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传媒:决堤?泄洪?邢台水难背后的灾情与舆情

和此前许多次惨痛的大灾一样,人们争议着,是天灾,是人祸,抑或两者兼而有之,走向真相之路如大水退后的村路一样泥泞,但这可能是避免重蹈覆辙的唯一的路。

洪水吞没了村庄的消息,整整两天之后,才炸开在网络上,被外界广泛知晓。

7月22日傍晚,首先引起人们注意的是“堵路”与“下跪”。堵路的是河北邢台市大贤村的村民,他们的村庄在20日凌晨被突如其来的大水淹没,毫无准备之下,家人、孩子消失在茫茫洪水中,伤亡惨重。而他们却在电视上看到,邢台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王清飞接受采访时说,洪水到来时,政府正在转移群众,“人员没有伤亡”。

愤怒与伤痛的村民堵住了107国道的邢临路口,瘫痪了交通,要求与政府对话,还一度与警方爆发肢体冲突。众矢之的的王清飞赶来现场,与村民互相跪倒在对方面前。有村民大声质问:“我们村里死了多少人你知道吗?”王清飞不断点头,没有正面回应。

这段“邢台开发区管委会书记下跪”的视频配上简单的文字说明,在社交网络疯传起来,更多人注意到了这场洪灾,也曝光了更多信息。

22日晚上9点左右,在网上刷屏的,是一篇名为《河北邢台水库泄洪之后,那些在睡梦中消失的生命》的文章。文章内有大量洪灾过后的现场照片:一片泥泞之中,到处都是小小的、孩子的尸体。惨不忍睹的照片引发了舆论震撼,尽管2小时后文章就被删除,但越来越多自称当地人在网络爆料,称造成这一情况的罪魁祸首,是因为上游的水库要泄洪,而当地政府没有提前通知村民,以至于村民在毫无准备中遭受没顶之灾,矛头更指向邢台市最大的水库朱庄水库。

一时间,“草菅人命”、“谋杀”、“领导要上刑台”的批评如潮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邢台官方粗疏的灾情通报:“直到22日中午,邢台通报全市死亡人数共9人,11人失踪。”

“我们一个村就有几百人!几个村都被淹了!”愤怒再也挡不住了。

暴雨和高温仍在轮番折腾邢台,乃至河北、华北等更广泛地区,和此前许多次惨痛的大灾一样,人们争议着,是天灾,是人祸,抑或两者兼而有之。狼藉的现场、纷乱的信息、糅杂的解读,让走向真相之路如大水退后的村路一样泥泞,但这可能是避免重蹈覆辙的唯一的路。

泄洪还是决堤?天灾还是人祸?
政府辟谣称是七里河决堤,而非上游水库泄洪以及没有及时通知下游居民,而导致了大贤村的悲剧。袭击大贤村等地的凌晨洪水可能来自哪里?是不是来自朱庄水库?凌晨洪水来袭,杀得村民措手不及,是不是因为官方没有尽到提前通报疏散的责任?为什么偏偏是七里河下游末端的大贤村受了重创?

7月18日下午4时开始,到7月19日下午2时,邢台市的暴雨预警信号从最低等的蓝色信号,一路升到红色信号,这样不到24小时之内的迅速升级,是9年来第一次。到了19日晚上大约8时,环抱邢台市区的邢台县,其地势较高的西部山区,已经汛情紧急。

邢台县西部山区的东川口水库出现了漫坝。漫坝的时间,邢台官方的说法是19日晚8时。东川口水库渠道管理主任胡立峰向《新京报》解释的是“19日晚12点多,他发现水库‘马上要漫坝’,20日凌晨1时许,东川口水库开始泄洪,流量为300立方米/秒”。获邢台官方选为解释者的水利专家张英林则说,“东川口水库发生最大出库时间为20日凌晨2时,出库流量382立方米/秒,区间多条小河沟同时流入七里河”。

东川口水库是邢台市7座小(I)型水库之一,位于七里河的上游。七里河是邢台市的两条泄洪河之一,自西向东流经邢台市区南部,七里河的下游末端北侧,就是邢台市东旺镇大贤村。

大贤村被洪水突袭的时间大约是20日凌晨2时。胡立峰认为这不可能是由于东川口水库泄洪所致:东川口水库泄洪300立方米/秒的流量“很小”,而且水库距离大贤村50多公里,“一个小时,东川口水库的水不可能到达。 ”而张英林称,还有另一股洪水流入七里河。这股洪水来自邢台市西部南石门流域,洪水通过分洪道,在玉带桥以70立方米/秒以上流入七里河。两股洪水会合,流量达到580立方米/秒,在107国道处形成大洪水。玉带桥和107国道,一西一东,是七里河流经邢台市区段的两头,而107国道距离大贤村只有几分钟车程。

