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电邮泄露令希拉里竞选活动陷入混乱

在遭泄露的2万份电子邮件揭示出美国民主党领导层内存在裂痕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简称DNC)主席已提出辞职。在本周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前夕,她的辞职令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竞选陷入一片混乱。

邮件泄露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黛比•沃瑟曼•舒尔茨(Debbie Wasserman Schultz)上周日表示,她会在本次大会结束时离职。邮件泄露令她和她的办公室成为了负面新闻焦点。

沃瑟曼•舒尔茨将主持此次大会的开幕和闭幕,但在本周结束前,她的职务将由唐娜•布拉齐尔(Donna Brazile)接任。后者曾长期担任民主党党工,也曾是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在白宫的幕僚。

在沃瑟曼•舒尔茨辞职前,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卷入了一宗愈演愈烈的丑闻。丑闻涉及民主党初选期间该委员会与希拉里竞选活动的密切关系——它本该在这一时期保持中立。沃瑟曼•舒尔茨的辞职可能会为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头两天蒙上阴影,也会为纽约市前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将在大会现场为希拉里站台的消息蒙上阴影。

上月,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报告称,其遭据信是俄罗斯政府黑客的人员攻陷。这些黑客侵入该委员会电子邮件系统长达12个月。如今,该委员会的电子邮件正被维基解密(WikiLeaks)慢慢公之于众。上周五,维基解密公布了首批2万份邮件。

沃瑟曼•舒尔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她会离职以便更好地集中精力担任希拉里在佛罗里达州的代理人。沃瑟曼•舒尔茨是佛罗里达州在美国国会的代表之一。不过,她并未直接提到邮件泄露或引发媒体关注的部分具体邮件。

在5月21日发送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沃瑟曼•舒尔茨暗示不值得回应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一份声明。当时,桑德斯正处于同希拉里争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激烈选战之中。沃瑟曼•舒尔茨在提到桑德斯时表示:“他不会成为总统的。”

在另一封电子邮件中,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一名工作人员建议弄出一篇新闻,报道困扰桑德斯竞选的种种问题。

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沟通官员马克•保斯滕巴赫(Mark Paustenbach)在给沟通部门主管路易斯•米兰达(Luis Miranda)的电子邮件中写道:“不知道可不可以好好报道下伯尼,就说伯尼从来都没有章法,说他的竞选一团糟。”

桑德斯几个月来一直呼吁沃瑟曼•舒尔茨辞职,他表示自己对这些电子邮件的内容并不感到惊讶。他对ABC News的乔治•斯特凡诺普洛斯(George Stephanopoulos)说:“我早就告诉过你,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行事不公,他们在支持希拉里。”

希拉里的竞选经理罗比•穆克(Robby Mook)上周日暗示,在全国代表大会前夕发生的这起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电子邮件泄露,可能是俄罗斯为了助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一臂之力而干的,这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常常对俄罗斯表示同情。

穆克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表示:“让我们不安的是,专家告诉我们俄政府黑客侵入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偷走了这些电子邮件。现在还有一些专家说,俄国人公布这些邮件其实是为了帮助唐纳德•特朗普。”

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主席雷恩斯•普瑞巴斯(Reince Priebus)表示,邮件泄露事件支持了特朗普的说法,即民主党初选过程受到了操纵。普瑞巴斯在费城一场活动上表示,“当你操纵一个体制时……这种结果是不可避免的。”

上周日,已经有抗议者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会场不远处举行集会。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邮件泄露事件发生后,一些桑德斯的支持者在社交媒体上要求他撤销对希拉里的支持。

希拉里阵营指控俄罗斯试图帮助特朗普当选

俄罗斯情报机构向来把收集华盛顿的政治丑事当作自己的使命之一,但是有关克里姆林宫正在利用其能力试图操纵美国总统大选的指控,标志着莫斯科与西方之间的对峙进入一个新阶段。

一个多月前,美国网络安全公司CrowdStrike首次指控俄罗斯政府撑腰的黑客团体侵入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的计算机网络。

最初,这起攻击被淡化为似乎是情报活动,目的是收集政治情报。但是,无论是谁在上周五向维基解密(WikiLeaks)泄露2万封敏感电子邮件,其意图显然是搅局即将举行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

希拉里竞选阵营迅速把矛头指向共和党对手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试图转移人们对这起争议的注意。

