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陶笸箩:到“体制内”去!

作为较早抛掉公职的那代人,我突然发觉,最近有办法有能力的朋友们都在纷纷“回流”到体制内,变身为公家人。

一顿顿的庆祝回流宴上,“回归客”们一身疲惫,一肚子遗憾,但一脸喜色,羡煞旁人。忍不住也自我盘点职业生涯,惊出一身冷汗,发觉自己跨出大学校门后,居然一天都未在体制内呆过,从未享受过“党的恩情比海深”,不由悲从中来,什么叫一时糊涂。年轻时被改革开放的美丽蓝图诱惑,以为从此遍地皆是机会,普通人流血流汗流泪奋斗,克勤克俭便能扬名立万,如今方晓得谁是国家真正的主人翁。

争相回到体制内,从外人成为“自己人”,这是眼下中国最时髦的命运转机。倘若你没有足够的能力达到经济自由,储蓄够了不怕通货膨胀的养老钱和救命钱,抛弃了公职的这一代人除了回流体制内,还有什么更靠得住的退休路径呢?难怪所谓“国考”的公务员考试越来越热,今年更是首次出现了35岁以上的大龄考生,倘若没有过硬关系,这几乎是挤进红领阶层的惟一途径。

女友最近重回体制内,为此,她足足准备了一年,笔试、口试,过千关,斩万将。如今,女友说自己晚上睡觉都会高兴地笑出声音来,颇有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感慨。她是名牌大学硕士毕业,正常地进入了政府机关,本来看透了一地鸡毛,不想再在体制内干耗,才毅然决然跳将出去,惊呼上了理想主义的当。生活质量直线下降。小零碎诸如挤公交取代坐班车,盒饭替代公费食堂,大烦恼包括住房、医疗,统统要自力更生。好在女友毅力卓绝,知错就改,到底还是上了岸,重新成为公家人。生死压力瞬间演变成了领导喜欢用句号还是逗号的公文游戏,不啻为一场人生轻喜剧。

体制内到底有多诱人?最简单的测试办法,是去体制内的食堂大吃一顿。曾经去蹭过某体制内单位的食堂,那叫一个温馨:豪华自助餐琳琅满目,中西小吃样样俱全,末了还每人一个酸奶,只付4块人民币。而这4块钱还是补助到卡里的,卡内金额每月根本花不掉,于是还可以换最昂贵的牛奶,最优质的花生油。令俺嚼着嚼着,心里一酸,还是社会主义好!

体制内的好处可远远不止这点小恩小惠。GDP涨得越高,百姓税负越重,体制内生存越美丽动人。当全中国百姓都水深火热,被房价、物价抽筋扒皮的时候,只有体制内还可以安之若泰。譬如房价涨上天的时候,体制内的人民能用按市场价只能买一个厕所的钱在黄金地段买一套好房子,大可以安居乐业。而油价每每和普通民众悍然撕破脸的时候,体制内的人民照样笃笃定定,因为公车即私车,私车也有公家发的名目繁多的油补,大可以姿态高雅,隔岸观火,说不定还可以火中取栗,利益均沾。体制内且成为一个“世袭”阶层,孩子上学方便,安排工作方便,只要体制存在,该阶层便可以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最有意思的是体制内单位并非都是“内人”,不少单位早就是“一家两制”,招聘了甚至超过体制内数量的体制外人干活。虽然贵为同事,体制外和体制内的差别那是相当的明显。体制内的员工终身有靠,升官有份,分红有份,管理岗位和诸如财会、人事之类的核心岗位“内人”才有资格染指,体制外的员工,干活最累,待遇最低,随时可榨尽丢弃,出大门走人。所谓同工不同酬,同工不同命。管理学博士友人刚从美国归来,欲研究外企内的东西差异,笑其过时,不如研究中国体制内外之别,其心态之复杂,其土壤之怪异,其结局之血腥,远比洋鬼子的玻璃天花板精彩。

