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部长刘志军被查,多条线索源自山西】中纪委确认刘志军被组织调查,此前刘的心腹、铁道部正局级官员、上市公司铁龙物流(600125.SH)董事长罗金保因大同煤炭第一案被双规,山西及铁道部多人卷入调查。

财经杂志报道≪煤都黑金链≫
——————————
  2010年12月22日,入冬后的第一场大雪,在“煤都”山西省大同市的左云县店湾镇范家寺村纷纷扬扬落下。

  同日,省会太原。山西省纪委对外公布,大同市原副市长王雁峰和大同市公安局原局长申公元在煤矿置换过程中收受巨额贿赂。

  六年之前,位于范家寺村的红窑沟煤矿发生爆炸,随后矿主李克伟借力其政界资源瞒报事故。红窑沟煤矿六年后旧事引爆,波及大同政坛。2010年4月,王雁峰、申公元及大同市公安局数名中层警员、大同市煤监局原局长张和平和大同市南郊区检察院原检察长冯志勇均涉案被查。

  2011年1月中旬,山西省安监局原局长巩安库被披露涉嫌在李克伟一案中收受贿赂;《财经》记者同时获悉,铁道部正局级官员、中铁铁龙集装箱物流股份有限公司(600125.SH,下称铁龙物流)原董事长罗金保亦因此案牵连,已于2010年10月左右被“双规”。

  至此,与煤矿“黑金”相关联,从安全监管、矿权交易至煤炭运销环节,一条隐形多年的利益链浮出水面。

  瞒报矿难

  2010年12月22日,气温骤降,晋北第一场雪覆盖沟壑纵横的黄土地,通往红窑沟煤矿的山径被一道土坝拦断。曾经的煤井被爆破之后已种上树木,白雪掩盖之下已难觅迹象。

  四川江油籍矿工张远华曾在这座荒郊的煤矿工作,2004年12月17日,井下运输皮带起火引燃煤层,数名矿工被困井下遇难,张远华为其中之一。其妻袁诗群回忆,工人的尸体从井底抬出来之后,矿方要求尸体火化后才能支付赔偿金。舍近求远,矿工的尸体在离大同4小时车程外内蒙古自治区的一处火葬场被火化。家属签字“同意火化”之时,获得该矿“私了费”。

  吞没数条人命的矿难由此被隐瞒多年,甚至遇难矿工人数亦难获知。煤矿矿主正是浙江平阳籍煤商李克伟。在事故被瞒报的数年间,一条骇人的消息在山西流传甚广:李在矿难发生之后,并未组织抢险,而是立即封住了井口,数月后才打开井口转移尸体。

  1996年《矿产资源法》修改之前,国内采矿权的主体只能是全民所有制单位和集体所有制单位,开采权则是通过行政命令的方式无偿划拨给煤矿。《矿产资源法》修改之后,非公有制企业进入煤炭资源开发领域,浙江平阳商人李克伟也得以进入煤炭行业。

  现年41岁的李克伟,又名李克宏,身高1.65米,左眼角有一道明显疤痕。与其相熟的人士称,此为其在家乡与人冲突时所留。上世纪90年代初,李来到亲戚在大同开办的煤矿,起初做会计等工作,后来自己开矿。其脑袋活络,出手不凡,“赚200万元时,就送出去150万元。”

  早期由于能源需求不振,煤炭价格尚属疲软。得益于国家放开发电用煤价格的政策和煤炭需求结构的变化,2001年煤炭价格开始回升,2002年均价167.81元/吨,2003年后则快速上涨,至2008年7月达1100元/吨,八年间价格涨幅近六倍。先后经营七座煤矿的李克伟身价暴增,迈入巨富行列。

  红窑沟煤矿矿难之后,2005年,山西省级媒体曾接到举报,并公开征集线索,由此揭开事故一角。但经李克伟活动,在政商多方力量的干扰下,相关报道无疾而终。

  多方的不懈举报,在2008年9月襄汾溃坝事件之后获得回应。是年12月,监察部和国家安监总局组成联合调查组开始在大同市相关县、区进行排查。2009年6月22日,大同公安局对李克伟发出B级通缉令,称其牵涉“重大责任事故”。到2009年7月,李克伟隐瞒矿难事故问题查核清楚。

