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囊吹風政治體制改革:“可搞總統制”

近日,有“智囊”之稱的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通過媒體討論中國政治領域的改革。他表示,“在黨的體系中,我們還要不要黨的常委制?從历史上看,從1934年到1956年中國是沒有常委職位的,只有政治局委員,后來有了書記處以后,書記處從職能上就替代了政治局常委的某些職能。目前我們是政治局常委和書記處這兩個部門并行,有職能重合之嫌。”“至于有人說,中國也可以借鑒總統制的一些制度形式,我認為也是可以考慮的選項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不久前的6月16日,中共黨報《人民日報》介紹了包括政治局常委會在內的中共中央領導機構的历史演進,里面也提及政治局常委會在一段历史時期里被中央書記處代行的情況。另外,《人民日報》在此前后還介紹了中共其他一些組織架構的历史變遷。

一些分析稱,這一跡象與中共高層正在動議的政治體制改革有关。而作為體制改革參與者的汪玉凱有意無意說的這番話是否是中國政治運作中時常出現的“吹風”之舉,或者只是一家之言,尚需繼續觀察。

汪玉凱此次是在接受媒體鳳凰網專訪時,以新加坡政黨制度和政治運行模式為參考,討論中國的政治改革。原文標題是《汪玉凱:新加坡模式對中國政改有可參考之處》。

汪玉凱透露,在2016年3月他接受新加坡聯合早報采訪時,也曾提到總統制。他說,總統制只是一個形式,关鍵在于制度設計。如果在中國實行總統制,不只是變動一個崗位,即把國家主席變成總統這么簡單,而應該是一個系統性改革,要從國家元首、政府首腦的職責權限、政治體制、司法體制、行政體制等多個方面,進行系統化設計。具體來說,如果總統成為擁有國家實權的元首(目前中國的國家主席,總體屬于虛位元首),隨之必將帶來一系列其他政治體系內部的調整,比如所涉及到的黨的體系、行政體系、立法體系,司法體系等與元首變更关系都比較大。

汪玉凱進一步解釋稱,“比如說在黨的體系中,我們還要不要黨的常委制?從历史上看,從1934年到1956年中國是沒有常委職位的,只有政治局委員,后來有了書記處以后,書記處從職能上就替代了政治局常委的某些職能。目前我們是政治局常委和書記處這兩個部門并行,有職能重合之嫌。搞總統制要首先考慮到黨內體系的配套改革,常委制和書記處,是都要,還是保留一個?這是我認為第一個有必要進行認真思考的改革問題。

至于總統這個職位的產生,從國際社會看,可以是直接選舉,也可以是間接選舉。從中國的實際情況看,如果当下不能直接選舉,可以通過人大間接選舉產生也是可以的。

关于行政機構,如果總統不像新加坡那樣是一种禮儀上的國家元首,而是具有實權的國家元首,那么國家行政機关的總理職位,也將進行相應的調整。

比如現在的法國。法國的政體比較特殊。在戴高樂時代,改革的議會內閣制,吸收了美國總統制的某些做法。所以,法國的政體可以說是間接于美國和英國之間。既保留總統制的一些運作機制,也保留議會內閣制的某些運作方式,所以法國現在既有總統,又有內閣總理,而總統權力大,內閣總理相對權力要小。如果說中國也要探索實行總統制的政體的話,總統權力和總理權力如何設定也是一個值得关注的問題。”

汪玉凱說,實行總統制必將是一場系統性政治體制改革。這就意味著共產黨執政也可以搞總統制,如果這樣的探索和改革有利于保障人民的權力主體地位和改善執政黨的領導,有利于促進中國社會的進步和发展,有利于加快中國的民主法治進程,有利于提升人民的福祉,有利于提高社會主義政治體制的競爭力,我認為就可以大膽探索。

至于政黨方面,汪玉凱認為不會引入多黨制。他表示,作為執政黨,中共在政改方面是非常審慎的。因為從1949年新中國建立后,一直實行的是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制。当然,這种政黨政治的具體實現形式和運作形式,是可以進行改革的,比如如何在新政治體制架構下,更好地发揮參政黨的作用,提升其對執政黨的監督能力。但在短期內,或許還不會改變多黨合作的政黨政治形式。

汪玉凱說,即使中國借鑒新加坡選舉模式時,也不會一下全面鋪開,可以在縣鄉兩級搞一些直接選舉試驗,為將來的全面選舉工作積累經驗。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必將是一個漸進的過程。

