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之許:虛假希望終落幕

2016年7月17日,因主管單位中國藝術研究院改組《炎黃春秋》領導機構,前雜誌社社長杜導正公開發表「停刊聲明」,幾天來,實際接管雜誌社的「中國藝術研究院」派出人員和仍然運作的《炎黃春秋》社委會處於對峙狀態,不出意料的話,原來的《炎黃春秋》實際上已經死了,杜導正等人試圖訴諸法律的舉動,也注定只會是無疾而終。

現行體制究竟是剛性還是柔性?轉型的道路究竟是改良還是革命、或者說漸進還是激進?一直是大陸思潮中的核心論題。 《炎黃春秋》雜誌被認為是體制內改革派或自由派,其主張「代表了中共黨內改革派、體制內自由派所主張的改良道路,代表中共黨內和民間溫和、理性、健康的力量,即通過政治體制改革,使中共由一個革命黨轉變成一個執政黨,以最小的社會代價,完成中國的現代文明轉型」(洪振快,《炎黃春秋》前執行主編》)。

據此,洪振快認為:「《炎黃春秋》的存在,至少表明上述主張在中共黨內還能被容許,還有一點微弱的希望。如果中共官方下決心扼殺《炎黃春秋》,那就意味着溫和改良的道路在中國無法走通,激進革命話語將成為社會認識的主流,中國各界精英的認識將會發生微妙的調整」 ,確實,長期以來,《炎黃春秋》和《南方周末》被看作是體制內改革派或自由派的平台,向有「北炎黃、南南周」之稱,而無論是《南方周末》還是《炎黃春秋》,重要的從來都不僅僅在於其主張,更在於其存在本身,在許多人看來,像《南方周末》和《炎黃春秋》這樣平台的存在本身,就可以被看作是一種象徵,體制對於《南方周末》和《炎黃春秋》的容忍,往往被看作是體制對於普世價值等自由化話語的容忍,從中既折射出體制內可能存在的健康力量,也意味着體制似乎在保留一種溫和改良路線的可能。

然而,事實真的如此嗎?在《炎黃春秋》存活的這25年內,自由派陣地喪失的劇目,也可謂一再重演,幾乎所有自由化的平台,無不最終歸於傾覆,遠有《東方》、《方法》、近有《南都》 、《南周》,尤其是三年半之前的《南方周末》新年獻詞事件,以及隨後的各種演變,最終徹底閹割掉了《南方周末》這個曾經輝煌的自由化平台,着眼於體制的長期行為,也要看到,自由化平台其實也面臨着無所不在的審查、限制乃至打壓,以及最終被清除出場的命運。那麼,究竟甚麼才是體制對於普世價值和自由化話語平台的真實態度?體制在這麼長時段內對《南方周末》、《炎黃春秋》等自由化平台存在和發展的容忍,究竟世出於甚麼考慮?又意味着甚麼?

首先,專政體制對於普世價值等自由化話語是始終警惕和敵視的。1980年代初市場化改革一開始,鄧小平、陳雲等人隨即就提出了要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並有過多次運動企圖,由此帶來的緊張關係,貫穿了整個1980年代,最終演化成了1989年學生運動和六四鎮壓;六四鎮壓強化而不是弱化體制對於普世價值等自由化話語的警惕和敵視,六四鎮壓之後,體制隨之升高了調門,反和平演變論一時甚囂塵上;更簡易的判斷標準還在於,專政體制在政治上並未有過任何鬆動的跡象,針對政治反對始終保持着嚴厲的打擊,即使是像《零八憲章》這樣相對溫和的話語表達,也遭遇到了長達11年刑期的嚴厲懲罰,這也意味着,專政體制與自由民主等普世價值之間,始終有着根本的對立。

其次,專政體制對於自由化話語的容忍,並不是因為體制試圖保留其他可能,而是在特定情勢下的機會主義選擇:1989年天安門鎮壓之後,黨內保守勢力重新集結,意識形態上由保守勢力主導的反和平演變,威脅到了鄧小平的市場化改革路線本身。出於重啟市場化的需要,鄧小平等人在當時的主要意識形態對手,隨即由前幾年的資產階級自由化,變為了當時捲土重來的保守勢力。 「主要是反左」的意識形態需要,導致了對自由化話語、尤其是掌握在黨內改革派手裏的自由化話語的相對容忍。 1991年創刊的《炎黃春秋》,絕不僅僅是幾個退休老頭心血來潮的產物,作為趙紫陽的心腹杜導正,能在那個萬馬齊喑的時代獲得這樣一個陣地,其含義是相當豐富和明確的; 《南方周末》等其他自由化話語平台、以及市場化媒體的相繼崛起,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迎合了這一需要。

