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中國人」是一種宗教

「中国人」是一种宗教。

在清末的时候,因为满清帝国面对多难之秋,一群被清帝国统治的臣民,当时只有满汉之别,但所谓的汉人,其实也只是一个不断被重覆回收的词语,有些人以为汉人是源自汉代,这是把事情刻意搞乱。其实不同时代,用过汉人一词,所指也完全不同。

例如元代,所谓汉人,指的是华北金帝国统治的居民,哪怕讲地理,像福建和广东这种人,在元代被称为「南人」,这点你翻历史课本也有。如果说元代之前汉人都一直是今天的定义,那是明显是矛盾的。那时候的南方人既不自称汉人,也不被称为汉人。

我在读硕士时,教授讲满清时,就指出了,满清重新强调了汉人这个概念,在於不同的阶级身份,简单来说,满人自己当满人,也就是特权阶级。然後再为那些习惯了科举体系的民族群,归类为汉人,所以「汉人」并没有相同的语言,甚至生活习惯,文化,种族(以广东闽南就十分明显)都迴异,但对於满清帝国而言,只是一个统治单位,他们的帝国包括了满洲,蒙古,西藏,以及关内十八省。如果要讲汉人这身份的特徵是:使用汉字,参加科举。

故此汉人并不是一个民族,汉人是一群被科举连起来的民族。

清末的时候,为了反清,孙中山主张的「驱逐鞑虏」,就是企图团结所有汉人去反清,事实上,清亡之後,孙中山就跑去南京祭明陵,可见他的用意是自视为明朝的继承者。他一直强调汉人,这是他说服海外华侨,以及马来西亚华侨回国去对付满清的论据,否则,别人为何要为你拼命回大陆搞恐怖活动?

而另一边的梁启超,作为维新派,他的想法是包纳满人。所以在1902年才提出了「中华民族」的观念,其实是回收一个经常在古籍中出现,但定义不清楚的「中国人」词语,企图给予新的定义。对,臺湾与香港成为殖民地「之後」,才开始有中华民族这概念的。

当年的欧洲流行的是「民族国家」,nation-state,主张自己是一个民族就有资格拥有一个国家的主权。如果认真来说,清帝国应该四分五裂,满藏回藏各自一族,而汉人也会分裂成多个不同民族。但梁启超不想这情况发生,他便建立了一个叫「中华民族」的东西,把所有民族降格成为「少数民族」,而中华是一个「民族」,才能变成nation-state的China。

因为需要有「完全继承清帝国领土的新国家:中国」的存在,所以才创造出「中国人」,因此,中国人这身份,是一种人造的政治工具。

所以,之所以会有「中国人」,本质上就是为了在面对民族主义浪潮时,把清帝国整个领土继承下来的方法,说得难听点,中国人这身份,是为了曲解民族主义而存在的。民族主义,原本就是为了瓦解这些中世纪留下来的多民族帝国,即例如奥图曼帝国,俄罗斯帝国,而产生的思想。在这样的思想下,清帝国也必然会崩溃。

而梁启超希望的是将整个帝国说成是一个民族,当然他没有想像到,他这样的曲解,会引致日後文化清洗,文化迫害和认同清洗的後果。他间接令到很多文化因此被灭绝。因为单一民族国家,强调一种血统,一种语言,一种文化,一个国家(希特拉的说法),而当很多客观事实證明清帝国不是时怎办?唯有用各种手段把他清洗到「是」。

但这本来也只是梁启超的主张,直至去到辛亥革命成功後,清帝国终於倒下时,才面对一个政治现实:像满洲,他被日本和俄罗斯虎视,清帝国倒下他们还是需要被保护,而且上面也真的有资源,而明显地,在清帝国这麽长久的统治下,华北与满洲已有很多不可切割的政治以及经济关係。所以孙中山理想的驱逐鞑虏把他们赶回满洲,这个概念,不合政治现实。

所以不久之後,孙中山的叁民主义,也被迫接受梁启超的主张,就是把满汉蒙西藏,民族融和成一个大的「中华民族」,回收「中国人」一词。其实就是为了在论述上建立基础,去处理满洲西藏新疆等问题。不然,你都驱逐鞑虏了,满洲关你甚麽事?

