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之许:鱼肉和刀俎没有共识

南海仲裁案点燃又一轮爱国热潮,小粉红们的喧嚣之外,各路名人也纷纷展现爱国立场,新晋网红咪蒙也迅速带鱼化,表达了自己的“兽交”热情。这一剧目,并不新鲜,王小波早就说过,这其实是一种“捐税”:在大陆,影响力主归党营,极少数也是特许经营,凡是名人,就需要随时表白效忠,以为捐税,方可继续经营,咪蒙的爱国热情,看似突兀,但如果翻看一下其银行账目,大抵就会明白。反之,如果不愿意纳税,影响力也会瞬间归零,李承鹏、慕容雪村等人的数百万粉丝,不就一夜间灰飞烟灭了吗?

在爱国喧嚣之外,另一股声浪同样不容忽视,目力所及,曾经作为民间自由派主流表述的“爱国不爱党”,已经开始式微,微博上、朋友圈,流行的更多是各种“这个国家与你有什么关系”的段子和文章:收回了南海,可你的房子还是只有70年产权;国家强大了,再也没有人来救我们了……

从土地、纳税人一直到选票,种种权利的剥夺之下,无数人开始明白,这国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何爱之有?从来就没有脱离于政权之外的所谓“祖国”的存在, 持这一观点的人越来越多。

一边是有执照的爱国在公然的横行,一边是此国与我无关在持续的蔓延,如此两极的呈现,显示出大陆话语场中撕裂的加大,要知道,爱国这一话题,因其高度敏感和影响重大,即使是自由派人士,也绝少有人敢于公开否定,而只是更多地加以曲折的质疑和代换,“爱国不爱党”即是其一,而如今,主要出自草根的段子和文章却不管不顾地走到了否定爱国本身的地步,不能不说是令人惊叹的。

实际上,近些年来,几乎在所有问题上,亲自由民主体制,追求更多权利、法治和自由的话语,与亲现行专政极权体制,强调更多的秩序、权力和管制的立场之间,存在著针锋相对的冲突,且都可以发现撕裂扩大的趋势。如此次爱国热潮一样,网络论争的空气变得越来越激烈,越来越势不两立。

对这样的撕裂或对立表面化,许多自由派人士感到忧虑,而端出了“共识”这味药,如在2012年,就先后有《炎黄春秋》杂志的元旦社论“宪法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共识”(简称82宪法共识),张千帆、贺卫方等70多位中国知名学者联名发出的“《改革共识倡议书》”(简称改革共识)、冯崇义等海内外华人联署的“《公民宪政共识》”(简称宪政共识)、以及中国思想界秦晖、黄纪苏、陈明、何光沪等人发起的“牛津共识”。所有这些倡议,都将共识作为解决当下冲突的药方,又或者是通向未来的某种方向。

共识作为药方,早已有之,甚至可以看成是改革派或自由派的标签。在自由派的观念中,市场化进程有别于此前的阶级斗争等方式,本身就是制造基于利益重叠的共识的过程,而市场化所带来的这一共识,又会反过来支持进一步的改革,并最终实现包括体制在内的渐进但又是全面的转型。从理论上讲,市场化改革确实有别于阶级斗争等方式,有利于形成基于利益的共识,在大陆市场化早期,更多的也是重叠共识的浮现和成型,这也支持了改革派或自由派的“共识”话语。

但是,大陆的市场化进程发生在既有的权力体制之下,其出发点本身即是改善并支持既有的权力体制,权力体制始终支配著市场化进程,也因此,大陆的特色市场化进程,具有鲜明的双重性质,一方面市场化确实使得利益交换和社会交往更加丰富复杂,并形成了基于利益和交换的各种重叠共识,一方面,利益分配服从于权力体制,在权力体系的作用下,通过持续的利益分化,最终形成了体制内外鲜明的利益区隔,或一道沿体制边界的撕裂和对立鸿沟。

在这道鸿沟的两边,一边是市场化产生的庞大的新兴社会阶层,一边是权力体制庇护下,以党政机关、事业体系、国有企业等为基础的利益分配体系,前者有著新兴而旺盛的利益和权利诉求,主要反映在亲自由民主体制的自由化话语之中,后者则更加亲和一套保守威权的话语体系,以及隐藏在这一话语体系背后的利益偏好,近年来,这一沿体制边界的对立或鸿沟日益清晰,乃是上述网络话语争论日益激烈的根本原因。

