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中国科技企业:从颠覆者到体制的一部分

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联席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马云(Jack Ma)长期以来一直自豪地强调,阿里巴巴成为电商巨头没有靠政府的资金,甚至连银行贷款都没有。阿里巴巴是由雅虎公司(Yahoo! Inc. ,YHOO)和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等公司的风险资金提供融资。

事实上,马云与政府打交道的原则在中国非常有名:要和政府谈恋爱,但不要结婚。

但当阿里巴巴的金融服务关联公司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 简称:蚂蚁金服)于4月份宣布了一轮45亿美元的融资时,其投资者几乎全部为国有金融机构,包括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China Construction Bank Co., 601939.SH, 简称口建设银行)、中国最大保险商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China Life Insurance Co., 601628.SH, 简称口中国人寿)、中国邮政集团公司(China Post Group)、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和主权财富基金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China Investment Corp.)这些公司的子公司。

一位阿里巴巴发言人称,联手国有金融机构的原因不是为了其资金,而是为了战略合作,因为中国的银行和金融领域是由国家机构主导。

这种反差说明了中国互联网企业面对的一个新现实。互联网行业虽然一直在政府管控之下运作,但该行业也一直是中国最具企业家精神的行业之一,创始人们在有意无意之间促使政府放松了对信息和服务的严密管控。但如今,这类企业越来越需要与政府密切合作以实现成长。相比颠覆者,他们更像是体制的一部份了。

在某些情况下,这种转变发生的速度非常快。2014年3月,中国的四大国有银行还对客户从自己账户上向阿里巴巴的支付宝(Ailpay)转账的金额设置了更为严格的限制,这相当于在阿里巴巴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前向支付宝宣战。马云当时在一篇发表在社交媒体上的帖子中对此表示强烈抗议,他说:决定市场胜负的不应该是垄断和权力,而是用户!

那年晚些时候,马云在《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主办的一个大会上说,他希望阿里巴巴继续颠覆中国的金融体系。他说,如果银行不做改变,就让我们来改变银行。

现在,四大国有银行中的中国建设银行( China Construction Bank)已成了支付宝的战略投资者。

香港科技大学(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 Technology)社会科学教授蔡欣怡(Kellee S. Tsai)称,最大的独立企业和政府各部门之间出现了程度很深的相互嵌入。她说,如果能够获得政府的扶持依然会有很大的不同。

随着制造业和出口业等传统的经济支柱陷入困境,中国政府非常希望把科技创业者拉到自己这一边来。2014年以来,政府把创新和创业作为一项关键的国策。马云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口腾讯控股)首席执行长马化腾(Pony Ma)等知名互联网企业家陪同国家领导人赴海外进行国事访问。中央和地方政府机关设立了各种“政府引导基金”和孵化器来培养科技初创公司。各级政府还向科技公司发放补贴。

中国搜索引擎巨头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公司(Baidu Inc., BIDU)首席执行长李彦宏(Robin Li)近期向一家中国杂志表示,百度对中国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十分乐观,理由之一就是中国政府愿意为了容纳这种新科技而在基础设施方面做出改变。他提到,去年12月份他在一次会议上向中国主席习近平介绍了百度的无人驾驶汽车项目,当时工信部部长也向习近平表示,政府可以采取一些措施,帮助科技公司降低难度。

百度对此不予置评。中国工信部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本周曾报道称,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可能参与腾讯控股以86亿美元收购手机游戏开发商Supercell Oy的交易。

然而,伴随着上述“胡萝卜”而来的还有“大棒”。中国政府对互联网行业控制力度之大前所未有,大大小小的互联网公司也都知道,如果不遵守审查要求,它们就完蛋了。

笔者最近曾与中国两家视频初创企业的高管进行过对话。按照他们的估计,每家公司都聘请了大约500名员工来内容监控,而负责运营的员工有200人左右。当笔者表示,这对初创企业而言肯定是一笔不菲的成本时,其中一家公司的创始人说,跟被监管部门关门相比,这个代价要小得多。

中国科技初创公司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以前并非如此密切。中国政府屏蔽谷歌(Google)和Facebook等西方互联网网站的做法确实帮助了一些中国本土网站。不过,总体而言,中国互联网行业之所以能有目前的局面,是因为早期发展阶段未受到政府和仍在中国大部分经济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的大型国有企业的过多干预,这意味着,相比中国的其他很多行业,中国互联网行业的竞争更加激烈,也更加市场化。

中国企业家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常常风险叵测:一些企业家选择不断试探促进变革与锒铛入狱之间的微妙界线。在本周发布在网上、由笔者和《华尔街日报》同事共同制作的名为《挑战中国》(Challenging China)的纪录片中,我们探讨了中国企业家与政府之间的这种关系,讲述了三位试图触动官方对自由市场、言论自由和独立思考等理念容忍界线的商界富豪的故事。

这三人都不是互联网企业家。尽管这三人都成长于党国体制中并从中获益,但他们了解这一体制的缺陷和问题,并在利用自己的财富和影响力改变这一体制。

与此同时,一些最知名的互联网企业家正试图拉近与这一体制的关系,希望从中获益。

4月底,笔者曾报道过中国政府正考虑在互联网公司持有1%的股份,以获得一个董事会席位,并对这些公司的内容和审查政策施加更为直接的影响。笔者询问过很多高管对此有何看法。有一些讨厌这种做法。但也有人表示欢迎,因为他们认为这种与政府合作的投资将使企业能够更加容易获得相关许可。

一家视频网站的高管说,当监管部门询问他们是否同意这一提议时,他们毫不犹豫地表示了同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科技 标签: ,
  1. 考普
    2016年7月10日21:30 | #1

    出卖灵魂,然后令自己成为魔鬼的一部分。相比之下,还不如出卖肉体更好,起码灵魂还是自己的。

  2. 匿名
    2016年7月10日22:06 | #2

    观其面相揣其心,马云就一小人,而且是心理阴暗、反复无常的恶毒小人。

  3. 自由民
    2016年7月10日23:51 | #3

    总体而言,这不过是共匪搞的另外一场泡沫经济,一以贯之滴冠上了“高科技”的铭牌。不过服务行业是要深入人心的,结果嘛,我们可以看。

  4. 匿名
    2016年7月11日05:59 | #4

    要和政府谈恋爱,但不要结婚。

    当婊子的另一种说法。

  5. 匿名
    2016年7月11日06:14 | #5

    事实上,马云与政府打交道的原则在中国非常有名:要和政府谈恋爱,但不要结婚。事实上,马云与政府打交道的原则在中国非常有名:要和政府谈恋爱,但不要结婚。在南華早報談天安門坦克事件連靈魂都賣了,事後還惡心地利用財力打擊當事人和封口等一下這報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