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抗洪干部的哀叹:我们水里干百姓看翻船

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注:该文目前已在多个新闻平台被删除

下面这篇文章,作者是湖北省应城市民政局参加今年防汛工作的干部邓文明。他在防汛中最大的困惑就是,当党员干部和抗洪官兵日夜巡堤看水,忍受日晒水蒸、蚊叮虫咬的时候,老百姓普遍都袖手旁观,让人心寒。

我有个广西朋友,讲他们自治区党委书记彭清华在整个广西搞“秀美广西”运动,所有的机关干部都被发配到下面的农村打扫村庄、整洁环境,而老百姓就在一旁指点批评,说这里没扫干净,那里要把土铲一下。

今年的大洪水也席卷了整个鄂东,在老家浠水也是一样的场景。望天湖洪水滔天,村干部和子弟兵忙着背土筑坝,老百姓蜂拥去电鱼抓鱼,很多闲汉宁可坐等水淹也不肯为保卫家乡出力,着实令人唏嘘。

不能怪百姓愚昧,农村现在基层治理已经很糟糕了。没有权威,没有制衡,整个农村社会变成了丛林状态:老百姓不怕官,却怕流氓;相信利益,不相信道德;这种状态下,老百姓是逢到利益蜂拥而上,遇上事情退避三舍,跟他讲道理他也有三箩筐道理回敬你,如果你是乡下一个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流氓,拆屋挖坟,老百姓屁都不敢放一个。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党和政府对人民的动员能力已经日渐式微,老百姓又重新回到从前那种各顾各、一盘散沙的状态。真心希望政府能够多关注农村治理,对民间自发起来的正能量和社会组织不要有防范之心,不要觉得他们做了政府应该做的事情,就是丢了政府的脸;不要觉得这些人是隐藏的乱臣贼子,害怕他们把老百姓组织起来,随时可能会在底下搞出不可告人的奸谋。

领导们,我们是为你分忧啊!

党员带头,群众都到哪里去了?

汛情稳定了,大家都安居乐业,一切都归于平静。按照上级安排,组织一个调研,总结与反思整个防汛,我是笔者其中之一,我提出一个问题,大家都沉默了,但都不愿意说。

防汛中,党员干部确实了不起,大堤上睡的都是各机关的一把手带队,还有村干部一帮人,日夜坚守,寸步不离。可能一是毕竟不忘初心,大局观念,有担当;二是在新常态下怕问责。参与抢险的我们子弟兵真是最可爱的人,有太多令人感动!由此,凤凰新闻网发布一条消息,国外机构一个民调,共产党支持拥护率达到30%。

98年洪水与今年的洪水,我都经历过,我来比较一下,发现一个问题:我们的农民父母兄弟姐们呢?他们在干什么?98年,他们肩驼人扛土石,啃冷馒头,喝江水,无怨无悔,水一退,回去迅速自救,自己车水,排涝抗旱。

而今年呢?网上一个报道:抢险危急时候,人民子弟兵日夜奋战,一个妇女为了自己家的一棵树,拿出菜刀,不给钱不让人动,否则拼命!这同我们平时搞水利工程建设何其相似啊,十几台机械等着开工,突然冒出一个人,他家的一棵葱不给100元不许动工,我们深深无奈,镇村干部无奈,每前进一步就是扯皮一路,否则他们要上访,上访结果我们自己处理,两字:把钱!(注:湖北方言,给钱)

群众成了事不关己的围观者

我亲身经历:这次湖区抢险,为了群众家园财产、人身安全,转移,疏散,发干粮,饮料。党员干部苦口婆心,他们问一句;“除了发吃的,还有补助没有,多少钱一天?先给钱。”

我们民政局一个刚参加工作姓徐的小伙子,整整一天,没有吃饭喝水,讨开水喝,群众打麻将,没有人倒开水!

国家给这么多良种补贴,为了鼓励多种粮食,防汛为了保证作物不受损失,其实,可以说百分之四十撂荒了,防汛了,他们坐在家门口高谈南海局势,高呼抵制日本产品,不愿意出来帮忙抢险,义务烧开水。而是开着日系车,到处捞鱼,钓鱼,看大水,拿苹果相机到处拍照,刷朋友圈……

有一个农民小伙子醉醺醺大言不惭:淹了怕什么,下半年到政府上访,总要解决。当时在场忙碌的人,私下都说,如果不怕说我们虐农,真要扇他几耳光!

一位自以为很时尚的嫂子,其实不伦不类,没有一点品味,男人外出打工,自己成天打麻将,村头边的道场有些积水,她居然说:你们这些人有些不作为,还不加快排涝,影响我们几天没有跳广场舞!

