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年旧闻:四面楚歌的铁道部长刘志军

刘志军作为一个原本只有初中文化、而且家庭“成分”不太好的人,却能在年至半百之际成为新一代的铁老大,在中国的政坛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他在仕途上的青云直上,直到其胞弟刘志祥因为涉黑而翻身落马,才逐渐映入了人们的眼帘。

时来运至 昔日平民成部长

刘志军的官方简历中称:刘志军,汉族,1953年1月出生于湖北鄂州。研究生文化程度。1972年2月参加工作,历任武汉铁路分局党委书记,广州铁路局政治部副主任,武汉铁路分局分局长、党委副书记,郑州铁路局副局长,湖北省国防工办党组书记,沈阳铁路局局长、党委副书记。1994年11月任铁道部党组成员、总调度长,1996年8月任铁道部副部长,2002年9月任铁道部党组书记、副部长,2003年3月任铁道部部长、党组书记。

中共对官员的经历描述一般都会有文化程度或者学历的介绍,如果是名牌学校毕业的,也往往会作为一种荣耀直言不讳地写入简历。但诸如刘志军这样的简历,只要是对中共的宣传惯例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这种文凭都是后来因为升迁的需要而走过场弄的。据和刘志军关系密切的人士在《博讯》网上透露,刘志军其实只有初中文化,而且他的祖上在毛泽东时期“成分”不好,都是当时所谓的“阶级敌人”,他的仕途通达主要是因为其前妻家的良好政治背景。

据说,刘志军从小受过不少的苦,直到改革开放之前,他的人生处境都未能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后来,他在铁道部门工作的时候,上级看他做事认真,而且写得一手好字,口才也不错,所以在有更上级的人下来视察时,安排他一起招待。颇具有戏剧色彩的是,刘志军终于因为有了和铁道高层接触的机会,而得到上级的器重和提拔,并被某级别较高的铁道官员招为乘龙快婿。从此,他便官运亨通,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成为了武汉铁道系统的权力巨头,并最终取代了其岳父的位置。根据这位和刘志军关系密切的人士所透露的消息分析,刘志军和他前任妻子的婚姻并非是基于真正的感情,而是基于对权力的欲望,自然而然,他对其岳父的应允也就成了一种赤裸裸的媚上行为,甚至于是一种特殊交易。

当然,凭他先前的微薄社会地位,能够有这样的岳父钟情于他,并对他大加提携,仅仅归功于他的幸运也是不客观的,他个人能力和才华想必在其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看来,刘志军第一次婚姻的勉强成分非常的大,要不是因为岳父炙手可热的地位,也许他和前妻的结合根本就不会成为可能。“爱江山更爱美人”,刘志军在享受岳父荫蔽的同时,更难免对真爱的渴望。等到自己的权力关系网建立之后,刘志军自知抛开岳父亦能在中共的官场上单打独斗,于是,便提出了和前妻离婚的要求,岳父自知已经失去了利用的价值,无奈年迈气衰,只得听之任之。虽然一度换妻,据说,他仍然人心不满,在和第二任妻子离婚后,又再次走进了结婚的礼堂。说来奇怪,该人士透露刘志军第二次离婚的原因竟然是老婆“没有生儿子”,这在号称拥有了最先进意识形态的中共队伍里面,不能不说是“出类拔萃”。

胞弟被捕 万千痛苦在心头

中共官场流行这样一句话:“一朝有权在手,不用过期作废”,毫无疑问,在中共官场里面已经摸爬滚打多年的刘志军也不可避免地沾染上了这种坏思想。用中国的一句熟语“一人得道,鸡犬飞升”来形容刘志军的家族可以说毫不过分。

刘志军凭借他在铁道系统一言九鼎的“威望”,不断地提拔自己的亲戚在铁道部门担任重要职务,刘志祥便是其中之一。现年50岁的刘志祥是刘志军的亲弟弟,和刘志军一样,学历也不高。就因为其兄在铁道部门的显赫地位,他便“近水楼台先得月”,从一个普通的铁道工人做到了火车司机、人事干部、纪委书记、副站长,1997年4月,年仅41岁的刘志祥再次升任为汉口火车站站长。

汉口火车站坐落于九省通衢的华中重镇武汉,是一个百年老站。刘志祥担任站长长达六年,刚刚上任时汉口站负债1,380万元人民币,2002年运输收入则高达七亿元。官方的《人民日报》曾以《百年老站新站长》为题,称赞刘志祥厉行改革,包括改革营销系统、考核干部减员增效等。文章引述汉口火车站职工们的话说:“刘志祥是用他一身正气为人、两袖清风处事的人格魅力感染我们,激励我们的。”

天有不测风云,就是这样一个被中共门户喉舌《人民日报》誉为“两袖清风”的站长,竟然在去年三月,于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的任上被执行党内“双规” (在规定时间和规定地点交代问题)。去年9月底因涉嫌收受贿赂,同时还涉嫌在担任汉口站站长期间与当地黑社会命案有关而被罢武汉市人大代表资格,并正式逮捕。去年6月,汉口火车站广场管理办公室原主任丁润炎、原副主任刘生伟,因在广场出租和商铺改造过程中受贿,已经双双被判刑。据悉,刘志祥也涉嫌此案,不过,因为他的强大后台,他才幸运地躲过了这一劫,最终导致他锒铛入狱的原因是因为他涉嫌武汉当地黑社会的两条命案。