不过,体制内虽然精彩,对于大多数体制外人而言,能够自我奋斗,升级 “入内”的机会已微乎其微。还有若干微调的办法:譬如来得及的可嫁娶体制内的人,还可以生个体制内的子女。再不济就吃斋念佛,祈祷来世投胎体制内。只是届时体制内是否还吃香,甚至是否还存在,只有再撞大运了。
—————————————-
身为“体制内”人
读了陶笸箩的《到“体制内”去!》一文,身为一名所谓体制内人,我想我还是有些发言权。

作者所说的大食堂待遇,我是第一次听说并且望尘莫及。也许在中国,最“杯具”的体制内人,要算基层公务员了。一个月一千多元工资,刚刚过去的春节,奖金为零。和我们同龄的80后公务人员总是无奈地说,我们这一代,单位集资分房没赶上,赶上了高房价;奖金福利没赶上,赶上了阳光工资;一杯茶一张报纸的时代没赶上,赶上了服务型政府;没有周末的日子也不在少数,加班费却免谈。

虽说没赶上这些,都是应该的,可,我们也确实小无奈。春节,一些在体制外的同学都回来了,相比之下,在经济基础、生活质量上,我们这些体制内人,没有片刻优越感。可为了生存,为祖国,为自己,为家人,我们仍然要在这体制内继续,并且心怀理想,奋斗不息!

从经济学上,中国公务员热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整体上,公务员的职业收益远大于一般行业。即使有特殊的个案也不影响这一整体性的结论。

否则,一个高付出低收益的职业,其录取率达到几十比一甚至上千比一,岂不是在说考公务员的人都疯了,而公务员都是由疯子组成的?

陶笸箩的《到“体制内”去!》一文说的也太绝对了,恐怕陶笸箩没有到过基层,没有了解过基层体制内的人的困苦,我也是一名西南地区公务员,四川大学硕士研
究生毕业,但是从未享受到陶笸箩所谓的“优厚待遇”,“体制内食堂,体制内福利房,体制内津贴,烤火费,降温费,福利卡……”这些从未光顾过我。阳光之
后,全国体制内的“资深人士”都去晒太阳了,唯独我们这些年轻人,资历浅的人忙死忙活,一切评优,一切奖励都与我们绝缘,都沦为资深人士的饕餮大餐,这就
是所谓的排资论辈。全年所有钱拿完每月不到3000块,和我那些当老师、当医生、在私企工作的朋友都没法比,和好一点地区的体制内的朋友也没法比。目前全
社会对公务员都是一视同仁,认为只要是体制内的都好,殊不知我们这些基层公务员的生活远不如你们所想象的,你们根本不了解我们的困苦。话说回来,我一川大
保送工科研究生毕业想找一份好工作也不难,只怪受“党的恩情比海深”奴役太深,一心想着为国家,为人民服务,但是国家高层的政策再好也普照不到我们基层人
身上,我们享受不到一点党和国家的恩赐,“世袭”、“关系”早就将我们排挤的无影无踪,晋升、提拔的机会那是天方夜谭。

我经常说“体制内”就像围城,外边的想进来,里边的想出去。到体制外去,也许我这个小硕还能活得有尊严一点,还能创造更多的价值!

中国资本主义的生力军大概如下:

1.98年为代表的一批学生促进了邓走向资本主义变革的决心,那时候学生走在了最前面;

2.进入21世纪以来,大批的律师和知识份子倡导人权、呼吁民主,这时候走在了最前面;

3.未来摆脱了官商勾结后时代而崛起的资本家财团一代,将为了全面建设资本主义国家体制而走上台前和幕后.

小时候红色教科书都明确指出:随着生产力的发展,旧有的生产关系必将被新的生产关系所取代,否则将阻碍生产力的发展.

