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海燕:如何看考拉的那封信兼祝贺考拉重获自由

首先想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阳逻今天一天没怎么下雨了。接下来的几天,也许天都会放晴。大部分武汉人躲过了一劫。领导们应该松了口气,吓死宝宝了。但是灾后会不会清算贪官,那就不知道了。

今天看到天津发出了考拉被获取保候审的通告,心里有些意外。

有两种猜测:一是估计709案件走进死胡同了。没有捞到什么干货,反而又整出一个国际,国内都一片怨恨的荡手山芋揣在怀里。老大哥终于机智地认识到,自己又一次掉进了为敌人准备的陷阱里。接下来,政务繁忙,党内整肃是大事。搞这个没有意义的709,反而把自己困住了。白白分散精力,又惹出不少多余的事。比如最近709家属又站出来,妻子要老公,孩子要爸爸。再搞下去实在得不偿失。

第二个原因是,老大哥已经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即使没有和平转型的意向,在心里,也要默许民众渴望和平转型的合理性。因此,打算陆续把709的人,找些原因放了,挽回些失去了民心。跟民间及早修复一下这种尖锐的对立关系。否则,接下来的路,共都说不好怎么走,树敌太多,怕是不好搞。

如果我是个掌权者,我会这样考虑问题。可问题上我不是他们,他们是特殊材料做成的。没有办法去猜测。

但我们只知道一事就好,考拉能出来,实在不容易!这等于是,老虎嘴里掉出来的肥肉。

跟随着通告不久之后发出来的是考拉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引起了自由派非常激烈的争议。我想就这封公开信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1、不要对一个没有获得完全自由的人的行为去做任何道德评判。这是在康德那里学来的。

2、文章中的亮点是,告知了大众,李和平所从事的工作是推动中国政治的和平转型,这是改良派一直在做的事情。是可以公开讲的。在民意上,是站得住脚的。至于境外资金,那不是个事儿。

3、考拉的文章肯定是经过体制内之手润色过的,或者是审查过的。他们具有这方面的高水平。虽然是一句对于自由派来说,政治正确的话,可经他们稍微一改动,就可以化神奇为腐朽,狮子王立马变乖乖狗。瞬间可以把一个人的气节给全毁了,字面的意思也全给变动了。我在做笔录的时候,有过这样的经历。虽然表面上看,意思没错,可就是不是那个味道。可我也懒得计较了。“得了,就这样吧!”因此,去揣摩考拉那封信没什么意义,那种文风,不是受过公民教育的人,能写得出来的。

4、有些人通过这封信来讨论考拉是否转变了。甚至还用上了叛变一词。考拉做为一个成年人,有自己的独立判断能力。她如果最终选择信任警察,听从中共的,那也是她的选择。我想,在反共的同时,是不是也应该牢记,人们同时有亲共的权利。就像我们面对那些五毛,他们成天在赞美中共,我认为他是有亲共的权利的。所以,我也懒得骂他。

我并不认为考拉有变的可能。我相信,见识过天空的鸟儿,不会愿意再飞回笼子里。我并不是信任考拉,我们其实并没有见过面。我只是出于我对人性的信任,没有人会喜欢被奴役。

但我也想强调,我们追求的是社会的变革,不是要恨共产党一辈子。如果共产党在变,人们对待共产党的态度无疑会变。每个人都会相信自我的认知,当共产党在变化的时候,人们会产生不同的看法。社会现实与民心都是动态的。我们不能要求所有人固定在最初的判断里,并永远忠于那个判断。我们要做的,也许只能是,提供更多的信息,帮助他做最有利于自己的判断。

5、考拉出来的第一件事情一定是回到亲人身边,安抚亲人。所以我认为,公众应该给她和亲人一些时间。但也必须提醒大家,虽然表面上是自由了,可以回到家庭中,可是离真正的自由还有很远的距离。也许一年,也许是两年以上的时间要接受监视居住。考拉可能也会是这样。

6、希望709的其他同犯,也能尽早获得自由。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7月10日09:24 | #1

    叶海燕软蛋,切割的时候到了。别想天天给共匪吸血的股市弱智散户一样,抱着损失不放继续做梦。

  2. 考普
    2016年7月10日09:48 | #2

    匿名 :
    叶海燕软蛋,切割的时候到了。别想天天给共匪吸血的股市弱智散户一样,抱着损失不放继续做梦。

    她是天真吧,往好听了说,就是这样。

  3. 自由民
    2016年7月10日10:52 | #3

    哪里有确切消息说考拉获得自由了?她老公都没有确认,作者就这么说,不需要求证一下?另外,习近平不是会思考懂博弈能妥协的料,对共匪彻底死心得越早,越能够获得真正的新生,同时也能加快中国转型。

  4. 夫人的逼
    2016年7月10日12:09 | #4

    支那妇人总觉得自己很不得了又胜利了,其实在当权者面前只有摇尾舔屎的份。

  5. 平湖秋月
    2016年7月14日03:58 | #5

    叶海燕的文章,怎么写是她自己的事情,但说自由派对考拉放出后的原因争论,实在是有意没搞清状况。关心考拉的人是维权界的人,与自由派何干?自由派并不关心考拉是否变节,就算是同情也不想陷入这种争论。
    从自己阵营抓叛徒、特务,是民运圈与维权圈的特色与爱好,无日无之,叶海燕女士,请别将自由派拉进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