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公会:马克思、工匠精神与“自働化”

为什么几乎所有奢侈品都把“手工打造”奉为圭臬,现代工厂的流水线生产中,有“工匠精神”吗?

文|黄章晋 史祥莆

阿尔卑斯山谷,漂亮的瑞士民居,留着花白胡子的第 N 代制表匠坐在窗前,借着白雪反光,仔细打磨一枚陀飞轮机芯——这是今天宣传名表工艺、工匠精神最喜欢用的经典画面,奢侈品往往喜欢用工匠生产的画面,强调它耗费的工时,而不仅仅是直接呈现产品本身。

4a7a9751d8574a4a5040f3836acc5c0e

房梁高挑的超大厂房,并行着 N 条巨大的生产流水线,穿着工装的工人,面目表情快速、规范地完成自己的工序,将产品传到下一个工位——这是今天大型流水线车间生产的典型场景,但是,国际知名厂商在宣传自己产品时,通常会刻意回避这种生产画面。

前一种画面是“工匠精神”之美的直接呈现:它不仅更具传统复古的画面感,工匠本人的劳动过程即审美体验,它集生产与创作、技术与艺术、工作与享受于一体。每个独一无二的产品,凝结着工匠具象的劳动,是产品也是艺术品。

而后一种画面,只有一种冰冷无情的机械和秩序之美,流水线上面无表情的员工只是这部机器的一部分。生产者在工作时间的所有操作,都是标准、精简、重复、无差别的动作,不允许有任何创作,它与审美无关。

7be4cbaf4eb25df62fbb4e9516bda7a2

但是,后一种画面才是今天的常态,而前一种画面只存在于极少数生产高档消费品的企业,它们按规模至多只能算小型企业,甚至只是作坊式家族企业。

工匠精神之美被无情的机械生产淘汰,成为稀罕之物,始于一个工匠灵光闪现的创造:

1721 年出生于英国兰开郡的工匠詹姆斯·哈格里夫斯,既是纺织工,又是一个手艺灵巧的木匠。43 岁那年,他无意中发现把一组纱锭由横排改为竖排,并用一个纺轮带动,可大幅提高效率,这位手艺精湛的木匠第二天就造出了一台效率可提高八倍的纺织机,并用他女儿的名字命名,这就是著名的珍妮纺织机。

520834ec7b00c8e0400ca265d1761d47
▍在德国伍珀塔尔博物馆的珍妮纺纱机模型

珍妮纺织机引发了英国棉纺织业提高效率的发明热潮,从 1764 年第一台珍妮机诞生,众多机械发明让英国棉纺织业只用了 20 年就基本实现机械化,到 1830 年,手工作坊全部被蒸汽机动力的工厂取代。这就是工业革命的开始。

b2fb39d796186d6191e1a27d669894d3
▍1785 年,牧师艾德蒙特·卡特莱特在木工、锻工的帮助下发明了动力织布机,并在 1791 年建造了第一座动力织布机工厂

工业革命极大地提高了全社会的生活水平。统计数据显示,十九世纪末,工业革命更早且工业化程度更高的英、美两国,身高、体重以及平均寿命明显高于欧洲大陆国家,而欧洲各国的相关数据也同样与此正相关。

但是,虽然工人收入大幅提高,生活水平明显改善,并未带来工人的生产热情,而是与之相反,怠工、偷懒、破坏机器、甚至罢工频繁发生,每隔一段时间欧洲工业生产中心都会爆发大规模社会运动。

ebc0aa9d00568b22500588282c750eca
▍电影《大都会》中,工厂里的动乱场面

在作坊式小企业一统天下的时代,这种情形并未发生。

除了急剧的阶层分化,机器化大规模生产对工人劳动本身的根本性影响也是重要原因,它无论是对工人还是劳动,都是一种重新定义。

作坊式企业,生产是以人为中心的主观劳动和创作,熟练工匠在生产过程中能有创造的愉悦,每件产品都能直接体现工人的技术和手艺。但在机械化大工厂,生产是围绕着机器为中心的,工人只需要掌握简单的机器操作技能,不但人的主观努力退居次要位置,而且避免任何个人的发挥和创作。

