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我们的推土机,我们的规则

(博谈网记者赵亮编译)本文译自《经济学人》2016年7月2日刊登的文章,题目为“我们的推土机,我们的规则”。以下为原文译文:

把中国的商人和中亚、中东、非洲和欧洲商人连接起来的庞大古老的商路网——丝绸之路,因战争有几百年无法使用,之后,它的第一次复兴是在七世纪。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回顾了那个黄金时期,当时中国的奢侈品被世界各地垂涎,丝绸之路成为外交和经济扩张的通道。这个名词本身是十九世纪一名德国摄影家创造出来的,但中国津津有味地采用了它。习先生想要复兴丝绸之路以及它的荣耀。

这一次,起重机和施工人员正在取代大篷车和骆驼。今年4月,中国的船运公司中远集团买下了希腊第二大港口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67%的股权,从那里开始,中国企业正在建设一个高速铁路网连到匈牙利,最终到德国。7月份,在巴基斯坦由中国设计的一个核反应堆将开始进入第三期工程,中国最近宣布将在那里资助一条新的大的高速公路,以及向塔尔沙漠里的一座煤矿投资20亿美元。在今年的头五个月里,中国在海外签署的合同半数以上是与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签署的。

政治家们几乎与施工人员一样忙碌。6月份,习近平访问了塞尔维亚和波兰,在前往乌兹别克斯坦之前,沿途撒项目。上周,俄罗斯总统普京短暂访问了北京;他和习先生以及蒙古领导人承诺计划用新的丝绸之路来连接他们的基础设施。当时,几乎60个国家的财长在北京参加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AIIB)首届年会,设立亚投行是为了资助其中的一些项目。就象蒸汽火车吵闹地出站一样,中国最大的外国经济政策正在缓慢地加速。

中国官员称该政策为“一带一路”,虽然他们经常对外国人使用缩写OBOR。令人困惑的是,里面的“路”指的是中国和欧洲之间的古代海上航线,而“带”描述的是丝绸之路更知名的陆路。“一带一路”令许多西方的政策制定者困惑,因为它是无定形的,没有官方的成员国名单,尽管粗略数下来是60个,以及因为大多数炫耀该标签的项目可能已经建了。但是一带一路很重要,有三大原因。

首先,那些工程项目巨大。官方数字说有900个交易正在进行中,价值8900亿美元,如从孟加拉湾穿过缅甸进入中国西南部的一条天然气管道,连接北京和德国交通枢纽杜伊斯堡(Duisburg)的一条铁路。中国说它将在一带一路的众多国家中累积投资4万亿美元,虽然没有说在什么时候之前。中国官员拒绝把一带一路与马歇尔计划做比较。马歇尔计划是二战后美国帮助友国(重建)的一种方式,不包括敌国。中国官员宣称一带一路对所有国家开放。但是,就价值而言,马歇尔计划总额相当于现值的1300亿美元。

其次,一带一路很重要,因为它对习先生很重要。2014年中国外长王毅挑出一带一路作为习近平外交政策最重要的特征。习先生的首席外交顾问杨洁篪把一带一路与中国备受吹捧的目标——在2020年之前成为“小康社会”——以及本世纪中叶之前成为一个“繁荣富强”的国家绑到一起。

习近平似乎把新的丝绸之路视为扩大中国商业触角和软实力的一种方式。它还在他更广泛的外交政策思维中发挥作用。这名国家主席赞同其前任们认为中国至2020年之前面临一个“战略机遇期”的观点,意味着可以乘着基本良好的安全环境来达到加强其全球影响力,又不引起冲突的目标。中国官员认为,一带一路是包装这种战略的一个很好的方式。这也符合习先生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并不夸张地说,习先生作为领导人,是否达到一带一路的目标将被用作对他的部分评判。

第三,一带一路很重要,因为它是对美国的一个挑战,是对美国考虑世界贸易传统思路的一个挑战。在美国的思路看来,有两个主要的贸易集团,一个是跨大西洋的欧洲,一个是跨太平洋的亚洲,美国是焦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和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体现了这种方法。但一带一路把亚洲和欧洲作为一个空间,中国是它的焦点,而不是美国。

2013年,即习近平掌权一年后,他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第一次谈到新丝绸之路。接下来,在2014年签署了第一批约300个含有一带一路名称的合同,其中包括在巴基斯坦的一个巨型水电站。在过去的两年里出现了建立机构的狂潮。习先生成立了负责监督一带一路的一个“领导小组”。这是一个非正式的高层党政机构。它的老板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张高丽。该领导小组还包括领导层的首席政治化妆师以及一名负责外贸的副总理。

