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南海仲裁对中国的真正考验

去年秋天,在海牙一间风格典雅、悬挂着枝形吊灯的房间里,来自世界各地的五名法官及法律学者主持了一场听证会。他们前方的一侧坐着代表菲律宾的律师,都带着笔记本电脑和记事本。

另一侧是三把空椅子。

三年多以来,中国一直拒绝出席一个国际仲裁机构的诉讼,称仲裁庭无权就中国与菲律宾的争端做出裁决。该仲裁机构正在审议中国在南海的广泛主张所受到的挑战。

裁决定于下周宣布。但此时,北京似乎开始紧张起来。为了显示实力,中国周二开始在南海进行海上演习。演习将持续一周,具体地点在有争议的帕拉塞尔群岛(Paracel Islands,中国称西沙群岛——译注)附近,中国军方在该群岛部署了地对空导弹。

而最近几个月,中国在仲裁庭外还发起了一场艰难的运动,意在反驳菲律宾,削弱该仲裁机构的权威,并争取俄罗斯、多哥等多国对相关水域主张的支持。涉及的水域包括至关重要的贸易路线,可能蕴藏着石油和其他自然资源。

这原本是一桩鲜为人知的案件,被提交给了一个不起眼的仲裁庭,而中国的一系列活动却表明此事干系重大。仲裁结果可能会改变南海冲突的局势,将其从一场为在相关水域建立实际的主导地位而展开的竞赛,变成对北京的一次引人注目的考验,看它是否尊重国际法和多边机构。

在实际竞赛中,中国遥遥领先。它不顾邻国和美国的反对,用挖泥船挖的泥沙修建了一座又一座岛屿,并为很多岛屿配备了飞机跑道和雷达。但如果前述仲裁机构在关键问题上做出了有利于菲律宾的裁决,便会迫使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处于守势——或者如一些人所担心的那样,将其逼入角落。

“此事的意义不仅限于南海,”新加坡巡回大使比拉哈里·考斯甘(Bilahari Kausikan)说,他指出中国已经签署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该公约是菲律宾申请仲裁和仲裁机构进行审议的依据。

“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在于,国际规则是否会得到遵守,”考斯甘说,并接着表示,中国“不能自行选择去遵守哪条规则,或是只在合它意的时候才遵守”。

看到了机会的奥巴马政府已经启动自己的外交行动,支持该仲裁机构,并说服盟友站出来支持“基于规则的海上秩序”,以及用国际法解决领土争端。

当菲律宾外交部长阿尔韦特·德尔罗萨里奥(Albert del Rosario)在2013年开始向常设仲裁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申请仲裁时,美国和中国均未给予太多关注。在那之前不久,中国从菲律宾手中夺去了对一座名叫斯卡伯勒浅滩(Scarborough Shoal,中国称黄岩岛——译注)的环状珊瑚岛的控制权。

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事务的高级外交官丹尼尔·R·拉塞尔(Daniel R. Russel)表示,他当时不知道菲律宾申请仲裁一事。几名中国学者称,中国领导层没有充分咨询外交政策权威,便迅速决定不理会该仲裁机构。

北京的立场没有改变,称因为散布在南海的礁石和岛屿的主权存在争议,该仲裁机构无权就周边水域涉及的相互矛盾的主张做出裁决。《海洋法公约》未提及陆地的主权。

但菲律宾的诉状进行了精心的表述,避开了谁拥有相关岛礁主权这个问题。

比如,它请求仲裁庭宣布九处特定的珊瑚礁和岩石——中国将其中一些建成了人工岛——面积太小,不能用来宣称对周边海域拥有经济权利,不管它们目前由谁控制。

《海洋法公约》允许一国在距离其海岸最远12海里远的水域行使主权,也允许在大陆架上方和距离海岸200海里以内水域拥有经济权利。但这项公约表示,在满潮时完全沉入海中的礁石和人工岛不能作为获得任何海洋权的依据。

