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中产阶级成为中共新隐患

《经济学人》:中国的中产阶级(家庭年收入在1.15万和4.3万美元之间)人数从1990年代的几乎为零增长到今日2.25亿。即使是中产阶级人群也开始对未来失去安全感,为养老和孩子的未来担心,并对现实日益感到不满。中国的中产阶级私下嘲笑强行灌输的马列教条,不满贪污腐败和裙带关系盛行,也痛恨污染严重的现状。

6ea0a281jw1f5p7xthu88j20hs0hs0uk

中国的中产阶级队伍的不断壮大,这一数字已达2.25亿,日益强大起来的这一阶层成为中共的隐患,他们缺乏安全感,裙带关系和干部贪腐都让他们愤怒不已。

中产阶级是指人们低层次的“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得到满足,且中等层次的“感情需求和尊重需求”也得到了较好满足,但不到追求高层次的“自我实现需求”的阶级(或阶层);由于家庭是社会的细胞,且大部分人的财富是以家庭为单元拥有的,所以中产阶级主要由“中产家庭”组成。

中产阶级,大多从事脑力劳动,或技术基础的体力劳动,主要靠工资及薪金谋生,一般受过良好教育,具有专业知识和较强的职业能力及相应的家庭消费能力;有一定的闲暇,追求生活质量,对其劳动、工作对象一般也拥有一定的管理权和支配权。同时,他们大多具有良好的公民、公德意识及相应修养。换言之,从经济地位、政治地位和社会文化地位上看,他们均居于现阶段社会的中间水平。

《经济学人》7月9日刊文《2.25亿让中国领导担忧的理由》,文中谈到,在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的中产阶级数量还很少。2000年,中国年收入在1.15万美元和4.3万美元的家庭只有500万,而现在这个数字是2.25亿。预计到2020年,中国中产阶级的队伍会超越欧洲。

过去的几十年,世界和中国经济都得到惊人发展,农田变成了高楼大厦,交通堵塞取代了自行车流。内敛的中国人开始走向世界,中国时政评论人士在社交媒体上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然而,这些变化背后好像缺少了什么。在其他国家,新阶层的崛起都要求政治变革,然而中国却成了例外。中国很多城市富裕程度已经赶上了当年发生变革的台湾和韩国,然而除了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中国其实并未发生大规模争取民主权利的运动。

习近平上台后一直以强硬领导人和反腐斗士的形象示人。中国中产阶级很少要求争取民主,不只是怕惹麻烦更多的是想安于现状,因为无论如何,中国政府至少可以让民众发财致富,只要远离政治,就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但事实上,中国中产阶级对政府并不满意。中产阶级兴盛发展但是却缺乏安全感,养老、公共医疗与社会保障、私人财产保护、银行低得可笑的存款利率和另类投资以及家庭安全感等问题都令人担忧。强行灌输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裙带关系和干部贪腐都让他们愤怒,裙带关系让才华和努力付出变得毫无意义,加之严重影响其自身健康的、威胁到下一代的环境污染问题,这一切都让中产阶级感到不满。

另外,中产阶级中的一部分人还感到挫败,中国有200万个无政府机构,中产阶级是这些结构的主力,他们试图通过这些独立于中共的机构来让社会变得更加美好,为社会各个阶层争取利益,然而没有一个机构敢于公开挑战中共的权威。

面对种种担忧,即使习近平提出了“中国梦”来鼓舞人心和缓解社会压力,中国仍然需要建立透明、负责任的政府机制来解决这些问题。毕竟,没有法律,个人财产和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没有更加开放的政府机制,贪污问题就不能进行系统化的监察也无法从源头上根除;而没有言论自由,非政府机构也不能给社会带来任何改变。

因此,中产阶级的队伍越来越壮大,对于民主权利的诉求也越来越迫切,因其重要的社会地位和庞大的数量,中共应该满足世界上最大中产阶级队伍的诉求。

中国的中产阶级:2.25亿个让中国领导人担心的原因

(博谈网记者赵亮编译)本文译自《经济学人》7月7日刊登的文章,题目为“中国的中产阶级:2.25亿个让中国领导人担心的原因”。以下为译文:

在1990年代末以前,中国几乎没有中产阶级。在2000年,中国有500万家庭年收入介于现在的1.15万美元和4.3万美元之间;今天,有2.25亿达到了。到2020年,中国的中产阶级队伍可能多过欧洲人。这个惊人的发展促进了世界各地的增长并改变了中国。一块块水田已经让位给了摩天大楼,自行车让位给了交通拥堵。这个“内向”的国家已经变得更加国际化:去年,中国出国旅行的人次达到了1.2亿次,在十年里增长了4倍。社交媒体上涌现了庞大的中国聊天族。

然而,缺失了某些东西。在其他变得富有了的专制国家,新的中产阶级要求政治变革。在韩国,1980年代由学生领导的抗议活动帮助结束了军政府统治。在台湾,1990年代的中产阶级要求民主,导致了独裁政府允许自由选举。

许多专家认为,中国是这个模式的一个例外。中国许多的城市现在如韩国和台湾当年开始改变的时候那样富裕。然而,自从1989年坦克在天安门广场镇压抗议以来,中国没有见到有要求民主的大型集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民主政治轻蔑已极。

有证据表明,这种办法是奏效的。强硬派的习先生在中国被广泛推崇为一个强人和反腐败的斗士。极少有中国的中产阶级说他们想要民主,不仅仅是因为这样说会令他们陷入麻烦。许多人看的是阿拉伯之春接下来的混乱和退缩。一些人把英国决定退出欧盟视为一个迹象——不能信赖普通选民来解决复杂的政治问题。中国政府或许对它的批评者是无情的,但是它至少让人民挣钱了。只要不碰政治,他们可以说以及做想要做的事。

