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山核电站安全隐忧下封顶

距离香港只有130公里的台山核电站,去年验出法国供应商的反应堆压力容器质素不达标,引发安全隐忧。FactWire传真社记者本月初到台山实地採访,并以航拍机拍摄核电站情况,发现兴建核电站的工程进入尾声,两座核岛的溷凝土外壳已经完全封顶,一旦压力容器有问题,亦不能取出或更换。多名派驻当地的法国工程师向记者透露,1号机组已展开大量投产前测试,最快2018年才可能连接电网,正式投产;不过,中方不断催赶进度,希望提前至明年、即一直向外公布的2017年启用,务求成为全球第一个使用三代核技术的发电站。

台山核电站位于广东省江门市台山市赤溪镇海边,受山峦包围,与外界隔开,未经批准任何人不得进入核电站范围。传真社记者利用航拍机,高空拍摄台山核电站的最新情况,发现核电站几近落成,只剩下数个天秤未拆除,外表看来与完工无异。两座核岛的圆顶已被溷凝土密封,用来盛载放射性燃料的压力容器已完成安装,核反应堆可以随时启动。

台山核电站由中国广核集团(简称「中广核」)与法国电力公司(électricité de France,简称「EDF」)合资,中方佔七成股权,其中51%由在港上市的中国广核集团子公司中广核电力(港交所上市编号:1816)持有。中广核一直对外公布1、2号机组分别于明年上、下半年先后投产,但记者在当地接触过7名由EDF派来的外籍工程师及建筑师,均表示1号机组需要进行大量测试,最快2018年才可投产。不过,中方一直对外坚称台山核电站将于2017年启用。

法工程师:最快2018年投产 中方坚持2017年启用

一名驻站法国电力工程师称:「工程延误是因为要进行电力生产系统测试,核电站每一个部份都需要测试,最快2018年才可以接驳电网正式供电,亦可能要再多两年、三年、四年、五年……这视乎所有测试结果和中方取态,而他们希望尽快完工。」另一名法国土木工程师续称:「核电站的工程部份经已完成,但我们需要检核整个兴建程序,确保工程符合要求,正因如此,我们才来到这裡。」

一名负责核反应堆、在核工程有逾20年经验的法国工程师则指,「去年底已派驻台山三个月,1月27日完成1号机组的冷态测试后,回法国放了一个月假,今次再来逗留一年,预备各项系统检测,包括明年进行测试压力容量坚韧度的蒸气压力测试,之后还有很多工夫,最快也要两年后(2018年)才可投产」。他表示,中国一方很着急,不停催赶工程,要求发电厂明年投产,「他们要成为世界第一个启用的第三代核反应堆」。

据悉,本月上旬共有200名工程师由法国派驻台山,抵埗后将开展核电站的投产前测试。

台山核电站整个计划拟兴建六台发电机组,已获批的一期工程共有两台,投资额达730亿元人民币(约864亿港元),是目前在电力领域中投资规模最大的中外合资企业项目。机组採用法国研发的第三代压水式反应堆(European Pressurized Reactor,简称「EPR」),是目前最先进的核电设施。按EDF原合约,台山机组是继芬兰、法国机组之后,全球第三、四台投产的EPR机组。不过,EDF子公司阿海珐集团(AREVA)生产的反应堆压力容器,去年4月被法国核安全局发现顶盖及底部的碳含量达到0.3%,大幅超出法定标准36%,令容器韧性不足,在抵受极高温度及压力时容易脆裂,导致核洩漏。芬兰及法国兴建中的核电站随即停工,唯独台山继续工程。

他们要成为世界第一个启用的第三代核发电机组

中广核去年底公布,将投产日期由今年延至明年,原因是全球尚未有採用三代核电技术的核电机组投入商业营运,核电机组系统集成及性能试验尚需验证。EDF及AREVA今年4月再发表测试结果,指出反应堆压力容器顶盖及底部的钢材,碳含量超标位置较原先估计更深入,超过容器厚度的一半,需要延长複检时间,料今年底完成。4月底AREVA向法国核安全局提供检测结果,发现自1965年以来,有400件组件检测记录不当,包括测试结果被修改,其中350件去向未明。

