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斌:中美摩擦开枪走火的概率开始剧增

以前有一个老领导曾经感慨的说他自己是越活越小,何也?年轻时胸怀天下关注国家大事,觉得自己个人的事务琐碎不堪,活到老了,越来越只关注自己的家庭琐事,而对天下事关注越来越淡漠了。我一直敬佩此公,之前对这些话没感觉,随着自己年岁渐长,对此感受也越来越深:早年看书,都是非富国强兵之术不读,到现在,凡是文章不跟金钱有关的,统统不看,凡是政经宏大叙事的报告书籍,一律避之不及,唯对各类八卦情色有独钟,至于毛片,口味淡点的,都没劲了。

是越活越小吗?是的,我现在只对自己的家庭,和信赖我的公司股东负责,对我的客户负责,其他人,不是我不关心,而是关心也没用。这不是犬儒,而是现有社会特色决定了养家糊口顶门立户的男人不能随便介入公共空间。像我这样没钱没势没名气的老男人,大嘴巴还好点,如果有点身家和名声了,那说话做事更是得小心,因为被人搞了,是分分钟的事情。凡是在公共空间上蹿下跳,甚至搞组织活动之类,依然健在的,这么说吧,人家其实是官家人……

即便如此,现如今,我不考虑政经宏大叙事也无济于事,因为有家庭,也有信赖的朋友,有些问题必须思考透彻,否则出事后,谁来管我们?这些日子算是恶补各类历史和时政报告,结论只有一个:大规模战争的风险系数不大,但中美擦枪走火的可能性日益增大。注意,我只是说可能性。

这个判断,不能瞎说,得有依据。依据就是战争本身的逻辑:以唯物角度看,战争是生产能力与战斗能力失衡的结果,简单说,有的民族搞生产创造财富行,但打战不行,而另外一个民族相反,那么就肯定出现战争;以唯心角度看,战争是两个群体的集体思潮完全不相容的结果,如果族群内部,两股势力的思潮矛盾大到不可调和的地步,就是内战,如果两个不同群体,就是外战。人类社会历史上的所有战争,背后都是上述两个逻辑作用。

丘吉尔说,历史聚焦在一点上,那就是:强大的民族通常很邪恶,而邪恶的民族也通常很强大。他说的强大和邪恶,是啥意思?强大,就是打战行,老是欺负别的民族,动辄出兵灭国毁族,那邪恶呢?就是搞高度组织化社会制度,剥夺族群个体的自由权利,社会意识形态高度统一,社会原子化,官僚——祭司——军事贵族群体拥有超强的资源汲取能力和社会动员组织能力,因此能在和其他族群战争中保持绝对优势。但搞这套,注定搞生产不行,因为它讲究等级服从,要求四海一心,要求计划统筹排斥市场。

真要搞经济搞生产,那得要求分工细化,要求市场自由交易,要求人人平等,要求思想活跃创新。但你这样下去,搞生产创造财富没问题了,人心就容易散,大家都算账很精明,很难社会形成一股绳,专门去打战,再说,自己都有钱了,你那么会打,去干吗?去抢劫路边叫花子么?一个商业繁荣的社会,压根没动力‘也没土壤养成集体尚武精神

考古学家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发现,殷商时代,殷商氏族已经拥有超强的社会动员能力了,能对其他周边氏族构成压倒式优势,但其生产能力其实不咋地,从出土文物看,无论成员生活水平,还是产出能力,与当时居住在南方的氏族差不止一个档次。但殷商会搞军国主义啊,能压倒南方氏族成为华夏的主流文化力量。周虽旧邦,其命维新,周原先是给商人抓人牲的小弟马仔,侥天之幸干掉殷商上位后,周公搞以德治国的封建制,总算让华夏文明免于黑暗世纪若干年,不幸到秦,军国主义再一统天下。秦之后的华夏,无非是殷商时代的军国主义文化与周时代的儒家封建文化的交替循环而已,所谓儒法斗争一千年是也。

