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最后的希望,没了

Turkey’s Last Hope Dies

文/Ralph Peters 福克斯新闻战略分析专家

译/@欧拉伯

星期五晚上失败的政变,是土耳其阻止其政府伊斯兰化和社会倒退的最后希望。出于本能,西方领导人争相谴责阴谋政变,他们拒绝理解原因。而他们得到的,将是一个位于欧洲门户,充满毒性的伊斯兰政权。

我们的领导人不再做他们的基本功课。媒体仰仗着靠维基百科自学成才的专家。除了政治正确的陈词滥调,我们的学校,视海岸线以外的世界为无物。而百姓们则被不可靠的信息淹没,屈从于数字时代的新迷信。

因此,一个伟大的国家在我们眼前被伊斯兰强硬派毁了。而我们的领导人在称赞它的“民主”。

这场惨淡收场的政变不是为了接管国家,它曾是一个渺茫的希望。土耳其并非香蕉共和国【译注:贬义, 原指政治不安定,经济高度依赖水果出口、观光业和外资的中南美洲小国家】,其军队行事也非以自身利益为准绳。在近一个世纪里,土耳其武装部队一直是国家世俗宪法的守护者。在1960,1971和1980年(以及1997年的“非政变式”施压)的最近几次政变中,军方通过军事干预,防止了国家的崩溃。

埃尔多安会利用这次的政变,加速国家的伊斯兰化进程,带领土耳其,在被黑暗吞没的穆斯林世界里越走越远。他所期盼的土耳其,是一个新奥斯曼帝国式的疯狂霸主。

每一次,一旦证明切实可行,军队都会尽快把政府交还给文官统治。我本人的在土耳其第一段经历,刚好是在1980年政变前。当时土耳其破破烂烂,频临破产。经济崩溃到在伊斯坦布尔买不起一杯土耳其式咖啡。我当时只能走路,因为出租车和公交车都没油了。致命的政治暴力肆虐全国。将领们忍痛站了出来,拯救了他们的国家。

星期五晚上,中级将领们不顾一切地试图再次拯救他们的国家。他们失败了。西方在欢呼。但很快,我们将哀悼。

政变领导者犯了灾难性的错误,而最大的错误,是以为总统埃尔多安不在首都安卡拉,是政变的绝佳的机会。错了。政变的关键在于抓住那些你想推翻的领导人(并控制媒体)。然而,流窜国外的埃尔多安,最终以胜利者之姿返回了土耳其。

那么,我们的总统因“他是民主选举胜出者”而火速支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是公开表明身份的伊斯兰主义者,并与穆斯林兄弟会有关联,而总统奥巴马似乎相信,后者代表了解决中东问题的最佳希望。但ISIS、基地组织和穆斯林兄弟会之间的区别,仅仅在于他们的手段,而非目的:这些穆斯林兄弟们都在饭前洗干净沾满鲜血的双手,然后和被他们愚弄的牺牲者们一起坐下来吃饭。

就在西方领导人们勉强小声“啧”了下嘴时,埃尔多安已经废除了土耳其的世俗宪法(而保护它正是军方责无旁贷的使命)。他的“民主”酷似普金的“民主”,而非我们的“民主”。主要的反对派们已被驱逐流放,或遭罢黜。反对党被压制。近期的选举只是装个样子,并没有真的举行。而埃尔多安为了增加自己的政治优势,在土耳其东南部推动内战,撕裂库尔德人刚刚愈合的伤口。

埃尔多安让土耳其法院充满了伊斯兰主义者。他一边任命即没骨头又亲伊斯兰的军方将领,一边安排演给外人看的审判,审判那些他希望从国家清除的人。如果说他还没能从法律上剥夺女性自由的话,那么从事实来看他已经这么做了。他消除了清真寺与国家之间的那堵墙(在周五晚,他利用清真寺的“喇叭”,号召他的支持者们走上街头)。不仅如此,他还从很久以前,就允许外国武装分子从土耳其过境加入ISIS,并一直积极支持他认为能够为之掌控的其他极端分子。

还有,他的外交勒索闹剧,已经使得我们在军事上对ISIS所做的努力收效降低。

这就是总统奥巴马支持的人。

那么,那些命运多舛的政变领导人又如何?他们代表的是什么?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留下的遗产和一部世俗宪法。上世纪最伟大的人之一,阿塔图尔克【译注:土耳其国会1934年11月24日向凯末尔赐予阿塔图尔克(Atatürk)一姓,在土耳其语中“Ata”指父亲,Atatürk就是“土耳其人之父”的意思。中文学术界在论述时习惯上仍称为凯末尔】将土耳其从一战的废墟中拉了出来,给了女性合法权益和社会保护,禁止了面纱,促进了面向所有土耳其公民的世俗教育,大力提倡西方化和现代化……促成了一个民主的未来。