而中国人的概念,去到抗日战争时,得到最大的强化。面对日本的侵略,各地的民众感到无力,期望各个政府团结起来(这也是「民国无双」第二剧本的剧情),但你知道这些各地政府一直都互相争战,互鬥,根本不会团结。

在这时候,中国人就成为了一个「道德」,大家都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共抗日本的侵略。中国人的思想,就在此时修成正果,其实重点是这时候这些受侵略者,需要团结,当他们需要团结时,就发觉,那时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大家都共同拥有中国人这身份,再说服大家不要互鬥。张学良为何要西安事变?你要明白对他来说有感情的地方是东北。

故此,中国人身份的订立,是大日本帝国侵略的副作用。而在二战之後,因为深受战争之害,不论失去所有东西来到臺湾的国民党,逃难而一无所有的香港人,以及不断政治运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中国人这身份是从苦难中得到了确认。而成为一种思想。

所以在六七十年代的影视,「中国人」观念这麽强烈,就是这样。这是痛苦所引致的,大家希望大家都变成强大的「中国人」,这样就不会再受战争之苦。问题是,去到时间再过去,这些人当中又会有人成为了侵略者和战争的源头时,中国人这身份,就从保护到者的工具,变成侵略者与统治者的工具。

如果你阅读清末民初的文献,你会发现,其实当年的人没今天那麽含糊,例如广东那时的文献,就会把「潮汕」,「广府」,「客家」直接视为叁个不同的民族。而不像後来讲的「民系」。

总之讲来讲去,中华民族或中国人叁个字,他的存在目的,就是要找一个合理的解释,怎样将前清帝国的疆域,置於一个政治实体统治的理由,所以才会拗来拗去,龙门乱搬,一时说国籍是中国就中国人(马来华人:…),一时说用汉字就中国人(日本人:…),一时说黄皮肤黑头髮黑眼睛(亚洲:…),一时说「汉族血统」(新疆人:…),一时说自古以来某王朝统治(越南人:…)因为他的存在目的,就是尽可能吸纳所有定义,去扩大统治範围。里面的东西自相矛盾,并没在意过。如果拗不下去,就唯有说,你不是中国人,好,这是「中国」的土地,所以你滚。

所以你跟随他们的论述跳舞,一定是自相矛盾的,例如他们讲血统,你说你没血统。他们讲国籍,你说你没那种国籍。他们讲中文字,你说你用的中文字不同,都是多馀。因为他们总能找到一个令你拉上他们关係的所谓「论据」,如果你跟著他们的理论谈,九成去到最後你还是「被中国人」,其实就算臺湾人有汉人血统,用汉人用的文字,有个「中华民国」的国籍,这些都只是一些没意义的废言,只要你看穿,中国人只是一个莫名其妙的野心和统治意图时,你知道重点是直接指出这种醜恶的内在。

甚至再直接一点不讨论,说总之我拳头大我就是对。

如果你明白这一点,你会发觉争论血统,或者中国人定义,其实没有意义,因为中国人叁个字,绝对是先射箭再画靶,先确立了自己对那地方的主权。再去找理由,不是有了理由再去找谁是中国人,而是我想谁是中国人时,我总找到理由说他是中国人。

同样地,他们想赶走你时,你也会立即不是中国人。例如中世纪的基督教的破门令,他不是看你是否信主,而是「我说你不是信主的就不是」。

以上的中国人思想,变成了信念,而在二十世纪不断的散佈,形成了一种宗教,信奉者都自称为中国人,所以中国人本质上是一种宗教。跟基督教,穆斯林,没有分别,拥有这种宗教思想者,你可以叫他为中国人,这也是为何马来华人,海外华侨,明明他们的国籍早已是该国,都还是自称中国人。如果你把他理据为「英国穆斯林」,那麽「英籍华人」其实也是同一种东西。

这也是为何中华民国会承认双重国籍的理由,因为当初中华民国就是经由信奉这思想的不同国籍的人建立的。

故此,没有一群人是否「中国人」的问题,就像西方人也不一定是基督徒,但是如果一个国家大部份都基督徒,我们可以说那是个基督教民族,基督教国家,同样地,香港人和臺湾人,他们可以相信自己是中国人,如果大部份人都这样相信时,也会有基督教国家那样的效果。但当大部份人都不相信时,则也没办法称他们是中国人,假设哪天某个中东国家,没有任何人相信伊斯兰教时,我们也不能说他们是穆斯林。