  2010年5月,山西省终于公布官方调查结果:2002年至2004年间,李克伟在大同市左云县、南郊区先后经营的七座煤矿曾发生五起事故,其中三起造成人员死亡,一起是1人,一起是2人,一起是10人,共死亡13人。

  2010年初,逃匿多时的李克伟在北京主动现身于中央纪委大院。随后,大同市原副市长王雁峰、大同市公安局原局长申公元,以及经侦支队原支队长高建勋等警员、大同市南郊区原检察长冯志勇、大同市煤监分局原局长张和平等一一落网。

  目前,李克伟案已移交检察机关。山西省安监局原局长巩安库于2011年1月案发,亦说明此案仍可能蔓延。

  整合之踵

  大同市南郊区云冈镇窨顶沟煤矿位于109国道边,距大同著名的旅游景点云冈石窟不过4公里。王雁峰和巩安库均在这座煤矿上“失足”。

  2007年正是山西省煤炭资源整合政策风生水起之时,这种以行政强力手段撬开的改革,同时滋生出巨大灰色寻租空间。

  此前2006年,为遏制煤矿重特大事故多发的势头,国家安监总局和山西省政府着手整顿乱象丛生的煤炭行业。2006年4月26日,国家安监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煤矿安全生产工作规范煤炭资源整合的若干意见》,提出2007年末淘汰年生产能力在3万吨以下的矿井;其中山西、内蒙古、陕西三地经整合形成的矿井规模年产量不得低于30万吨。

  当年2月28日,时任山西省长于幼军签发《山西省煤炭资源整合和有偿使用办法》,要求年产9万吨以下的煤矿出局。照此政策,大同市南郊区高山镇东梁煤矿和云冈镇窨顶沟煤矿在关闭之列。

  云冈镇红墙村距窨顶沟煤矿所在的榆涧村仅一路之隔,该村村民对《财经》记者称,这座本应被关闭的煤矿,在2008年仍在开采中。李克伟正是通过资本腾挪其中,在此轮煤炭资源整合政策中开出一条小口。

  与李克伟存在交集的官员王雁峰生于1952年9月,系河北曲阳人,其出身于煤矿采煤工,后逐步升任为煤矿副矿长、矿长等;1988年起,王雁峰历任大同市经委副主任、主任及党组书记,并于1998年7月后任大同市政府副市长,分管工业、财政、税务。2008年跻身于大同市委常委。

  在此轮煤炭资源整合中,煤矿的关停总数是一道红线,并成为山西省基层政府的考核目标。面对数目庞大的中小煤矿,作为主管副市长的王雁峰,在“关”“留”之间大有可为。

  山西官方披露,2007年8月,王雁峰利用职务之便,帮助李克伟保留了煤炭资源整合期间按政策应予关闭的大同市南郊区高山镇东梁煤矿和大同市南郊区云冈镇窨顶沟煤矿,涉嫌收受李克伟贿赂人民币1000万元。目前王雁峰已被移送司法机关。

  2007年9月17日,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公布《山西省关闭矿井名单(第七批)》,窨顶沟煤矿仍赫然在列。

  根据上述《山西省煤炭资源整合和有偿使用办法》,“在资源整合过程中,适宜公开竞价的空白或者已关闭煤矿的资源应当按照公开竞价的方式出让。”在大同,随着资源整合的力度不断增强,“买矿置换”成为不少矿主逃避被整合和关闭的有效手段。

  所谓“置换”,即煤矿矿主想办法买到有生产许可证但没有资源的空矿,用其自己的矿进行置换,这样,原本应该被关闭的煤矿在获得许可证之后继续生产。尽管获得空矿的价格不菲,获得这个批文更需要打通诸多环节。

  2000年开始担任山西省安监局和省煤监局局长的巩安库,至2008年卸任时,任职期间发生多起严重矿难,包括2006年左云“5·18”矿难、2007年繁峙矿难,并在2007年受到行政记过处分。2008年襄汾溃坝发生后,已从安监局长位置退下的巩安库被党内警告。

  2007年9月,时任山西省安监局局长的巩安库,为李克伟签批并下发了窨顶沟煤矿的置换文件。巩安库从中收受10万欧元,目前其已被移送司法机关。

  在李克伟运作之下,窨顶沟煤矿再度逃脱了被关停的命运。

  直到2009年4月23日,大同市委、市政府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煤矿关闭工作的实施意见》,公布了大同市139座关闭矿井名单,窨顶沟煤矿再列其中。