我们现在生活在法家时代么?不能这么说,确切说,是从殷商杀人牲祭祀的时代逐步向周政过渡的时期。大家都看出,高度动员的社会组织形式不能创造财富,要想富,得走市场经济,不是万家创新创业么?靠踢正步、派指导员做思想工作,这调调儿,是不行的。官僚——祭司——军事贵族集团,权力日益萎缩,因为社会没迫切的组织功能需求啊,就算你全民总动员了,出去打战,是否打得过人家?此其一,第二,就算你打得过人家,能抢到什么东西?现如今,土地资源矿产等硬资产,其实不是最值钱的,最值钱的,是技术专利、源代码和科技创新能力,苹果的生产链条全在中国,但人家最值钱的部分,都在美国,你军队就算开过去也没用。但问题呢,你要反过来看,那就是如果官僚——祭司——军事贵族集团想保持既有权力呢,最好来一发,不能光图爽一射到底,但要制造必要的紧张局势,所谓养寇自重,可以上升到民族高度……。当然这话,不能说太开了……

回头再说说生产能力与打战能力失衡的现象,这是普遍现象,但也有特例,历史和当下有两个特例:一个是古罗马,一个是美国。古罗马军团很能打的,大家都知道,背后依托的是其公民大会民主体制,非集权制度,而它虽然能打,但对待外邦一直较为仁慈和公平,它以农耕和商贸立国,并非一直以征战掳掠为荣的社会,尤其是共和时代。后来发展到经济依赖被征服地区的朝贡地步,那也是帝国时代的事情。因为它要维系治下和平,所费不菲,其运营成本和红利,只能由被征服地区分摊。说句公道话,“罗马治下的和平”与“不列颠帝国治下的和平”,乃至现在的“美国治下的和平”,都是人类历史上难得和平繁荣年代。

现在就说到美国。读20世纪历史,最大感受,美国是上帝出老千打的牌,本来德国专制集权主义要赢了,而且连续两次都快要赢了,美国人来了,然后本来苏联人也看上去要赢了,美国人来了,他们都输了。按照战争的运行逻辑,不应该这样的。但现实就是这样。问题是美国连赢数局后,已经形成庞大的帝国动员体系,它也会按照历史既有逻辑运行——寻租。这一点,是我看刘仲敬的文章才醒悟的,因为按常识,既然美帝国主义现在背负这么多的债务,自顾不暇哪还有精力去管外面的事情?孤立主义应该回归啊,但刘仲敬的观点是恰恰相反,正因为背负债务太多,所以美国一定要走帝国主义路线,因为既然它要维系全球和平,那么成本自然要各国均摊。至于怎么均摊,这就是一个大问题了:通常是通过国债市场和外贸问题上的诸多利益管道的输送。但为了逼迫各国分摊成本,它有理由也有动力制造紧张局势。

好了,既然双方都有紧张局面的需求,那么……

会有战争么?应该不会,因为数万亿美元债务联系,以及年万亿规模的外贸往来,都注定很难发生大规模战争,真要开战,全球以及形成的生产链全部崩掉,所有人的生活水平会一落千丈。但这事,谁知道呢?要知道,一战的导火索,竟然是一个小青年暗杀一个王公。当时,可是谁也没料到整个20世纪烽火连天就由此开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7月13日19:52 | #1

    美國是北約成員國。
    打了美國,等於向北約宣戰。
    習近平沒那麼弱智。

  2. 匿名
    2016年7月13日20:26 | #2

    为什么冒险当战犯呢,当主席当够了?朝鲜的套路

  3. 匿名
    2016年7月13日20:31 | #3

    美国大学迎接30万中国学生 边数钱边挠头
    https://www.letscorp.net/archives/107308

  4. 匿名
    2016年7月13日20:31 | #4

    匿名 :美國是北約成員國。打了美國,等於向北約宣戰。習近平沒那麼弱智。

    習豬頭沒怎麽吃地溝油,不也腦殼壞掉?紅衛兵知青的豬頭還趕不上留過洋的朝鮮三胖小豬頭捏,弱智得很捏!

