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周刊》封面文章:年轻人长期失业的危机

  最新一期美国《商业周刊》杂志于2011年2月7日正式出刊,本期封面文章标题为“年轻人长期失业的危机”。文章称,从中东到西欧,再到北美,有太多的年轻人身处无业状态和对现实不满。同样,全球各国也在努力改变下一代的这种境况。

  引起北非和中东地区动荡的年轻人都是终日无所事事者。他们在全球各国都有同类。英国的尼特族(NEET)既不上学、也未参加任何培训,身处无业状态。日本的同类被称为飞特族(freeter)。西班牙则是一些无稳定工作、月入不足1000欧元的年轻人。即便在一些高速发展的新兴经济体,仍有一些难以找到体面工作而被迫生活在大城市远郊的蚁族。

  许多国家经济根本创造不出足够多的,可吸收年轻人就业的工作岗位。由此也出现了不满现实、无业或就业不充分的一代,其中还包括越来越多在金融危机后毕业的大学生。尚无改善的经济形势对他们的就业无任何帮助。北和中东地区的现象绝非首次。身处在接受高等教育后并不能确保人生繁荣时期,英国学生去年对学费上涨表示了强烈愤慨,他们袭击了保守党总部,并锤砸查尔斯王子和夫人乘坐的豪华轿车。欧洲一些国家也出现了示威学生与警察混战的情况。去年3月, 为抗议学费上涨的加州奥克兰学生甚至阻塞了880号州际公路达1小时。

  更常见的是在静静等待着的绝望者,他们都处在缺乏充分就业的成年期。例如,现年26岁的纽约布鲁克林的大学毕业生Sandy Brown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在毕业后仅工作7个月就被解雇。她随后到处找工作,但毫无结果。她认为毕业文凭目前看来一文不值。

  尽管各国情况各不相同,但也有共同之处:即年轻人在社会中无地位,社会也未能协调和管理好下一代的活力、智慧和热情。全球老龄化趋势让事情变得更糟。多国年轻人受到年长工作者所形成的阶层的挤压,而后者似乎命中注定要长期占有好工作。他们在退休时还会提出迫使年轻人未来负担更重的、异常丰厚的养老金。

  总体看,年轻人和年长者间的裂痕在加深。意大利前总理阿马托(Giuliano Amato)曾在意大利《晚邮报(Corriere Della Sera)》上表示,”老一代已在吞噬年轻一代的未来”。英国就业部长(Employment Minister)格雷林(Chris Grayling)称,长期失业问题是一颗滴答作响的定时炸弹。国际人力资源服务机构Manpower的CEO Jeffrey Joerres认为,年轻人失业问题今后10年会在各国表现地更明显。人们应马上着手解决,而不是坐以待毙。

  据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ILO)的数据,目前已知的年轻人失业率最高的地区是中东和北非,两地的失业率均约在24%。除了南非和东亚两地的十多岁年轻人的失业率为一位数外,世界其他大部分地区的这同类年轻人的失业率都很高。他们的失业率可能接近成年人失业率的3倍。

  ILO去年曾略感安慰。研究者们在分析了56个国家的年轻人失业数据后估计,这些国家15-24岁的失业人数在2010年减少了约200万,降至7800万人左右。但ILO经济学家Steven Kapsos称,情况乍一看像似在好转,劳动力市场似乎向年轻人敞开了大门。但经仔细分析后会让人意识到,劳动力参与率(labor force participation rate)实际是在下降,年轻人陆续被排除在就业市场外。

  年轻人一旦长期失业就会脱离主流就业渠道。他们往往没有责任,在退休前有大量闲暇时间。他们在打发闲暇时光有充沛精力和健康体力。即使年轻人导致中东地区出现不稳定局势,但全球投资者仍认为这只是局部事件。标普500指数首次出现不稳形势后的1周内反而上涨1%,原油价格同期上涨幅度略低于4%。

  然而,人们应该意识到不稳局势的严重后果。乔治梅森大学公共政策学院(George Mason University School of Public Policy)社会学家杰克·A。戈德斯通(Jack A. Goldstone)认为,自法国大革命,或更早的时候,受过教育的年轻人一直是反对当局的先锋。法政府去年12月曾公布了有关该国敏感城市郊区的报告,称一些社区的年轻男性感到自己极度难以融入当地的经济主流。若干以穆斯林人口为主的城郊在2005年曾发生暴乱,在当地去年一系列暴力袭击中,甚至出现警察与挥舞AK-47步枪的年轻人直接对抗的情形。

  人口结构畸形也是造成近期北非和中东地区紧张局势的原因。据多个人口统计信息来源反映,这些地区15-29岁人口占到了总人口的最大比例。约旦、伊朗、摩洛哥和埃及的这类年轻人口的比重分别为30%、34%和29%,而美国约为21%。20年前高出生率虽然会随着出生率回落,使该比例今后下降,可是,它现在确反映出不良的后果。