此外,1989年天安門鎮壓以及隨後的冷戰結束,給鄧小平重啟市場化改革帶來了相對嚴厲的國際環境,對此,體制選擇了韜光養晦的外交策略,做出了相當多的讓步,採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包括流放政治犯、簽署《聯合國人權公約》、廢除反革命罪等等;而在意識形態和宣傳上,體制容許市場、法治、全球化等話語的出現和傳播,也有利於抵消1989年鎮壓的不利國際影響,形成國際社會對中國經濟和社會發展的良好預期,促進投資、貿易等經濟交流的擴張,為市場化改革這一根本任務服務。

最後,也要看到,專政體制對於自由化話語的相對容忍,主要局限在與市場化改革相容的部分,對於其中更具有政治色彩的部分,更多的是限制和打壓。自由化話語中認同市場經濟、全球化、法治等等內容,受到了體制的一定歡迎,附帶的有關人權、憲政、政改等普世價值話語,特別是其中與現行體制主張沖突的部分,如承認個人權利和普世價值,以及倡導政治體制改革等等,體制也始終保持着警惕,並採取限制和打壓的態勢。任何自由化話語平台,只要從前者過度到了後者,無不會遭遇到立即的壓制,並可能遭遇到嚴厲的打壓。

可見,對於專政體製而言,一直存在着兩個根本的考慮:一方面,要維持專政體制,就必須警惕和壓制普世價值等自由化話語,一方面,市場化又是維持體制存續的根本選擇,於是,在特定的情勢下,如黨內反市場化改革的保守力量抬頭、國際環境惡劣的時候,需要機會主義地容忍自由化話語,但這不過是一時的策略,不僅始終伴隨着審查、限制乃至打壓的措施,隨着情勢的改變,機會主義策略就會被收回,對普世價值等自由化話語的根本敵視再度成為壓倒性的選擇,自由化話語平台也就走到了終結。

1990年代中後期,在體制機會主義利用策略下,自由化話語獲得了一定的存活空間,甚至一度「浮出水面」(朱學勤語),在隨後多年裏,儘管也始終存在着限制和打壓,自由化話語在新的社會條件下,還是獲得了相當的擴展,《南方周末》和《炎黃春秋》等自由化話語平台也隨之蒸蒸日上,這也進一步放大了基於這一事實的改良希望。然而,在專政邏輯下,這一發展態勢本身就是某種不祥之兆:隨着愈來愈多的新興社會階層對於自由化話語的接受,甚至表現為對普世價值的現實追求,針對自由化話語的打壓也就隨之升級,針對自由化話語平台的各種限制也就隨之展開,2005年的南都案,2013年的南周新年獻詞事件,直到此次《炎黃春秋》的退出歷史舞台,無非是遵循這一演變邏輯,顯示出專政體制對於普世價值等自由化話語的根本敵對,以及機會主義策略的走向終結。

因此,從表面上看,確實存在着專政體制容忍自由化話語這樣的事實,但如果拉長視野,考慮到專政體制與普世價值的根本對立,正視專政體制對政治反對一以貫之的嚴厲打擊,看清楚專政體制對於自由化話語的機會主義利用,就會明白,《南方周末》和《炎黃春秋》這樣自由化話語平台的存在,無非是專政體制在特定情勢下的機會主義策略的產物,從來都與溫和改良無關,專政體制對此的容忍,不是為了保留溫和改良的可能,而是為了維持專政體制所必須的市場化改革,而做出的暫時策略。在這個意義上,圍繞《炎黃春秋》的存亡而維持的「微弱的希望」,從來都只是一種虛假希望。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7月26日10:25 | #1

    哪有什么普世价值,在美国,为了选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造成家庭不和的情况也很多

