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国修建“防火长城”为韩国社交应用带来机会

香港——它可以发送自我销毁的短讯息。它设有分享视频的功能,名为“故事”。它提供可以将人变成考拉、煎蛋、警察或众多其他食物、动物和人物的摄影滤镜。

然而,这款产品并非Snapchat,而是Snow。这个颇受欢迎的韩国应用是Snapchat的克隆体,显示出就连最流行的美国智能手机应用在快速增长的亚洲市场上也面临着一场硬仗要打。

Snow重点培养亚洲顾客。与Snapchat一样,它给用户提供了各式各样的滤镜,可以往自拍照上添加狗耳朵、闪亮的双眼和圆滚滚的额头。不过,Snow还允许用户增添韩国烧酒或韩流明星的图像。另一款滤镜则可以加上著名韩国小吃炸鸡,做成炸鸡漫天飞舞的效果。至于日本特色,则有相扑运动员和寿司主题的滤镜。

这样一来,按照Snow母公司韩国技术企业Naver的发言人韩东根(Han Dong-keun,音)的说法,它自去年9月问世以来获得的大约3000万下载量里,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亚洲。值得关注的是,Snow在中国的吸引力也在增加。中国拥有七亿网民,构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市场。在那里,Snow拥有一大优势:Snapchat遭到了中国大陆的封禁。

“我们一般在一起喝茶吃饭的时候用它来拍合影,因为这个应用真的非常有意思,”上海的大学生孙玉莹(音)说。她表示自己一个月前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不少中国名人在用Snow,于是知道了它。“有时候是朋友的生日,或者说是要发祝贺的消息,就可以做一个Snow短视频或图像,传给对方。”

Snow在亚洲的走红突显出美国应用开发者面临的一种新的现实。在以前,风靡美国往往意味着在海外市场的相应增长。现如今,中日韩三国成熟的技术公司可以迅速采取行动抢占这些利基市场。

Snapchat本身是近几年出自美国的最为成功的社交网络,而Snow的崛起表明,就算它在东亚这个让人垂涎的巨大市场上曾经有过什么原创优势,这种优势也在迅速消失。

“许多初创企业以为,只要打造一款产品,就能行销全球,可是今天再也不是这回事了,”500 Startups的合伙人蒂姆·蔡(Tim Chae)评论。他负责一家专注于韩国初创企业的风险投资基金。

Snapchat没有回应本报的置评请求。它的网站上并未列出任何的亚洲办公室,不过贴出了招募自由职业者的广告,希望对方远程办公,作为“语言大使计划”的一部分,帮助公司在韩日两国开发当地语言的版本。

Snow的发言人韩先生承认,这款应用与Snapchat有相似之处,但它拥有视频聊天等独特功能。与Snapchat相同的是,Snow的主要用户群也是青少年。

对于以视频、自拍、动画和娱乐为中心的社交网络而言,东亚国家提供了一个现成的市场。这些社交网络基本用在智能手机上,而这恰好是Facebook之类的老牌社交网络正试图完成的转型。日本市场上有“连我”(Line),与Snow同属Naver公司所有。中国市场上有微信——这款即时通讯与社交媒体应用逐渐占领了中国的几乎每一部智能手机。

在香港上大学的艾薇·周(Ivy Zhou)是中国的另一名Snow用户。香港并没有受到中国互联网审查的管辖,她可以自由使用Snapchat。她表示,Snapchat的社交网络要比Snow精彩许多,但在中国,Snow可以填补娱乐类的利基市场。

“在中国内地,因为他们不能用Snapchat,我想大家肯定会更多地用Snow,”她说。

“微信其实是通讯工具,Snow有多得多的娱乐元素,也有更多的年轻人在用,”她说。

Snow的初步成功或许可以给亚洲的社交媒体网络提供一个路线图。许多这类社交网络难以突破本土市场。尽管韩国以自身移动性能良好、技术娴熟的市场为荣,但那里的互联网企业受困于较小的市场规模。

就连Naver旗下取得最大国际成功的“连我”,虽然在日本和泰国市场上举足轻重,但最终也眼睁睁看着自己无法取得微信和Snapchat等其他一些聊天应用那样的成功,其中的部分原因就在于,它没有巨大的本土市场。

按照Naver的说法,公司依然计划让“连我”登陆美国市场。不过,风险资本投资人蔡先生表示,韩国企业如今正将目光转向中国。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韩国的许多创业人士把获得美国的市场份额视为圣杯,”他说。“他们都以失败告终,因为问题实在是太多了。他们没有美式的工作文化,在美国没有人脉,他们不讲英语。”

“随着中国的崛起,还有中国对韩国文化的迷恋,给韩国的初创企业及创业人士带来了新的生命,”蔡先生说。“这个市场恰好比美国大得多,而且看起来总是比西方世界更欢迎韩国的技术和文化。”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科技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