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2016中国水灾引发的“人问”

2016中国水灾,除了灾情严重、受灾者众多、天灾人祸纠缠在一起,民怨沸腾之外,中国人突然感觉到自己象个国际弃儿,国际社会少有存问。虽然这一思考被中国网管扑灭了,但我却认为,中国人已经到了应该想想这一问题的时候了。

人问:两个孩子都是受灾者,世界为何“厚此薄彼”?

邢台水灾后,一个被淹死的小女孩与叙利亚小男孩艾兰的照片被放在一起,配上一条微博在国内疯传:“当年叙利亚小男孩遇难的照片,引来世界无数刷屏,如今河北邢台小女孩遇难照片,又会引来多少人关注?难道别人种下的是希望,我们种下的是草籽?”

这条微博在国内旋即被删除。当时看到这一“人问”之时,我想的是:中国人总算开始注意到,如果有一天中国大乱,中国人将成为国际弃儿。

具体来说,这种“厚此薄彼”,具体原因有三:

一、两个孩子的死亡的时间点不一样

叙利亚男孩小艾兰之死正当其时,那时,欧洲国家在美国构造的国际秩序下幸福地生活了大半个世纪,已经过分理想主义。因此,小艾兰之死触动了西方媒体、人民心灵中最柔软、最温情的那份同情心。在舆论的强大压力下,西方国家的政要们将所有的利害考量包括经济承受力放置一旁,表达人道同情唯恐落在人后。默克尔信心满满地表达“接收难民无上限”,“我们能做到”。如果有人要怯怯地谈一下容纳能力与可能后果,那会遭来一片嘘声与恶骂。

如今不到一年,法国、比利时等国发生多起恐怖袭击,德国在科隆难民大规模集体性侵案之后,又于2016年7月一周之内发生三起难民和一起伊朗裔杀人事件,瑞典在世界上每10万居民中女性被强奸数量排行榜上成为第二名(53.2),仅次于第一名莱索托的91.6。 欧洲人民的幸福生活结束了,如今成为求安全而不得。死在地中海上的难民,仅超过百人遇难的沉船事件就有几起,其中也有与小艾兰一样可爱的孩子,但是面临恐袭死亡威胁的欧洲人已经没有心情为他们悲痛了。在法国尼斯恐袭现场,一名遇难小女孩和她的玩具娃娃那张照片,被法国网友与小艾兰的放在一起,做成了图片,配上的话语是:“如果他活着,她就必然死去”——此前,《查理周刊》曾做过一期漫画,画面是:成长为青年的艾兰追着法国女子意图性骚扰,手中挥舞着刀子。法国人之所以这样无情地讽刺,乃因对法国人实施恐怖袭击的,正是在法国出生长大的穆斯林移民后裔,他们是法国公民,享受法国公民的一切福利与权益。

因为恐怖袭击防不胜防,法国警察疲惫不堪还有生命危险,7月17日,法国总理瓦尔斯在一篇采访中表示,“时代已经改变。恐怖主义在长时期内都会成法国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德国法务部长马斯说得更厚颜无耻:“要求国内安全不是基本权利”。这位部长大概不懂“大数原则”,即任何灾难于社会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数,但对受灾者及其家庭来说却是百分之百的损失。西方的人道主义是从关心个人权利与生命安全起步的,如今在德国,政客面对恐怖袭击无能防范,只好声称国内安全不是基本权利,纳税人算是白养了一群昏庸政客。

关心他人与他国,都是在本国人民富足安定的情况下,人类出自同情心的选择。一年不到,奉行人道主义的欧盟各国的国内安全都成了问题,哪还有心思关心中国水灾中的一位受难小女孩?更何况中国的央视也未为这位小女孩悲叹。

二、在国际社会眼中,中国是个灾难之国

所谓“人祸”的一个类别,就是专制政府不断因政治、言论等各种原因抓人,陷人入罪,每轮大的事情或者某个引人关注的人物入狱,总能引来国际社会一片批评之声。

即使是天灾,比如洪灾、泥石流等环境灾难,只要一溯源,就会发现明显的人祸因素,这些,我在以往的文章中都谈过,比如最近的《大自然的报复:武汉淹城》,《生态安全:一个国家最后的政治安全》等等。

如此密集的灾难发生频率,以及每次大灾难中必不可少的腐败丑闻、政府不作为、敷衍塞责等,早就让同族同种的香港人都凉透了心,部分人甚至视大陆人为“蝗虫”,提倡“港独”,加上香港人口密度排在世界前几位,从心愿与容纳力二者来看,今后都已没有可能接纳大批中国灾民、难民了。香港如此,其他国家更不用说了。