  2. 匿名
    2016年7月26日10:32 | #2

    共产党人一直坚信共产主义是具有普世价值的真理,我们的信仰乃是宇宙的真理,团结起来到明天共产主义就一定要实现。

  3. 匿名
    2016年7月26日10:48 | #3

    《炎黃春秋》的宗旨是为救党,现在包子告诉大家此党无可救药还是让它灰飞烟灭吧
    包子看问题还是有历史大局观,《炎黃春秋》难道还一定要不自量力挽狂澜于既倒吗?
    《炎黃春秋》的价值观非常混乱,所做的事也是逆历史潮流而动,当然要失败啦,还是欣然接受吧

  4. 秋雨
    2016年7月26日10:53 | #4

    炎黄春秋是中共国一群老头子的念想,一个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中国梦,而习包子上台就表示已经实现了中国梦,中共国都大国崛起了,需要的是没有异议的正能量。

  5. Kichigai
    2016年7月26日11:00 | #5

    天朝无救赎

  6. 五毛死全家
    2016年7月26日11:40 | #6

    杜导正好比愚忠的岳飞,皇帝永远是好的,该死的是秦桧!

  7. 不民主不統一
    2016年7月26日04:25 | #7

    炎黃停刊是好事,終於可以放棄對共匪幻想,認認真真準備建國。

  8. 匿名
    2016年7月26日14:29 | #8

    不忘初心,坚守初贞,把一切奉献给档,结果档收拾了你盐荒纯球!

  9. 自由民
    2016年7月26日15:17 | #9

    国民不起义,暴君不下台。千古不变的真理。炎黄春秋一直营造的虚假幻象终于水落石出,未尝不是好事。

  10. 匿名
    2016年7月26日17:31 | #10

    法院姓黨,聽袒性生活。

  11. 匿名
    2016年7月26日17:32 | #11

    《炎黃春秋》也配姓趙?

  12. 匿名
    2016年7月26日18:50 | #12

    自由民 :国民不起义,暴君不下台。千古不变的真理。炎黄春秋一直营造的虚假幻象终于水落石出,未尝不是好事。

    起义遥遥无期,也是永远等不来的虚假幻象哦!

    共产党用房子栓住人心,真是棋高一着啊,屁民自从购置了房产成了业主后,就安生立命不敢稍有任何反抗了,只求能把房子不断增值传给下一代啦。让人民都来做接盘侠,这样就相等于都失去了反抗本能,任何有反抗意识者都要先考虑一下房产等身家性命,不敢舍得,当然都去求稳,结果就是共产党的维稳更加强固。高,实在是高啊!
    我的几个邻居原本都是八九六四的参与者,自从有了自己的房子后,都变成自觉维护体制的房奴了,有人再找他们签名什么的,他们会说:谁跟你扯那个去!我有房有车的,安生过自个的小日子,整天连生计琐事都忙不过来,顾不得什么人权和社会公义了!这就是社会现实,中国房地产不倒,屁民的念兴就不灭,总怀抱着可以置业兴家的热切盼望,期待能把自个小日子过得红火了,不敢对共产党严苛统治哪怕稍有造次,这就是当今社会中坚的中产阶级和底层人民的普遍想法,你拗不过这个时代氛围的,任何都拗不过的。

  13. 匿名
    2016年7月26日20:21 | #13

    说的真是,现在是有房子的人最怕打仗,没房子的人就希望打仗房价下跌

  14. 匿名
    2016年7月26日20:39 | #14

    匿名 :说的真是,现在是有房子的人最怕打仗,没房子的人就希望打仗房价下跌

    所言极是。

    这也正像美国大选,穷人阶级最希望有改变,所以都愿投床破,富人们很多反倒喜欢偏社会主义的柯林登夫人,尽管她有电邮门和利比亚大使馆事件的风波,还是青睐她。

    富人们求稳心理占主导,害怕打仗,因为现代战争一旦打起来,大城市首先遭殃,大城市遭到狂轰滥炸后富人的房产和资产、各种产业都会受到损失甚至破产到一贫如洗,所以富人最不希望打仗了。用句俗话来讲,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所以穷棒子们革起命来是负担最小的,最无所顾忌的,当然要有人发动和跳动穷人们,他们才会起来造反。

  15. 自由民
    2016年7月26日21:43 | #15

    匿名 :