甚至未来,可能是四川,上海这些地方,这种宗教慢慢的退潮,那麽他们也不会再是那个面目含糊的「中国人」,而重新产生他们自己的色彩。当然,中国人之所以这麽喜欢迫别人做中国人,就和那些宗教一样,总是认为普天之下都要信他们的真主,厌恶异教徒。人类自古以来都如此,他们也一样。

所以这不是「是不是」的问题,而是「信仰比例」的问题,那麽,我的答案是,这个宗教在香港新一代的信仰比例,急速的下降。但即使是上一代,土生土长几代的香港人,其实不少都从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例如我上次在大学论坛时,就有个中年妇人,说,她从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因为她这麽多世代都是在新界生存的,但她同情那些建设民主中国者。

基本上,我认为人类有宗教自由,所以有人要承认他们是中国人,我是没意见的,但是他们不能迫别人承认是,也不能假定别人是,更不应该提倡政教合一,将中国人身份跟任何政治意图,统治权力,土地主权,混为一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7月25日07:52 | #1

    难怪共产党不像一个政党 , 像一门邪教

  2. 听高谈阔论
    2016年7月25日07:55 | #2

    你说的这些在当前世界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什么种族,血统,语言,文化都在融合,难不成一户一国?

  3. 匿名
    2016年7月25日08:16 | #3

    中国版图聚则强,散则弱,弱则被欺。这类文章立场很明显想瓦解中国害中国人嘛

    • 匿名
      2016年7月25日08:43 | #4

      你整天幻想被人颜射

  4. 匿名
    2016年7月25日08:32 | #5

    匿名 :
    中国版图聚则强,散则弱,弱则被欺。这类文章立场很明显想瓦解中国害中国人嘛

    从某些方面看,或许如此,可是每当国强时,往往P民受欺负也最狠,所以古人才会感叹“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5. 匿名
    2016年7月25日08:42 | #6

    是邪教

  6. 匿名
    2016年7月25日09:16 | #7

    共产主义本来就是邪教。

  7. 匿名
    2016年7月25日10:29 | #8

    名门正派丁春秋!

  8. 秋雨
    2016年7月25日10:31 | #9

    问题在于大陆的洗脑教育,从幼儿园开始强制爱国爱党,连续洗脑18年怎么能不脑残?

  9. 匿名
    2016年7月25日17:08 | #10

    “中国人”,“中华民族”,“中国”,“人民”全部都是洗脑用的政治术语。这个时代,正在以飞快的速度瓦解这些历史糟粕,未来分离为几十个国家,反而能重现中华的荣光。

  10. 自由民
    2016年7月25日17:09 | #11

    “中国人”,“中华民族”,“中国”,“人民”全部都是洗脑用的政治术语。这个时代,正在以飞快的速度瓦解这些历史糟粕,未来分离为几十个国家,反而能重现中华的荣光。

  11. Mobile Guest
    2016年7月25日16:24 | #12

    可笑

  12. 匿名
    2016年7月26日02:07 | #13

    这种文章,一看就是港灿的风格。对天朝的历史都不了解,就信口开河。漏洞百出,不值得一驳。问题是这种烂问文,许多脑残还会给叫好。莫非天朝人真的都不读书了,早就是个低智商社会了?别人说啥都行,这样的货色未来被人卖了估计都会叫好。

  13. 匿名
    2016年7月26日02:10 | #14

    作者自己都想不清。什么广州文献,称xxx为三个民族——你既然将民族是一种近现代观念,却又拿这种观点去生套前近代的描述,这不是自相矛盾么?作者看起来没有什么逻辑清晰的观点,只是为了给现代一些他觉得不舒服的观念挑毛病,而着重挑了一些事实,进行他自己的曲解。

  14. 匿名
    2016年7月27日10:23 | #15

    杀光支那猪,杀光中华民族,杀光汉支那,一个不留全部杀光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