其实从98年4.6那次到现在,至始至终都是为摆脱旧有生产关系创建资本主义国家为目的的.旧有的生产关系为了维护自身利益最大化,被迫不情愿的进行着资本主义变革(时而快时而慢时而倒退)。

造成资本主义变革时而快时而慢时而倒退的原因,不是生产力推动的力度软弱而是,如果建设资本主义国家体制,以下瓶颈无法逾越:

1.如果建设资本主义国家体制,独裁与自由、民主、平等就相对立,要独裁就不能民主,要自由平等更无法独裁;

2.如果建设资本主义国家体制,独裁专制所获取的既得利益基本为灰黑利益,如果建立资本主义国家体制,既得利益无法实现,更谈不上利益最大化了;

3.如果建设资本主义国家体制,独裁必将被推翻,百姓是不可能选择奴役榨取百姓的政府来执政的.庞大的既得利益者们将变成体制外而非现在体制内的,他们将无法在寄居在体制内吸血,这等于是叫他们放弃了他们依靠独裁获取的‘权和利’;

综上,所以据本人猜测中国将来的趋势如下几种可能:

1.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和壮大,20-30年之后经济发达的南方地区必将要推出代表自己利益的代言人和利益表达者。如果朝廷不妥协或者妥协不够,必将产生很深的权力裂痕.随着裂痕的加深,新的北伐将会在50年之内再一次从广州开始出发;

2.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和壮大,依靠祖上官商勾结发家而崛起的资本家财团新生代,必将要推出代表自己利益的代言人和利益表达者.届时将会与太子党新势力相互勾结,从体制内摧垮旧有体制,建立半民主半封建的资本主义国家;

3.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和壮大,旧有体制越来越严重阻碍社会和生产力的发展.当社会矛盾急剧恶化、朝廷日益衰败的情况下,借着颜色革命大爆发之时,军方全面接管政权,建立半军人半民主的资本主义国家体制;

4.随着人民矛盾急剧恶化、朝廷日益衰亡。地方政府纷纷自治,国家陷入军阀割据四分五裂的局面;

第一种可能是本人最希望看到的,第二种可能意味着百姓受苦受难的时日还要很久,第三种可能性最大,而第四种可能是本人最不希望看到的.

以上为个人意见,还多望批评指教,谢谢!

作者有所知,有所不知。

“生死压力瞬间演变成了领导喜欢用句号还是逗号的公文游戏,不啻为一场人生轻喜剧。”这是知,就你那名牌大学硕仕女友而言,在工作上应付领导,确实是轻喜剧一幕。

“体制内的人民能用按市场价只能买一个厕所的钱在黄金地段买一套好房子,”这是不知。体制内,也只有极少数“精英”才有此“殊遇”。如你女友之类,尽管有名牌硕仕头衔,莫说不可及,只怕就连“可望”也没有——此类好事,只有“圈内”知晓。

的确是这样,我是刚从体制内出来的人。出来的原因就是因为体制内是个是非颠倒的世界,诚实/善良/真诚/努力/廉洁/自爱。。。。。。这些到了体制内世界是属于绝对被秒杀的特性,无耻/下流/残忍/卑鄙/淫乱/贪婪/堕落。。。。。。这些特性在体制内世界才是成功的因素。我在单位10年一直主管会计业务(包括组织全局9个单位的政府采购和固定资产管理),正规大学本科毕业,会计师职称。但是财务科长的职位却给一个10年都做出纳,从来没有负责过会计或管理或其他重大业务,连基本出纳账都做不到日清月结,电大文凭,连初级职称都没有的80后。这个80后还没有基本的职业操守,领导不签字,只要跟她关系好,她就敢上万的现金给别人用白条借出,然后自己也不去找领导补签名。而且上午下午每天都各迟到一个小时,上班就是上Q聊天,还时不时出去拉下属单位另一个某县局长的女儿去逛街,美其名曰搞好群众关系。最卑鄙的是,为了让她上位显得名正言顺,她上面那个人提前就跟个别人打好招呼,在所谓的民主推荐会上一定要投她的票。然后在民主推荐会上,不注明只能推选一个财务科长,所以大部分人因为全打了勾,选票成为废票,只有那个80后上面的人打过招呼的那几个人的票是有效选票。经过这件事,我深刻明白了,所谓报效祖国,所谓追求理想,所谓清正廉洁,神马都是浮云,因为这个体制已经腐烂到底。这种人上台后,提拔的也是跟她同类型的人。我看不到未来。