    ——原以爲狝是人中龍,不成想是地上蟲……

  5. 匿名
    2016年7月13日20:36 | #5

    匿名 :美国大学迎接30万中国学生 边数钱边挠头https://www.letscorp.net/archives/107308

    支那人就喜歡這樣子的大幫轟,喜歡起鬨蚻堆,喜歡凑熱鬧,喜歡趕集市,人多力量大是,支那人響應他們太祖號召,也向來喜歡關心國家大事。

    「你們要關心國家大事,要把無産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毛豬媳

    1966年8月10日,剛剛發動文化大革命的毛豬媳到中央所在地的群衆接待站,向人民群衆宣佈他的聖諭說:「你們要關心國家大事,要把無産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當年8月18日,毛豬媳在天安門廣場第一次接見了紅衛兵,直到11月26日,毛豬媳先後8次接見了1100多萬來自支那全國各地的學校師生和紅衛兵。

  6. 匿名
    2016年7月13日20:55 | #6

    匿名 :
    美國是北約成員國。
    打了美國,等於向北約宣戰。
    習近平沒那麼弱智。

    就有那么弱智,期待真有这么一天,像世界宣战。

  7. 匿名
    2016年7月13日20:56 | #7

    匿名 :
    为什么冒险当战犯呢,当主席当够了?朝鲜的套路

    海牙国际刑事法庭欢迎习主席。

  8. 匿名
    2016年7月13日22:09 | #8

    世事岂是尔等能评头品足?

    所有人都有推动历史进程的能力,一点点意想不到的力量就能撬动地球,战争往往在大家都意想不到的时间、地点发生。战就战吧,人死鸟朝天。

  9. 匿名
    2016年7月14日00:22 | #9

    匿名 :世事岂是尔等能评头品足?所有人都有推动历史进程的能力,一点点意想不到的力量就能撬动地球,战争往往在大家都意想不到的时间、地点发生。战就战吧,人死鸟朝天。

    如果战端一开,美日韩东南亚联军会首先把那几个扎眼的超大城市:北上广深,都炸烂。
    还有三峡大坝所在的重庆市。

    习氏中国梦将因之破碎。

    其实现代战争,摧毁的就是平民的生命,而且今天的杀伤力要比七十多年前二战时更强。

    看看德国当年大城市遭到的毁灭性轰炸,你不难想象一旦战事起来中国大城市会在联军攻击轰炸下平民死亡的地狱惨景……

    1940年8月25日,德国本土首次遭到空袭,那是在德国空军轰炸考文垂和伦敦以后,英国皇家空军的一次报复性空袭,目标直指首都柏林。用邱吉尔的孙子今天所说的一句名言就是:”播种风的人,收获的是风暴。”

    最大的破坏效果来自于空袭造成的大火。在1942年春季对科隆的轰炸中,这座莱茵河畔的古城遭受了一场火刑,皇家空军投下了1350 吨炸弹和46万吨燃烧弹。如此规模的纵火是任何城市的消防力量都无法抵御的,科隆的居民被熊熊大火烧死了2.1万人。

    1943年2月,对柏林空袭的第二阶段开始。3月2日,柏林的居民有700多人被炸死,6.5万人无家可归,1943年7月底的汉堡大轰炸在20平方公里范围内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场,4万多居民被烧成焦炭或窒息而死。英国轰炸机驾驶员理查德.麦瑟把他在空中看到的燃烧着的汉堡描绘成”但丁笔下的炼狱”。他说:”我们基督徒想象中的地狱一定就是这样了。从这个夜晚起我变成了和平主义者。”

    1943年11月18日开始的代号为”柏林芭蕾舞”的空袭,由5次连续的大轰炸组成。至11月27日”芭蕾舞”演出闭幕,柏林城的大部分建筑被破坏,炸死居民3 800人,受伤1万人,45万人无家可归。

    曾在柏林机场服役的康拉特先生说:”在1944年3月份一个月里, 英国和美国空军就联合对柏林轰炸了共13次。空袭的对象不分政府、工厂还是居民区,就那么一个街区连一个街区地炸过来。为了减少居民的伤亡,柏林曾规划要建造2 000个公共防空建筑物,但是到战争结束前夕只完成了计划中的部分,仅仅能够容纳6.5万人,更多的居民只能去地铁的站台避弹。柏林的妇女和儿童开始成批向外疏散,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死的人还要多。”