另外,汪玉凱還談到了在實行總統制的改革中,加強人大立法機关權威,建立司法相對獨立架構等方面的內容。

汪玉凱主張,下一步中國政治是必然要改革的,中國過去改革更多的是政治體制下端的改革,他一直認為政治體制分上端和下端,下端主要是行政改革,比如轉變政府職能,提高行政效率、降低成本等,而政治體制上端還有三個更关鍵的要素,那就是憲法權威,社會主義民主,社會主義法治,這就是我說的政治體制上端改革“三要素”。中國這么多年的政改主要集中在下端改革,而上端改革明顯有不足,這樣就導致執政風險上升,黨政公信力下降等。

汪玉凱在談及在中國較受关注的文革議題。他說,雖然中國不管是執政黨還是政府也有自我糾錯機制,但與黨員和民眾在這方面的期望還有相当差距。比如對于造成十年內亂的“文革”似乎反思的就不很深刻,有時候甚至還有意無意的有些掩飾。我認為類似文革這樣的全局性錯誤,我們越敢深刻反思,越敢正視過去犯的錯誤,越敢改正錯誤,在老百姓中的威望可能會更高,而不是相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自由民
    2016年7月14日20:56 | #1

    说这些有屁用,先从释放政治犯,良心犯和维权律师开始,其他都是废话。我们不看你说了什么,就看你做了什么。少来瞎扯蒙人。

  2. Mobile Guest
    2016年7月14日13:14 | #2

    总统好,也有个盼头,苏联只有一任总统就终统了

  3. 匿名
    2016年7月14日21:22 | #3

    政治改革就从斩杀所有五毛开始吧,不然没人相信。

  4. 匿名
    2016年7月14日21:24 | #4

    先当大总统,然后终身总统,然后传给女儿……

  5. 匿名
    2016年7月14日21:27 | #5

    革命是唯一选项。

  6. mego
    2016年7月14日21:34 | #6

    这次要秀什么,上次一边依法治国一边捉律师打言论,这次估计其它常委要玩完!

  7. 考普
    2016年7月14日22:03 | #7

    总统制要有多党轮流执政配合,不然你就一党,总统千秋万代都是一个党出来的,还搞什么总统制?这一变,又要浪费多少钱在换牌子上了!

  8. 匿名
    2016年7月14日22:05 | #8

    总而言之,统而言之,不是东西。

  9. 匿名
    2016年7月14日22:06 | #9

    直接搞僭主制得了。实至名归。

  10. 匿名
    2016年7月14日22:09 | #10

    伊拉克的萨达姆,叙利亚的阿萨德,这都是总统制。那玩意儿,炸手指头。

  11. 匿名
    2016年7月14日22:11 | #11

    总算明白了,所谓“中国梦”就是“新加坡梦”

  12. 匿名
    2016年7月14日22:14 | #12

    该为袁世凯正名了,新袁总统诞生了

  13. Mobile Guest
    2016年7月14日14:34 | #13

    吹风政治体制改革?——大天朝手握宇宙发展真理,“满朝文武藏绿卡,半壁江山养红颜!”形势一片大好,需要改吗?

  14. 匿名
    2016年7月14日22:38 | #14

    太可笑了。赵国永远走在岔路上。
    政治体制改革原来是往回改,那不用说了,再下一场政改就该登基了吧。

  15. 2016年7月14日15:51 | #15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16. 匿名
    2016年7月15日00:21 | #16

    就是学中南美洲的永远百分百当选的终身总统制嘛!~
    有甚么难以理解的,独裁国家都这样!~
    号称民主选举,实际上都在大搞独裁!~
    萨达姆也是这样,你就说想学伊拉克萨达姆的统治模式..
    包管国内外一听就懂!~
    时机一到,再学袁世凯被公众推举黄袍加身当皇帝也不是不行,这套模式外国都玩得很溜了!~

    不用作者吹嘘,懂点历史的都知道!~

  17. 2016年7月14日16:50 | #17

    呵呵,只有一条正道,打倒共匪。

  18. 匿名
    2016年7月15日01:10 | #18

    习猪头别磨叽了,赶快称帝拉到,还尼玛总统个毛线

  19. 匿名
    2016年7月15日10:51 | #19

    先斬一堆五毛就相信你。

  20. 匿名
    2016年7月15日11:58 | #20

    @汪玉凱
    比如對于造成十年內亂的“文革”似乎反思的就不很深刻,有時候甚至還有意無意的有些掩飾。我認為類似文革這樣的全局性錯誤,我們越敢深刻反思,越敢正視過去犯的錯誤,越敢改正錯誤,在老百姓中的威望可能會更高,而不是相反。

    對膽小如鼠的共匪期望太高。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