然而,拨去表面,中国的中产阶级远未满意。中产阶级的成员是优裕的,但是他们没有安全感。他们担心老了之后谁来照顾他们;大多数夫妻只有一个孩子,以及公共安全网不发达。他们担心,如果生病了,住院费就可以抹去他们的财富。如果拥有房产-他们80%的人有房产,他们害怕会失去它;在中国,贪婪的官员可以心血来潮地让人们失去房产权。他们也担心他们的储蓄;银行提供的利率微不足道,其他的投资方式监管很差或完全没有监管。历史上没有一个庞氏骗局诱骗的投资者超过今年1月在中国崩溃的那个。

中国很多的中产阶级也很恼火。当他们被强行灌输马克思主义时,很多人嗤之以鼻。对于腐败他们更加愤怒,腐败摧残了每一个行业和活动,还有裙带关系,它给予的回报胜过才智和努力。几乎所有中产阶级都对污染愤怒,污染堵塞了他们的肺,缩短了他们的生命,伤害了他们的孩子。他们不禁注意到一些有后台的污染大户污染了空气、土壤和水却不会受到惩处。

而有些人感到沮丧。中国具有超过200万个非政府组织。其中许多这些组织的工作人员是中产阶级,他们希望能改善他们的社会,独立于中共这个党。一些人鼓动要有更清洁的环境、更公平地对待工人或结束对妇女和农民工的歧视。这些团体没有一个公开挑战中共的权力垄断,但是它们常常反对中共挥动权力的方式。

中共明白中国的中产阶级是支撑的基石。当习先生于2012年上台以来,他谈到了鼓舞人心的、亲中产阶级的“中国梦”。该党调校舆论,试图来回应人们的期待,缓解社会压力。

即便如此,难以想象:没有一个更加透明、更负责任的政府,中国的问题能够得以解决;没有法治,个人的财产或人身安全能够得到真正的保障;没有一个更加公开的政府体制,能够自动察觉和消灭腐败。而且,没有言论自由,非政府组织也不会带来改变。

经过千百年动荡的历史以及更近期对于1960年代血腥文革的记忆,中国人常说他们真的非常怕“乱”。但是生活在中国城市里的人,将近一半不到35岁。他们对毛时代的无政府状态知之甚少。当他们感到政府不在听时,一些人就会站出来抱怨。拿南方的禄步镇为例,成千上万的中产阶级在7月3日抗议在那里修建垃圾焚化炉的计划。他们与警方作战,并试图冲入政府办公室。

这样的抗议是常见的。根据清华大学的数据,在2010年有18万起。当经济快速增长时,随之而来的是稳定,但是当经济放缓时,动荡可能会蔓延,尤其是当中共必须做出象关闭工厂、重组国企和节制污染这样的艰难选择时。

最终,中产阶级抗议的命运可能取决于党的精英。1989年亲民主运动的起飞是因为中共的一些精英成员也赞成改革。没有迹象会出现又一次的天安门(运动),但是在领导层内部关系紧张。习先生已经在他的反腐败大清洗中树立了众多敌人。习先生的同僚们正在争夺权力。

中共或许能够抵挡许多年的挑战。中国庞大的国家安全机构能够行动迅速地镇压动荡。然而,依靠单纯的压制将是一个错误。中国的中产阶级也将越来越壮大,他们将会要求变革。中共必须开始满足他们的要求,否则这个全球最大的中产阶级可能会摧毁该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匿名
    2016年7月11日09:15 | #1

    中产围着的是中国共产党的锅,吃着中国共产党的饭,就算中国共产党叫你把老婆、孩子献出来也是应该的。

  2. 匿名
    2016年7月11日10:01 | #2

    雷洋和那個死了的埃及網吧青年Saeed其實挺像。

    區別在於埃及警察塞了Saeed一嘴毒品,中共警察打了雷洋一手飛機。

  3. 匿名
    2016年7月11日11:14 | #3

    美国存款利率比中国还低怎么不说?我也是中产阶级,作者代表不了我

  4. 自由民
    2016年7月11日13:20 | #4

    共匪夺权还得几进几出井冈山,共匪的衰落直至彻底灭亡还是需要几个起落,8964不过是刚刚开始,现在嘛,才是缓步推进。

  5. 匿名
    2016年7月11日23:36 | #5

    匿名 :中产围着的是中国共产党的锅,吃着中国共产党的饭,就算中国共产党叫你把老婆、孩子献出来也是应该的。

    用毛猪媳的《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里的分析:“中产阶级。这个阶级代表中国城乡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中产阶级主要是指民族资产阶级,他们对于中国革命具有矛盾的态度:他们在受外资打击、军阀压迫感觉痛苦时,需要革命,赞成反帝国主义反军阀的革命运动;但是当着革命在国内有本国无产阶级的勇猛参加,在国外有国际无产阶级的积极援助,对于其欲达到大资产阶级地位的阶级的发展感觉到威胁时,他们又怀疑革命。其政治主张为实现民族资产阶级一阶级统治的国家。有一个自称为戴季陶‘真实信徒’的,在北京《晨报》上发表议论说:‘举起你的左手打倒帝国主义,举起你的右手打倒共产党。’这两句话,画出了这个阶级的矛盾惶遽状态。”

    基本现在也是这样的,矛盾彷徨,但软弱无比,只要妻子孩子房子车子票子都有,不顾社会正义,极端自私自利…… 而且崇尚权力,服膺于权力,只要共党强索,五子也可奉上,老婆孩子也是可以奉献出去的…… 他们有举起左右手打倒贪官和共党的心思,但没那个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