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银行司长盛松成:货币政策陷入流动性陷阱

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浦发银行联合主办的“2016中国资产管理年会”于2016年7月16日在上海举行,中国人民银行调统司司长盛松成出席并演讲。他表示,现在货币政策有一点陷入流动性陷阱的现象,大量的货币发行出来以后并没有能够迅速的拉动经济。凯恩斯说的是整个社会的流动性陷井,而我们现在陷入了“企业的流动性陷阱”。

个人某种意义上也有一种流动性陷阱,因为大家都去买房子了。所以现在发行出来的货币,第一,成了企业的活期存款,形成了企业的流动性陷阱。第二,大量的个人的钱投到了房地产,形成了个人某种意义上的打比喻的流动性陷阱。

以下为会议实录:

盛松成:尊敬的王义军董事长、于学军主席、各位领导、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我今天发言的题目是“M1高增长及当前我国财政货币政策选择”。我为什么选择这个题目?因为大家知道昨天上午,也就是这个时候人民银行刚刚发布了今年上半年的货币金融数据,我们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在今年的货币信贷数据方面,有一个现象早就引起了我的关注,好几个月以前,这就是我们的M2和M1差距不断扩大。我们的M2这次是11.8(6月份),很巧,5月份也是11.8的同比增速,去年的这时候也是11.8,我当调统司长几年以来,这几个数据几乎同样的,这说明我们的M2总体讲是比较平稳的。但是M1不同,我们的M1从去年10月份开始高速增长,一直增长到今年的24.6,所以引起了我的很多思考。为什么我们会相差这么多?

我们国家货币供应量分为三部分:M0、M1、M2。M0指流通中的货币。M1是M0 单位活期存款。我现在集中精力讲M1,大家看看M1主要是企业的活期存款。狭义M1已经达到了44万亿,其中只有6.3万亿左右为流通中的现金M0。我们来看一下为什么会引起我这么高的重视?实际上我今天的发言和刚才于主席的发言有异曲同工之处,说明我们的下行压力是大的。历史上M1的高速增长往往都是伴随着经济上行,为什么?

因为当经济下滑的时候,企业需要用资金,它需要支付、结算、购买、投资,所以它会把大量的货币放在国际存款上。我刚才已经讲了M1的主要部分就是企业活期存款,这时候是恰恰是企业向好,企业活期存款增多,这时候我们做企业和做银行的都有感觉,而当前的形势是恰恰相反。这是我们20年来第一次出现,引起了我的重视。请大家看,我们从去年的10月份开始一直到现在,M1和M2的增速差距很大,M1的增速是24.6%,而M2是11.8%,两个差越来越大,从去年10月份开始这两个差值越来越大。

为什么会这样?我觉得主要有几个原因:第一,企业持币待投资。我们后面的大量货币增加流给企业,但是企业并没有找到合适的投资方向,他找不到。怎么办?他就把大量的钱留在活期存款账户上,所以大家同步的正好是我们实体经济的制造业和民间固定资本投资最低的时候,今年1到6月份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3.3%,是十几年来的最低点。民间投资数据以前是不发布的,是从2012年开始发布的,从2012年发布以后,是2012年发布以来的首次最低值。1-6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仅增2.8%,比上年同期低8.6个百分点, 较上月下降1个百分点,为2012年1季度首次发布以来的历史最低值。

这就是企业找不到投资方向,找不到合适的投资内容。

第二个原因,近期M1高速增长的原因。我们近期的活期存款利率是0.35%,没有必要把大量的钱放到定期存款,我们理财产品最高的时候曾经拿到过5、6,所以这种情况下企业把大量的活期存款放在里面,形成了M1的高增长。

第三,地方债务置换可能对M1形成扰动。它置换了债务以后,应该要同时归还。但实际上有一个时间差,并不是说地方政府拿到了钱以后,不一定马上归还银行的钱,不一定马上归还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贷款。所以它会有一个过程,它会放在企业或者事业单位的账户上。这么一来,我们刚才讲的企业的活期存款也比较高,所以整个M1的增速不停的上升。恰恰和历史上相反,说明什么?说明我们经济的下行压力是很大的。

我有一个观点,我们现在货币政策有一点陷入流动性陷井的现象。也就是说,大量的货币发行出来以后并没有能够迅速的拉动经济,这就叫做流动性。流动性陷阱是什么意思?它是从凯恩斯里出来的,就是说你货币量再增加也没有用,利率也不会再下降,投资也不会再增加,这时候陷入了流动性陷阱。我给它改造了一下,叫做“企业的流动性陷井”,凯恩斯说的是整个社会的流动性陷井,而我们现在陷入了企业的流动性陷阱。刚才已经说了,我们存到了M1,那么个人某种意义上也有一种流动性陷阱,什么意思?大家都去买房子了。所以现在发行出来的货币,第一,成了企业的活期存款,形成了企业的流动性陷阱。第二,大量的个人的钱投到了房地产,形成了个人某种意义上的打比喻的流动性陷阱。