  经济健康的国家在新劳动力大幅增加时会刺激经济增长。但中东的僵化形势无法利用这种人口结构红利。有动荡地区的失业者表示,自10年前获得相关学位以来就一直赋闲在家,至今年龄接近30岁,但仍工作仍无着落。政府曾经提供的就业机会是每月仅约合40美元工资的清扫工。被迫赋闲的失业者整日都背负着焦虑感。

  有中东地区国家曾想用延长学制的办法来努力缓解年轻人的就业压力,但这只是权宜之计。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和迪拜政府管理学院(Dubai School of Government)的学者在分析后认为,该地区求职多年的大学毕业生都想在公共服务业就业,但随着政府提供的就业机会枯竭,他们只能放弃此想法。当地正规私人企业因增长缓慢,所能提供的就业机会极有限。年轻人处在很不稳定的非正规就业状态,或靠地下经济谋生。

  一些国家曾于2004年在经济上采取过大动作来缓解危机,例如,在2006-2008年间任命有商业头脑政治人物组阁,降低企业税负、进口关税和扩大出口,对电信业私有化等措施。据IFM估计,这使得相关国家的同期经济年均增长达7%,但2009年又跌回至5%以下,去年的增长又回到了5%以上。

  以上政策在长短期上各有利弊。从长期看,增长对缓解社会紧张形势至关重要,但它短期也会带来负面效果,因为增长的首批成果短期内会很快进入已很富有人群的口袋。

  中东地区的社会制度问题让情况变得更糟。想要提高劳动生产率就必须提高就业者的教育水平,但接受过教育的劳动者往往有了新观念,要求新管理方式。乔治梅森大学的戈德斯通认为,这样无疑会带来对抗和无序的威胁。他还提醒道,民主制度比只是简单管理大量受过高等教育人群的做法更有价值,西班牙年轻人失业率比中东地区更高,但他们并没有成为想要颠覆社会和政府的威胁。

  另外,发达民主国家对年轻人的失业所持的是,若无视现实,后果自负的态度。经合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在去年12月发布公告称,在该组织的34个工业化国家共有1670万年轻人未就业,另有约1000万在校,或接受培训的年轻人甚至未着手开始找工作。据华盛顿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的公共政策教授Harry J. Holzer的分析,在若干OECD的最发达成员国中,就业市场分为众多普通求职者根本没有进入资质的高收入部分,和求职者根本不能指望其生存下去的低收入部分。许多以前能让高中毕业生获得不错收入的工作岗位不是通过自动化,就是被外包所替代。

  西方国家年轻人失业率高的问题会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的消退而逐渐改善。美、欧、日和其他一些国家的增长最终会复苏。发达国家中婴儿潮一代的退休,必然会增加年轻人就业的机会。国际工会组织联合会(UNI Global Union)总干事Philip J. Jennings相信,企业今后会大量增加用工,就业机会将增加。

  以上说法让年轻人听起来还只是可望不可及的事情,短期的糟糕境况已变得让人难以忍耐。衰退虽说在2009年夏季就已结束,但年轻人失业率仍维持在周期性的高位。据美劳工部统计,全美16-24岁的失业人口截止去年12月底达18%,这还是衰退从技术上结束1年半以后的情形。同龄黑人失业比例高达27%。让失业率高企的原因是有些年轻人在放弃工作机会,他们想游手好闲。另一些则毫无出路地继续呆在校内。有稳定工作的16-19岁美国年轻人的比例已降至26%,是创纪录的低位。

  令情形更严峻的是一旦有工作机会时,企业可能会从新毕业生中选人,而跳过失业者,因为他们已被视为残次品。在衰退期内开始进入职业生涯会造成长期负面影响。据耶鲁大学管理学院(Yale School of Management)经济学家Lisa B. Kahn估计,对美国的白人男性高校毕业生而言,在毕业时失业率每增加一个百分点,便会让起始工资损失6%-7%,他们在15年后的收入可能会比正常进入职业生涯时期低2.5%。其他的负面效果还包括对心理的影响。加州大学安德森管理学院(UCLA’s Anderson School of Management)学者Paola Giuliano和IMF研究员Antonio Spilimbergo在2009年的研究结果发现,成长于衰退期的人们往往相信,运气在人生的成功上比努力更重要,他们更倾向于支持政府的再分配政策,而缺乏对公共制度的信心。研究还发现,衰退会产生更多缺少自信的自由派人士。

  显而易见,唯一可确保改善年轻人就业的做法,就是能带来企业必须增加用工的强劲和持续的经济增长。经济学者们为此在前数十年内一直争论不休。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WB)开发年轻一代专家Wendy Cunningham的看法,若有人能了解如何让经济保持在如此速度增长,他无疑会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在缺少可让经济一直持续增长的万能药时,学者们努力在微观上想办法,例如增强培训,以求得走出校门的毕业生能够顺利工作。ILO经济学家Sara Elder称,人类在解决这个问题上缺少创造性。