今年3月16,曾先后担任汉口火车站站长、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的刘志祥,因涉嫌故意伤害、贪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在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审。宜昌市人民检察院在对他的指控中称:1997年十月以来,被害人高铁柱因承包经营汉口火车站招待所未到期却被汉口火车站单方废除合同,多次找时任汉口火车站站长的刘志祥索要赔款,该站未予解决。后刘志祥得知高铁柱准备与他人到有关部门举报其违法犯罪问题,便指使无业人员彭支红(已判刑)对高铁柱进行报复。2002年12月8曰,彭支红邀约冯立海(已判刑)携带凶器窜入高的租住处,对其进行殴打,冯立海持刀刺破高铁柱右股动脉致其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公诉机关同时还指控,1995年至2005年1月,被告人刘志祥利用其担任汉口火车站站长和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的职务便利,采取无条据和“打白条”等手段,伙同他人贪污公款,计人民币1,227万元、美元58万元、欧元13.5万元。其中刘志祥个人实得人民币1,143万元、美元52万元、欧元 3.5万元。刘志祥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计人民币1,439.8万余元。公诉机关还指控,侦查机关依法扣押、冻结被告人刘志祥财产的数额特别巨大,扣除其个人及家庭成员合法收入、个人贪污受贿所得、违纪物品资金外,还有1,000多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应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2005年初,刘志祥被双规后的3月18日,刘志军便撤消了武汉铁路分局,美其名约“改革”。2006年3月16日,有关部门对刘志祥的审判无疑又是给刘志军的当头棒喝,原本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刘志军爬向中央的美梦从此彻底破灭。刘志军心灰意冷,只能退而求其次,他于是改变了撤消铁路局成立区域集团公司的方案,意欲保住铁道部长的职务。

据说,刘志祥一案在中国铁道系统的震动很大,去年刘志军在得知此事后态度很清楚,要求依法办事,“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当然,刘志军的口里虽然这么说,但心里难免不是滋味,因为刘志祥成为阶下囚对他的影响可以说是致命的,不光是因为刘志祥和他的亲兄弟关系,更因为他在铁道系统乃至偌大一个中国的脸面以及他原本美好的政治前途。

祸不单行 告老还乡应不远

原以为提拔自己的亲人可以让全家共享荣华富贵,殊不知,不安分的弟弟却是掣肘自己权力升级的拦路虎,引发自己权力危机的导火线。

面对这种严峻的现实,刘志军也许是彻夜难眠,悔恨交加。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对弟弟刘志祥的“关心”会出现这种可悲的结局。据消息人士透露说,刘志军在铁道系统任职的亲戚朋友还有很多,一个个都是有权有势的人物,即使有人比这些人的官大,因为他们和刘志军的关系,凡事别人都得让他们三分。另有消息说刘志军是江泽民和李鹏的人,因为没有及时地转变立场,对新上任的胡温表现忠心,所以胡温就要铁碗整饬铁道系统,对他弟弟的绳之以法是“打狗欺主”,下一步便是对刘志军开刀。

就在刘志祥一案还处于侦察阶段的去年7月31日,K127次列车发生了追尾事故,造成了五死30伤,据说,当时中央的一些领导因为此事对刘志军颇有意见。鉴于他与个别重量级的政治人物的关系以及他在任期间铁道部门所进行的一些改革,才没有动他。刘志祥案已经审理完毕,相信不久即可宣判。就在这个紧急关头,对于刘志军来说,又发生了一件令他极不愉快的事情。4月11日上午9时32分,又有两列火车在京九铁路广东境内发生追尾事故,造成20余名旅客和工作人员受伤,列车机车受损。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铁路上就发生了两次如此重大的事故,这在列车运行史上是非常罕见的,虽然刘志军不是这些事故的直接责任人,但他作为铁道部的最高官员,理应负有不可推卸的管理责任。此事的再次发生势必进一步损坏他在中央大员心目中的印象。随着江李派系人马势力的不断削弱、中共党内权利斗争的日益激烈、更多和刘志军有着千丝万缕关联者的翻覆,刘志军不但无法在权力上更上层楼,而且连现有的部长位置都将岌岌可危。

自从刘志祥东窗事发,有关刘志军的不利传言便不绝于耳,其中不乏和他关系亲密的同事和同乡,以及铁道系统内部传出来的。铁路交通已经是十分发达的中国,在每一年的春节期间,民工返乡都成为一个问题,因为火车票的贩卖已经异常猖獗,一些票贩子和铁道部门建立了良好的“客户”关系,所以在春运期间对火车票的经营形成了垄断,在刘志军出生地的省会武汉,这种现象尤其严重,民众对此民愤极大。由此可见,如今的刘志军已经是四面楚歌,等待他的也许是被罢黜的命运!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