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必须说的话 –– 关于《炎黄春秋》事件的呼吁书

华夏文摘

Slack-for-iOS-Upload-2-2

2016年7月13日,炎黄春秋的主管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突然袭击,单方面撕毁2014年12月签订的协议,悍然夺取了炎黄春秋的编辑、发行和财务等全部权力,窃取了《炎黄春秋》官方网站的密码,发布夺权后“继续坚持原来编辑方针”的虚假信息,还派人带着行李卷进驻了编辑部。西城区文化执法队进入杂志社,要求打开每个房间,搜查所谓“非法出版物”。强占人员堵在大门口,要求搜查杂志社出纳员唐女士的包。

这些恶行使我们无比愤怒!

《炎黄春秋》是敢讲真话有风骨的杂志。多年来,它匡正了不少被歪曲的历史,揭开了很多被掩盖的真相;它还原历史本来面目,总结经验教训,对开启民智起了重要作用。因此,她得到了百万读者的热心支持和高度赞扬。然而,这样的杂志却不断遭受打压。

以往我们仅是同情和担心,却没有说话。现在要被完全扼杀,我们再也不能沉默了!我们必须说话,必须发出最后的吼声!

我们是《炎黄春秋》的读者。多年来,一直自费订阅。中国艺术研究院采取如此不光明的手段,将这本铮铮有声的杂志毁灭扼杀。正是“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 我们发出吼声,是因为崇高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被践踏。

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的自由。2012年12月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在首都各界纪念现行宪法公布施行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说:“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里,三十多次提到了“宪法”。2015年7月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决定,规定国家公职人员正式就职时向宪法宣誓,以表对宪法的忠诚。但作为国家公职人员,一面对宪法表忠,一面却对炎黄春秋做出违反宪法的恶行,他们失掉了公职人员起码的诚信,将付出沉重的历史代价! 我们发出吼声,是为知识分子的命运和中国的前途忧虑。

《炎黄春秋》的遭遇,正是中国知识分子命运的现实映照。我们心中有说不出的悲凉、失望和愤懑。鲁迅说,没有声音的民族是可悲的,危险的;因此他号召人们“大胆地说话,勇敢地进行,忘掉一切利害”。“说出较真的话,发出较真的声音”却要被活生生地扼杀,这给我们一个可怕的信号:是不是要将中国变成“无声的中国?”在德国达豪集中营入口处刻着17世纪一位诗人的警世名言:“当一个政权开始烧书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下一步就要烧人!当一个政权开始禁言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下一步就要灭口!”所以,我们必须发出吼声:住手!!

我们呼吁:维护宪法的尊严,落实“依法治国”的正确方针,大家行动起来,大力支持我们深爱的炎黄春秋!

为此,我们提出以下要求:

一、 中国艺术研究院必须履行2014年和炎黄春秋杂志社签订的合同,保证炎黄春秋在人事、发稿、财务方面完全的自主权;
二、 非法进驻炎黄春秋杂志社的人员,应立即退出,以保证杂志社的正常工作;
三、 炎黄春秋的起诉,法院应依法受理,不得怠法。 对目前发生的《炎黄春秋》事件,中国在关注,世界在关注,历史在关注。这不是一件小事。

《炎黄春秋》读者签名——

吴 青、老 鬼、郭于华、 张丽娜、李罗霞、谢小玲、 查建国、胡战生、李欲晓、 闵良臣、蔡金刚、尚宝军、 汪葆明、夏白鸽、袁冬林、 贺延光、茅 青、钱行行、 李晓林、汪 洋、张婉佳、 庞钧锟、田 园、王 霄、 刘显东、张 弘、钟小丹、 柯伟斌、白 磊、王欣雨 侯 凯、李 铮、袁志华、 方 伟、罗怀祖、王树民、 徐济长、王冀豫、袁 翔、 吴永欣、杨志华、汪晓明、 荣 剑、谢庆庆、陈建源、 国 荣、工 民、韩喜良、 吕 朴、刘 欣、田永蕃、 袁晓露、郭小林、罗 治、 林大刚、华 颇、张敬同、 何德普、张迎新、康宏通 王 晓、朱松滨、包华胤、 白而强、邓平祥、杜 莉、 陈冰峰、杜 星、王 雁、 李尔柔、张 东、高军生、 严正学、朱春柳、石小光、 崔鹤鸣、徐文轩、王 瑛、 程玉兰、方家华、李金平、 齐志勇、李茂林、张永宁、 陈 斌、林贤光、郑田芬、 姚监复、丁亚军、黄大地 胡正豪、黎安泰、黎一青、 陈秉安、张立才、田奇庄、 赵令德、方 晶、滕叙兖、 吴银妮、赵于平、谷亚宁、 沈小雨、朱才玲、吕英亮、 周一飞、古安村、吴天天、 郝晓班、马海星、赵珊珊、 沈小川、马永涛、刘建军、 马 丽、贺多芬、刘海龄、 黎和平、陈 凡、张 健 汪 中、陈 冰、谢小琪、 张小弟、李蔚、吴力田、 余传诗、殷毅、王东成、 肖雪慧、笑蜀、郑海天、 程乃欣、汪有芬、陈平、 鲍彤、展江、刘智勇、谢少常、韩旺辰、李大斌、朱志波、李小波、崔光宇、区勇 秦晖、金雁、苏小玲、陈巧巧、贺国安、陈刚、邹子婴、赵束鹿、
孙大为 共 154人

