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明白人为何集体发疯

作者:陈无知

19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珍珠港。

战术上,日本人取得巨大成功,但战略上,却是自杀。在深陷中国战区同时,又树敌于美国,决策如此无理性,堪称丧心病狂。

当时的日本政客真是一群疯子?事实上,每个人都是明白人,可谁也不敢说不,都指望别人出头、自己附和,最终酿成集体灾难。

把球踢给东条英机

1941年10月16日,近卫文麿首相宣布辞职。第二天,天皇召见东条英机,命他为首相,这让东条大感意外。

在近卫内阁中,陆相东条英机令人头痛,他力主对美强硬,在决策圈中,人人都知道东条在瞎扯,就算和美国打,靠的也是海军,与陆军无关,且日本不可能打赢。

据估算,当时美国石油产量是日本的500多倍,生铁20倍,铜9倍,铝7倍,美国平均工业产量是日本的74倍以上。如开战,日本年均损失战舰140万吨,远超补充能力。

近卫文麿出身贵族,做事犹豫,总想讨好各方,可陆军和海军为了抢资源,都在拼命折磨近卫,东条英机的绝招是:频频打出“反美”牌。

在军国主义氛围下,“反美”等于“爱国”,有天然的道德合法性,这比逻辑更有号召力。中层军官多支持东条,他们出身寒微,靠个人奋斗爬上来,在升职的天花板前,他们觉得高层是一批投降派文人,应统统下台,好让他们放手大干一场。

明治维新后,陆军军人搞暗杀、政变被涂上悲壮色彩,因此前赴后继,决策圈人人自危,生怕被愤青误会,无人敢言反战,在东条英机咄咄进逼下,近卫文麿只好拖延,可东条拿出了绝招:设置解决问题的最后时间点。

在倒计时声中,近卫文麿干脆撂挑子,辞职了。

因此,任命东条英机为首相,其实含有恶意:你也来尝尝近卫文麿的滋味,你还真敢和美国人开战?

和平的机会就这么错过

把东条英机放到首相位置,他也犯难,他当然明白,跟美国开战是找死,但对当年吹过的牛,总要有个交代。

麻烦源于“七七事变”,日本陆军以为几个月就能取得对华战争的胜利,没想到深陷其中,造成物质资源、人力资源匮乏,连皇宫的铁栏都被拆掉,送进炼钢炉。

逃避指责的最好办法,是主动出击,陆军产生了激进想法:进攻东南亚。东南亚有橡胶和锡,可以威胁荷属东印度提供石油,同时切断中国物资供给线,逼蒋介石投降。

可那里是列强的殖民地,美国不可能坐视不管。果然,日军刚迈开脚步,美国便下令石油禁运,日本陷入恐慌,储备用油只够一年,只能尽快向美屈服。

其实,美国也有意与日媾和,此时罗斯福已决心对德开战,他不想同时和日本打仗,他愿意让出实利,保留道德制高点。可东条英机更需要面子,以保证他“反美”表演不穿帮,在条约中,他设置了太多复杂措辞,对皮毛问题寸步不让。

其实,美国提出过大幅度让步的方案,但日本人没看懂,在最后日子里,日本人也提了让步方案,可美国人也无法看懂。

事实上,如果能在面子上妥协一点,日本将尽收实利,可怎么向爱国派交代呢?又要“里子”又要“面子”,结果全部丢掉。

为什么没人踩刹车

在冲向战争的进程中,日本有几方面力量可以踩刹车。

首先是裕仁天皇,他是反战派,还因此遭遇过暗杀,面对战争动议,他的一连串反问让将军们目瞪口呆,可明治维新以来,从没有天皇否决过内阁意见,他最终选择了退让。

其次是海军,山本五十六是坚决的反战派,可他没勇气反对上级,却主动提出“要打赢就先动手”,在反对错误决策方面,远没他在备战方面下的功夫多,在决定开战的内阁会议上,海军竟将预计年损140万吨战舰的预测数据压缩了50%,成了日本造船能力足以弥补损失。负责人的解释是:反正天皇会否决。

第三是东条英机,他“反美”是为了拉票,未必发自内心,可大权独揽时,各方送来的都是利好消息,完美而大胆的“偷袭珍珠港计划”放在桌面上,他敢否定吗?那样他将失去政治基础,他用口号绑架了日本,可口号也绑架了他。

第四是日本外交官,来栖、野村等在国际社会拥有极佳口碑,他们了解世界,是坚决的反战派,但他们谨小慎微,宁愿大船沉没,只要不先淹死自己,就绝不主动作为。

日本自由派成了摆设

当时日本还有自由派,坚决反战,可他们朝中无人,民间亦应和者寥寥。

在大正(裕仁天皇的父亲)年间,自由派一度左右政局,带来空前的自由氛围,却遭遇戾气剧增的局面。日本经济高速增长,社会各阶层变动极快,可上层却相对封闭,这让人人都觉得自己利益被剥夺了。