农民仍然是百年前的愚民

大堤上,都是村干部搭棚子轮流值守,我们查岗,问怎么不派群众来换班啊,村干部苦笑,他们首先要130元一天,现钱,我们付不起。再说也不敢叫,怕说增加农民负担乱摊派,多么无奈!

防洪法第一条:任何公民都有参加防汛抢险的义务,一句空话执行不了,这可能只是个别想象,原因很复杂,但是不是值得我们太多反思。我们天天喊爱国,捍卫主权,其实如果真的有那一天,鲁迅先生写的《药》情景不远了。

讨论这里时候,大家都不做声,只是说: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缓一步,我们再征询领导意见,看做不做调研。

我们真的可以想一想,我们国家、国民失去了什么?

另外还专门选取了一片在抗洪前线的政府干部的抗洪手记,让大家体会一下基层干部为防汛抗洪所作的贡献与付出。

————————

一个基层干部的抗洪手记

注:本文作者是浠水县文化系统干部肖宵

接到命令,单位两人一组在散花长江大堤上24小时一个班次值守,从上午的八点半到第二天的八点三十分。值守一公里的长江干堤,散花镇有一人,村的有五人以上,加上我们两人,哨棚是98年大水后,水利部门在堤上盖的房子,这么多年,是第一次使用。

白天没事,除例行巡查外,几个人都坐那咵天(浠水方言:聊天),三台电扇一刻不停,其中有一台工业用大电扇,风力强劲,不冷不热,坐看长江风景。吃饭有人送上来,哨棚里矿泉水充足,泡茶用矿泉水烧开泡,我带了一盒好茶叶,方便面有几件,面包等副食若干,草帽、雨衣、胶鞋、手电、常备药,都备齐了,比起以前防汛条件好得太多。

57958fe57f549

下载

下载-1
抗洪手记

中午,县督查组来检查一次,一点多钟,县血防所来指导预防血吸虫,叮嘱尽量不要接触江水,若要下水,要先擦药预防。

下午,哨棚招西晒(浠水方言:哨棚位置朝西,下午太阳最烤人,躲无可躲),我们把遮光帘放了下来,还是很热,念叨“心静自然凉”,也没什么。村里送来银耳汤,有老板来慰问,有几个大大的西瓜吃,晚饭是包面,俺吃了两碗。

一天下来,身上汗太多,去村里一户人家快速冲了个澡,因为我们两个人一起去的,担心脱岗,我们马上就返回了。

傍晚的江堤风景很美,巡堤带散步很是惬意。这个时候,蚊子就来了,上一班人已经预告我们“蚊子多得把人抬走了”,我们对此有防范,有措施,特地带了新式防蚊武器“驱蚊贴”!一盒十张的小膏贴,我在裤子、上衣,背上各贴几块,自己闻得到味儿,可蚊子也凑上来闻,好像不是很怕。

天黑了下来,哨棚里的灯引来太多的蚊子和各种虫,大家在一起聊天,都说今天晚上肯定有一拨又一拨的检查组,肯定热闹、江边的蚊子与大城市的蚊子不同,不嗡嗡叫,上来就咬,小针样扎得痛!只要你有耐心与精力,很好拍死它们,很有成就感,但,蚊子太多了,就是用两个指头去捏,也能捉到它们。用三台电扇扇风,来的蚊子少点,但我发现,被吹倒的蚊子,勇往直前,爬也爬到你身上来攻击!

不要说我们笨,在我们的床四周,我们密密的点了一圈蚊香,活像供菩萨,可蚊子不怕,最后,有人忍无可忍,直接拿灭蚊喷雾剂一顿狂喷,蚊子是死一地,我们也被熏得受不了、、、夜深了,渐渐都疲劳了,裹上被单,寄希望大电扇能赶走一些蚊子。

快十二点的时候,县检查组来巡查了一次,送来些避暑药,说“辛苦了”。电扇的声音很大,江边逆水上行的轮船轰隆隆的一刻不停,好像总走不远,夜里,听到来了一辆车,快到哨棚的时候,哐的一声响,去看,一辆小面包车的轮胎爆了,开车的人说“没带备胎,刚开车的时候看手机,没注意,撞到路牙子上了……”。过了很久,这辆车吭哧吭哧地碾着钢圈走了。

两点钟,感觉有汽车来,用手电一照,散花镇的巡查组来了,查记录,点人数。等他们走了,我们派出三个人再去巡一遍堤,有江风吹来,比在棚子里好过多了,沿路看见七八条被车轧死的蝮蛇(土地婆儿),到处蛙声吭蒲(浠水方言:到处闹哄哄)了,手电的强光下,癞蛤蟆在水边蹲到,成团被洪水淹出来的蚯蚓到处爬,照得见水里游的鱼,平安无事,平安无事,静谧,静谧。