炎黄春秋

几位读者和作者的话——

我们是《炎黄春秋》多年的热心读者和作者。二十多年来,《炎黄春秋》秉持十一届三中全会思想解放的精神,勇于直面历史,探究真相,以敢讲真话的风格赢得广泛的社会声誉,我们也受益匪浅。

近日,惊悉上级主管部门违背合同,强行改组,致使《炎黄春秋》被迫停刊。我们深感不解与不平。我们相信世界因多彩而美丽,学术因争鸣而繁荣,在文化复兴的百花园里应当有《炎黄春秋》的一席之地。

在此,我们对《炎黄春秋》诸君表示敬意!呼吁艺研院顾念民心,重新审视既往决定;呼吁人民法院秉公执法,还《炎黄春秋》一个公道。

《炎黄春秋》的读者和作者——

黄以平、印红标、顾训中、孙怒涛、萧延中、赵瑜、黄玉梅、朱学勤、史宝嘉、金光耀、魏光奇、李逊、萧象、胡正豪、帅好、于向真、金大陆(2016年7月23日)

张曼平、安希孟、魏仁连 、宋执忠、李仕林、苏鹏声、邱心伟、傅鸿平、冯钧、谢引麟、危启正、张喜英、袁仁勇、张比、程惟康、卢伟林、林刚、吴学民、高大槐、刘明、蔡新平、王奋飞、郭烨、于火、黄安妮、刘寿和、马凯梅、陆元吉、张肖蝶、王嵩梅、徐耀寰、郭璐、高学筠、阎淮、戚惠民、王傑、曾小华、刘光曼、赵惠中、王普、龚文忠 、段佩毓, 苏文漪、郭福鑫、钱东石(2016年7月24日)

(敬请网友转发《炎黄春秋》 、艺研院。)
(根据网友询问要求,可以自行复制联署,而不必征得同意。2016年7月24日)

◇ 关于声援炎黄春秋杂志社的声明

炎黄春秋杂志社:

我们在网络里看到了贵社2016年7月13日的声明,我们坚决支持贵社为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行动。

我们南阳炎黄春秋读友会的成员,都是订阅该杂志15年以上的本地公民。我们认为本杂志是共产党内实现党内民主, 促进改革,维护正义、追求公平、加强法治建设、实事求是、留存信史、在国内外具有强大影响力的一部好杂志,是我们读者的良师益友,这些年是我们的精神食粮,受益匪浅。

可是,最近以来,我们看到了吴思辞职,杨继绳、洪振快等人离开的情况,感到贵社为留存信史关山重重,遭到某些部门的强大压力。我们预感到炎黄春秋杂志将面临着存亡的严峻考验。我们为炎黄春秋杂志社上级主管部门中国艺术研究院出尔反尔,撕毁当初与杂志社签订的协议”这种知法犯法、公开践踏合同法,欲将该杂志扼杀、封杀的不可理喻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和极度愤慨!中国失去这部杂志,该杂志上级主管部门的某些人将是中国历史上的千古罪人!

历史上一些统治者“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而我党号称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党,党内允许不同的意见,习仲勋同志还提出党内要立不同意见法,他为炎黄春秋杂志还题词,支持该刊物越办越好,可最近该杂志的主管部门一再为该杂志设障施压,不断搅局,不知有何政治用意?!

我们坚决支持炎黄春秋杂志社的同志们用法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用自己的良知坚持自己的道义,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民主法治建设、社会不断前进作出最后的努力!

炎黄春秋读友会全体同志

2016.7.18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1. 秋雨
    2016年7月26日10:59 | #1

    我们必须说话,必须发出最后的吼声!

    嗯,吼完之后怎么办?你们总不能一直吼吧?

    所以干脆说成是天鹅的绝唱更好听。

  2. 匿名
    2016年7月26日11:39 | #2

    傻逼吧@秋雨

  3. 匿名
    2016年7月26日12:22 | #3

    【巴金】一个美国人敢站出来说真话, 因为他知道身后会有千万个美国人用行动支持他;一个中国人不敢站出来说真话, 因为他知道周围的同胞会默默地与他保持距离。当我们努力不承认恶就是恶的时候,承认善会越来越危险。当坏人已经抱团,好人还是一盘散沙,好人的过度沉默可以让坏人做尽所有的坏事。

  4. Mobile Guest
    2016年7月26日07:01 | #4

    反正我也不看

  5. 不民主不統一
    2016年7月26日10:37 | #5

    一群幼稚對共匪存在幻想的人。

  6. 匿名
    2016年7月27日02:33 | #6

    支持合理诉求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