。

  9. 匿名
    2016年6月30日19:46 | #9

    匿名 :我从1992年就开始反李洪志,比蛤蟆早6年。

    你共产党如果不爽李洪志,可以把他引渡回中国嘛
    像赖昌星、令完成你都要求北美国家引渡回中国,为什么你们不敢要求外国引渡你们所谓的犯罪份子李洪志?!
    正说明你们才是心虚的,如果李洪志真是那么坏,他也应该上了你们的红色通缉令才对啊? 你们胡乱指责他是邪教教主,专门骗人敛财,宣扬邪教,并教唆病人不吃药而活活死掉,还教唆信徒去天安门自焚,等等,你们群众性揭批的政治运动,比文革差不到哪去,都是放空炮,你们不是说要依法治国吗?那就是说一个人在法庭给他定罪前,你对他的罪责指控不能坐实,他顶多算是犯罪嫌疑人,如果他李洪志真的犯了滔天大罪,你们应该依法去让法庭审讯他,通过法律程式来定夺他到底是有罪还是无罪,不是这样吗? 文革式大批判都是群众众口一词,结果都错了,你们高喊打倒刘少奇,结果刘少奇是毛有意制造的冤案,毛一死你们就要给刘平反;你们说邓小平是走资派大坏人,全民批邓,结果毛一死,抓了他老婆后,就把他最大政敌邓小平平反,重出江湖执掌大鼎,不是吗?你们说六四是反革命暴乱,但你们这么多年都不再提起杀掉的反革命份子也就是那些学生了,也不提那些被愤怒暴民石块砸死和放火烧死的“共和国卫士”了,让这些丘八炮灰们地下心寒啊!你们众口一词批判谴责李洪志是最坏的邪教伪大师,那你们应该把这个罪恶滔天的犯罪嫌犯引渡回来啊。怎么你们都连引渡不敢提呢?如果你们真像你们表演得那么正义,那么正气凛然,你们应该是向薄熙来书记那样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才是啊,但事实却是你们蔫声蔫语,一点不吭气,连向相关国家提起引渡都不提起,这是你们这些满身正气的共产党人应有的做派吗?显然不是!你们的王秀英夫人给你们习哒哒写信,指出至今贵党还是黑社会一样没在民政部登记的非法组织,难道不是吗?你们的依法治国,也只是挂在口上,没有落实,不是吗?
    下次你们再自我标榜反李洪志、反达赖喇嘛,似乎只有你们才是占据道德高地、打黑除恶的王立军式大英雄,硬说他们都是十恶不赦的坏人,请你们先拿出证据来,否则就是抹黑,而抹黑向来是共产党最拿手的招数。

  10. 匿名
    2016年6月30日22:35 | #10

    聂树斌不是就是因为器官被人看上了…才会冤死的!

  11. 匿名
    2016年7月1日09:16 | #11

    受害者姓名、年齡、受害時間能說一下嗎?無需照片。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