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部长刘志军为何可以成为政治不倒翁秘诀

刘志军无才,只是个不学无术的工人出身的部长;刘志军无德,在从工人到部长期间20多年三次结婚与离婚;刘志军无法又无天,自己的弟弟刘志祥在专列局当首长专列司机,给中央首长专列上招妓女,拍首长在列车上的“临时性狂交乱搞”的真人秀;为了捞钱,刘志军又把刘志祥从铁道部专列局调回武汉铁路分局当副局长,疯狂敛财4300万,在被举报后,又雇凶杀人,身为党的领导干部,全国雇凶杀人的著名的案件,只有刘志祥没有被枪毙,为什么?请看刘志祥与武汉市检察官的一段对话就知道其中的奥秘。
检察官:“刘志祥,现在你已经由在武汉尽人皆知的刘大站长变成了阶下囚了,所以你必须老老实实地交代问题。”
刘志祥看都不看检察官一眼,脸向着天花板自语道:“你能把我怎么样?我给中央首长开过专列,我哥是当朝的铁道部长,你知道前几年给江泽民开飞机的驾驶员,利用专机贩毒,什么罪?死罪啊!才判了三年,知道吗?刑不上大夫,当过皇上司机的怎么也是三品大官,明白吗?”
检察官:“刘志祥你不要太猖狂,事到如今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这是专政机关,你只有检举他人,才能减轻你的罪”。
刘志祥:“收起你这一套吧,专政机关不也是归党管吗?”
检察官从没见过如此猖狂的罪犯,被气得直哆嗦,一时语塞,答不上话来。
检察官:“你你,你太嚣张了!”
刘志祥:“太嚣张了,怎么了?”
检察官:“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整你?”
刘志祥:“你不敢,你知道你动我一手指,你的官帽就搬了家。”
检察官气得无奈,只好说:“明天再审你,你若不老实,我收拾你个王八蛋。”
两天以后,检察官再次提审刘志祥。。。。
检察官:“刘志祥,两天不见,你回忆得怎么样了?”
刘志祥:“我回忆起来了,这回可以让你立个大功了。”
检察官:“这还像回子事,你说吧。”
刘志祥:“我举报我哥给胡海峰拿回扣。”
检察官没有听清楚,于是问道:“胡海峰是谁啊?”
刘志祥:“你真老土,海峰是谁都不知道?你坐稳了,我告诉你。”
检察官一脸的不解。
刘志祥:“胡海峰是威视的老总。”
检察官:“威视有什么了不起,拿了多少回扣?你交代了,我免你一死,给你立功。”
刘志祥:“全国的火车站都有威视的产品,每台威视产品拿回扣,约两千元,全国至少一万台,你说拿了多少回扣?威视上百亿的生意都是我哥给做的。”
检察官欣喜若狂,以为可以抓个大鱼,可是书记员认为有诈。
书记员:“刘志祥,你说的不对,火车站配威视,应当是铁路方面拿回扣,你怎么搞反了?”
刘志祥:“对啊,我开始也不明白,我哥为什么这么做,可是后来我清楚了,我哥怕胡海峰。”
检察官:“刘志祥,你耍我们,你不老实!”
刘志祥:“没有啊。”
检察官:“明明是求你哥办事,怎么还要给威视送回扣?”
刘志祥:“让你坐稳了,你也不听话!告诉你吧,就因为他爸是胡总书记。”
检察官听到总书记几个字,条件反射本能地冲向刘志祥,伸手把刘志祥的嘴用双手捂住,同时又开口对书记员说:“你出去。”
书记员明白,服从命令,只能走出审讯室。
检察官:“刘志祥,你血口污蔑总书记。”
刘志祥奸笑地回答:“你让我揭发大的,你怎么不记了?”
检察官:“这个是你胡编的,不算,你再揭发一个。”
刘志祥:“你把耳朵放在我的嘴边,靠近点,我告诉你。”
检察官还真听刘志祥的话,向刘志祥更加靠近。
刘志祥:“我哥刘志军假公济私,把铁通公司的几千亿资产送给了上海滩的黑老大江绵恒,不信你查一下国资委,铁通送给了网通,它被网通兼并了。”
检察官知道江绵恒是谁,于是他再次用手捂住刘志祥的嘴。
检察官:“你他妈的不要命了,我还要命呢。”
刘志祥看到检察官又一次让自己吓得几乎昏了过去,于是开怀大笑。
刘志祥被判刑后,在湖北的监狱中是最为受照顾的犯人,每周他都可以在监狱长的亲自带领下,到武汉市的洗浴中心渡个快乐的周末。在狱中他自己一个人住单间,每天有专门的犯人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可是他更爱与其他的犯人在一起欢乐。白天他同狱中同家里最有权有势的犯人在“规劝楼”活动。(规劝楼是给犯人家属设计的与犯人见面的地方,表现好的犯人可以与妻子夜里同房。)
刘志军知道自己的弟弟刘志祥同自己一样喜欢各种女人,于是刘志军让武汉铁路分局的马仔每周都给自己弟弟带去他喜欢的女人,给刘志祥享用。刘志祥爱吹牛,高兴了就给规劝楼的弟兄讲自己的腐败故事,讲得最动听的就是他如何戏弄检察官的那一段。
刘志祥智斗检察官的故事看上去有点传奇,但是,只要知道刘志军的发家史的人都清楚,刘志军确实在任铁道部副部长时,发过一道行政部令,任何车站配置安检,只能用威视设备,当年哈尔滨铁路局从德国引进过几台设备,时任局领导没听刘志军的话,日后,那位局长到了北京任职就变成了阶下囚;另外,据国资委的有关人士透露,刘志军任铁道部长之后,确实把铁道部,通讯局和铁通公司的几千亿资产划拨给网通公司,让江绵恒马仔的网通迅速发展起来。
在中国的官场上都要站队,你站哪家,就是哪派的人。是邓家的人,不能去毛家站队;是江系人马,就不能过多与团派接触。可是刘志军虽然文化不多,但聪明过人,利用手中的权力,用国家天文数字的资财,笼络了胡家和江家的两大太子,脚踩了两只船,他在政治上不但没有犯戒,而且在自己的弟弟雇凶杀人出事后,两派人马都出面保刘志军,真可谓是“艺高人胆大”。不过,还是刘志祥说的对,“若不是我在专列局利用职务之便,控制专列服务员,拿到那么多高官在专列上乱搞的录像带,我和我哥的小命早就没了。”
这可真是机关算尽,刘志军和刘志祥应了古人的那句话:“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从刘志军和刘志祥腐败的案子上看,胡锦涛说“用制度反腐,制度之外没有特例”都是糊弄愚昧百姓的昏语,如果不是胡海峰和江绵恒出面说情,吴官正(原中纪委书记,曾任湖北武汉市市长)专列上性乱的记录,刘志军不早就同刘志祥一样去坐打牢了吗?
(本文作者感谢湖北政法委的有良知人士及监狱系统的干部,他们冒着被打击报复的危险,向我们讲述了刘志祥在狱中服刑的腐败情况)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