机械化大生产第一次改变了人类使用工具以来对劳动的定义,简单、机械、重复,长时间重复的劳动,可以极大程度地提高生产效率,但违背了人渴望创造的天性。

6dd7fe54dd9d1e852cc54a3b36658395
▍电影《大都会》中的一个工作岗位

马克思将之称为异化(Alienation),他在《1844 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专门辟出一节,从哲学批判角度分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对人、对生产的“异化”。他提出的系列学说中,避免劳动与人的异化,始终是个重要命题。

马克思看到的还只是初级原始的异化。1911 年,“科学管理之父”泰勒出版了《科学管理原理》。在“泰勒制”下,每一工种都有最优操作动作、最短作业时间和恒定作业任务。

它不但消灭了工人怠工和偷懒的机会,而且因为大幅提高了生产的标准化,将工人所需的技术降低到了极致,任何人都可以短期培训为合格的工人。“泰勒制”虽然空前提高了劳动的异化程度,但因其高效引起了列宁的注意。

1918 年 4 月,列宁在《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中谈到“泰勒制”时说,“同资本主义其他一切进步的东西一样,既是资产阶级剥削的最巧妙的残酷手段,又包含一系列的最丰富的科学成就……应该在俄国组织对泰勒制的研究和传授,有系统地试行这种制度并使之适用。”

虽然列宁生前未能见到“泰勒制”在贫穷落后的俄罗斯工厂中运用,但随着苏联新生政权的巩固,“泰勒制”最后被创造性地使用在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一切领域中。

“泰勒制”并非劳动异化的巅峰,因为“泰勒制”管住了工人,却管不住“管理者”,如果他们疏忽或不负责任,工人仍然有时间“偷懒”,效率和质量还是没法保证。

在这方面,发明了流水线的“福特制”显然走得更远。在“泰勒制”下,工人只受工头管制,工人可以在工头不注意时怠工走神,而在“福特制”工厂,只要稍微一偷懒,零配件就会顺着流水线流向下一个工序。

2d77ccd99d50044023c5645bf5131b94
▍卓别林电影《摩登时代》中展现的福特制生产方式

工人彻底成为流水线上的螺丝钉。

虽然流水线上的劳动简单程度到了无需任何技能,甚至不识字、语言不通的工人也能迅速胜任,但它是一种空前违背人性的生产组织方式,正常人很难在这种高度重复单调的岗位上长期呆下去。

因为人的行为需要大脑分泌可产生愉悦感的多巴胺“奖励”,才能长期持续,工匠式生产过程中,拥有极大自主权的工匠非常容易获得成就感,他们每个流程的成就感都是可见的,而且需要长时间集中注意力的工作,往往成就奖赏也越强烈。

而“福特制”下的工人,科学管理几乎剥夺了一切能让工人产生成就奖赏的可能,工人在流水线上的奖赏,只剩下定期发放的薪水。而在发放薪水前,工人需要在全部上班时间保持高度专注。这好比让人逐字阅读一本几百页厚,但整本书密密麻麻印的都是同一个字的书一样,而且每天如此。

8fbfd448ebdcb72ef517e3ec501066e7
▍1913 年,福特公司高地公园厂中的流水装配线

1914 年,福特突然下令给他的工人工资翻倍,这不是他发善心,而是工人无法忍受这种会让人产生强烈抑郁工作的痛苦。若当时汽车制造业工人平均轮换率为 100%,那么福特工厂则是 380%。

几乎任何人都可胜任福特的工人,但那些贫穷的新移民源源不断进入工厂后,很快又迅速离去,转投工资虽低,但劳动异化程度略低的“泰勒制”的工厂工作。

起于 1764 年英国纺织业工匠詹姆斯·哈格里夫斯无意中带来的劳动和劳动者的“异化”,看上去将朝着这个方向无限前进。

但是,1867 年出生于日本静冈县的一位工匠,提供了另外一种方向与可能。

dba7f5a8f36bdea4d60226db17917c5f
▍丰田佐吉

与詹姆斯·哈格里夫斯一样,丰田佐吉的家庭也以棉纺织为副业,而且也是一个杰出的木匠。23 岁那年他就手工制造了一台改进的木制织机。而且后来也以生产织机为业。

57 岁那年,丰田佐吉和他的长子丰田喜一郎发明了不停换梭式自动织布机,它可以连续运转,高速运转时可准确交换纬纱梭子,一个工人能同时照看 30 多台织布机。这项首创技术轰动欧美。