可是,中广核电力(1816)本月18日邀请本港传媒到深圳总公司参观,集团新闻发言人黄晓飞首次回应压力容器问题,指AREVA对台山两台机组的相关组件之製造过程,按照「适用法规」的要求进行了全面複查,没有发现不符合标准的地方,并对1、2号机组分别在明年上、下半年投产充满信心。不过,黄晓飞未有提到国家核安全局去年要求在不破坏产品的前提下对组件进行检测的结果,亦没有解释所谓适用法规是甚麽。

曾任加拿大原子能研究所高级科学家的香港核专家胡仲豪指出,如果台山要做第一个运作的EPR,等于将台山项目变成一个试验场,肯定存在安全风险,「台山正做一些无前人经验的事……EPR已经有很多负面往绩,中国机组又是全世界首个,各方面来说,中国是行先了一大步,我个人认为,应该要十分小心」。

胡仲豪指出,核电站的管理运作亦是影响安全的关键,但他对内地的工作文化没有信心,「负责的人有多大风险意识,是文化知识问题,也是习惯问题」。

另一名熟识核电巿场人士估计,1号机组原定2013年投产,至今延误多时,已令成本大增,每天都在亏蚀,所以中方急于投产,「这类公司没有人会自行出资,全靠借贷,银行也好,发债也好,都要付利息。未到投产的一天,不能赚钱,就是蚀息。电厂一日平均发电量多少,算一算,就知道这个项目每天都在亏蚀很多」。他批评,核电的安全隐忧一直存在,虽然近年技术经多翻改良,计算上的出事率是万分之一,但目前全球有400多个已启用的反应堆,当中6个出现事故,以此推算,比率超过百分之一。

台山核电站所装载的核辐射燃料量是福岛核电站3倍

一直留意中国核电发展的公共专业联盟政策召集人黎广德指,台山核电站若成为世界首个投产的EPR,等同绕过法国核安全局监督,不能接受。「EDF希望将三代核技术向全球出口,不会想台山项目出错,破坏声誉。不过,EDF只佔三成股权,中方有权决定何时启动机组;而中广核只须向国家核安全局交代,即使压力容器不能通过法国核安全局,中广核亦不用理会;所以关键是双方的技术转移协议,当中有否条文规定中广核启动核反应堆前须EDF批准。」

黎广德并提出,过往资料显示国家核安全局并非完全掌握台山情况,而AREVA因核技术出问题,去年几乎破产,要由法国政府介入支撑,会否为避免引起更大财务问题而对安全问题妥协,都引起更多安全隐忧。去年11月法国总统奥朗德访问中国时,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宣布入股AREVA,中法双方并签署合作备忘录,当时巿场估计AREVA在2017年将面临34亿欧元(约294亿港元)赤字。

黎广德担心,台山核电将安全系数不断降低,「台山核电站所装载的核辐射燃料量是福岛核电站3倍,一旦发生大规模核洩漏,势波及附近7千平方公里范围,影响包括香港在内的逾5千万人口」。

AREVA发言人指所有台山核电站的事宜应由领导项目的中广核回应。中广核电力强调,该公司非常重视核安全,但并没有回应传真社记者的多项查询。中广核电力将于星期五在港召开股东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7月6日10:40 | #1

    日后又是一根耻辱柱。

  2. 匿名
    2016年7月6日14:41 | #2

    用爱发电要传染啊

  3. 2016年7月6日14:49 | #3

    法国人休假太多了,在很多国人眼里看来是不可理解的

  4. Mobile Guest
    2016年7月6日10:50 | #4

    自以为得计先天不足的立项,自作聪明的怪异合同,进退失据举止无措的管理,只会背毛语录头重脚轻的管理层,士气低落的员工,互相敌视的团队,贪婪的上下游,傲慢霸道心虚的监管……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