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廉政公署女神探辞职,独立反腐能力疑将削弱

香港——在香港的反贪腐公署,李宝兰(Rebecca Li )是一个明星,奋力将腐败富商和问题官员绳之以法。她的工作曾受嘉奖,并得到了前往FBI受训的宝贵机会,去年,她成为该机构级别最高的事务官,是首次由女性担任该职。

但本月,在意外地遭到降职,离开署理执行处首长职位后,她提出了辞职。

李宝兰已在公署效力了32年,在辞职后一直没有发表公开言论,而公署负责人白韫六对记者说,降职是因为她的表现“未达标”。

但鉴于她的杰出履历,这个消息令人对公署的独立和中立产生疑问。作为香港最受尊重的机构之一,其声誉出现了动摇,有人担心这是否是中国削弱香港自治的又一事例。

目光聚集在了公署的一桩极度敏感的案件上,也就是对这座城市的最高官员、行政长官梁振英的贪腐调查,由于有权任命公署高层官员,他对该机构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

该案由李宝兰的部门负责,其主要问题在于梁振英是否对澳大利亚公司UGL支付给他的640万美元做了妥善申报,该公司和市政府拥有的地铁公司存在业务往来。

“事实上我们不知道真实的原因,但这一安排十分可疑,时机非常敏感,李宝兰是署理UGL案的最高调查官员,”曾在2007到2011年间任李宝兰下属调查人员的林卓廷(Lam Cheuk-ting)说,他现在是反对梁振英的民主党的立法会议员候选人。“有理由相信该案与人事安排是相关的。”

李宝兰的突然离职令这个名为“廉政公署”的机构陷入混乱,立即引发强烈的反对。

在她之后又有一名高级调查人员辞职。由于多数雇员的抵制,廉署被迫取消了年度餐会。

该公署是在英殖时期的1974年创立,旨在应对当时泛滥的贪腐活动,它已经成为独立执法机构的表率,香港能够建起以廉洁、高效的政府著称的声誉,就有公署的一份功劳。1997年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后,这座城市的运转一直遵循所谓的“一国两制”安排,中国承诺香港保持高度自治直至2047年。

然而这里的人越来越担心,中国的影响力已经渐渐渗透到香港的各机构中,包括大学、媒体和警察,自毫不妥协的习近平主席上台以来尤其如此。

在几名香港书商失踪、几周后才得知被中国扣押后,这些担忧触发了抗议活动。2014年中国立法机构出台的选举规则基本意味着,只有亲北京的候选人才有机会当选香港的行政长官,此后数以万计的抗议人士令这座城市的市中心瘫痪数月。

廉署此前的表现证明自己的独立性足以扳倒商界大亨和高级公务员,但李宝兰的离职突显了潜在的危机,让人看到它也许会受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外部政治势力的影响。

批评人士称,梁振英和两者都有关联,作为一个忠于北京的人物,他对廉署有着非同一般的权威,足以强令它依照大陆的意志行事,只要愿意,他也可以让自己的行为免受监督。

梁振英负责提名廉署领导人,白韫六就是由他提名,最终得到中央政府任命的。

李宝兰此前任代理执行处首长。若要坐正该职位,需要梁振英的首肯。廉署称接替李宝兰的将是另一位事务官丘树春。

更重要的是一个有权对廉署调查行动进行审查的监管委员会,其负责人是同样由梁振英任命的谭惠珠,这位亲北京人士自1997年以来一直是共产党控制的立法机构的成员。

梁振英任命的谭惠珠拒绝就本文置评,她在2014年12月,也就是梁振英收取UGL钱款一事浮出水面的两个月后,成为审查贪污举报委员会主席。

“这个委员会要审查所有搜集到的证据——不只是提供建议,”曾就廉署工作撰写文章的香港大学法学教授杨艾文(Simon Young)说。

身为律师的谭惠珠理应维护香港的独立体制,但她同时也是中国的人大代表,中国政府明确表示,必须全面支持梁振英。

2014年,一名香港地区人大顾问机构成员因对梁振英处置街头抗议的方式表达了不满,被逐出该机构。

梁振英任命了一个明确支持北京的政治人物负责监督李宝兰所在的部门,对此,曾在英殖时期的最后几年以及回归后的最初几年执掌布政司的陈方安生提出了质疑。“为什么特首会想要任命她这样的人呢?”陈方安生问道。“大家很害怕。大家都不相信他。”

谭惠珠是否参与审查了对梁振英的反贪腐调查,目前尚不得而知。廉署拒绝就其工作置评。

梁振英办公室发表声明称,行政长官及其幕僚“不评论执法机关的任何调查工作,但如有需要,会给予配合。”

一名廉署发言人称,所有人事变动“均按惯常程序进行”。白韫六通过发言人表示拒绝接受采访。

然而,民主党立法会议员刘慧卿(Emily Lau)说,只有特首以香港而非北京的利益为重,相关程序才能起到作用,在大陆,司法系统是服务于共产党的。她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一个由亲北京的官员领导的监督委员会“不会尽职”监督一个表面上保持独立的机构。

包括廉署在内的刑事司法系统,是让这座城市卓尔不群的支柱之一,因此吸引了许多跨国企业和银行前来,他们希望和中国做生意,同时又希望找一个有法治的地方。

“如果你想让香港继续作为一个国际城市保持商业和贸易繁荣,就需要有非常强大的法治机构,一些让人感到放心的东西,”杨艾文说。

否则,如刘慧卿所说,“如果廉署完了,香港也就完了。”

“它会和其他任何一个中国城市一样,充斥腐败,没有法治,”她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1. 1
    2016年7月27日03:08 | #1

    共匪不搞臭香港,誓不罢休。

  2. 匿名
    2016年7月27日14:56 | #2

    欢迎香港同胞加入赵奴群体 :)

  3. 匿名
    2016年11月12日11:40 | #3

    廉政公署是香港自制最后的脸面了。习共现在连这个脸面也不要了。

    一国两制在可以预见的时期内就会结束。

    精英阶层在政治上常常表现的天真和幼稚。这一点,和1949之前的民主人士是一样的。那帮文人真的相信会出现一个宪政体制的民主政府。

    那些前辈先贤,如今安在?下场如何?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