这场崩溃政变的领导者代表了所有这些事。而总统奥巴马和国务卿克里却反对他们。

到了周六早上,很明显,埃尔多安身后的毛拉和暴民们已经赢了。埃尔多拉将把政变作为加速国家伊斯兰化的借口, 带领着土耳其,在被黑暗吞没的穆斯林世界里越走越远。他心中的土耳其,是一个新奥斯曼帝国式的疯狂霸主。

而通过达成共识才能运转的北约,将发现自己抱来了一条毒蛇。新的危机将重新唤醒欧洲东南部,而西欧将谦逊地退下舞台,进一步削弱本就一瘸一拐的欧盟。叙利亚将继续流血。受过教育的世俗土耳其人将会发现,他们陷入了与上世纪30年代的德国自由派们相仿的境地。

一场绝望而又计划不周的政变在土耳其失败了。接下来将是无边的黑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译者系列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7月19日12:15 | #1

    没有世界的各种骚乱,怎能显得大流氓这个世界警察的重要性呢。

  2. 匿名
    2016年7月19日12:50 | #2

    奥巴马就是穆斯林,埃尔多安都是在奥巴马授意下做的。

  3. 匿名
    2016年7月19日13:06 | #3

    匿名 :
    没有世界的各种骚乱,怎能显得大流氓这个世界警察的重要性呢。

    就是,大流氓不倒,咱啥时候才能当取而代之啊。

  4. 匿名
    2016年7月19日14:26 | #4

    土耳其的黑暗即将降临,这是欧美的黑暗,也是中共的黑暗。

  5. 匿名
    2016年7月19日14:30 | #5

    匿名 :
    土耳其的黑暗即将降临,这是欧美的黑暗,也是中共的黑暗。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土耳其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整合伊斯兰世界的强国,无论是经济还是军事,加上土耳其施行温和的极端化,没有哪个国家能对抗,包括欧洲美国甚至中共。ISIS可以,但土耳其不行。

  6. 匿名
    2016年7月19日14:31 | #6

    我们的学校,视海岸线以外的世界为无物。而百姓们则被不可靠的信息淹没,屈从于数字时代的墙。因此,一个伟大的国家在我们眼前被tg毁了。而我们的领导人在称赞它的“民主”。

  7. 匿名
    2016年7月19日15:44 | #7

    写文章的人有病。 屁股太歪了。 埃尔多按肯定不是好人, 不过他背后就是土耳其老百姓原教旨主义者。

    整个国家人都开始复辟的时候,你说这不民主? 不自由? 为什么你不喜欢的就是不民主不自由呢? 按逻辑这就是要尊重土耳其老百姓的选择啊。

    同样的问题, 当100个脑残聚集在一起作出的选择,你觉得他们是傻逼,那么1000个呢? 10000个呢?? 10万,百万个呢??? 为什么你总是觉得自己就是上帝, 他们就是傻逼,你的选择就是对的,他们就错了??

  8. 匿名
    2016年7月19日17:00 | #8

    匿名 :
    写文章的人有病。 屁股太歪了。 埃尔多按肯定不是好人, 不过他背后就是土耳其老百姓原教旨主义者。
    整个国家人都开始复辟的时候,你说这不民主? 不自由? 为什么你不喜欢的就是不民主不自由呢? 按逻辑这就是要尊重土耳其老百姓的选择啊。
    同样的问题, 当100个脑残聚集在一起作出的选择,你觉得他们是傻逼,那么1000个呢? 10000个呢?? 10万,百万个呢??? 为什么你总是觉得自己就是上帝, 他们就是傻逼,你的选择就是对的,他们就错了??

    你他妈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原教旨主义?你这蠢逼连这篇文章都看不懂,就他妈瞎鸡巴乱叫。

  9. 匿名
    2016年7月19日17:01 | #9

    埃尔多安没有习包子那种开倒车的动力。

  10. 匿名
    2016年7月19日17:09 | #10

    但是,只要是穆斯林,征服欧洲欧洲这个梦总是有的。埃尔多安为这个梦选择的最大武器是子宫。

  11. 匿名
    2016年7月19日18:24 | #11

    @匿名
    这个问题具体到绿癌邪教身上,还真是这样的:十几亿的傻瓜,让你不敢直接批评。

  12. 匿名
    2016年7月19日19:15 | #12

    还有伊朗和沙特呢。

  13. 匿名
    2016年7月19日20:19 | #13

    楼主就是傻逼,支持政变,世俗就是好的,北朝鲜还世俗呢,蠢。

  14. cc
    2016年7月19日22:07 | #14

    作者太高看西方的能力了,没见到他们个个自顾不暇吗?哈哈

  15. Mobile Guest
    2016年7月20日03:57 | #15

    欧盟加速完蛋……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