就在洪水袭击大贤村一个小时之后,20日凌晨3时,邢台市最大的水库朱庄水库也开始泄洪。截至19日24时,朱庄水库上游入库峰值达到5000立方米/秒,是1996年8月以来的最大峰值──1996年8月4日、5日,邢台曾遭遇过去20年中最大的洪水。胡立峰说,“朱庄水库泄洪时(流量)是8000多(立方米/秒)。”

朱庄水库,也是网络上最初被传为“泄洪淹没村庄”的罪魁祸首。但地图显示,朱庄水库的下游是有网络状河道的沙河。邢台市官方也表示,七里河并非朱庄水库下游的泄洪河道。

虽然有网民翻阅资料指出,邢台曾从朱庄水库引水入七里河,但无论是从地理位置、行洪时间、还是已经的洪峰流量数据来看,这次涌入七里河、冲击大贤村的洪水,似乎并非来自朱庄水库。但不来自朱庄水库,是否等于大贤村洪灾与泄洪无关?

邢台市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赵雪峰这样坚持:在接受媒体访问时,他表示,这次洪水造成邢台市多个村子受灾,是“因为七里河满堤了,并不是泄洪。”然而,前述胡立峰和张英林所言显示,东川口水库的确出现了漫坝、之后也因无闸而“自动泄洪”,水流进入七里河,汇入横扫大贤村的洪流,那么大贤村的惨况,与泄洪是有关,还是无关?

没有预警是因为雨大得太突然,和村民不当真?

比这更牵动人心的问题是,大贤村的惨况,是不是因为政府没有做好预警和疏散?

胡立峰提到,19日晚12点多,他发现东川口水库马上就要漫坝,“于是立即通知了所辖的几个上游村庄”。邢台市委外宣办官方微博“邢台发布”则称,当地工作人员在20日凌晨1点多,开始挨家挨户敲门提醒居民避灾,但有村民向媒体表示,没有见到“村支书挨家挨户敲门通知”。大贤村村支书张战歌则说,20日凌晨1点50分接到电话通知说洪水马上就要来,开始用村支部的大喇叭广播唤醒村民逃离,但刚喊了几声,水就已经没过了腰。

仅10分钟之间,大水向大贤村500多户、2000多人铺天盖地而来。

从官方所言的19日晚8点东川口水库漫坝,到20日凌晨2点大贤村遭灾,6个小时中,为何没能更早通知大贤村居民?根据《邢台市防汛抗旱应急预案》(简称《预案》),水库出现险情时,水库管理单位应在第一时间向下游预警。胡立峰自称发现即将漫坝之后,立即通知了所辖的几个上游村庄,但信息为何没有进一步传递下去?

邢台县水务局一名张姓负责人向 《新京报》表示,东川口水库漫坝时,附近电路损坏严重,他们的手机打不出去,与外界失联了,所以没有通知中下游。

《预案》规定,大型和重点中型水库发生重大险情,应在险情发生后2小时内报到上一级防汛抗旱指挥部,但对于东川口这样的小(I)型水库则没有明确的上报时间和上报对象规定。对于当时已经启动一级响应的邢台来说,防汛抗旱指挥部的职责就包括与有关部门主动协商,上游水库缓洪错峰,枢纽工程适时分洪,确保下游河道安全运行。

即便东川口水库的消息没有传递下去,七里河作为邢台市的重要河道,发生洪水时,根据《预案》,重要站点的水情应该在30分钟之内报到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但邢台官方通报称,20日凌晨1时40分通知开发区,开发区立即进入大贤村组织转移群众,当时,水已经开始漫进村庄。为何洪水从东川口进入七里河,汇合来自南头门流域的洪水,行走十几个小时到大贤村,指挥部似乎都未能及早从上游的站点处得到警告,从而向下游发出预警?

在7月23日的记者会上,邢台市委外宣办负责人高振魁说,因为大雨来得太突然,19日晚9点左右,雨势还在可控范围,到了晚上11点多,雨势突然加剧,所以没有更多时间提前预警。但这个说法,与邢台市副市长通报的、因应强降水的密集气象信息发布是矛盾的。邢台市副市长说,18日,邢台市气像台预测,19日到20日邢台将出现入汛以来最强降水,降雨期间,邢台市气像台每两个小时发布一次雨情信息。而且,19日下午2时,邢台市的暴雨警告已经升至红色。如此,大雨为何是“来得太突然”?

