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y No to 难民

sven_shi

我非常认真的恳求大家在看见“难民”这个词时搞清楚两个概念:第一,移民只有合法与非法之分,而难民制度是“非法移民合法化”的最重要途径。一旦设立了细化的难民法,就等于把所有的主动权交给了难民申请者,在人权组织的帮助下,他们有无数办法使自己无法被遣返。

很可能有人会告诉你:“要谨慎区别难民与非法移民,要引入一套制度来收容难民遣返非法移民,在你的国家帮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但是事实上难民和非法移民很多时候界限并不明确,并且一旦引入这套制度,非法移民事实上就很难被遣返了。我讲一个例子,只要记住这个例子,你就不会被那些慈善组织或者NGO欺骗了。

一个索马里人偷渡到德国,假如他告诉别人他到德国是想来追求更好的生活,那么毫无疑问他是一个“非法移民”。假如他换一个说法,说他其实喜欢男人,但是同性恋在索马里会受到处罚,那么他就可以申请政治避难。还有最好的一个办法,受浸成为基督徒。然后他可以告诉审核人,他原来是穆斯林,在索马里叛教可能被处以死刑。而且一旦他的信息被披露,他的家人很可能也会遭到迫害。他可以光明正大的用这个理由来行使沉默权,用假信息登记注册。

关键点在于处理难民申请者有三种情况:给予难民权,容忍居留,遣返。人权组织追求的是前两者。他们的目的不是让人获得难民身份,而是让他不能被遣返。一旦他不能被遣返,出于人道原则他们就可以继续为难民申请者争取国家福利。

也就是说,一旦建立起这一套细化制度,国家面对这些来自非洲可能在本国都没有任何身份信息的人其实没有太多办法。因为他们根本不可能去来源国核实信息的真伪,非洲很多国家甚至没有足够的档案系统。所有的一切都寄托在难民申请者自己说不说实话,而那个时候原来建议你同意设立难民鉴别制度的慈善组织,很可能就会转过头来帮助那些难民申请者编故事了。

第二,难民从来不是一个国家的客人,而是一个国家“将来的主人”,这是由《难民地位公约》确定的。

8dfb6d06gw1f5joqw22h2j20qo1id126

了解了这两点之后恳请大家再判断图三所谓的“中国希望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这里面“必然”包括难民。”
我们国家从未在官方层面上以承担国际责任为由,要求过接收难民。这些四处造势要接收难民的人我个人不觉得他们做出了负责任的判断。

8dfb6d06gw1f5jord8gouj20qo1bgjyd

“更重要的是,中国也到了一个深度参与全球治理的时候了,中国希望承担更多国际责任,这里面必然要包括难民。”王辉耀表示。

这他妈是人话吗?什么叫必然包括难民?哪国难民?要必然多少?这个世界上有6430万难民。德国8000万人收100万,中国14亿又应该收多少?

这些人自己不和难民住在一起,自己也不会把自己的孩子送去难民营里和那些孩子一起读书。就表个姿态人人都去夸他有爱心。和那些难民住在一起苦的是谁?

我们中国人,尤其是汉族,自己生个孩子都要审批,多生了还要罚款,付不起的还要流产。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的畜生要替我们国家对外去表决心?我们国家什么时候在国际上说过要去收难民?我想请这些人出来说清楚,你们要收的是罗兴亚人,还是叙利亚人,还是非洲的艾滋难民?你们找个难民营,别带保镖,带着老婆去里面住一个礼拜,谈一谈感想,在回来告诉我们这些中国人,要收哪一类难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earthengine
    2016年7月7日15:57 | #1

    该文作者完全没有看过难民公约的原文。原文多处强调了,签约国给予难民的权利不能比同等 情况下的外国人少,向他们要求的义务不能比同等情况的本国人多。我想这还算合理吧。至于某些国家的圣母行为,该学的学,不该学的不学,有什么问题吗?

    http://www.un.org/chinese/hr/issue/docs/82.PDF

  2. earthengine
    2016年7月7日17:03 | #2

    还有,某些奇葩国家外国人享有比本国人更多的权利,承担更少的义务。这是那个奇葩国家的问题,不是难民公约的问题。

  3. Mobile Guest
    2016年7月7日22:20 | #3

    德国发生很多难民的犯罪,性骚扰,抢劫,迷药等等,现在都不敢一个人出去了。希望祖国千万别学德国这样接受难民,帮忙都快把自己帮没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