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氏生物学:寄生套利

Time_horizon:

李迅雷:十年内中国经济可能出现负增长。中国经济增速目前正处于一个持续下行的趋势当中。至于这个趋势什么时候能止住,我的观点是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可能止住,甚至在未来的5-10年里还会出现负增长。

都是显而易见的道理,在中国这种几乎完全靠信贷推动投资拉动GDP的模式下,保GDP保的越久,杠杆加的越高,债务存量越大,当债务滚不动时,投资就难以为继,于是GDP就立刻断崖,参考辽宁,债务滚不动之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断崖下降,今年1-5月辽宁固投同比增速-48.7%, GDP增速自然也变负了

如下图可见在经济下行,信用风险不断增加的大环境下,能玩庞氏融资的zhao sector贷款利率还在不断下降,而non-zhao sector被动吸收了几乎全部信用风险,贷款利率不断上升,因此zhao sector和non-zhao sector的融资利差迅速扩大,这个利差越大,zhao sector对non-zhao sector的寄生套利动力越强,寄主被加速榨取。在正常情况下,寄生生物会拿捏一个度,让自己既能获得营养最大化,又能让寄主尽可能像正常状态一样去获得营养,维持一个寄生系统的稳定,但是如果外部条件变化使其对能营养和能量的获取需求快速上升时,它作为一种本能反应只能被迫加速对寄主营养的汲取,但这种过度的汲取打破了寄生系统的平衡,non-zhao sector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断崖下降就是这个寄生系统平衡已经被明显打破的非常重要的一个表征,在投资收益率已经明显下降的背景下不断加强的寄生套利压迫只会让non-zhao sector不断萎缩消失,这是一个杀死寄主的过程

006fK6hJgw1f62q85jwvkj30eu0bx75k

港真,现在其实ZS之所以能拿到低成本资金,是国家引导和国家背书,NZS也不见得都是高效率,一堆骗子公司也是大把大把的,我们做金融的,也只敢把钱给ZS,但钢铁、煤、采矿这种高危淘汰的行业,影子银行一般也不会碰,碰的都是之前被绑架的银行。

我做影子银行的,手上某项目,我们做银行通道,民企,到期了账上资金1000w都没有,银行无奈,怕不良,表内放了1000w还之前本息。还有某基金子公司(股东央企),项目已经出险了,居然还背着投资者继续募资给那个企业借新还旧,现实真的挺可怕的,他们都是土地这种抵押物,一旦贬值,肯定金融危机。

深有体会,亲眼见证很多不务正业的低效率 zhao sector 融资成本极低,还很多银行抢着放贷,哪怕已经是明显的高资产负债率和低利润率。

恩,这就是所言的“寄生套利”,这个利差就是ZS靠寄生在NZS中长期稳定榨取的几乎0成本的养料, 很多non-financial ZS作为影子银行系统一部分的寄生套利业务获得的收益甚至远超主营业务,如今这个利差急速扩大,榨取进程将加速,寄主被加速推向死亡, 最终ZS的寄生收益也将暴跌

红教好比寄生者,随着体量的不断变大,所要汲取的营养越来越多,只能不断的对外寻找新的宿主,如果这个需找新宿主的过程被外界打断或者干扰。那么寄生者只能被迫加大对老宿主的汲取力度,最终导致寄生物和宿主一起衰竭而死。最近南海局势,以及阿三和越南在边境上陈兵,都是一种干扰打断动作。

然也!这就是以前 all zhao 时代为啥揭不开锅的原因,没有 no-zhao 企业可供寄生呀!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