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鈴遺言:對他們而言,我們是「非我族類 其心必異」

在經歷過幾次文章、文字乃至主持電視節目時的「遭遇」後,我深深明白了一個道理,在中國沒有一件事與政治無關。以下是本人經歷。

你可能無心的開了個玩笑,但被玩笑的人或許會認為你是敵對勢力派來鬥爭他的。

我還曾經因為大陸某媒體人在我面前很囂張的說台灣不好(這個不好有關官商勾結),於是請了個民意代表在質詢時提出台灣是否有某某問題,結果這位仁兄知道茲事體大,於是將我妖魔化成為民進黨份子對他的攻擊。

還有一次上節目,年底回想過去一年,最能代表台灣/大陸的事,我選了個人物,對方(大陸)選了個負面的事(當年大陸的確有許多不好的事,好事幾乎沒有),結果這段要求重錄,我也得選個壞的,否則這集節目過不了審查。

還有一次節目談兩岸宜居城市,大陸這邊有香港進榜之外,其他全無,台灣則有台北,結果錄這一集時,製作人非要我想一個跟台灣城市有關的惡名榜單,因為中國大陸都沒有好的,所以談台灣也要舉壞的例子。我問製作人,香港不是中國香港嗎?他們好也應該是個好例子?不說過程,總而言之,大陸全都不是宜居城市,而台北市是全世界頂樓最醜的城市(真的曾有一項調查如此,而我也覺得台北市的屋頂有夠醜)。

後來我漸漸瞭解一件事,在中國最好沈默,但在關鍵時刻,一定要強烈、搶先表態。這沈默與表態之間的智慧,很抱歉,我沒有。

而且批評時政時絕不能指名道姓,或是很明顯的讓人知道你說的是誰,越模糊越好,最好大家都有責任,最後就是大家都沒有責任。

我就是因為以前在台灣跑立法院時養成的快人快語的個性,後來到了大陸也「不思悔改」,而又由於我在大陸的網路上掀起過幾個不大不小的風波,南方人物週刊說我是在中國互聯網走的最遠的台灣人。於是為防未來有一天我可能會把事搞大,以及我具有搞大事情的能量,就這樣,為了防患未來,我也就沒地方可以寫文章了,包括在台灣某些聽話的媒體。

今天有感而發是因為戴立忍。我不認識他,更沒看過他電影,但是換角一事,我很清楚不會以他的意志為轉移,跟趙薇也沒多大關係,甚至連戴立忍是不是台獨關係也不大,他必然犧牲,為了南海、為了蔡英文,他就是再發多少聲明都得要為了與他無關的事犧牲,因為他已經被選作祭品。

我因為許多莫須有的標籤,承受了不少壓力,甚至在精神上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回到台灣將近一年最近才又到北京待一陣子。我很難說整個五、六年我在大陸發生的事完全沒有責任,但我非常清楚,我完全沒有「智慧」在這裡生存。

至少我知道,對他們而言,我們是「非我族類 其心必異」。我相信,未來四年還會有許多的戴立忍,簡單粗暴,就是他們的策略。當他們說,美國是在利用台灣,他們何嘗不是,兩大之間難為小,我只能祝福中華民國繼續撐下去、國運昌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匿名
    2016年7月18日10:18 | #1

    想要论证“其心必异”有多种手段,“族类”与否不是必须的。

  2. 匿名
    2016年7月18日10:46 | #2

    对傻逼五毛来说,除了中国人,都是非我族类!~即便港人,也是非我族类!~
    对官员来说,除了党员,都是非我族类!~
    对领导来说,除了自个儿500家亲戚,剩下的都是非我族类!~

    领导反腐,抓官员就跟抓橘子一样,一拿一个准!~
    官员强拆的时候,让屁民死于非命,就跟铁锤砸鸡蛋一样,一砸一个准!~

    其他要是有让你误会自个儿是领导阶级的话或文章…
    统统是领导和政治课的话术,专门忽悠台商和内地傻逼用的!~
    当养肥了你,真要宰你去毛割肉的时候,你在它们眼中就跟聂树斌,方九书,雷洋没甚么两样!~
    说杀就杀!~屁民的命就是这么贱!~

  3. 匿名
    2016年7月18日16:47 | #3

    文革中對人的分類和清除,讓全國人知道他們嘴上,人民(他們的紅色基因或暴力暴政施行者)的威,至今仍深深銘刻在心。

  4. 匿名
    2016年7月18日19:50 | #4

    而且批評時政時絕不能指名道姓,或是很明顯的讓人知道你說的是誰,越模糊越好,最好大家都有責任,最後就是大家都沒有責任。

    两千多年奴隶意志的铸模造就了中国人如今在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奴性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