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地方国企偿债压力山大 省级政府明令银行不许抽贷

据彭博新闻社报道,中国的地方政府官员,正在担当起银行家的工作:敦促银行向辖区内的企业继续发放贷款。这些资金饥渴的地方国企,已成为中国债券发行人中最危险的一个群体。

  彭博汇总中国债市数据显示,2016年下半年债券到期规模超过100亿元人民币的42家非金融企业中,债务风险最高的7家企业均为地方国企,其中山东省国资委全资控股的山钢集团违约风险最高。7家企业中还包括3家山西大型省属煤炭企业,及陕西、内蒙古、安徽各1家大型地方国企。

  以上对违约风险的测算来自彭博违约风险模型,该模型基于债券发行人公开财务数据计算,上述7家地方国企1年违约概率位于6.37%-7.94%区间。

  彭博统计全球债市数据显示,投资级债券违约概率一般低于0.52%。已发生违约的地方国企东北特钢经此模型计算的违约概率为5.61%。

  为了地方国企紧绷资金链不至断裂,多个省级政府正在对金融机构的信贷行为实施干预。仅过去一个月,就有至少山西、山东两省公开出台文件,制止银行对当地重点企业抽贷。山东甚至在上周出台文件表示,对单方面采取抽贷、断贷、停贷措施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可予以同业谴责或制裁。

  “其实比起民企,可能会更害怕国企,”私募基金上海耀之资产管理中心首席运营官王鸣在电话中谈到挑选信用债时表示,“就央企和地方国企而言,可能地方国企更难救,比如山西的煤炭行业集中度高,而地方政府财力有限,支持力度可能不如央企。”

  山东钢铁集团未回复彭博就其债务风险寻求置评的传真;彭博两次致电山东省国资委未获接听。彭博违约风险模型未将可能的政府援助因素直接纳入计算。

  兑付压力

  以上7家违约风险预警的地方国企,均处于产能严重过剩、行业整体亏损的煤炭和钢铁行业,且由于前期高负债的扩张或整合,面临空前的到期压力。仅山钢集团一家,下半年到期规模达200亿元人民币,在下半年有债券到期的地方国有企业中居首。

  彭博汇总的债市数据涵盖中国境内债市公募债和部分私募债,到期规模中包括债券回售权到期。

  3月东北特钢违约,严重动摇了市场对地方国企刚兑的信心,加剧相关企业在公开市场滚动融资的难度。公开信息显示,今年5月初山钢集团曾因市场波动,取消了30亿元人民币债券发行;6月24日,山钢集团成功发行了10亿元人民币超短期融资券,但申购机构仅有1家。

  这笔期限270天的超短融发行利率为5.5%,银行间市场收益率曲线显示,拥有中诚信国际AAA评级的山钢,融资成本已经和同期限的AA-级债券相当。彭博此前报道,部分山西省属大型煤炭企业5月发债融资的成本已经高达6.8%。

  西部证券固定收益部董事总经理李宁表示,山东省政府要求银行不抽贷、断贷,这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执行起来其实是比较难的,可操作性不强,但山钢毕竟是山东第一大企业,虽然下半年到期压力大,应该不至于违约。招商证券固定收益研究主管孙彬彬也在采访中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山钢集团网站显示,公司一季度亏损14.28亿元,截至2016年3月末的总负债约2107亿元,负债率在83%左右;此前,山钢集团已连续5年亏损。

  系统风险

  2016年上半年,中国公募债市场已有17只债券发生违约,为2014年及2015年总数的两倍以上。彭博汇总数据显示,下半年非金融类企业信用债到期高达2.32万亿。其中,煤炭及金属与矿业债券超5000亿元 ,比去年同期高出3成多,部分信用债风险溢价升至近4年高位后,料将继续走阔。

  兴业银行企业金融总部副总裁林舒上周接受彭博专访时直言,今年包括钢铁、煤炭等部分限制性行业在发债等融资渠道上遭遇瓶颈,下半年随着供给侧改革进入攻坚阶段,过剩产能出清速度的加快将引发违约风险进一步发酵,相关债券发行可能更加困难。

  作为承销商,林舒对此坦言,希望发行人所在地方政府出面,给予市场信心。南京证券固定收益研究员杨浩表示,从地方政府角度看,经济和就业稳定很重要,每个地方都有支柱产业和企业。“这些肯定是政府有很强的意愿去重点保护的,不到最后一刻应该不会轻易放弃。”

  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开始利用行政力量,向地方国企伸出援手。山西省金融办上月明确要求,确保2016年对省属七大煤炭集团不发生抽贷行为,力争全年煤炭行业融资量不低于上年。近期,天津市政府针对渤海钢铁,青海省政府针对西宁特钢等债务负担沉重的企业,也给予了类似的融资支持。

  彭博此前报道,山西煤企债台高筑超万亿接近全省GDP,省政府介入支持“像山西省这样的情况,七大煤企之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如果发生意外,对市场的冲击会非常大,”杨浩说道。

  彭博统计显示,上述7家地方国企中6家目前拥有境内评级机构最高的AAA级信用评级,迄今中国境内债市尚未发生过AAA级债券违约。一旦发生AAA级违约的风险事件,中国防范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将面临考验。

  “地方政府对于国企的支持意愿还是有的,主要是要防止系统性风险,”李宁在电话采访中表示。“不过如果实在是债务量太大的企业,窟窿太大,堵不住也是没办法。”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匿名
    2016年7月10日06:49 | #1

    政府的行為又給非市場經濟地位找了理据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