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

作者:飞龙

2010年7月9日,一位神秘人士报料称,绿坝·花季护航软件项目组位于北京华杰大厦的项目办公室已经关张,所有员工都被遣散。从工业信息化部5月19日发布通知,强硬要求所有电脑厂商7月1日后都必须安装上网过滤软件”绿坝”,到6月30日宣布推迟预装仅隔了41天。但这短短的41天却引发了一场全国性的反对浪潮,甚至引发了海外组织的强力干预,最终以一场闹剧终结,成为又一个朝令夕改的典范。

同样是2010年,广电总局也曾向央视等媒体下达通知,要求在主持人口播、记者采访和字幕中,不能再使用诸如NBA、GDP、WTO、CPI等外语和缩略词。然而除了最开始引起的一片悲叹之外,这一通知从来就没有真正实行过。中央电视台左上角挂着的“CCTV”字样更是对其巨大的讽刺。

2014年底,独立导演范坡坡发现自己的纪录片《彩虹伴我心》被广电总局下架,随后一年,范坡坡走向维权之路,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广电总局提起诉讼,2015年11月3日,广电总局被判违法。

2016年3月,工信部起草了《互联网域名管理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意图屏蔽所有境外域名,将天朝隔绝于互联网世界。各路IT人士纷纷投票或写邮件来表达意见,最后迫使工信部做出调整,并做出合理解释。

近日,广电总局出台了手游的新规定,要求手游必须“提前审批”,并且限制其中的外文词汇。游戏开发者“巨斧陈宇”发起众筹准备起诉广电总局。在仅仅11小时内,就完成了5万的目标。

广电总局及其它部门在语言文化的认知上面,仍然处于旧时代的水平,这非常令人遗憾。但是,即使身处在黑暗中,我们也不应忘记追求光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7月10日22:03 | #1

    你们都是赵家奴,会码几行代码就了不起?呸,有本事会码人工智能。

    • 匿名
      2016年7月11日04:54 | #2

      五毛狗发现这里了,杯具啊

  2. 匿名
    2016年7月10日22:18 | #3

    匿名 :
    你们都是赵家奴,会码几行代码就了不起?呸,有本事会码人工智能。

    哪儿窜出来的。

  3. 匿名
    2016年7月11日03:34 | #4

    无论历史车轮如何滚滚,毛太祖图腾都会一直高高悬挂在你国屁民心头。

  4. 匿名
    2016年7月11日05:57 | #5

    匿名 :
    ……毛太祖图腾……。

    口称“毛太祖”,果然是孙子不如。

  5. 匿名
    2016年7月11日06:09 | #6

    錘子鐮刀可是外來勢力,這不是反黨反社會主義,反華勢力,無視手握宇宙真理的力量,敢摚臂擋車,⋯⋯仿天朝妓者的邏輯

  6. 匿名
    2016年7月11日06:44 | #7

    蘋果日報

    蘋論:
     
    大壩堵不住看海 高牆堵不住禁書

    李平

    長江流域自上月底開始遭受洪水、冰雹、山泥傾瀉等災害,據中國民政部統計,至昨日已造成3,100萬人受災、164人死亡、26人失蹤,直接經濟損失670億元人民幣。輿論在調侃武漢、南京、合肥等內陸城市開啟「看海」模式之餘,也再度質疑三峽大壩的功效,更質疑當局凡事靠堵、自欺欺人,終將付出更大代價。

    溫家寶曾擬跳江承擔責任

    長江中下游洪水氾濫,多個城市嚴重水浸、汪洋一片,因此被戲稱為「看海」。微信、微博等社交網站流傳最廣的圖片不只是這些城市的「海景」,更有當局歷年有關三峽工程說詞的截圖,從2003年的新聞標題《三峽大壩固若金湯,可以抵擋萬年一遇洪水》,到後來的《三峽將全面發揮防洪功能,可抵禦千年一遇洪水》、《三峽大壩可抵禦百年一遇特大洪水》,再到2010年《長江水利委:不能把希望都寄託在三峽大壩上》,讓人不只看到三峽工程的失敗,更看到當局自欺欺人的過程。

    然而,官方媒體仍習慣於藉救災為領導人唱頌歌。題為《李克強朱鎔基溫家寶為何都對這件事忍不住發飆?》的文章,在各大網站及微信等社交媒體廣傳,主旨是歌頌三代總理對長江水災的關注,最新鮮事迹是李克強在30多個小時內,轉戰安徽、湖南、湖北指揮救災。最經典金句是朱鎔基1998年在江西九江長江大堤決口時痛斥:「人命關天,竟然搞出這樣的豆腐渣工程、王八蛋工程!」最驚人內幕是溫家寶曾表示,在湖北荊州長江大堤告急時,他已做好準備,如果大堤決壩了,他會承擔一切責任,從那兒跳到江裏去。

    無論三任總理說過甚麼、做過甚麼,都未能改變長江流域再次爆發大水災的現實,未能改變三峽大壩不能堵住沿江大城市居民再度「看海」的現實。再看深一層,官媒的宣傳豈不是逆民意而行,似乎忘了古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中共治國如治水一味靠堵

    尤令人感慨的是,這一場水災雖然危害範圍直追1991年華東水災、1998年長江水災,香港也有慈善團體一如既往前往災區救援、在港募捐,但無論災情還是救援,已不再受港人關注。不過,中共治國如治水,對網絡、禁書、民意,都是一味靠堵,對港人來說仍有切膚之痛。

    一如三峽大壩治水失敗,中國防火長城也治網失敗。同樣自欺欺人的是,一是翻牆已成為中國網民的常識,只要有心瀏覽海外網站,都不難做到。中國防火長城是資訊自由的障礙、公敵,但不可能堵塞訊息洪流的流動。

    二是當局雖然禁止民眾使用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網站,但《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台又爭相在facebook、twitter開設戶口,《人民日報》更曾吹噓其facebook專頁有460萬個粉絲,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訪美時官方也推出其facebook專頁。

    中共怕洪水、怕資訊流通,同樣怕文化傳播。從晨鐘書局老闆姚文田在深圳被判囚10年,再到銅鑼灣書店五子被失蹤,中共正在中港之間設立高牆,阻止所謂禁書由香港流向中國。然而,無論文化潮流,還是普世價值潮流,豈是中共所能堵塞?一如《蘋果日報》前社長董橋的作品被中共列為禁書,但中國文化界、傳媒來港拜訪、採訪董橋的人士仍絡繹於途。中共的禁書高牆最終只會同防火長城一樣形同虛設,以失敗告終。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