也因此,在日益清晰的局势面前,所有这些“共识”倡议,不可能获得什么积极的响应,而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这些“共识”倡议发出后的数年之内,对于体制内外日益升高的撕裂和对立,当局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进一步加大了对于民间自由化话语的压制力度,试图通过压制乃至取消自由化话语,以维持既有的利益格局,这不仅进一步摧毁了改革派或者自由派关于“共识”的事实基础,也使得更多的人开始明白,鱼肉和刀俎没有共识。这是因为,这一撕裂和对立的背后是权力为支撑,从而具有鲜明的压制性和强制性,如果说市场化过程中的利益分歧,还可以通过各种调节手段得到妥协,这种以权力为支撑的撕裂与对立,就具有鲜明的零和特征。

网络话语从“爱国不爱党”过渡到“这国与自由没有关系”,正是这一撕裂与对立表面化的直接反应。如今,即使在南海问题这样以往最不容易发生分歧的话题上,也出现了如此针锋相对的观点,无非是图穷匕首见,越来越多的人看清楚了利益格局背后的权力之手,开始告别各种虚假的共识,“爱国”这一曾经的共识因此而受质疑,也在情理之中。对此,一些自由派人士或许会痛心疾首,哀叹基于共识的渐进道路的破灭,但是,在大陆既有的权力体制之下,这样的道路不仅从来都是虚幻的,也是本末倒置的。直面专政权力体制的全面压制,直面这一权力体制下的利益对立鸿沟,并因此形成基于根本质疑反对之上的民间共识,才是走向改变的更合理出发点。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7月17日11:06 | #1

    爱锅与不爱锅的共识。

  2. 秋雨
    2016年7月17日11:12 | #2

    一大群奴隶有国家吗?古代假如有奴隶对着奴隶主高喊,这个国家是我们的!他一定会被剥皮凌迟!比如岳飞。

    中共流氓政权比起古代奴隶主高明的多,它鼓励十几亿奴隶一起喊爱祖国,趁机却疯狂掠夺奴隶,恨不能榨干屁民最后一滴血,维持特权和特供。同时为防止奴隶们觉醒后革命,又把祖国的大量财富转移海外,让中共权贵家族立于不败之地。

    对于少数觉醒屁民,最好的攻击就死卖国罪,汉奸罪,官方定义是颠覆国家政权罪。这在古代被称为十恶之首谋反大逆,剥皮凌迟,抄家灭族。

    一个奴隶怎么卖国?他有什么可卖?

  3. 匿名
    2016年7月17日11:54 | #3

    可以说大家有同一共识,也可以说大家有屁共识,其实这个共识就是人们日益增长的贪婪,为了获取更多,唯有抢,大家都抱着如此共识,又如何能达成共识呢?

  4. 匿名
    2016年7月17日11:56 | #4

    秋雨 :
    一大群奴隶有国家吗?古代假如有奴隶对着奴隶主高喊,这个国家是我们的!他一定会被剥皮凌迟!比如岳飞。
    中共流氓政权比起古代奴隶主高明的多,它鼓励十几亿奴隶一起喊爱祖国,趁机却疯狂掠夺奴隶,恨不能榨干屁民最后一滴血,维持特权和特供。同时为防止奴隶们觉醒后革命,又把祖国的大量财富转移海外,让中共权贵家族立于不败之地。
    对于少数觉醒屁民,最好的攻击就死卖国罪,汉奸罪,官方定义是颠覆国家政权罪。这在古代被称为十恶之首谋反大逆,剥皮凌迟,抄家灭族。
    一个奴隶怎么卖国?他有什么可卖?

    没有了对话,就干呗,土佬不是刚干了一下,虽然没成,干多了,总会有成的。

  5. 自由民
    2016年7月17日12:58 | #5

    我一直认为,要争取自由民主是需要流血牺牲的,如果哪天有人开始刺杀各个省部大员乃至中央官僚,那么转型的大门才会慢慢开启,否则说再多都没用,那帮土匪不可能被自由派的悲观预期吓到。

    ——————————————不忘六四,驱逐黄俄,冒充我的五毛贱狗必死

  6. 匿名
    2016年7月17日13:53 | #6

    不需要共识,再邪恶和正义之间没有共识,只有你死亡我。

  7. 匿名
    2016年7月17日15:35 | #7

    自由民 :
    我一直认为,要争取自由民主是需要流血牺牲的,如果哪天有人开始刺杀各个省部大员乃至中央官僚,那么转型的大门才会慢慢开启,否则说再多都没用,那帮土匪不可能被自由派的悲观预期吓到。
    ——————————————不忘六四,驱逐黄俄,冒充我的五毛贱狗必死

    这是最废的做法,共产党是一个极其庞大、稳固、凶狠、残暴、贪婪、无赖的组织体系,光党员就上亿,爪牙又能少吗?你杀得多少个?恐怕排着队,伸头让你砍,你砍到头发斑白那天都砍不完。况且,你今天杀了姓赵的,明天姓李的又来了,不是跟共产党杀了国民党何其相似?