支持一带一路的一个金融结构也已初具规模。2015年,央行将820亿美元转到三个国有的“政策性银行”,用于一带一路项目。中国的主权财富基金给一个新丝绸之路基金提供了价值400亿美元的支持,政府设立了1000亿美元初始资金的亚投行。亚投行并未正式成为一带一路的一部分,但是在它第一次全体大会上批准的贷款,例如在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公路,都是在丝绸之路的国家。

现在中国政府的其余部分正在动员起来。三分之二的中国省份都已强调一带一路对它们发展的重要性。例如,福建省的省会福州告诉它的企业“到海上丝绸之路的沿线国家和地区做生意”,它已经设立了一个自由贸易区来吸引来自东南亚这些国家的公司。许多大的国企有一带一路部门,只是希望能为他们的项目拿到钱。

其结果是,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FDI)越来越多是沿着丝绸之路。2015年,官方测算,其在一带一路国家的FDI比总的FDI增长快两倍。去年,中国新签署的工程项目,44%是与一带一路国家签署的。在2016年的头五个月,这一比例是52%。

中国的投资做法似乎也正在改变。它的一带一路合同现在更可能是让中国的公司来管理他们修建的基础设施,而不象过去,他们只管建,之后移交。从理论上讲,这应该符合中国在丝绸之路国家的长期意愿。

然而,当一带一路在积聚动力的时候,它也正遇到问题。这些在东南亚尤其耀眼。中国计划修建一条3000公里的高速铁路,从中国西南部的昆明到新加坡。但在6月份与泰国谈判在泰国境内的部分时谈崩;泰国人说他们会修建该工程中的一部分,但是他们自己出资。还有许多其他类似的故障。

还有,令人担忧的迹象表明,对于被指定的巨额资金,存在不够可行的项目。成立丝绸之路基金是为了投资海外的基础设施。但是,它的头两项投资都是投在中国公司在香港首次公开发行的股票。

一带一路的领导层也出现了问题。最高级的负责人张高丽被认为失宠。

欧盟以及英国的阵痛可能令中国领导人对欧洲是否愿意支持一带一路感到紧张,尽管它也可能在长期内使得中国在与欧洲国家做生意时更容易利用他们之间的竞争。

更广泛地说,中国在丝绸之路项目中涉及许多相互竞争的官僚利益。协调它们将是艰难的。一带一路应该会扩大中国的商业影响力,减轻中国经济对国内基础设施投资的依赖,以及把中国钢铁和水泥业庞大的产能过剩出口一点到国外。这些目标之间的矛盾是不可避免的。中国应该优先考虑投资给表现不佳的省份或表现不佳的国有企业吗?在减少对国内基础设施支出的同时,它能帮助其贫困的西部省份吗?

不论准备好没有,它们来了

说到这里,有理由认为这个新丝绸之路将被铺成,虽然不是用黄金。最重要的是,亚洲需要新的基础设施——据亚洲开发银行数据,至2020年大约一年要7700亿美元。这个需求应该最终能缓解当前对缺乏项目的担忧。世界银行驻北京首席经济学家郝福满(Bert Hofman)补充说,各个国家如果能把他们的计划彼此之间及与中国协调起来,这些国家将会更加受益。不需要分别来计划和修建。

其次,中国需要一带一路。在国内,其业务正受到成本不断上升以及越来越要求注意环境保护的压力。对于他们来说,把一些生产转移到海外还是有道理的,只要基础设施在那里。

最后,习近平需要它。他已经把一带一路作为其外交政策的一个中心部分,已经做了如此之多来调整一带一路背后的官僚机构,现在要退已经为时已晚。

这并不意味着新丝绸之路将会是有效的,也不意味着在那些怀疑它扩张的国家,中国的计划总是受到欢迎。但是建造模块已经到位。第一批项目已经启动和运行。一带一路已经开始挑战欧洲和亚洲并排作为不同贸易集团的现行概念。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译者系列 标签:
  1. 自由民
    2016年7月4日10:32 | #1

    一带一路最后肯定难免成为一烂一路。习近平的梦从上位那一刻起就已经破灭了。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2. 匿名
    2016年7月4日13:01 | #2

    下个工作日斩首习近平就用雄3飞弹,好这么定了。

  3. 不民主不統一
    2016年7月4日05:54 | #3

    不搞好自己周邊環境,把資金大把仍在荒郊野嶺間,一頭白痴的豬

  4. 匿名
    2016年7月4日13:57 | #4

    领导的无知和无耻通常会超过正常人的想象力的极限

  5. .
    2016年7月4日16:47 | #5

    一带一路很重要,因为它是对美国的一个挑战

    現在是海運的世界 海權的爭霸
    你搞陸運 作死嗎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