我的观点是什么?我的观点是货币政策有效,而有钱,需要财政积极的响应。我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指出财政部出来要配合货币,财政部主要是什么?第一,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更有优势。你们看看中国的企业赋税在2013年达到67.8%,比如说美国是43.9%,其他国家相对都比较低。

所以我的观点是我们要减轻我们企业赋税,所以营改增也是这么一个目标。第二,适当增加政府债务发行,提高财政赤字率。我们的赤字率在行业上也是比较低的,我们2014年的实际赤字率是2.1%,2015年我们是3.5%。经过精确的测算,我国的赤字率达到3%到5%一点问题都没有。为什么?因为时间关系,没有办法一一展开。第一,我国的债务大量的都是内债,而我们的外债占43%,外债一多就比较危险,就必须要用外汇储备去购买。所以我的结论是,我们应该将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相配合,才能积极地拉动经济,维持经济的平稳较快增长。

我的发言完了,谢谢大家。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7月18日09:59 | #1

    几十年前消灭了资本家,现在人人都在投资争当资本家

  2. 自由民
    2016年7月18日10:02 | #2

    1.减税肯定要动摇地方政府的税基,没有实施空间,所谓营改增因为扭曲执行反而在增加企业的税负;

    2.提高政府的赤字率,那么增加的债务置换出来的现金还是没法进入真正需要进入的行业,因为这些行业都是比较看不到钱景的,还是流入铁公鸡,最后拉低整个社会的经济运转效率,得利的是僵尸国企;

    3.这个司长属于能把问题谈一堆,最后提出的都是狗屁不通的解决方案的尸位素餐者,这正好证明,共匪的现有官僚体系没有人才可用,基本都是滥竽充数的垃圾货色,想要靠它们把经济搞起来,习虫子还是洗洗睡吧。哈哈哈哈

    ——————————————不忘六四,驱逐黄俄,冒充我的五毛贱狗必死

  3. 匿名
    2016年7月18日19:01 | #3

    自由民 :
    1.减税肯定要动摇地方政府的税基,没有实施空间,所谓营改增因为扭曲执行反而在增加企业的税负;
    2.提高政府的赤字率,那么增加的债务置换出来的现金还是没法进入真正需要进入的行业,因为这些行业都是比较看不到钱景的,还是流入铁公鸡,最后拉低整个社会的经济运转效率,得利的是僵尸国企;
    3.这个司长属于能把问题谈一堆,最后提出的都是狗屁不通的解决方案的尸位素餐者,这正好证明,共匪的现有官僚体系没有人才可用,基本都是滥竽充数的垃圾货色,想要靠它们把经济搞起来,习虫子还是洗洗睡吧。哈哈哈哈
    ——————————————不忘六四,驱逐黄俄,冒充我的五毛贱狗必死

    这个ID不学无术,发言却挺积极。

    1、减税是刺激经济的强力措施,尤其是象中国这种重税赋国家,文中作者都提出了:“你们看看中国的企业赋税在2013年达到67.8%,比如说美国是43.9%,其他国家相对都比较低。”,怎么会没有空间,不止有空间,而且是有很大空间。相信你根本无营商或参与经营的经历,中国的税法千奇百怪,口子多多,又自相矛盾,最绝的是税局对税法解释是一言堂,为什么会有如此高的税赋?税法如此多的漏洞?无他,寻租尔。
    为什么迟迟不敢减税,除了寻租,还有一个重要的现实,财政收入是500家庭的钱袋子,牵一发而动全身,三两个还好商量,500个势力重新再平衡,他习草包还没这能耐,而政府那些官更不会主动提,因为谁都清清楚楚,经济上不去的根本原因是富的太富,穷的太穷,即使花尽浑身解数,只要姓赵的不肯出血,经济只能是继续烂下去,谁会这么傻逼去提,没看到文章提到减税却说要加大积极财政政策力度,不是不能是不为也。这种官,放头猪都能当。

    2.发出来的货币并非沉淀了,资金逐利,这些资金经过一系列的金融运作,最终大部分会落到500家庭的帐户上,你们看到的只是表象,至于货币、金融相关的知识,各位看官自己读读书吧。这些东西其实是跟华尔街学的,土共的小农意识是想不出来的。

    3.这点倒是对的,尸位素餐对所有官员都适用。但是经济搞不搞得起来跟你们当中的大多数,其实是不相关的,你们为了糊口、为了养家、为了还房贷,无论如何,你们都是要工作的,经济好与不好,于你们不过是多收了三五斗。洗洗睡的除了习草包,更该睡的应该是你们,哈哈哈哈

  4. 匿名
    2016年7月18日20:13 | #4

    是流动性滞存。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