    对抗人类史上最强大的邪恶组织,除了建立一个比之更强大的对立文明已别无他法。需要的是一个文明体系,而不是一群杀手,甚至一群恐怖分子。这是一个让人感到多么无力的现实。

  8. cc
    2016年7月17日16:30 | #8

    手无寸铁又无缚鸡之力的在讨论杀人,太可笑了,怎么感觉你们那么蠢啊,哈哈

  9. 匿名
    2016年7月17日16:35 | #9

    苏联怎么完的

  10. 自由民
    2016年7月17日16:35 | #10

    匿名 :

    自由民 :
    我一直认为,要争取自由民主是需要流血牺牲的,如果哪天有人开始刺杀各个省部大员乃至中央官僚,那么转型的大门才会慢慢开启,否则说再多都没用,那帮土匪不可能被自由派的悲观预期吓到。
    ——————————————不忘六四,驱逐黄俄,冒充我的五毛贱狗必死

    这是最废的做法,共产党是一个极其庞大、稳固、凶狠、残暴、贪婪、无赖的组织体系,光党员就上亿,爪牙又能少吗?你杀得多少个?恐怕排着队,伸头让你砍,你砍到头发斑白那天都砍不完。况且,你今天杀了姓赵的,明天姓李的又来了,不是跟共产党杀了国民党何其相似?
    对抗人类史上最强大的邪恶组织,除了建立一个比之更强大的对立文明已别无他法。需要的是一个文明体系,而不是一群杀手,甚至一群恐怖分子。这是一个让人感到多么无力的现实。

    蒋经国不是经历过刺杀,你认为他会放权?南韩不是经历过光州暴动,会有现在的民选?不要被什么告别革命忽悠,争取自由民主和建立独裁政权一样是需要奋斗牺牲的。天鹅绒革命只能发生在开明专制国家,对付共产暴政从来都是需要革命的。俄罗斯不是证明了这点么,现在又回到普京独裁了。

    ——————————————不忘六四,驱逐黄俄,冒充我的五毛贱狗必死

  11. cc
    2016年7月17日16:58 | #11

    鼓动别人去杀人,好让自己火中取栗的,别的且不说,人品够差,够卑鄙,够无耻。

  12. 匿名
    2016年7月17日17:11 | #12

    匿名 :
    苏联怎么完的

    军阀政变。

  13. 匿名
    2016年7月17日19:04 | #13

    cc 是哪里来的SB玩意儿?

  14. 匿名
    2016年7月17日19:38 | #14

    说实在的,你想中国青年不爱国,对美日阴谋无动于衷,是自滛。你们不明白文革的作用。文革调动起千千万万的青年关注国家大事!

  15. 考普
    2016年7月17日20:45 | #15

    匿名 :

    自由民 :
    我一直认为,要争取自由民主是需要流血牺牲的,如果哪天有人开始刺杀各个省部大员乃至中央官僚,那么转型的大门才会慢慢开启,否则说再多都没用,那帮土匪不可能被自由派的悲观预期吓到。
    ——————————————不忘六四,驱逐黄俄,冒充我的五毛贱狗必死

    这是最废的做法,共产党是一个极其庞大、稳固、凶狠、残暴、贪婪、无赖的组织体系,光党员就上亿,爪牙又能少吗?你杀得多少个?恐怕排着队,伸头让你砍,你砍到头发斑白那天都砍不完。况且,你今天杀了姓赵的,明天姓李的又来了,不是跟共产党杀了国民党何其相似?
    对抗人类史上最强大的邪恶组织,除了建立一个比之更强大的对立文明已别无他法。需要的是一个文明体系,而不是一群杀手,甚至一群恐怖分子。这是一个让人感到多么无力的现实。

    可惜美国正在犯当初英法的绥靖错误。

  16. 秋雨
    2016年7月17日23:07 | #16

    @cc
    两位网友说的都有道理,中共流氓政权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极权政府,它不但控制军队政治,还用国有垄断集团控制经济,有宣传部控制言论和媒体,屁民却无组织,无信仰,无共识。

    但专制政府的腐败无能一样会吞噬中共,目前的中共流氓政权和百年前的晚清政府类似,经济上融入全球化,互联网使屁民加速觉醒,随着经济不断探底,维持中共统治的成本会不断增加直到帝国崩塌。