春节期间,重走10年前的福建浙江探访之路,感想万千,变化之大,令人目不暇接。我想这是党和国家大政方针正确的结果,也包括各级干部(陶文所称的体制内人员)辛勤工作的奉献。

事实上,很多领导干部包括许多基层干部,他们星期六保证不休息,星期天休息不保证,这是各地多数管理者工作状况,这些不知陶先生知否,也许他知道就是不想说,或是有意反着说。

国家发展是大家所愿,快速发展更是大家所愿,我们可以从很多数据资料(来自西文文献)中看到,当下我们国家的工作效率是世界上最高的。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过
程中是存在许多值得改进的问题,如腐败等,这些党的高层已经意识到并正在着力解决,在前进中解决。不要总是盯着这些问题做文章,对社会发展负责任的态度应
该是多提建设性的意见,多提鼓劲的意见,我们相信,我们国家再稳定地发展30年、50年,国家会更加繁荣发达,一些社会问题也会得到较好的解决,这一点也
许陶先生不愿意看到,这是他的本意。

一看便知,我是一名“体制内的人”,我不想宣传什么,只是想说几句心里话,我们这些体制内的人都在干事,都在忙活,社会需要我们继续这样干下去,明天会更美好。

经济学意义积极的财政政策,包含扩大政府支出和减税,西方国家扩大政府支出包括政府投资,转移支付和增加社会福利涨工资等。中国特色的积极的财政政策,绝
大部分用于扩大政府投资,很少增加社会福利和转移支付,不会减税;由于积极的财政政策导致财政赤字,只能是应付需求不足的权宜之计,是短期的,而中国特色
积极的财政政策是长期的,必然累积的财政赤字主要通过发行货币和增税来弥补。

为什么会这样?这与国情政治体制有关。西方国家是民主政体,政客由民众选举产生,虽然有自利动机,总得讨好民众,为民众代言,因此转移支付和增加社会福利
压力很大。对于扩大政府投资,由于发达发达国家招投标、司法体制、监督机制健全,政客本人几乎没有贪污腐败的机会,也就是说,大搞工程不会增加他的利益,
政府官员当然没有动力。

而官员我国政府对政府投资乐吃不疲,屡屡以应对危机,促进就业、民生问题,大开发,各种各样理由为借口,保持政府投资高速增长。对转移支付和增加社会福利
涨工资却很消极,因为政府官员无需讨好民众。实际上近年来中国经济一直在两位数高速增长,仍然对所谓刺激经济的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始终奉若神
灵。

因为政府官员大搞工程一方面可以搞GDP,房地产建筑工程的产业链长,投资乘数大,政府投资,主要是建筑工程可以拉动GDP,可以增加税收,可以应付政绩
考核,这绝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搞工程可以捞钱,可以搞钱权利益交易,众说周知,中国的政府工程招投标都是流于形式,暗箱操作普遍,这几年更严重,又没有
权力监督机制,只要站好队,贪污腐败一般情况就不会暴露,这是安全的升官发财手段。政府投资相当大部分流入官员和与之勾结的承包商的腰包。很多工程还是绝
大部分流入了官员和与之勾结的承包商的腰包,只要少部分进行工程建设。笔者老家越来越多的暴富的农民工几乎都是搞政府工程发家的便是明证。

中国特色积极的财政政策结果便是必然是过量发行贬值货币,增加税负,官员腐败,贫富悬殊。

其实国外的公务员也同样是年青人争抢的职业。我们公务员的待遇相比之下要低得多。与外企,民企的白领来比,工资要少得多。在外企的白领月工资要万元以上(扣税之后),而公务员一般也就四、五千吧,局级可拿到七、八千。公务员也要养家糊口,干嘛这样斥责呢!