三、中国号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足够的救灾能力

中国富人全世界购买豪宅、奢侈品的购买力让世界都开了眼;中国官员的贪腐数额也不断刷新世界腐败纪录,再加上中国在军费上投入巨大,世界各国理所当然地认为,一场常见的自然灾害,GDP总量居世界第二的中国自有能力克服,因此也就较少关心存问援助了。根据中国官媒报道,本次中国长江中下游遭受的洪涝灾害是中国近年来最大的洪涝灾害,损失严重,共有3100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670.9亿元。但各国政府慰问寥寥,政府援助似乎没有。自7月11日苹果公司捐出700万人民币之后,我只看到一篇《海外侨胞心系中国汛情 携手并肩共筑大爱长堤》,其中列举的捐款数字少得可怜。

我真心希望这是我看漏了重要的援助信息。

这种情况中国人心里很不舒服。但是我还是想安慰一下同胞们,委内瑞拉今年发生经济危机,人民陷入饥饿,但除了老朋友中国关心过之外,其他国家也基本不太关心,因为各家都有一大堆麻烦事缠身。美国麻烦相对少一些,目前因为2016大选选情的激烈对立,以及恐袭事件与袭警案不断发生,暂时没有“管他国闲事”的心情。

中国人需要有自救意识

目前,凡有条件的中国人都在移民。这移民大军当中除了极少部分是无法承受政治迫害而出走者之外,绝大部分是中国的成功人士与比较成功的人。用一位移民中介的话来说,凡金融资产在2000万人民币以上的,基本上都在外筑巢。

从同理心出发,离开那个让人窒息、灾难频发的国度,也许是种合理的人生选择,因为人有追求自由与幸福生活的权利。但以下三个因素决定能移民的人只会是中国人当中的少数:

一、世界上好的国度太少,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欧洲就是世界各国移民首选之国。欧洲目前正深陷入数百万中东难民造成的困境不能自拔,澳大利亚与加拿大正在慢慢收紧移民政策。美国2016年大选,移民政策将是大选激辩的主要题目,希望美国继续敞开大门的人,只能祈盼民主党继续主掌白宫。

二、中国早就成了仅次于印度的世界第四大输出移民国,目前全球分布的华人总共有5000多万(2008年中国官方机构的调查数据),其中约有70%是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出国的。据联合国难民署发布的《全球难民趋势年度报告》,截至2015年底,全球被迫流离失所者人数增至6530多万人,希望西方发达国家能够接收他们。

考虑到上述两个现实条件限制,中国人的移民梦想之实现难度日益增大,今后30年中,最乐观也就能够移出去5000多万,95%的中国人只能继续留在中国生活。因此,中国人得培养自救意识。

网上流传一篇《一个抗洪干部的哀叹:我们水里干 百姓看翻船》,其中有段文字让人看了印象深刻:“今年的大洪水也席卷了整个鄂东,其老家望天湖洪水滔天,村干部和军人忙着背土筑坝,老百姓蜂拥去电鱼抓鱼,很多闲汉宁可坐等水淹也不肯为保卫家乡出力,着实令人唏嘘”。

国内评论者多认为这不能怪老百姓,一条微信认为这现象反应了三点:一、积极看,民众已疏离谎言党;二、专制之下,没有公民权利,不会有公民责任;三、赵家包办了一切,当然必须包括救灾。

从原因与结果的逻辑关系来看,这条微信评价大体上不错。老百姓的冷漠、不热心公益,都由这个专制的全能政府造成。但是不知人们是否想到:水灾来临时,民众可以采取这种方式以应对;但席卷全社会的灾难来临时,全体社会成员很难自外于灾难,难逃“玉石俱焚,草木同腐”的命运。

因此,中国人必须开始自救,这种自救层次有高低,低层次就是移民,将个人及家庭置 于安全之地;高层次就是通过救社会达成救个人,比如发起民主宪政运动,要求政府还权于民,建立一个以地方自治为基础的宪政中国。

靠基层干部和官兵志愿者那一点力量就是撒胡椒面

我的意思很清楚,并没有说基层没有,而是说基层发动起来的那一点力量,在大自然的破坏力面前根本不够用。

这和现场的人的反映是一致的。我老家属于不受重视的灾区,70多万人的市,派了400条冲锋舟进去。灾情变化的关键节点即突然涨水的那一天,也根本没有警报通讯和灾区组织(村干部、村党员自己都没有组织起来)。

有志愿者对网上很多人发表的意见不满意,说我们做了这么多为什么还有很多人不满意呢?就几百名志愿者的力量能让灾区老百姓满意,才见鬼了呢。

我老家泡了20天,我村里的乡亲们得到的救济就是一人一碗米,我没有嫌少的意思,但是一碗米能解决多少问题?现在市里各个救助点都住满了人,但是大部分灾民还在灾区。而且灾区治安也很有问题,有人高价卖方便面,有人划船待价而沽,多少钱一个人……

