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哪儿:人大雷洋与他选举出的学生会主席

2005年,来自湖南澧县的雷洋作为新生入读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同一年,人大法学院的大三学生郝鹏程,当选人民大学的校学生会主席。那个时候,他们可能没什么交集。

大学的学生会由学生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也可以这么说,学生会主席郝鹏程同学,也是由包括雷洋在内的人大全体学生所赋权的学生代表。

但谁又能预料,十一年后,两个人在一桩警察抓嫖致人意外死亡的案件中相遇。死者是雷洋,郝鹏程作为事发地北京昌平区团区委副书记,自称介入了事件前期的处理。也正因为如此,当年的学生会主席郝鹏程同学,一不留神走向了被广大校友质疑的反面。

事情起因是:事发初期,案件未明时,郝鹏程在校友群做了如下发言:

640DSCT3HZU

他以核心人士的身份透露了相关信息,包括雷洋存在性交易行为,且非初次;暴力抗法属实;有医院诊断记录为证的心脏病史等。

但这段表述与后来警方、检方、媒体、律师等提供的信息多有矛盾。如今,雷洋的死因已公布,涉事警务人员已被逮捕。郝鹏程这段发言更显得分外刺眼。

不过,由于郝鹏程自称参与了案情处理,他透露的这段信息在早期仍迅速在社交媒体扩散,并让不少人信以为真。其中就包括网红周小平。

带鱼在后来的文章中引用了郝鹏程的发言作为论据,为警察洗地:

640IDN8B8X7

如今,郝鹏程可能备受煎熬,因为他的广大校友们纷纷要求他出面,对当初的不当言论做出解释。无论有多么的后悔,郝同学这一次可能再也不能摆脱这一污点了。相较这个污点而已,嫖娼反而显得高尚一些。

拆姐不是人大校友,不然肯定也会以郝同学为耻。尤其是,这样一位同学还曾经是所有在校学生的表率——学生会主席。当然,在拆姐一贯的印象中,学生会就不是什么高尚之地。那里不过是像小孩模仿着大人玩过家家一样,一年又一年地批量产生着无用的学生官僚。

哲学上有一个“平庸之恶”的概念,指在意识形态机器下无思想、无责任的犯罪。一种对自己思想的消除,对下达命令的无条件服从,对个人判断权利放弃的恶。郝鹏程同学的发言,正是平庸之恶的代表,长期浸润在体制内,他已经丧失了“说人话”的正常本能。

人大副教授陈伟曾经写过一篇《学生会:大学最阴暗的一角》,揭露他的所见。他说,高校的学生会本来应是大学生的自治组织,但在我国后全能主义的大学体制中,它基本上一个学生“被治”的组织。

“高校的学生会,某种意义上是我国官场丑陋生态的缩影。学生会的许多做法,是我国体制内最糟糕做法的复制。学生会干部的产生,不是通过公开、透明、公正的民主程序,而是通过内部酝酿、交易、集中、内定等方式产生。”

“大学是教师与学生的共同体,是雅斯贝尔斯所谓的‘国中之国’。教师、学生、学术是大学的中心。而中国的大学,实际上学生会搞得精神全无、灵魂缺失。”

在文章最后,陈教授的一句话让拆姐感到绝望——“这些学生会干部,未来可能就是我们的领导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7月30日01:45 | #1

    畜生一个

  2. 匿名
    2016年7月30日08:22 | #2

    郝鹏程缺少做人的良心。

  3. Mobile Guest
    2016年7月30日01:30 | #3

    学贼,学生中的贼。

  4. 呵呵
    2016年7月30日15:00 | #4

    现在的学生会基本就是马屁精和寄生虫,学生干部更是其中佼佼者

  5. 匿名
    2016年7月30日17:34 | #5

    团系统出身,少有会讲人话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