高振魁又说,洪水来临之前,村民肯定都收到了预警信息,包括短信、广播、报纸等渠道,“可能是大家都没当回事儿。”那是否意味着,大贤村村支书张战歌,也可能认为预警信息是在喊狼来了?

埋管线开新路,泄洪河道可以这样用吗?

今年遭逢罕见的暴雨、通报预警机制又莫名失效,大贤村可以指望的,只剩下邢台市两大泄洪河道之一的七里河了。

经过10年的治理,七里河已经从垃圾满溢、污水横流的季节性行洪河道,变成在2015年获得国家水利风景区的七里河新区的核心,治理的防洪目标是从不足五年一遇,提升到五十年一遇。但让大贤村始料不及的是,七里河中的洪水就在村口决了堤,漫灌向开发区的多个村庄。

卫星地图显示,平均宽度有7.1公里的七里河河面,在邻近大贤村的位置突然收窄,远看似乎是到了尽头,河流末端更被分隔成了两个蓄水池。七里河的末端被326省道隔开,省道的另一边,已经不是河,而是出现了建筑物。

数家已抵达现场的媒体报导都指出,七里河至大贤村口时,河道大幅收窄,北岸堤坝被铲,河道内因为铺设热力管线,而被渣土和热力管严重堵塞,村口的大贤桥桥面有四车道宽,下面有三个涵洞,但涵洞旁边的部分河道因为修热力管道而被占据。

不仅有热力管道,大贤村口的七里河道上还出现了路基。据多名大贤村村民向“重案组37号”回忆,今年春节后,突然有一家热力公司进驻南边村口,现在南边道路上挖开4米多的沟道,再将挖出来的泥土和路基废料,填埋在七里河,等到沟道挖好,并封闭了原来的道路,七里河的河道里却出现了一条新修的路,而河道在这里从东﹣西向变成了西北﹣东南向,为了联通对岸,新修的道路也变成东北﹣西南向,路基横亘在河道中央。

大贤村村支书张战歌表示,市里当初没有跟村里沟通热力工程,“(热力工程)这是好事,但一方面妨碍出行时小事,造成洪灾的隐患才是大事。”他说,村民向上反映过,镇和区里都来看过,但还没落实。邢台市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赵雪峰则在23日晚表示,七里河河道在这里本身就收窄,施工与修天燃气管道没有关系,而大贤村灾情比较严重,是因为大贤村上面的水太急,短时间强进水,转移不及,就进屋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第三十七条,禁止在河道管理范围内建设妨碍行洪的建筑物、构筑物以及从事影响河势稳定、危害河岸堤防安全和其他妨碍河道行洪的活动。第三十八条规定,在河道管理范围内铺设跨河管道、电缆,应当符合国家规定的防洪标准和其他有关的技术要求,工程建设方案应当依照防洪法的有关规定报经有关水行政主管部门审查同意。

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第三十三条,在洪泛区、蓄滞洪区内建设非防洪建设项目,应当就洪水对建设项目可能产生的影响和建设项目对防洪可能产生的影响作出评价,编制洪水影响评价报告,提出防御措施。洪水影响评价报告未经有关水行政主管部门审查批准的,建设单位不得开工建设。

大贤村外七里河道里的这些管线乃至道路建设,是否“影响河势稳定”“妨碍河道行洪”?有关建设是否符合了国家规定的防洪标准?是否依法获批?是否编制过“洪水影响评价报告”?而有关文件和审批,又是否在大贤村里向村民公示过、咨询过?

2006年年初,邢台市决定全面启动七里河综合治理工程。 10年过去,数十亿的投入让22.5公里的市区内河道以及两岸,成为了景观区,七里河新区因此而成,房地产价格也迅速飙涨,七里河成为了邢台市治污治水、城市建设、促进经济的热点,但当洪水来袭,本应承担泄洪责任的七里河,却让就在它脚边的农村居民承受了不能承受的“灭顶之灾”。

7月23日晚上10时许,邢台市委市政府举行新闻发布会,市委副书记、市长董晓宇表示,邢台市对这次短时、强降雨,强度之大、来势之猛,预判不足;由于多年来未发生大的洪灾,各级干部抗大洪、抢大险、救大灾的应急能力不足;灾情统计、核实、上报不及时、不准确。他代表邢台市委市政府,向所有遇难者表示沉痛哀悼,向遇难、失踪者亲属和受灾群众,向全社会诚恳道歉,并承诺会根据核查情况,该负什么责任,就负什么责任,该处理什么人,就处理什么人。现场7位邢台市领导干部现场鞠躬。