3a8d6fb328b86d945aa260d66dfc8063
▍1924 年丰田佐吉发明的 G 型无停止杼替式丰田自动织机

对纺织业而言,这个发明其实只是无数设备改进中的一个,算不上重大进步。但是,它的一项性能改进和由此产生的生产管理哲学,改变了从詹姆斯·哈格里夫斯以来人们不断追求生产效率的方向。

丰田自动织布机给了工人可以随时控制质量的便利,一旦异常能马上停机,这项技术上的小小改进,被工匠出身的丰田佐吉上升为一种哲学:“人不做机器的看守奴”。

为了强调这一生产哲学,丰田佐吉故意使用了一个错误的词:自働化。

在日语中,自动化的正确日语写法是“自動化”,而働く,是“勞動”、工作的意思,自动词,不是他动词。

特意使用“自働化”这个词,强调的是人在生产中的主动性作用,不应只是简单重复机械的动作,而必须是能创造出价值的劳动。

许多年后,丰田转而生产汽车、并完整引入美国式流水生产线时,却没有引入美国人的管理科学,而是用一种几乎方向完全相反的哲学重新设置了生产管理体系。

坚持多加的一个“单人旁”的丰田逻辑是,现代工厂不但不能脱离人而存在,甚至必须依赖“学徒制”和“工匠精神”,所以,丰田本社工厂刻意建成一条效率极低的“古董流水线”,至今没有任何先进的设备,自动化率几乎为零。

这是为了模拟在最原始的生产条件下,充分发挥工匠的智慧和潜力,从而精益求精。用丰田生产专务河合满的话说,在这样的生产线上,每个人都必须返回“技能原点”。

3ba512131e51380eb21c7f7cc91695ce
▍1966 年,18 岁的河合满以学徒身份进入丰田, 67 岁就任丰田公司专务,负责丰田汽车生产制造,已在丰田工作 50 年,堪称工匠典范

而丰田赖以成家的将每个环节品控做到极致的“精细管理”,能够实现的基础和前提,就是这套关于人、关于劳动的管理哲学。它深刻影响了日本制造业。它也是日本工人有一个迥异于欧美工人表现的重要原因之一:相对欧美,日本几乎无罢工。

丰田流水线上的工人远比底特律流水线上的工人更专注,或许有文化上的原因,但丰田流水线上,日本工人比底特律的黑人更容易找到成就激励,仅此一点,就足以让日本汽车在质量上迅速超越美国汽车。

今天,中国人在谈及“中国制造”质量不佳,尤其是相对“日本制造”时,往往会给出一个循环论证的答案:因为日本有“工匠精神”,而中国没有“工匠精神”。

这个文化说显然是错的。

中国就有一家汽车制造厂的工人,在“工匠精神”上堪与世界任何汽车厂的工人相比。这就是丰田全球模范工厂的广汽丰田。

9cbac3e760265bfd3eddf5c5e57ee71d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科技 标签:
  1. 匿名
    2016年8月2日11:48 | #1

    打下工会一群傻逼总是自以为是并急于做出结论 倒是唬住不少比他们还傻逼的傻逼

  2. 匿名
    2016年8月2日15:09 | #2

    “丰田本社工厂刻意建成一条效率极低的“古董流水线”,至今没有任何先进的设备,自动化率几乎为零”哈哈哈哈哈… 太搞笑了。没做过工控或者系统工程的和没在工厂干过的都没有资格谈工匠精神。

  3. 匿名
    2016年8月2日21:09 | #3

    是有点太浅了,倒像是在贩卖一点历史知识

  4. mego
    2016年8月2日22:35 | #4

    在卖广告吗?白痴,所有配件运到后进行组装的工厂讲什么工匠精神。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