    在大清国搞暗杀是孙中山同盟会的强项,而现代文明都在谴责这种恐怖分子的袭击手法。我看中共国所谓恐怖分子都是对社会极端绝望的人,比如杨佳,陈水总这类底层民众。按照现在的趋势,以后中共国的恐怖极端组织不会少。

  17. 匿名
    2016年7月17日23:14 | #17

    考普 :

    匿名 :
    自由民 :
    我一直认为,要争取自由民主是需要流血牺牲的,如果哪天有人开始刺杀各个省部大员乃至中央官僚,那么转型的大门才会慢慢开启,否则说再多都没用,那帮土匪不可能被自由派的悲观预期吓到。
    ——————————————不忘六四,驱逐黄俄,冒充我的五毛贱狗必死
    这是最废的做法,共产党是一个极其庞大、稳固、凶狠、残暴、贪婪、无赖的组织体系,光党员就上亿,爪牙又能少吗?你杀得多少个?恐怕排着队,伸头让你砍,你砍到头发斑白那天都砍不完。况且,你今天杀了姓赵的,明天姓李的又来了,不是跟共产党杀了国民党何其相似?
    对抗人类史上最强大的邪恶组织,除了建立一个比之更强大的对立文明已别无他法。需要的是一个文明体系,而不是一群杀手,甚至一群恐怖分子。这是一个让人感到多么无力的现实。

    可惜美国正在犯当初英法的绥靖错误。

    英法绥靖的时候美国也没参战啊,只是经济制裁。现在只是不到出手的时机罢了。你要是着急可以以身作则来帮美国/中华民国啊。

  18. 只许州官放火
    2016年7月17日16:13 | #18

    cc不就是赵家的狗,汪汪两声,没啥能耐,回去主子又有屎打赏了

  19. 自由民
    2016年7月18日08:31 | #19

    考普 :

    匿名 :
    自由民 :
    我一直认为,要争取自由民主是需要流血牺牲的,如果哪天有人开始刺杀各个省部大员乃至中央官僚,那么转型的大门才会慢慢开启,否则说再多都没用,那帮土匪不可能被自由派的悲观预期吓到。
    ——————————————不忘六四,驱逐黄俄,冒充我的五毛贱狗必死
    这是最废的做法,共产党是一个极其庞大、稳固、凶狠、残暴、贪婪、无赖的组织体系,光党员就上亿,爪牙又能少吗?你杀得多少个?恐怕排着队,伸头让你砍,你砍到头发斑白那天都砍不完。况且,你今天杀了姓赵的,明天姓李的又来了,不是跟共产党杀了国民党何其相似?
    对抗人类史上最强大的邪恶组织,除了建立一个比之更强大的对立文明已别无他法。需要的是一个文明体系,而不是一群杀手,甚至一群恐怖分子。这是一个让人感到多么无力的现实。

    可惜美国正在犯当初英法的绥靖错误。

    你这个观点有两个问题:
    1.指望美国来解放自己是非常傻的,美国的任何行动一定是以本国利益为优先,除非你国人民用行动证明愿意走向自由民主,比如乌克兰这样发动了颜色革命,而且有得胜之可能,它可能会出兵助你;反例就是8964就没有出兵相助,而是选择了经济制裁,你自己想想美国的外交政策是如果左右转向运作的;因此,你要想获得解放,就需要自己先解放自己。

    2.美国从国际法的法理来说也不能入侵一个主权国家,不论这个国家的政权是什么性质,除非这个政权入侵了另外一个主权国家,或者有证据证明该政权在本国造成了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大屠杀,种族灭绝等等。

    3.任何一个民主国家被动应战都是后发制人,这是这个政权的性质所决定的;主动挑起战争的99%是独裁政权,这也是政权性质决定的:需要敌人。

  20. 自由民
    2016年7月18日08:47 | #20

    秋雨 :
    @cc
    两位网友说的都有道理,中共流氓政权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极权政府,它不但控制军队政治,还用国有垄断集团控制经济,有宣传部控制言论和媒体,屁民却无组织,无信仰,无共识。
    但专制政府的腐败无能一样会吞噬中共,目前的中共流氓政权和百年前的晚清政府类似,经济上融入全球化,互联网使屁民加速觉醒,随着经济不断探底,维持中共统治的成本会不断增加直到帝国崩塌。
    在大清国搞暗杀是孙中山同盟会的强项,而现代文明都在谴责这种恐怖分子的袭击手法。我看中共国所谓恐怖分子都是对社会极端绝望的人,比如杨佳,陈水总这类底层民众。按照现在的趋势,以后中共国的恐怖极端组织不会少。