有怨气,又缺乏政治表达空间,仇外成了最好的泄愤渠道,在教育、媒体推波助澜下,“爱国主义”一家独大,可透过这面扭曲的镜子,人们看到的是一个完美无缺的日本,面对现实的种种不如意,日本民众将责任推给了“卖国贼”,崇尚西方思想的自由派成为众矢之的。

近卫文麿是自由派大佬西园寺公望一手提拔起来的,但西园寺本人差点在政变中被杀,他后期和近卫观点差异越来越大,甚至不再往来。

两人都反战,但近卫基于实力分析,认为开战必败,而西园寺则基于“万国之上还有人类在”的价值观,反对为本国利益放弃道义准则。

事实证明,西园寺具有先见之明,在“偷袭珍珠港”决策过程中,没有一个高层人物从道义立场上提出异议,他们都是彻底的功利主义者。

值得反省的是,西园寺的自由主义思想为何在日本没市场?

为什么类似的灾难在不断重复

当所有的脚都不去踩煞车时,结局可想而知。其实,这样的悲剧在近代东方绝非个案,而是在反复发生,我们不难得出四层体会:

首先,后发既是优势也是劣势。

后发者借鉴别人来减少“试错成本”,是为“后发优势”。可进入相持阶段,又会出现“后发劣势”:一方面,未经试错,社会就缺乏训练,无法化解高速增长带来的集体浮躁心态。另一方面,后发者天然有方向感,只需跟着强者就行,可一旦持平或领先,就会出问题,因为其发展不是内生的,是模仿而来的,是在“与别人比”中获得的,比的对象一旦消失,就可能走向盲目。

第二,要警惕民族主义绑架社会。

民族主义是美好的情感,也是值得尊重的价值追求,但政治理想应与社会保持一定距离。社会生活丰富多元,不能用政治标准来衡量。

政治标准往往神圣,能给人存在感与激情,从而忘掉现实的平庸与挫折,日本之所以走向战争,中层军官是重要推力,由于制度遮蔽,他们看不到全部真相,特别容易被神话、激情所欺骗,如果高层以为用制造神话、煽情就能凝聚中层、把握更多的资源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虽然生物界经常是牛摇尾巴,但在权力场中,常常是尾巴摇牛。

第三,有人反对总比没人刹车要好。

虽然历史不能假设,但如果来栖、野村能不顾一切,果断向美国让步,结果会不会改变呢?

但,在专制的刺刀下,勇者早已牺牲了,剩下的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只有工具价值,人类的尊严与情感完全被阉割掉。正如山本五十六反对自杀潜艇,但依然在实战中使用——在当时表示一下异议,已是有人性的最高证明了,靠这样的人,怎么能对抗专制主义?

专制的特色就是不接纳反对派,进而变成消灭反对者,然后是消灭反对声音,最后是消灭不赞同的声音。一个社会缺乏“忠诚的反对者”,只会增加“不忠诚的赞同者”,逼人天天喊伟大,是在批量培养佞臣,而佞臣哪里会踩刹车?

第四,警惕从错误走向更大的错误。

日本原本有足够机会来修复错误,既然受侵华战争拖累,退兵就是,虽然没得到想要的,但至少不用再付代价了。

然而,在专制社会中,高层权力缺乏合法性,只能扮演全知全能,才能号令手下——它决不能犯任何错误,当大家都看到他犯错误时,他只能用更大的错误来掩盖这个错误。

【结论】决策失误不仅是最高决策人的问题,更是领导人决策机制的问题,当高层利益与底层利益分离时,疯狂蠢行在所难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7月21日10:24 | #1

    作者这个蠢货,日本开战是为了大东亚共荣圈,蠢死了。

  2. 飞鸽
    2016年7月21日15:09 | #2

    俺倒是希望共匪那些在美国的太子爷们真有二战时期日本那样的雄心壮志,也不辜负五毛狗们的期望啊。

  3. 匿名
    2016年7月21日17:49 | #3

    去看看日本的海军反省会纪录片吧。

  4. 匿名
    2016年7月21日17:53 | #4

    中国是爱好和平的大国。谁打我,我发动爱国人士自残,看你们谁还好意思下手。

  5. 只许州官放火
    2016年7月21日11:49 | #5

    弱弱的问下:是不是说当下的赵国?

  6. 幽默了
    2016年7月21日21:38 | #6

    美国让鸟步,美国让步,日本就根本不会选择开战了,就是因为美国死活不承认满洲国,导致日本觉得没办法媾和。

  7. Bill Rich
    2016年7月23日09:04 | #7

    “反美”表演不穿帮,和反美等於爱国的情况下,能不开战嗎?

  8. Bill Rich
    2016年7月23日09:05 | #8

    Bill Rich :
    “反美”表演不穿帮,和反美等於爱国的情况下,能不开战嗎?

    這些當然是说小日本。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