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政变危机后,土耳其大清洗对准军界与司法

土耳其未遂军事政变发生之后,安卡拉政府开始了大清洗行动。这一过程中,因斯里克基地的司令、空军准将厄肯(Bekir Ercan Van)因涉嫌参与政变而被捕。《明镜在线》此前报道,该国军事委员会成员、四星上将厄兹土克(Akin Öztürk)被警方带走,相关图片在土耳其媒体广泛传开。据CNN土耳其语节目报道,被捕的将军当中包括埃尔多安总统的最高军事顾问亚孜齐(Ali Yazici)。

埃尔多安总统在伊斯坦布尔参加一个葬礼时称,要消灭导致这次严重事件、侵害国家肌体的”病毒”。

政变爆发仅数小时后,土耳其政府便宣称政变失败,忠于国家的军队重新掌控了全国。土耳其官方消息,截至到周日,已有6000名涉嫌与政变有关的人士被捕,其中至少5名将军、29名上校被撤职。埃尔多安希望对军界进行一次”彻底大清洗”。他说,不排除议会就重新引入死刑展开辩论。

埃尔多安的清洗行动并不仅限于土耳其军界。该国司法部长格兹达日(Bekir Bozdag)周日也宣布实施清扫行动。当地媒体称已向140名法官及检察官下达了逮捕令,指责他们的罪名是同恐怖主义组织有牵连。此前,土耳其国内已有约2700名法官被解职并拘留,其中包括该国宪法法院副主席、法官阿尔坦(Alparslan Altan)。

周六夜间,土耳其军方的部分官兵试图发起政变。在首都安卡拉和大都市伊斯坦布尔几乎同时发生猛烈的枪战,据官方数据,265人丧生,其中161人为平民和忠于政府的士兵,104人为叛军,伤者达1440人。

土耳其未遂政变也将对美国主导的对所谓的”伊斯兰国”的空中打击一度造成严重影响。美国空袭的飞机主要来自土耳其的因斯里克(Incirlik)空军基地,军事政变发生后,土耳其立即关闭了从该地至叙利亚边境的领空,因而美军空军也无法从因斯里克基地起飞。周日从五角大楼传出消息,土耳其军方答应重新开放因斯里克军事基地以及飞往叙利亚方向的领空。该地也驻扎着250名德国士兵,德国空军从那里起飞执行侦察和空中加油的任务。

土耳其同美国的关系在政变危机之后也变得更为紧张。安卡拉政府认为,该次政变的主要策划者是目前生活在美国的大教士葛兰(Fethullah Gulen)。土耳其总理耶尔德勒姆(Binali Yildirim)宣称,所有站在葛兰一边的国家都将被视为与土耳其宣战。埃尔多安总统也呼吁华盛顿引渡葛兰。对此克里表示,美国会协助将政变肇事者绳之以法,但在行动之前,必须要有证据。

土耳其未遂政变:谁在幕后操纵?

政变,谁是幕后黑手?土耳其记者、牛津大学圣安东尼学院访问学者埃兹吉·巴萨兰(Ezgi Basaran)有如下分析。

建国以来,土耳其共和国有过不少军事干预政治的经历,并且发生过四次政变,其中两次迫使政府更替,但军人没有接管政权。

这些都引发严重后果。但是,任何一次都比不上2016年7月15日夜间发生的那一幕。

人们是否有预感会发生政变呢?没有。许多人认为,尽管有迹象显示,军队中层不满埃尔多安总统不自由的政策,但是政变的可能性非常小。

原因有几方面。

首先,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AKP)第二届掌权以来,将限制军队干政作为主要承诺之一。

2007年,当时土耳其武装部队负责人亚沙尔·比于康纳特(Yasar Buyukanit)将军反对AKP创始人、埃尔多安长期的盟友阿卜杜拉·居尔(Abdullah Gul)担任总统。AKP和议会对此干预置之不理,居尔当选。

但是,将军试图干预政府布局显示出AKP和军界存在争端。

比于康纳特插手一个月后,土耳其展开对厄尔根尼康(Ergenekon)长期、高调的刑事调查。检控方称,厄尔根尼康是恐怖组织,由“深国”—政治体制内—内世俗的民族主义者组成。

他们被指策划暗杀、爆炸,推翻政府,过去几十年内影响政坛。被控罪的人中包括前军队总参谋长巴什部(Ilker Basbug)。

2010年,土耳其又调查“大锤”案件,300名军官被监禁。他们被控密谋制造2003年推翻AKP政府的政变,但是后来发现,大多数证据是伪造的。

上述两起案件中原告都无罪获释。

现在已知,审判是伊斯兰教士居伦(Fethullah Gulen)在军队、情报、警察、司法体系中的追随者指挥的。居伦影响力很大,1999年起流亡美国宾夕法尼亚。

AKP依靠居伦运动,消除国家和军队中的世俗力量。但后来,AKP和居伦运动陷入权力之争。

居伦运动在国家架构中的存在有着很深的根基,而且很难追踪。

埃尔多安曾经誓言要清楚“恐怖分子的平行国家”,但是他承认这需要时间。不过,埃尔多安看上去仍然控制着局面,有高层官员的支持。

7月15日的政变看似主要是由宪兵和空军发动的。军队中一些重要分支强烈谴责政变。

谁是政变幕后主使?目前存在几种理论。

一个假设是,这是总统埃尔多安自己搞的“伪旗行动”,目的是夺取更多权力。但是常识告诉我们,事件发展得太远了,不可能是“伪旗”。

另外一个库尔德人接受的假设是,凯末尔主义者(Kemalist)–现代土耳其创始人阿塔图尔克在军中的世俗追随者诱骗居伦派搞政变。他们知道政变会失败,结果会出现他们盼望已久的居伦派被从军中清理出去。

还有一种理论来自警察消息人士,他们说,AKP政府本来计划在7月16日逮捕支持居伦的军官。消息人士说,策划政变的人得到情报之后决定行动,所以政变比预期的要早,准备不充分。

埃尔多安和他的部长们指责居伦运动策划政变,并说,这是该组织的最后一口气。

他说的也许没错,但是,还有许多其它方面并不逻辑。

首先,使用暴力、更别说是搞政变了,不是居伦运动典型的“作案手法”。正如我们在厄尔根尼康和大锤案中看到的一样,该运动曾经使用过监听、伪造证据、抹黑等方法。

再者,政变过程中军人发表的声明听上去和阿塔图尔克向土耳其青年发表过的著名讲话很相似。不过,由于一些措辞过于明显,因此也可能是别人故意安插进去的,暗指这是凯末尔派、而不是居伦派。

目前什么都无法确定,但是,面对叙利亚战争扩散的挑战、所谓的“伊斯兰国”的威胁以及库尔德人起义,土耳其最不希望看到的,应该就是又一起军事政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