这些邮件一曝光,希拉里竞选经理罗比•穆克(Robby Mook)几乎马上就表示,俄罗斯这么做“目的是为了帮助唐纳德•特朗普”,此言引发共和党阵营的迅速回应。

“城里的新笑话是,俄罗斯泄露了灾难性的、根本不应该写下来(白痴)的DNC电子邮件,因为普京喜欢我,”特朗普昨日在Twitter发帖称。

在俄罗斯,也有一些人对于克里姆林宫正试图帮助特朗普当选的说法表示不解。

“你在外交政策上想要什么?你想要局势可预测。特朗普没有当过政治领导人,所以没有人能说出他在当选后会有什么行为,”一位接近克里姆林宫的人士表示。

一名俄罗斯外交官表示,莫斯科方面对美国大选结果感到悲观——无论大选结果如何。“对俄罗斯来说没有好结果,”他说,“如果特朗普真的做了他一直在说的一些事情,局势可能会变得非常危险,非常混乱。”

话虽如此,密苏里州民主党参议员克莱尔•麦卡斯基尔(Claire McCaskill)表示,俄罗斯无疑是泄露电子邮件的幕后黑手。“你从元数据可以看到它是通过俄罗斯境内的计算机传输的。专家们都说是俄罗斯干的,”她对CNN表示,“而且毫无疑问,他们这么做是试图影响我国的选举。”

联邦调查局(FBI)已介入此案。“我局正致力于确定问题的性质和范围,”FBI昨日表示,“这种性质的网络被侵入是我们非常认真对待的事情。”

英国《金融时报》联系的另外三家网络安全公司的专家以及大西洋两岸情报界人士表示,他们同意CrowdStrike和DNC的评估,大量证据使他们确信俄罗斯情报机构要对这件事负责。

希拉里可能会输给特朗普

先说最重要的事。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有可能击败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对于很多美国人来说,仅仅是讨论这件事就够荒谬的了。他们应该习惯这件事。在某一时刻,特朗普可能会在民调中领先——可能持续两天,也可能持续数周。自由派美国人应该做好心理准备。正如作家南希•伊森伯格(Nancy Isenberg)所说的那样:“当你把选举变成了一场三环马戏,会跳舞的狗熊总会有赢的机会。”

此外,希拉里有可能浪费她的内在优势。无论本周在费城召开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情况如何,希拉里毕生事业成败系于接下来三周这一役。

反特朗普阵营最应担心的是什么?希拉里当选的最大障碍,是美国许多地区的选民对她的厌恶程度。从个人而言,我一直觉得“恐希症”很难理解。上世纪90年代,作为第一夫人的她因为左翼的形象——她被认为是激进的女权主义者,推动左翼医疗改革的启动——而被人厌恶。如今,她因为相反的原因而遭到辱骂。

今日的希拉里•克林顿是华尔街价值观的化身,是货真价实的全球精英的典型代表。除担任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国务卿时曾短暂搁置之外,贯穿这两个阶段的共同思路就是,她走出的每一步都是为了政治利益。没有任何东西是发自真心的。就连希拉里的性别也是经过精心算计打出的一张牌。

多数外国人——以及很多美国人——可能满不在乎。选举是做选择。如果这是一场职业政客和煽动型政客之间的竞赛,那压根就不应存在竞争。问题是大批(可能是大多数)美国选民认为,希拉里和特朗普两人存在同样严重的缺陷。“他们二人都很差劲,所以我们可能还不如把宝押在外行的那一个身上”,这是在首都以外的选民中间常能听到的想法。

如果希拉里在11月输掉了大选,原因将是她没能改变这种要命的印象,即她与特朗普半斤八两。正如奥巴马所指出,并且毫无疑问会在费城重申的,希拉里是近年来最有资格竞选总统的人选。然而指出这一点只能帮希拉里到这里了。奥巴马说的没错。但是对很多选民而言,“有资格”这个词本身就让她丧失了资格。

宣扬特朗普当选所带来的风险,也不足以吓退选民。诚然,不说出特朗普当选会发生什么情况属于失职。我们依然很难理解,上周美国共和党为何会为一个自认为单枪匹马便可以解决美国种种问题的七旬房地产开发商如此欢呼雀跃。不过,一年多来辛苦得来的嘲笑,对特朗普没有任何伤害。他却变得越来越强。