今天看到一个志愿者很委屈,说到一个镇上面,分发物资的时候,旁边几十个壮劳力都不愿意搭把手帮忙搬运一下。要我说,这就是一般老百姓的正常反应,不组织不教育不带动的老百姓就是这个样子的,你志愿者是为了奉献为了理想,但没有理由叫路边的人和你一样。百姓无常唯惠之怀,我看很多基层干部连怎么组织教育群众都不懂得了。

水灾的时候可能还是好的,灾后防疫如果缺乏组织,那会很要命的,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基层在,那很好,您说说不组织群众不发动群众,怎么才能覆盖到全灾区的各项事务吧。就凭黄花岗那72条枪能推翻摇摇欲坠的清王朝吗?

我老家已经泡了20天了

开始是为保护武汉,关闭闸门,水流不出去,汛情随雨水增减而变化,前天上游的县和下游的县扒口分洪,加上本地的一些堤坝溃口,水位一下子大幅上涨,目前的灾情已经远远超过98年,基本上和老人记忆中的1954年大水差不多了。

我家房子的地基是民国时候老一辈的人建的,建房之前,几家通力合作,在门前菜地前面挖了一个塘,用挖起来的土垒了一米多高的台子,房子建在这个台子上,历年洪水都没受影响,可昨天水已经快进屋了。

这些年来新建的房子,没有这个居安思危的意识,没有不进水的。

基层组织基本没用了,在信息传递、群众组织、抗灾减灾方面农村基本上无能为力。这个时候我倒有点怀念80年代家家户户都还存在的广播喇叭。

现在的救灾条件应该远远好于1998年,但是从组织性上看距离前30年还有很大的差距。这都是不发动群众不依靠群众不组织群众的后果。

党组织自己已经退出了基层,这才是问题的根本

98年抗洪,老百姓主动参与的很多,也很积极,而且也没有这样反过来跟解放军政府要钱的事情,这样的事情简直匪夷所思。

发生什么事情?

99年国企私有化开始,党抛弃了自己的政治基础,从那时起党和人民就是渐行渐远,离心离德,互相当没看见。

党和人民比赛谁能发财,从政治局到基层科员,一个比一个捞钱捞得恨,不捞不好意思出去见人。

党没有能力去领导人民,又不想放弃,就搞些歪门邪道,所谓把乡绅请回来就是要把胡汉三请回来。

人民是伟大的,但是没有党的领导就是一盘散沙。

99年大使馆被炸,暴露出我党改开以来的外交路线的彻底失败。

这次抗洪暴露出我党改开以来的群众路线的彻底失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7月28日09:27 | #1

    高层次自救太危险了,人心难以超越简单的利害选择

  2. 匿名
    2016年7月28日10:00 | #2

    高层次自救需要高层次的动力,这台发动机需要的血量还不够,就像德国人死得还不够多,所以默克尔还稳得很。

    革命者们勿急,起码有一点我敢断言:中国的形势发展会比欧洲快。

  3. Mobile Guest
    2016年7月28日02:14 | #3

    老天爷给中X海的党国要员们一记响亮的耳光:做尼玛的中国梦!

  4. 自由民
    2016年7月28日11:20 | #4

    翻看中國的歷史,哪次不是自救的道路被獨裁者堵死,不得已而爆發全面暴動,最終玉石俱焚的呢?你讓習近平走民主憲政的正道,它偏要說那是邪路。自救而不得,那就只能同歸於盡咯。

  5. 匿名
    2016年7月28日15:09 | #5

    呵呵!共狗自救的方式就是隔几年一次的打老虎.
    用来自我吹嘘反贪腐,实则清洗前任留下的狗腿子,安排自己的狗腿子…

    连狗腿子都知道,爱国只是一桩生意!

  6. 匿名
    2016年7月28日18:23 | #6

    多行不义必自毙,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任何威胁自由价值观的人,无论是法西斯主义者、共产主义者还是极端伊斯兰主义者,他们最终都会惨败。

  7. 匿名
    2016年7月28日20:33 | #7

    习猪头怕是撑不太久了,但个人希望它再撑五年,起码共党可以死得更快。下一个哪怕是皇帝登基,头几年肯定都比这头猪好。

  8. 飞鸽
    2016年7月28日16:55 | #8

    非常想知道美国水灾你是怎么说的?

  9. 匿名
    2016年7月29日09:04 | #9

    @五毛
    非常想知道美国水灾你是怎么说的?

    非常想知道天津的死鬼消防、雷洋的被动飞机、南海仲裁的五毛先锋、以及邢台人祸中的赵家狗们是怎么说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