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磊磊:韦小宝为什么不会去当义和团

前几天看见一篇止庵老师讲义和团的访谈。

其中有一段话,是说义和团成员的知识结构的,很通俗、好懂。

他说:‌‌“义和团的知识结构,就是看戏、听书,坐在炕头上神侃,你传我,我传你。‌‌”

‌‌“没有任何阅读能力……他们所能接受的都是从戏曲和小说中来的。‌‌”

看到这话,我忽然就想起一个人来——韦小宝。

这完全符合韦小宝的特征,不是吗?他也是完全没有阅读能力的,不识字,‌‌“韦小宝‌‌”三个字他也只认识中间那一个。

他几乎全部的文史知识,正是靠说书、听戏、神侃来的。什么岳飞大战陆文龙啦、李元霸火并裴元庆啦,都是这些。有一次康熙和他说:咱们满人其实就是金国的后裔。他第一反应就是心想:原来你们是金兀术、哈迷蚩的后代,卧槽你们祖上可糟糕得紧。

那么,如果晚生个二百多年,没文化的韦小宝会变成义和团吗?会相信自己‌‌“刀枪不入‌‌”吗?会作法请猪八戒、王母娘娘附体,放火烧北京城吗?

我们几乎凭感觉就能回答:不会!

于是问题就来了?为什么呢?为什么知识结构和义和团几乎一模一样的草根韦小宝,我们却都断定他不会去做义和团呢?

也许你会说,因为他滑头。

没错,他是滑头,只有他煽惑别人,别人很难煽惑他。他在清廷做大官,拼命贪污受贿,却对天地会的弟兄解释说:我这叫做反清复明呀。我贪得越多,就越败坏清朝的吏治,清朝就亡得越快。

天地会的傻兄弟们听了,十分佩服,‌‌“深以为然‌‌”。

然而,滑头只是表面原因,却不是深层次的根源。我以为第一个原因,要到他生长的地方——扬州上找。

《鹿鼎记》里说,扬州当时是什么样的城市呢?‌‌“繁华甲于天下。‌‌”‌‌“淮盐集散于斯,更是兴旺。‌‌”说白了一句话:商品经济发达,民营企业兴盛。

我想起之前评论员黎明先生的话:愤青现象,是一种经济现象。

‌‌“在民营企事业发展强劲的地区,愤青就势单力薄;而在民营企事业艰难窘困的地区、或者是国富民穷的地区,极端狂热的民族情绪则颇具‌‌‘市场份额’。这里有个悖论,似乎越穷越爱国。‌‌”

这道理放在个人身上也是一样。一个人参与和见证的经济活动越少,他的工作越是单调、封闭,就越容易是愤青,喊打喊杀。

韦小宝不同。他自己虽然是无业的,但他所生长的城市是一个商品经济发达的城市。他长大的那个丽春院,代表了一种活跃、繁荣的民营经济形态。他虽然是文盲、没文化,但和义和团所吸引的那些华北、山东的贫苦农民、城市贫民完全不一样,不容易极端化。

此外,他还耳濡目染,了解一些商品经济的粗略规律。比如他大概本能地知道,再怎么不吃芒果干,哪怕把全扬州的芒果摊都砸了,也不过苦了那些做生意的同胞,整不垮南洋的敌人。

其次,韦小宝绝不会相信‌‌“刀枪不入‌‌”。

对于洋人的文明,他总体是鄙视的。他看不起那里的城市——觉得又小又破;看不起那里的公共卫生——认为肮脏不堪;看不起那里的宫斗计谋——觉得还不如《三国演义》;甚至还看不上那里的女性,说她们牛高马大体毛多。

然而,至少韦小宝在一件事情上是特别清醒的:他对西洋火器的威力,有着非常清醒的认识。

他经常对朋友们说,火器真他妈厉害。康熙还曾带他看过外国鬼子南怀仁、汤若望试验新式大炮,让他开过眼界。

从某种程度上说,他算是误打误撞地开眼看过世界的,哪怕只是看了一角。他已经模糊地感觉到,世界上或许已有了一种领先于我们的强大的文明,虽然他认为还仅限于工业文明。

所以后来,他奉命去剿灭神龙教,采用的什么办法呢?很简单——大炮轰。

他完全确信,不管洪教主怎么武功盖世,教中的几位高层人物也都是一流好手,但在他的坚船和大炮之下,神龙教只能灰飞烟灭。

他甚至对于当时世界上超前的精神文明也有一点点了解。康熙告诉过他,汤若望的历法,比我们老祖宗留下的历法。韦小宝从此有了一个印象:‌‌“外国老鬼会算天文地理‌‌”。

这一些认识,其实都是非常肤浅、表面的,但在当时已经很不容易了。就凭这一点点知识,就已经足够让他和义和团尿不到一块。

如果有人告诉他,可以请猪八戒、灶王爷附体,变得刀枪不入,能挡火炮,他一定心里大骂:‌‌“辣块妈妈,神龙教洪教主都挡不了的,你让老子去挡?你才是猪八戒!‌‌”

最后,我还想说一点:韦小宝不需要通过愤青的行为,释放自己的性压抑。

每一个极端行为的背后,往往都有着一团压抑的欲火。你看很多人打到**去,接着就要活捉林志玲;打到**去,接着就要活捉苍井空。

喜欢喊打喊杀的人,一般都喜欢喊干喊日,‌‌“把某某地方的女人轮流叉叉一遍‌‌”‌‌“让某某地方每个女人给我叉叉一次‌‌”,一般都是这种。他们在攻击别人的时候,最喜欢说:‌‌“是不是你老母被人叉叉了……‌‌”为什么这样喜爱谈论下半身呢?压抑呗,找不到女盆友呗。

义和团这样的运动里,还伴随着大量关于性的迷信、谣言。比如止庵先生举了个例子:在攻打西什库教堂的时候,义和团死活打不进去,就传说里边的主教是个鬼,一百五十多岁了,而且把女人的阴毛编了个毯子,站在楼上挥动,所以咱们法术就不灵了。

这一方面当然是给失败的军事行为找台阶下,但在这样的谣言背后,还有着一种浓浓的窥淫、YY、宣泄的情绪在。每个传这种谣言的人,我们仿佛都能想象出他们复杂、暧昧、猥琐的表情。性,对于他们来说太缺乏了、太神秘了,只有用这样的方法来小爽一下,过把嘴瘾。

可是,韦小宝需要用这种方式来宣泄性压抑吗?当然不要。

他是丽春院长大的,性在他眼里根本没有什么神秘的地方,花一点钱就可以的。你如果和他说,用异性的某种体毛编个摊子,站到楼上去挥,就可以有魔法,他大概又会心想:‌‌“辣块妈妈,你当老子是傻瓜笨蛋吗,你自己怎么不去挥……‌‌”

事实证明,我们的小宝是经受住了考验的。小说里,他是文盲、流氓、痞子,但唯独不是愤青。书上谁都煽惑不了他。在神龙教里,那么多青年男女教徒高喊着口号、对着大炮冲锋,仿佛是义和团提前二百年的预演,但韦小宝绝没有这份心情。

当然,唯独有一点,他和愤青是完全一模一样的:

打到岛上去,活捉洪夫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1. 自由民
    2016年7月18日11:01 | #1

    当带路党有洋银,这是聪明人的选择。

  2. Mobile Guest
    2016年7月18日04:55 | #2

    最后一句,好猛

  3. 匿名
    2016年7月18日17:21 | #3

    自由民 :
    当带路党有洋银,这是聪明人的选择。

    您一定是“聪明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