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风手戴老湿:呐喊行为研究

昨天有粉丝私信我:为什么每一次发生什么事儿,总会有人在其他人的的账号下留言,强行要求对方表态?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每逢社交媒体爆发风口事件(比如南海仲裁,比如明星出轨,比如台独事件,比如反服贸),社会学科从业者就会非常兴奋,对于他们来说,这意味着有大量的“活体标本”出现。有幸参与过相关课题研究,还好可以做到有可奉告。

一、呐喊行为

“为什么每一次发生什么事儿,总会有人在其他人的的账号下留言,强行要求对方表态?”

对于这种现象,在社会学科里有一个定义名词——呐喊行为。

做出呐喊行为的人,一般使用这样一种常见表达句式在其他人账号下留言,强烈要求对方明确表达某个观点,并斥之辱骂或口头武力威胁。

“xxxx都这样了,你为什么为(或不为)xxxxx,你是不是xxxx?”

试举两例。

“中国都要和美国打起来了,你身为中国人,为什么还穿耐克鞋?你是不是卖国贼?”

“中国的南海都被菲律宾抢了,你身为中国人,竟然还在推广新歌?你是不是想被杀全家?”

这是之前南海仲裁案出来后,真实出现在评论里的句子,典型的呐喊行为句式。

二、他们是什么人

拿明星的微博评论举例吧。

呐喊行为的参与者,有明星的粉丝,也有其他并未关注该明星的微博用户。

但比例很有意思,明星的粉丝大约占百分之十到二十,而其他并未关注该明星的微博用户,却有八十。

这意味着,绝大多数,其实和明星并没有建立粉丝关系。

他们当中一部分是通过转至自己首页的微博,从而跳转到明星微博,但还有很大一部,虽然没有关注明星,自己手动强行去搜的……

搜完一个,留言了,不过瘾,再去搜下一个。

“xxx,中国南海都被人抢了,你还有心思在这里推你的视频哦!你为什么不转中国一点都不能少的图!垃圾,去死吧你。“

在这一传统呐喊行为句式说完后,他们往往还要加上一句。

“白喜欢你这么久了!”

之前在反台独的课题研究里,项目研究导师曾经很疑惑的摸着下巴询问我们。

“我之前一直在看一个给台湾明星留言的账号,她骂了很久,最后我通过账号信息统计和追踪统计,她从来没有关注这个粉丝,也没有发过任何关于该明星的信息,账号里全是在追其他国家的明星,难道她是偷偷关注,默默喜欢?“

后来一个师姐解答了他的疑惑。

这就像是渣男分手时,总会说一句,我其实不想伤害你。

只是想减少内心的罪恶感罢了。

一句”白喜欢你这么久了“,既蕴含了自己曾经对于这个明星有过多少的憧憬和期望,又深藏了自己对该明星的失望。

伤离别,离别虽然在眼前。

虽然其实根本没有粉过你,也未曾动过真感情。

师姐说完后,全场沉默,或许她也是个有故事的女同学。

关于这些人所在的地区统计,经济发达地区也有,但不多,二级三级省市居多。

因为统计基数原因,更具体的到底是哪些地区,分布形态是什么样的,就不做阐释了,需要做更科学化,专业化的数据模型研究。

在更细化的社会身份上。

从呐喊行为者的社会职业属性划分,集中在务工者,上班族,学生等普通群体身上,都是社会最为重要的基础人群。

年龄统计,数据反映的是:15岁至35岁为最主要多数。

二、为什么这么做

法社会学认为人类的社会行为做出背后,实际上是其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的双重影响,哪怕是定义的“呐喊行为”也不例外。

[极端情绪宣泄]

出于这一目的的人群,主要集中在务工人员,收入较低工薪阶层。

工作压力大,生存压力大,情感不顺,激情有,而抒发激情的地方却没有。

既然物质上无法满足了,那么至少精神层面要满足一下,平时高高在上的明星,如今在大事面前,都和自己拉在同一个层面了,那么你就应该和我保持同一个态度,同一个步调,这样就可以得到心理的认同感。如果没有,那对不起,这个时候我就可以痛骂你,痛斥你。

我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我都做出表态了,你一个平时高高在上的人物,竟然连屁都不放一个!?你作为公众人物,理应比我说的更好更积极!

如果你做不到,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骂完了,爽。

“xxxx都这样了,你为什么为(或不为)xxxxx,你是不是xxxx?”

这类人群的注意力,主要是放在后半句,你是不是xxxx上,你是不是臭傻逼,你是不是卖国贼,小心我杀了你全家,小心我奸了你妈妈。

前面的重要吗?