作者有所知,有所不知。

“生死压力瞬间演变成了领导喜欢用句号还是逗号的公文游戏,不啻为一场人生轻喜剧。”这是知,就你那名牌大学硕仕女友而言,在工作上应付领导,确实是轻喜剧一幕。

“体制内的人民能用按市场价只能买一个厕所的钱在黄金地段买一套好房子,”这是不知。体制内,也只有极少数“精英”才有此“殊遇”。如你女友之类,尽管有名牌硕仕头衔,莫说不可及,只怕就连“可望”也没有——此类好事,只有“圈内”知晓。

我怀疑是否真的了解体制内的生活,其中提到的好些福利决不是一个身份就能得到的。我从体制内出来,因为对我而言,拿到那些付出的代价更高。

公务员也有三六九等,一线城市、沿海地区、内地省会城市、副省级城市、地级市的公务员虽然收入也有落差,但是与内地县级、乡村级的公务员相比,还是远在云端。
接触了一些县乡村级的公务员,很多省会公务员事业单位增发的津贴、补助,由于实行县级财政包干,县委县政府因为财政拮据都一概不认。说白了,上面给了公务员加工资的政策,但是由于财政困难,实际无法兑现。当然,这只是县乡村公务员才有的待遇,省市公务员省市财政保障,自然无忧。
一位朋友是县政府所在地的城镇干部,参加拆迁,以1万元一亩不到的单价从居民手中征地,然后300万一亩卖出,获利近2亿元。那位朋友也觉得很不公平,但是参加拆迁可以获得补贴,而且县财政也是以此解决财政困难,所以他们还是挺有积极性的。
税收从县乡积聚汇集成河,然后源源不断的流向市、省、中央。县乡事权繁重,财政拮据,省市尤其是中央事权下放财权集中,造成的结果是干事的没钱,有钱的不干事只动嘴皮子,矛盾集中在县乡一级,然后逐渐向上扩散。这就是1994年分税制改革以来中国政治的现状。
个人以为,分税制不改革,既有行政体制必然走向崩溃。财税体制改革是比政治改革更为优先的现实课题。

每周工作64小时,月工资2000不到的小公务员说两句。很多公务员不是不想跳槽,而是被体制限制,习惯了体制化。一个建筑师,他跳槽的行业八九是建筑相关,一个医生,他在一个医院辞职后,多半也是从事医药行业。公务员擅长的是管理,除外政府机构,有多少管理岗位?

读了陶笸箩的《到“体制内”去!》一文,身为一名所谓体制内人,我想我还是有些发言权。

作者所说的大食堂待遇,我是第一次听说并且望尘莫及。也许在中国,最“杯具”的体制内人,要算基层公务员了。一个月一千多元工资,刚刚过去的春节,奖金为零。和我们同龄的80后公务人员总是无奈地说,我们这一代,单位集资分房没赶上,赶上了高房价;奖金福利没赶上,赶上了阳光工资;一杯茶一张报纸的时代没赶上,赶上了服务型政府;没有周末的日子也不在少数,加班费却免谈。

虽说没赶上这些,都是应该的,可,我们也确实小无奈。春节,一些在体制外的同学都回来了,相比之下,在经济基础、生活质量上,我们这些体制内人,没有片刻优越感。可为了生存,为祖国,为自己,为家人,我们仍然要在这体制内继续,并且心怀理想,奋斗不息!

匿名 来自陕西省西安市没错 我相信在体制内 像你一样的基层公务员是最悲剧的,所以你的话里透出了一股酸味:没了清闲、高工资、房子,唉,看,公务员不容易啊

你们没有优越感么?可能大部分时候是吧,而且本当如此,凭什么你们就该有优越感!就算有些捞到好处的,如果还有良心存在的话,有的应该是不安吧。没有良心的才会觉得有优越感,甚至炫耀。

但是前两天,我接到一个普通的基层公务员的朋友打来的电话,问我要不要经济适用房名额的时候,我明显地感觉到了他的优越感:5万一个名额,好些人等着呢,你不要我就卖别人了啊。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