特朗普确实暴露出一些权欲熏心者的特征。他不能容忍异见,不尊重事实,把对权力的向往当做竞选白宫的理由。他青睐的外国领导人是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正如希拉里所注意到的那样,特朗普是白马骑士。不过,铁腕领导人正是很多美国人表示自己想要的。马基雅维利(Machiavelli)称,人们应该畏惧君主。尝试恐吓选民甚至可能正合特朗普之意。

那么,希拉里应该如何回应?第一条原则是不自作孽。她选择蒂姆•凯恩(Tim Kaine)作为竞选搭档使很多地区的选民提不起兴趣。记者们渴望莎拉•佩林(Sarah Palin)那类的刺激。凯恩是个求稳之选。他出生蓝领,知道如何拿下共和党的州(他首次竞选政界职位就是在弗吉尼亚州),并且有政治经验,万一希拉里出任何岔子,他有能力接手。美国史上仅有20人既担任过市长,又担任过州长和参议员,凯恩便是其中之一。有时,无趣也是好事。为人友善也不错。“我试着数出蒂姆•凯恩哪些地方让我讨厌,”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弗莱克(Jeff Flake)在Twitter上表示,“一条也想不出来。他既是好人,也是益友,祝贺他。”在如今这种两极分化的气氛下,这些话很有分量。除此之外,凯恩的双语演讲也毫不枯燥。

第二条原则是拿出有力的执政理由。特朗普在克利夫兰引来最高声欢呼的时候,就是他说“我政治不正确”时。人们很难不怀疑,希拉里将倚赖非白人选民来赢得大选。依靠少数族裔联盟也被称为芝加哥模式。这是一种懒惰的政治,始终容易被指责为作表面文章。

希拉里的竞选明显缺少令人印象深刻的经济主张。我搞不懂为什么希拉里没有每周在破败的基础设施前拍照,并发誓当选总统后会予以修复。人们会记住这样的场景。更绝的一招是站在特朗普设有大门的公寓大楼旁搞一场活动。“看,他可以在自己奢华的公寓周围建起围墙,”她可以说,“但是他一点也不在乎你们的大桥。”

也许费城党代会将给希拉里迄今一直无精打采的竞选带来一丝生机。我们可以打赌,特朗普肯定将在Twitter上大发言论,抢走希拉里的风头。抢头条是他的核心技能。希拉里的核心技能是什么?如果她的竞选方式还是一如往常,我们应准备好观看一场非常激烈的大选。

求稳是她的本能。但事到如今,这是最危险的竞选方式。如果有一件事可以团结起多数美国人的话,那就是对现状发自内心的蔑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7月26日10:24 | #1

    呵呵,在川普终于提名,共和党拿出纲领的时候,我说共和党赢定了,当时没人信。

  2. 匿名
    2016年7月26日11:30 | #2

    他妈的,好的不学,竟然学土共扣“勾结境外敌对势力”的帽子,民主党药丸。

  3. 匿名
    2016年7月26日14:38 | #3

    看来川普身上很多脏水,都是他妈的民主党左派们泼的,真几把操蛋。

  4. 不民主不統一
    2016年7月26日10:16 | #4

    求變這是美國的現狀

  5. 匿名
    2016年7月26日18:48 | #5

    匿名 :
    他妈的,好的不学,竟然学土共扣“勾结境外敌对势力”的帽子,民主党药丸。

    共党近十多年来的经济政策是跟华尔街学的,他们是干什么的,你们有亲身体会了吧,道貌岸然的吸血鬼而已。可能时势做就特朗普成为救世的英雄。

  6. 匿名
    2016年7月26日19:14 | #6

    在这件事里,民主党指责俄罗斯不厚道,这实在是贼喊捉贼。
    最可怜的不是躺枪的川普,而是桑德斯,明明被希拉里背后捅了一刀,到头来还不得不发声明支持这个女骗子。

  7. 匿名
    2016年7月26日19:23 | #7

    正如奥巴马所指出,……希拉里是近年来最有资格竞选总统的人选。

    政客说谎的手法:把话说一半。
    希拉里的履历上确实显示她有工作经验。可这货的工作经验全是负的。败家娘们到哪儿哪儿乱。而且没实话。这种人别说担任公职,放在身边做个酒肉朋友没准哪天都能把你卖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