不重要了。

[头羊效应]

头羊效应是指人类社群反应和羊群一样,当领头羊缺失之后,依然会下意识将前方的羊视为自己的领路者,哪怕前头那哥们儿也并不认道儿。

看见人家店门口排队,自己也跟着排。

看见人家看热闹,自己也跟着瞧。

因为头羊效应而在他人微博下留言的的,其实是行为者的大多数。也就是我之前提到的普通职工,年轻学生,居家妈妈等普通人。

“xxxx都这样了,你为什么为(或不为)xxxxx,你是不是xxxx?”

从句式内容来说,他们更看重的是前半句,“xxxx都这样了”。

中国都要和美国打起来了,中国南海都被夺了,中国娱乐圈都被共济会操控了,中国上中下层都完了。

这是社会的焦点,也是大义的旗帜,是心中公认的正义准则。而且有人进行了质问,有人率先说出了过激的话,那么自己作为跟随者,也应当参与进去。却不考虑,除了这前半句,后面这事儿又怎么说呢,到底人家应不应该表态,如果不表态,至不至于骂卖国贼,杀全家?

反正头前有人领路,且举着一面大旗,我就随大流跟着上吧。

有人前来制止,便指着前面的旗子,说瞧吧,我是为了这个,但究竟这一路冲上去到底是做什么,这样的做法对不对,想来自己也不太清楚,又或者清楚过来,话已经说出口了。

三、反映的问题

社会行为通常采取分阶标签的形式,来变现它降级和升级的过程。

a级:不转不是中国人——b级:xxxx都这样了,你为什么为(或不为)xxxxx,你是不是xxxx?——c级:你卖菲律宾芒果片,摊位砸了。你开日本车,车和人都砸了。

这其实是呐喊行为的递进过程标签,初级阶段是大家常见的“不转不是中国人”,停留在标签化的语言层面,而中级阶段则是语言标签加实际留言骚扰,至于最后,则是真正的暴力行为了。

三者的理论基础和递进原因是一致的。

在理论上,至少在理论上,呐喊行为者是更容易成为施暴者的。

另外在进行数据研究的过程中,常常会将研究目标进行统合,并结合类似问卷进行调查。

在我看来,调查结果是挺让人悲观的。

打美国,打日本,打台湾成为了该人群最为倾向的前三选项。

说白了,这就是民主基础投票的可参考数据之一。

这个结果让人看的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上午的时候,有人给我发一条链接,让我看,并希望我转发。

我看了,讲的是共济会和藏传佛教联合,对赵薇等人进行洗脑,讲马云90年代去美国,是接受共济会洗礼,讲现在藏传佛教和共济会达成协议,以后把中国变成政教合一国家。

我说我不转。

她说,别人哪怕被删帖都在拼命发声,你们这些人就只知道发发段子,写写东西,真正涉及国家利益的,都不说话了,不如吞粪?

我说不是。因为我觉得这不像真的,所以我不会转。

“我对你很失望,我以为你学法律,会关心正义。”

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我觉得这个社会是在变好的。

十年前五年前那些极端的行为,如果重演,我相信现在会有很多人站出来阻止。

会有更多愿意为国慷慨激昂直抒胸臆的人。

会有更多人关心社会的进步。

哪怕不成熟,哪怕稚嫩,终究是好的。

可是有些事,错就是错。

旗帜之下,不能藏污纳垢。

“林俊杰,你作为中国人,这片土地生你养你,南海仲裁这么大的问题,你都不说话!?狗逼,老子以后再听你的歌,老子不是人。不要再有脸来中国骗钱了,也别让我知道你父母住在哪儿,要不然杀你全家。“

林俊杰,1981年,生于新加坡,长于新加坡。

是的。这样的人和事,会越来越少。

可是只要这样的人和事还存在一天,就需要有指出错误的人。

做这事儿的人不讨喜,人民群众欣欣向荣,就你丫事儿逼,非要挑点儿毛病出来,欠抽!

是的。

可我还是想试试。

4.题外话

说点儿别的。

之前和参与研究的师兄聊天,讲起了行为者的不同学科定义。

师兄:你们这些研究条条框框的,起个名字还那么问题,还呐喊行为者,听起来太文艺了。

我:那你们社会行为学怎么定义这些人?

师兄:我们是这么说的,假借整体因素的影响,利用语言或者其他手段……

我:说人话。

师兄:借着幌子,给别人添麻烦的大傻逼。

我:师兄,你怎么可以说脏话呢?

师兄很严肃看着我。

师兄:这怎么会是脏话呢,这是科学认定的傻逼!

就写到这里吧,很惭愧,只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谢谢大家。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匿名
    2016年7月16日16:29 | #1

    南海仲裁都这样了,你为什么不宣戰,你是不是傻逼?
    白擁護你那麼久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