菲律宾官员请求仲裁庭判决中国违反了公约,因为后者在菲律宾的经济水域建人工岛,打扰该国渔民,危及该国船只和海洋环境。

菲律宾提出的影响范围最大的要求是让仲裁庭驳回中国对“九段线”以内水域宣示的主权。“九段线”几乎涵盖了整片南海。

通过援引它所说的历史证据,中国试图合理化“九段线”的存在。这些证据包括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发布的地图,上面显示了这些分界线。但中国从没划过一条连续的线来明确标记自己宣示主权的范围,也没有表明它在这一海域主张哪些权利。

批评人士表示,在1996年签署《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时,中国政府就放弃了对这片海域的任何特别权利主张。那一时期,中国竭力在国际舞台上获得好名声。

现在,北京可能认为它有足够大的影响力,可以忽略这一条约。它称仲裁法院是“滥用法律的仲裁机构”,称它的仲裁程序是一场“闹剧”。中国外交官表示,政府甚至有可能退出公约。

“我们根本不承认、不参与,我们也不会接受,”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谈及即将公布的裁决时表示。

这一立场令一些中国人不安,其中包括在私下批评政府立场的外交政策专家。他们称,在与美国的竞争中,中国放弃了道德制高点。

美国签署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但从没正式批准。

奥巴马政府竭力阻挠北京在南海建人工岛和军事前哨,方式是在这一地区加强海上巡逻与结盟,但收效甚微。

不过,美国去年断定,该仲裁案提供了用不同的方式逼中国往后退的一个机会。

去年10月,韩国总统朴槿惠(Park Geun-hye)访问华盛顿时,奥巴马总统表示,他期待首尔能大声表态,表明中国需要“遵守国际法规”。

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塞尔被派往德国。在柏林一家知名公共政策学院里,他给出了美国的理由。

“中国喜欢说太平洋足够大,可以容纳我们两方,”他对在场听众说。“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在太平洋中间划一条线,然后说,‘你待在东边,而我们会控制九段线以西的所有地方。’这是不能接受的。”

奥巴马政府还劝说七国集团就南海问题发布了两份联合声明,导致北京抱怨该组织应该只管经济政策。美国国务院官员罗伯特·哈里斯(Robert Harris)甚至前往内陆国老挝,解释菲律宾提起的申诉。

中国外交部表示,有几十个国家对它的立场表示支持,官方媒体上也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关于外国政界人士谴责仲裁庭的报道。然而,对于争取到一个国家究竟意味着什么,中国采用了颇为宽泛的解释。比如,俄罗斯同意不该由仲裁庭解决这项争端,但它对中国在南海的力量建设一直保持沉默,部分原因在于俄罗斯与越南关系紧密,而后者也称南海部分水域为其领海。

在中国上月主办的东南亚国家联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的一场充满争议的会议上,中国向该组织十个成员国施压,让它们不要就这一问题发表联合声明。(一气之下,马来西亚索性将声明草稿泄露了出去。)

相比于前任,菲律宾新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地(Rodrigo Duterte)倾向于同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他在周二表示,愿就海事合作展开对话。

不过,习近平或许很难退让。他维护中国的领土主张,以此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巩固共产党的统治,提高他在中国军方当中的威信。

一些分析人士表示,他可能会对不利于中国的裁决做出反应,在南海进行更激进的动作,采取措施将斯卡伯勒浅滩变成人工岛。

这样北京就可以在南海东部拥有第一个前哨,那里距离中国的岛屿省份海南逾400海里,距离菲律宾海岸只有120海里。

被菲律宾留下来做此案首席顾问的华盛顿律师保罗·S·莱克勒(Paul S. Reichler)表示,如果中国拒绝接受仲裁庭的裁决,其他国家将纷纷表示反对。

“中国的选择要么是达成和解,要么是恶化与邻国的关系,在该地区忍受长期的混乱与不稳定,”他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1. 2016年7月8日04:18 | #1