但对于这次洪灾中的遇难者、失踪者,尤其是当中的孩子们来说,20日凌晨的黑暗和窒息,恐怕无法因任何道歉、处理和鞠躬而终结。

“舆情洪水”,未竟的追问

这次洪灾在事发超过48小时后才引起舆论注意,但一石激起千层浪,讨论从水利科学蔓延到政府政治,这次生的“舆情洪水”又是怎样形成的? 面对群众的质疑,23日凌晨1点,代表官方口径的“掌中新邢台”公众号发布了一条消息说,“小编下午经过查询邢台市防汛抢险用图发现,大贤村上游根本就没有水库。大贤村被洪水淹没是因为七里河大堤决口所致。事发当日,因停电,没有更好的通讯工具,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凌晨一点多就开始挨家挨户砸门通知各家各户,所以传言的朱庄水库放水泄洪,隐瞒真相政府不通知村民是不存在的。”

但这条消息丝毫没有平息舆论,而且充满漏洞。为了验证这个说法是否属实,自媒体和专业媒体开始寻求真相。

问题主要有以下几点,大贤村上方是否有水库、七里河决堤是否和大贤村有关、有没有泄洪、如果泄洪有没有通知、通知后如何安排撤离。

首先是官方关于泄洪通知的曝光,7月19日晚间,邢台市防灾办曾经发布了一条通知,“今夜水库放水,涉及下游乡镇,羊范,留村,百泉,孔桥,东汪,大贤及南和乡镇,请相关部门做好防范。 从地图上看,从羊范到南和,就是沿着七里河从西到东的排列,也就是按照水库放水所波及到的先后顺序排列的。”

邢台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于同一日晚间发出的通知,预计7月20日凌晨3时,朱庄水库、临城水库开始提闸泄洪。野沟门水库已于19日17时30分左右提闸放水。

这些官方信息的曝光,证明泄洪是确实存在的,并且已经发布官方消息。那么为什么大贤村会在20日凌晨1点才挨家挨户拍门通知,造成这么大的人员伤亡?

23日中午,一篇为《技术分析邢台大贤村被淹你曾有无数机会拯救孩子》,文章用大量的地理图信息,旨在通过当地两个水库、河流和村庄的地理位置,分析从暴雨到水淹大贤村,当中有多少时间和机会疏散逃生。根据时序,先后是暴雨警告、水库漫坝、水流至邢台市区,邢台至大贤村的距离,这当中有十几个小时可以疏塞。哪怕半夜1点挨家挨户通知,仍然有1小时机会疏塞。

文章指向另一个关键问题,灾难造成的原因和七里河有关,“从18号就发布的暴雨预警,就没人想过七里河的问题?就没人想过上游那么大的来水,怎么排出去的问题?就没人想过,一旦来水超过了龙泉大街的桥面,水流会向哪里去?”

而此次事件的另一个焦点是官方通知疏散有没有失职?

在23日中午,自媒体人赵鹏通过微信公众号发表文章《邢台大贤村:失去的12小时》,这篇文章拼凑了所有官方消息,当中补充的一条至关重要的信息是,大贤村下游的南和地区,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在7月19日晚间要求相关村镇12点就完成转移。文章质疑,为什么在南和地区上游的大贤村却直到凌晨1点才“挨家挨户通知”。

评论部分,媒体都在23日做了相应的跟进。 23日早上9时13分,新京报旗下微信公号“沸腾”刊发《邢台受灾,官方说法何以拖在传播链末端》的评论文章,批评官媒反应迟钝,是真相和信息匮乏的原因,造成谣言四起。与此同时发布图文报导──《邢台大贤村遭洪灾!新京报记者今日凌晨探访,一片狼藉 》。

凤凰评论家发表敬一山的评论《邢台悲剧,掩盖人祸的企图不可饶恕》,文章直指官方在大灾中以控制舆论为优先,权威信息不及时不准确,将会造成大灾的“次生灾害”。澎湃发布社论《邢台决堤:灾情第一,还是舆情第一? 》都直接拷问政府在处理这起灾难中存在的问题,洪水的预警机制、疏散机制、灾难的通报机制。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匿名
    2016年7月26日18:52 | #1

    你们养的共党,死了也是共党的魂,活该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