  学者们已有一项发现是,接受的教育越多并不见得总是好事。真正有意义的教育是,劳动群体获得的技能应能满足企业所需要的程度。过度接受教育对就业并无多大帮助。事实证明,涉足中东地区动荡的年轻人的愤怒,是因为他们获得的各种学位文凭并不能换回工作。此外,学非所用也令他们恼怒,尤其是接受了先进教育的女学生的境况更糟,就业市场根本没有让她们展示才能的足够机会。

  欧美却面临着相反的问题,高校毕业生数量不是太多,而是太少。据OECD研究结果,美国受教育程度低的年轻人失业风险有可能是受高等教育者的4.6倍,它在衡量知识型经济中就业者掌握知识的程度。这意味着美国已从处在世界顶层的国民接受高等教育率跌落下来。据全美教育统计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Statistics)数据,美国在2008年前,仅60%的四年制中学学生经努力后能在6年内毕业。

  像在美国这类科技发达的国家内,并非人人能接受高等教育。据WB的研究表明,传统职业培训尽管仍很流行,但已不足以成为解决年轻人失业问题的最佳方案。WB专家Cunningham认为,传统职业培训计划通常在设定时未真正了解市场的需求,且极易被淘汰。这些机构只是在不断地请人来培训,而没有更新自身科技手段的经济实力。

  比较成功的做法是与企业工作性质紧密关联的培训。西班牙在一些拉美国家制定的年轻人就业计划中,要求企业签署承诺将毕业生视为内部实习生的协议。培训中不仅要讲授工作技能,而且还包括生活上的知识。其涉及的企业范围从面包房到制装厂和电脑维修店。但Cunningham认为,这类培训的问题是如何把规模进一步扩大。

  近日,一种古老的培训方式,学徒制又成为了人们的新宠,因它能学以致用,让学用衔接变得顺利。OECD的就业、劳工和社会事务部主任Stefano Scarpetta认为,部分是受蓝领工人有学徒制的影响,德国和奥地利两国因全球经济衰退,对年轻人就业的影响并未形成太大危机。ILO去年称,德国年轻人的失业率仅13.9%,远低于欧洲平均21.2%和美国的21%。

  作为学徒制的新内容之一,荷兰等国鼓励高校学生在校期间力争获得工作经验。Scarpetta称,70%年龄在20-24岁间的荷兰高校学生都在努力获得一定的工作经验。相对而言,意大利和葡萄牙的比例仅10%。荷兰年轻人的失业率仅11.2%。类似情形在美国也有。拥有近27万名员工的AT T公司每年培训预算高达2.5亿美元,其目的是让高中毕业生了解就业现实,顺利过渡到正常工作期。

  以创业者身份表现的个体经营可能是至今探索不够的,减少年轻人失业的办法。迈阿密大学(University of Miami)2008年在校内就业中心开办了创业计划讲座,让毕业生明白创业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有效就业。该校毕业生至此已创办了45家企业,它们包括的领域从海洋生物、航天科技,到音乐不等。

  在迈阿密大学的创业活动去年引起了私募股权投资机构百仕通集团(Blackstone Group)慈善基金会的注意。它在西南密歇根州与当地两所高校联合举办了类似活动。当奥巴马总统1月31日在白宫宣布了美国创业倡议(Startup America initiative)后,百仕通表示,它还将在其他5座城市推动该活动,并在5年内为此捐助5000万美元。

  对信奉自由市场经济的学者而言,解决年轻人失业问题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消除所有政府制定的、影响聘用年轻人的各种限制性障碍。例如,他们指责最低工资制度,因它影响到企业聘用尚未具备丰富工作经验,但又无获得最低工资的充分理由的有才华的年轻人。经过重新审视,大多数要求最低工资与平均工资水平相差不多的国家已调低了年轻人的最低工资门槛。此外,ILO在2009年的报告中表示,对无固定期限合同员工的保护制度太强也会伤及年轻人的就业,因为后者得不到如此保护,并承受着衰退时被最先解雇的冲击。

  无论对错,自由市场派学者在这次全球衰退中未能胜出,因英国和新西兰同期反而提高了最低工资水平。过度保护无固定期限合同员工的负面影响也未撼动德国和奥地利做法。两国都有严格规定的,对就业状况的保护制度,而且两国的就业市场在前2年内,比对无固定期限合同员工保护较少的,像美国一类国家更稳定。而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AFL-CIO)副理事长Thea Lee认为,年轻人高失业率问题不能责怪工会,因工商业活动本身就更乐意让劳工既无权利,也无保护。

  此言的确刺耳,让企业高管倍感压力。但也有人指责是发展速度太快的原因。他们认为,企业在产品和员工的生命周期长时,曾做了大量培训。但现在的产品周期缩短,企业若再花长时间对员工进行培训,则意味着在竞争中必败无疑。

  长期存在的年轻人失业问题可能难以解决,但有迹象表明,通过政府、劳工、企业、教育和年轻人自身的协调努力,问题严重程度会降低。庆幸的是机会还在,各地的无业年轻人都渴望得到未来的生存机会。因此,解决年轻人就业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是培育好就业市场机制和改革教育。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