被蚊子咬醒了,还觉得好热,这才发现有人受不了电扇一直吹,把电扇关了。天边泛出一抹红色,我以为天快亮了,去车里躲躲吧,一开车门,蚊子就轰地挤进来一批,不敢再开门赶蚊子,怕进来的还多些,花了二十分钟才基本肃清车里的蚊子,一看时间,才到三点四十四分;开空调冷,开车窗怕再来蚊子,把车窗放下一点缝,迷迷糊糊的听音乐。

天亮了!蚊子走了!八点三十,换我们的同事来了。今天是星期五,再过两天,我们又要去巡堤。

奋战在抗洪一线水利工作者的个人总结火了:“我们水里干,百姓看翻船”,追根究底,一切有因果,今天的果只是政府昨天种下的因而已,过去十年,打破了原来的社会结构,又不愿塑造公民社会,体制的基层组织任其溃散腐烂,自发的社会组织则被打压迫害,现在老爷们倒想起来感叹人民群众是一盘散沙了,呵呵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匿名
    2016年7月26日07:52 | #1

    所以说,支那猪就该绝

  2. 匿名
    2016年7月26日08:03 | #2

    两脚狗嫌两脚羊。

  3. Mobile Guest
    2016年7月26日00:03 | #3

    任何社会自治组织都不允许存在,谁才是混蛋,谁把国家搞成这个样子

  4. 匿名
    2016年7月26日08:05 | #4

    的的确确是等着家伙到手就开始内战的革命社会状态了。

  5. 匿名
    2016年7月26日08:36 | #5

    常年分贪腐款的、以及所谓机关福利的时候,哪个想到过群众?有腐不同享,有活也只有自己忙。

  6. 呵呵
    2016年7月26日08:37 | #6

    土地都是国家的,那就国家来救灾呗。没有相应的权利却让人们付出义务,有积极性才见鬼了。体制内的人也只能哀叹一下“刁民总不配合”;废话!要是人民有自治权还用你们干甚!

  7. 匿名
    2016年7月26日08:46 | #7

    别跟老子谈民主,我就是要暴政,等我上台了,把这些侮辱中国人的傻逼,全抓起来凌迟

  8. 呵呵
    2016年7月26日00:47 | #8

    愚民和清朝末年没什么区别。

  9. 匿名
    2016年7月26日08:47 | #9

    爱干不干,什么时候同意过你们来为老子”服务“了?
    …你们干得再努力也只会让生活更糟糕…一伙依靠枪杆强行服务的流氓犯罪分子而已,没有枪屁都不是。

  10. Mobile Guest
    2016年7月26日01:11 | #10

    我觉得这样的对立,是因为政府是自己冒出来成为统治者的,并不是经过民意,特别是当地民意同意而取得的统治地位。民众平日被盘剥,感觉不到与政府的亲密联系。

  11. 匿名
    2016年7月26日09:38 | #11

    “如果你是乡下一个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流氓,拆屋挖坟,老百姓屁都不敢放一个。”请问这个时候警察、武警、特警、组织、党在哪里?党放过一个屁木有?所以认为是群众坏了的,其实是自己的头脑被洗坏了,

  12. 匿名
    2016年7月26日09:48 | #12

    基础自治被共匪玩坏了,平时极力让社会原子化,关键时刻又想社会凝聚力了,请问真有凝聚力,匪不害怕么?别怨群众,从匪身上找原因。再就是,你一基层小干部,就别往深了思考了,赵老爷表示很不高兴。

  13. 匿名
    2016年7月26日09:53 | #13

    “你是乡下一个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流氓,拆屋挖坟”党国之内还会有这事,你这是明目张胆的造谣、污蔑,公然妄议、诽谤中央,你分明是境外反动势力或其爪牙、腿子、奴才,卖国贼、汉奸—,你小子是不是想嫖娼!