  此时,李克伟已经失踪。

  “黑金”链条

  与王雁峰、巩安库借助政策空间,在煤矿产业上游寻租不同,张和平、申公元、罗金保等人的落马,则意味着矿主李克伟多年间打通了整个煤炭利益链条。

  山西省纪委对外透露,监察部在调查李克伟的问题时,发现了矿难事故背后腐败的重要线索,即李克伟为隐瞒矿难事故逃避法律追究为其有关煤矿办理相关证照手续时,曾向有关党员领导干部巨额行贿。

  在煤炭开采领域,第一道关卡便是所谓的“六证”:即《采矿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煤炭经营资格证》《矿长资格证》《矿长安全资格证》和《营业执照》。

  这些关卡涉及的部门包括国土部门、安全生产监督部门、煤炭局、工商税务部门等。而在实际生产过程中,由于违规违法生产、私挖乱采现象严重、安全隐患颇多,公安部门亦经常参与煤矿执法。

  除大同市煤监局原局长张和平目前案情不明外,山西省纪委披露称,2006年上半年,时任大同市公安局局长的申公元,利用职务之便,以筹建煤炭发运站为由向私营煤矿主李克伟索要现金2900万元;向李克伟索要价值83万元汽车一辆,为李克伟违规经营活动提供保护和关照。

  目前,申公元被羁押于山西省阳泉市看守所。现年60岁的申公元早年从部队转业后任职于警界,1994年3月起任临汾市公安局局长,其间屡建奇功,被称为“打黑英雄”。2001年6月,申公元调任大同市公安局局长兼党委书记,但由于2006年和2007年初大同连发四起“公安部督办大案”,2007年1月其被免职,此后居于北京,2010年2月退休。

  据《财经》记者调查,2006年左右,李克伟与申公元“达成合作意向”,由李克伟提供现金2900万元作为活动经费,在内蒙古与山西边界设立一座煤炭发运站,具体经办人包括申公元长子。

  2009年李克伟被通缉之后,曾隐匿于申公元长子家中达三个月之久,后者因此涉案;2010年4月,申公元被“双规”。

  半年后,2010年10月左右,铁龙物流原董事长罗金保亦被“双规”。当月11日,铁龙物流发布公告称,鉴于公司董事长罗金保因铁道部任免通知不再担任中铁集装箱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职务,不能继续担任与其相关的本公司董事长职务,因此董事会免去其职。此时距其任该职不过半年。

  《财经》记者获知,罗金保案发源于其任职大同铁路分局局长期间。

  现年55岁的罗金保一直在铁路系统任职,其中,1994年12月至1999年7月任北京铁路局临汾分局副局长,1999年7月至2001年2月任北京铁路局临汾分局党委书记,2001年2月至2004年10月任北京铁路局大同分局局长。中铁集装箱公司一位接近罗金保的人士介绍,身材不显的罗低调、温和。其在临汾与大同的任职时间段,正与申公元重合。

  两人的交情不止于此。罗金保在铁路上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家乡临汾机务段烧锅炉,与在临汾铁路系统担任乘警的申公元结识并交好。罗金保后曾任职北京铁路局党委书记、常务副局长,逢年过节时,亦会与同在北京的申公元一聚。

  在煤炭的流通环节中,铁路为重要的利益节点。以归属原大同铁路分局管辖的大秦铁路为例,其辐射区域内煤炭储量近6000亿吨,约占全国煤炭总储量的60%,2007年煤运量占全国铁路煤炭总运量的18%。

  在罗金保任局长期间,大同铁路分局是全路货运量最大、运输收入最高的分局。不过,随着煤炭价格走向市场化,铁路运输则并未市场化。目前紧缺的铁路运力,由行政部门优先配置给国有企业,留给民营煤企的空间已不能满足需求。

  需求远大于供给,加上由行政之手决定的资源配置,寻租空间由此酿成,“点装费”大行其道。山西省纪委曾透露,铁路运力不足,为争取运力计划,不少企业需要用“点装费”行贿有关部门和人员。

  所谓“点装费”,意为获取运输煤炭的火车车皮,向铁路部门行贿,每车皮在规定的税费之外还缴纳一部分额外费用。

  山西省纪委在2011年1月透露,“一些煤矿为争取运力计划行贿有关部门和人员,使煤炭运销市场也成为腐败现象易发多发的一个部位和环节。”三个月前,罗金保落马。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