    自由民 :国民不起义,暴君不下台。千古不变的真理。炎黄春秋一直营造的虚假幻象终于水落石出,未尝不是好事。
    起义遥遥无期,也是永远等不来的虚假幻象哦!
    共产党用房子栓住人心,真是棋高一着啊,屁民自从购置了房产成了业主后,就安生立命不敢稍有任何反抗了,只求能把房子不断增值传给下一代啦。让人民都来做接盘侠,这样就相等于都失去了反抗本能,任何有反抗意识者都要先考虑一下房产等身家性命,不敢舍得,当然都去求稳,结果就是共产党的维稳更加强固。高,实在是高啊!
    我的几个邻居原本都是八九六四的参与者,自从有了自己的房子后,都变成自觉维护体制的房奴了,有人再找他们签名什么的,他们会说:谁跟你扯那个去!我有房有车的,安生过自个的小日子,整天连生计琐事都忙不过来,顾不得什么人权和社会公义了!这就是社会现实,中国房地产不倒,屁民的念兴就不灭,总怀抱着可以置业兴家的热切盼望,期待能把自个小日子过得红火了,不敢对共产党严苛统治哪怕稍有造次,这就是当今社会中坚的中产阶级和底层人民的普遍想法,你拗不过这个时代氛围的,任何都拗不过的。

    这不就跟李家坡学的吗,问题是,现有秩序的逐渐崩溃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体制内激励机制缺失加之人心涣散,体制外屡被打压求变心切,一个经济实力迅速削弱且失掉人心的政权走向坟墓也是一个难以逆转的时代氛围,这个跟房产可能是正相关,也可能是负相关。金融风暴袭来的时候,房地产不过是一堆瓦砾,就像大洪水突袭过的邢台一样的。那些灾民何尝不是你周围人的一样的想法呢。维护现有专制体制能保平安的话,叙利亚也不会爆发血腥内战咯。我们可以继续观察嘛。

  16. 匿名
    2016年7月27日08:23 | #16

    炎黃春秋纵容造谣,胡德华难辞其责。

  17. 匿名
    2016年7月27日09:59 | #17

    @五毛
    哪有什么普世价值,在美国,为了选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造成家庭不和的情况也很多

    把心情(家庭不和)等同于现实(普世价值)是身为猪的铁证。

  18. 汤润芝
    2016年7月31日21:13 | #18

    自由民 :

    匿名 :
    自由民 :国民不起义,暴君不下台。千古不变的真理。炎黄春秋一直营造的虚假幻象终于水落石出,未尝不是好事。
    起义遥遥无期,也是永远等不来的虚假幻象哦!
    共产党用房子栓住人心,真是棋高一着啊,屁民自从购置了房产成了业主后,就安生立命不敢稍有任何反抗了,只求能把房子不断增值传给下一代啦。让人民都来做接盘侠,这样就相等于都失去了反抗本能,任何有反抗意识者都要先考虑一下房产等身家性命,不敢舍得,当然都去求稳,结果就是共产党的维稳更加强固。高,实在是高啊!
    我的几个邻居原本都是八九六四的参与者,自从有了自己的房子后,都变成自觉维护体制的房奴了,有人再找他们签名什么的,他们会说:谁跟你扯那个去!我有房有车的,安生过自个的小日子,整天连生计琐事都忙不过来,顾不得什么人权和社会公义了!这就是社会现实,中国房地产不倒,屁民的念兴就不灭,总怀抱着可以置业兴家的热切盼望,期待能把自个小日子过得红火了,不敢对共产党严苛统治哪怕稍有造次,这就是当今社会中坚的中产阶级和底层人民的普遍想法,你拗不过这个时代氛围的,任何都拗不过的。

    这不就跟李家坡学的吗,问题是,现有秩序的逐渐崩溃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体制内激励机制缺失加之人心涣散,体制外屡被打压求变心切,一个经济实力迅速削弱且失掉人心的政权走向坟墓也是一个难以逆转的时代氛围,这个跟房产可能是正相关,也可能是负相关。金融风暴袭来的时候,房地产不过是一堆瓦砾,就像大洪水突袭过的邢台一样的。那些灾民何尝不是你周围人的一样的想法呢。维护现有专制体制能保平安的话,叙利亚也不会爆发血腥内战咯。我们可以继续观察嘛。

    别抹黑新加坡,人家是80%的人有公屋!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