    1944年8月,邱吉尔向罗斯福提交了一个空袭柏林的计划,建议在这个称为”雷击”的行动中用2 000架轰炸机来造成22万柏林居民的伤亡。”雷击”行动在第二年的年初开始实施,但目标已不仅限于柏林, 还延伸到了莱比锡和德累斯顿。这是结束战争前的最后一场大轰炸, 从1945年1月一直炸到5月份战争结束。1945年2月3日对柏林的大空袭造成平民死亡3 000人,无家可归者达到10万人;2月13日对德累斯顿的地毯式轰炸夷平了这座文化名城,德累斯顿的近百万居民和50 多万集中在这里的难民受到英美空军的2 000多架飞机和70万颗燃烧弹的毁灭性轰炸。几乎每两个人摊上一颗. 在这次毫无军事意义的屠城式空袭中,全城死亡总人数高达25万,创下了人类战争史上空袭一个城市的最高伤亡纪录;在3月16日的夜间,盟军的轰炸机又无情地摧毁了巴洛克古城维尔茨堡,城中的90%建筑坍塌,5 000平民死亡;在战争结束前夕,仍有数十个德国城市被炸毁,其原因就是它们迄今为止还没有挨过炸。

    琴策尔太太在柏林破城前一直在一个区政府里上班,她告诉我: 整个战争期间我都在柏林,我见证了每一次轰炸。那时候,听防空警报,钻防空洞,救人,抢家具成了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内容。柏林一天天地变成了废墟,天上的浓烟使白天变得黯淡,到处是火焰、玻璃碎片、瓦砾和横七竖八堆在街道上的家具,空气中弥漫着焦糊的气味。每次大轰炸后,都能听说以前认识的某某人死了。越接近战争的尾声,空袭越频繁,我记得很清楚:1945年4月21日是柏林城市拉响的最后一次空袭警报,然后就开始了苏联红军的攻城。

    在整个战争期间,柏林共遭受空袭360多次,承受了10万吨的炸弹,共计400公顷的面积被夷为废墟。据德国官方统计,5万柏林平民死于空袭。根据1947年德国官方统计,战后柏林大约有150万套住房不能使用,大约占总数的1/3。皇家空军轰炸机总司令哈里斯说:”我们可以把柏林从一头到另一头炸平。我们的代价将是400到500架飞机,而德国的代价是输掉战争。”

    显然,英国人是要通过攻击平民来动摇敌手,从而加快结束战争的步伐。要达到震慑效果,空袭就必须保持强大的杀伤力。2002年, 德国的战争罪行研究专家弗里德利希发表了一本名叫《火焰》的书,对盟军轰炸造成的巨大杀伤力作了如下解释:

    ……对于空袭的效果问题,英、美两国的科学家在1943年起就开始了深入研究。在汉堡和德累斯顿的空袭中,盟军精心设计的轰炸方案达到了无与伦比的破坏效果:首先投放巨型炸弹,利用其巨大的震撼力来摧坏屋顶、窗户和防火墙,把建筑群炸裂打通,使其内部产生空气流通,然后投下大量的燃烧弹,利用建筑内因空气流动而产生的烟囱式的抽风效果使火焰迅速增长蔓延,最后再投放小型炸弹,其中包括定时炸弹,用来炸断水管,制造路障,杀伤消防人员,以保证蔓延的火势能连成一片无法扑救的火海。这种科学而周密的轰炸技术所产生的效果是可怖的:在火焰蔓延的城区内最终形成了一个巨大灼热的气流柱,在辐射高温的同时,它能产生台风般的冲击力并吸收掉数千吨的氧气,从而毁灭掉它所在区域内的一切生命,地面上的人会被冲击波打倒并瞬间烧焦,即使是藏身地下室的人们也会窒息而死。这种大面积的毁灭行动和特定的军事目的已经无法相通,工厂和车站、工人和孩子、监狱中的抵抗分子和被强制劳动的纳粹奴隶,所有的人都以同样方式死亡……

    所以,如果中国政府真像其所宣称的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是重视人民的生命财产的,就该老老实实接受国际仲裁,把南海与周边国家共同分享,该出让的岛礁给菲律宾、越南的就出让给他们,致力于全心去打造南海和平氛围,收敛炫武黩武的戾气,谦卑低头向邻国示好,并致力于和平发展经济,与邻为善,改善自己的国际和国内的霸道形象。这才是中国最该做的,无论官方和民间,都该收敛不讲理的戾气,更收敛蛮横的枪杆子,与世界诸国和平友好相处。否则恶霸政府挑起战火,战祸最殃及的是其平民。

  10. 匿名
    2016年7月14日06:23 | #10

    這種性格才是襠要和能統戰的對象,聽話,又肝膽相照,榮辱與共。

  11. 匿名
    2016年7月14日12:44 | #11

    增個屁,如果說以前有千分之一,現在已降到十萬分之五。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