    我反驳:
    1.搞暗杀的绝不仅仅是绝望的社会民众,周永康之流搞的暗杀你我并不知道,而且就算失败了,习近平也绝对不敢把暗杀的真相细节公之于众;别忘了,林彪的儿子就搞过针对毛贼东的暗杀。

    2.暗杀一个臭名昭著的独裁者及其帮凶走狗,绝对不会被定性为恐怖袭击,恐怖袭击针对的是无辜平民,这个概念要搞清楚;暴政成为现实,反抗就是义务。就比如有人无端袭击,伤害你,你必然予以反抗,这种反抗绝不会有人说是恐怖袭击,反而冠名为正当防卫。

    共匪就是巧妙利用恐怖袭击来为所有的反抗运动污名化,其实真正的恐怖组织/分子就是共匪自己,它每天都在发动恐怖袭击:强拆民房致人死亡,雷洋被嫖娼后无端死亡,发动对维权律师的恐怖袭击——酷刑折磨,骚扰家属,强制失踪,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你说说以上这些行为,哪样不是恐怖主义手段呢?针对IS这样的恐怖组织,使用什么样的暴力手段予以反击都是得到国际舆论和国内人民支持的。

    3.还是那句话,独裁政权不推不会倒,如果发动针对共匪恐怖组织的头目的个人化打击行动,一定会加速社会转型,推动这个恐怖组织的彻底解体。

  21. 秋雨
    2016年7月18日11:51 | #21

    自由民 :秋雨 :@cc两位网友说的都有道理,中共流氓政权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极权政府,它不但控制军队政治,还用国有垄断集团控制经济,有宣传部控制言论和媒体,屁民却无组织,无信仰,无共识。但专制政府的腐败无能一样会吞噬中共,目前的中共流氓政权和百年前的晚清政府类似,经济上融入全球化,互联网使屁民加速觉醒,随着经济不断探底,维持中共统治的成本会不断增加直到帝国崩塌。在大清国搞暗杀是孙中山同盟会的强项,而现代文明都在谴责这种恐怖分子的袭击手法。我看中共国所谓恐怖分子都是对社会极端绝望的人,比如杨佳,陈水总这类底层民众。按照现在的趋势,以后中共国的恐怖极端组织不会少。 我反驳:1.搞暗杀的绝不仅仅是绝望的社会民众,周永康之流搞的暗杀你我并不知道,而且就算失败了,习近平也绝对不敢把暗杀的真相细节公之于众;别忘了,林彪的儿子就搞过针对毛贼东的暗杀。2.暗杀一个臭名昭著的独裁者及其帮凶走狗,绝对不会被定性为恐怖袭击,恐怖袭击针对的是无辜平民,这个概念要搞清楚;暴政成为现实,反抗就是义务。就比如有人无端袭击,伤害你,你必然予以反抗,这种反抗绝不会有人说是恐怖袭击,反而冠名为正当防卫。共匪就是巧妙利用恐怖袭击来为所有的反抗运动污名化,其实真正的恐怖组织/分子就是共匪自己,它每天都在发动恐怖袭击:强拆民房致人死亡,雷洋被嫖娼后无端死亡,发动对维权律师的恐怖袭击——酷刑折磨,骚扰家属,强制失踪,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你说说以上这些行为,哪样不是恐怖主义手段呢?针对IS这样的恐怖组织,使用什么样的暴力手段予以反击都是得到国际舆论和国内人民支持的。3.还是那句话,独裁政权不推不会倒,如果发动针对共匪恐怖组织的头目的个人化打击行动,一定会加速社会转型,推动这个恐怖组织的彻底解体。

    我同意你的观点,但理想和现实是有差距的,现实是中共国全面控制社会,屁民有反抗意愿也缺乏手段,只能不断被打压。

    发动自杀式袭击的人有两种,一种是为信仰牺牲,比如同盟会和伊斯兰暴徒,另一种是生无可恋以死抗争,比如杨佳陈水总等。

    目前中共国内是没有信仰的,决定大众主流的思想就是金权至上,与百年前不同,有自由民主思想的知识分子或各界精英无需以死抗争要自由民主,全球化时代你有能力移民就好了,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祖国。

    留在国内的是贫贱不能移,只有被中共逼得走投无路才发动自杀袭击,中共国底层数量有几亿人,随着绝望在底层蔓延,最后在他们中间形成极端组织不奇怪,但这种组织可能更类似伊斯兰国。

  22. 民敢瓷
    2016年7月18日10:13 | #22

    暴政成为现实,反抗就是义务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