    转移国内矛盾的大好时机啊,共裆早有准备。

  2. 自由民
    2016年7月8日13:02 | #2

    我断定,习近平最终会搬起这块大石头,狠狠砸在自己的脚上,就如同非法抓捕维权律师和唆使人渣匪警恶棍性侵赵威一样,让国内的公民彻底对共匪绝望而另寻出路。

  3. 匿名
    2016年7月8日13:54 | #3

    :
    转移国内矛盾的大好时机啊,共裆早有准备。

    转移有毛用,压力锅最后的结果就是爆炸,怎么转移都没用。

    • 匿名
      2016年7月9日13:23 | #4

      压力锅有几个最终的结果是爆炸了?

  4. 飞鸽
    2016年7月8日07:11 | #5

    尼玛美国没有加入海洋组织好不好!中国加入时已经说明不适用南海主权争议了!虚假就是西方媒体的惯用伎俩吗?

  5. 匿名
    2016年7月8日19:24 | #6

    飞鸽 :
    尼玛美国没有加入海洋组织好不好!中国加入时已经说明不适用南海主权争议了!虚假就是西方媒体的惯用伎俩吗?

    那些轮子大多都是文盲半文盲,水平太低,根本不了解西方社会。你个黄皮还想跟白皮混在一块显示自己的高大上,不是傻逼是什么?
    天朝有才能的人在欧美学习久了,只要不是太蠢就会了解到这个世界的运作方式。媒体没有真正客观的。都是有立场的,受控制的。天朝许多蠢蛋不了解,把西方国家想象成了天堂,把西方人都想成了高素质的圣人。这个也要拜共匪的宣传所赐,影视里的白人都是高大上的,让许多屁民形成了思维定势。共匪这个外来政权,受白人控制的特征很明显。

    汉人要有独立的思想,独立的人格。不要跟那些轮子,民运混在一起。汉人要走自己的路,学习白人的可取的优点,但是要摆脱白人的控制,在这个世界上独立的存在,将来跟白人分庭抗争,甚至灭掉白人,独自掌控世界。汉人将来的领袖必须要有这样的世界观。这个星球是弱肉强食的,汉人若弱了,中国就会完蛋,汉人就会继续被人奴役。

  6. 匿名
    2016年7月8日20:32 | #7

    滚你妈蛋,管好你自己吧,不要对我们指手划脚,狗杂种!

  7. 牛牛0430
    2016年7月8日14:39 | #8

    退出这鸟组织,就不接受仲裁结果,那又怎么样。

  8. FISH
    2016年7月9日00:22 | #9

    匿名 :

    飞鸽 :
    尼玛美国没有加入海洋组织好不好!中国加入时已经说明不适用南海主权争议了!虚假就是西方媒体的惯用伎俩吗?

    那些轮子大多都是文盲半文盲,水平太低,根本不了解西方社会。你个黄皮还想跟白皮混在一块显示自己的高大上,不是傻逼是什么?
    天朝有才能的人在欧美学习久了,只要不是太蠢就会了解到这个世界的运作方式。媒体没有真正客观的。都是有立场的,受控制的。天朝许多蠢蛋不了解,把西方国家想象成了天堂,把西方人都想成了高素质的圣人。这个也要拜共匪的宣传所赐,影视里的白人都是高大上的,让许多屁民形成了思维定势。共匪这个外来政权,受白人控制的特征很明显。
    汉人要有独立的思想,独立的人格。不要跟那些轮子,民运混在一起。汉人要走自己的路,学习白人的可取的优点,但是要摆脱白人的控制,在这个世界上独立的存在,将来跟白人分庭抗争,甚至灭掉白人,独自掌控世界。汉人将来的领袖必须要有这样的世界观。这个星球是弱肉强食的,汉人若弱了,中国就会完蛋,汉人就会继续被人奴役。

    “灭掉白人,独自掌控世界”??灭你妈个鸡吧,就凭这样的共匪五毛虫去灭吗??共匪和共匪控制的五毛虫只会叫嚣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