  14. 考普
    2016年7月26日09:58 | #14

    匿名 :
    别跟老子谈民主,我就是要暴政,等我上台了,把这些侮辱中国人的傻逼,全抓起来凌迟

    当太监就别梦想登基了。你又不姓赵,还当暴君。

  15. 考普
    2016年7月26日10:01 | #15

    匿名 :
    基础自治被共匪玩坏了,平时极力让社会原子化,关键时刻又想社会凝聚力了,请问真有凝聚力,匪不害怕么?别怨群众,从匪身上找原因。再就是,你一基层小干部,就别往深了思考了,赵老爷表示很不高兴。

    这个基层小干部其实也染了一身的官病,他说有个妇女不让人动她家的树、说老百姓不配合云云,但这当基层干部的知不知道私产呢?凭什么你基层干部下来救援要挖人树拆人屋就好象天经地义一般?这不就是当官本位的思维么?
    说群众不配合,我看群众不说你泄洪、搞坏环境就够善良的了,这洪水又不是群众引来的。

  16. 匿名
    2016年7月26日10:09 | #16

    肆无忌惮的剥削公民权利,妄想用谎言和暴力长久的维持统治权是不可能实现的,如果可以位置,满清和大明何以灭亡?总会得到大清算,如今的天朝,和中国历史上的任何王朝没有区别,红二代的江山二代们去维护,加上你们这些家奴,和屁民又有何关系?

  17. 匿名
    2016年7月26日10:25 | #17

    哈哈,看猪圈的狗嫌猪蠢。

  18. 秋雨
    2016年7月26日10:33 | #18

    中共国这位基层干部还是充满正能量的,甚至是相信中国梦的,问题是老百姓已经对中共流氓政权失去信心了,政府做事没人信,官员做报告没人听,干部干活没人理,给钱才是真理。

    这群农民真的愚蠢吗?一个以金钱衡量一切的中共国,一个维稳压倒一切的中共国,屁民们的反应不是很正常嘛?

    有一个农民小伙子醉醺醺大言不惭:淹了怕什么,下半年到政府上访,总要解决。

    这个农民工看透了中共国的维稳思路,政府只要能花点钱就能平息民怨何必出动武警?你们以为武警不花钱啊?

    中共高层国官僚们比基层干部的觉悟至少高出5倍,吃特供,住别墅,开宝马,包二奶,孩子老婆早早移民,财产转移国外,因为知道屁民吃的都是毒奶粉地沟油,迟早会吃出觉悟的。

    所以这些中共国基层干部的觉悟有待提高。

  19. 匿名
    2016年7月26日10:55 | #19

    楼主这SB就没想过,这些很多的灾祸,其实都是因为你们这帮强行代表的混蛋搞出来的呢。邢台事件就是典型例子,尼玛,偏要在深夜时分泄洪,太尼玛聪明了。

  20. 匿名
    2016年7月26日11:10 | #20

    不说从体制解决只强调对立,患者:医生, 学生:老师,现在是群众:基层官员。

  21. 匿名
    2016年7月26日12:05 | #21

    不相干别干,都不干公务员了,政治体制改革或许成功了。

  22. 共铲党
    2016年7月26日05:55 | #22

    只有流氓政府才能培养出混蛋百姓,现在该尝苦果了吧?

  23. 自由民
    2016年7月26日14:29 | #23

    哈哈,上边几楼把我想说的都说完了,我只能补充一句,民心失尽,共匪要完。

  24. obs
    2016年7月26日08:49 | #24

    因为这片土地根本就不是我草民的 我管你鸡巴洪水滔天

  25. 匿名
    2016年7月26日18:37 | #25

    蛤蛤,共党的愚民教诲起作用了

  26. Mobile Guest
    2016年7月26日17:16 | #26

    唉,,之地贪污抗洪的文章,这么多人说些不相干的,代表什么?代表幸灾乐祸?代表受灾的不是自己?,,,说实话,良民是管出来的,刁民是宠出来的

  27. 匿名
    2016年8月1日00:33 | #27

    呵呵,干了点活,开始显摆了。
    1、自然环境谁破坏的?平时衙门味了GDP、卖地都干了啥干嘛?
    2、水利的钱花哪里去了?
    3、群众发动不了了?呵呵,你们平时高高在上,有事动不动给百姓扣个刁民帽子,条子警棍伺候,TMD谁sb再去听你的。
    4、子弟兵可爱,别忘了,是百姓的儿子,别拿出来显摆你们自己。

  28. 匿名
    2016年8月1日00:36 | #28

    匪共这几年,基本已经把能得罪的群体得罪光了。要不是靠钱收买,恐怕连走狗都没有几只了

  29. 匿名
    2016年8月1日20:16 | #29

    资中筠说的好:现在跟百年前没区别,猪头包就是那个慈禧,作者如同满清统治下的小吏,国不知有民,民为何知有国,一旦内乱四起,这个所谓红色王朝,灭亡只在旦夕之间而已!

  30. 匿名
    2016年8月1日21:52 | #30

    悲叹百姓一盘散沙?
    还不是政府教育出来的!
    怕人民太过团结,把土共给推下台,时不时狠狠抽一棍子!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