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推迟至9月以后 或因改革难度太大

8月2日,发改委发布的一则消息透露出,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将再次推迟至9月以后。本届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因为被视为正式推动监管机构改革而受到市场广泛关注,而现在会议一再推迟,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或因改革难度过大。
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提至今年 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箭在弦上
8月2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发布消息,2016年9月24日—26日将在浙江省德清县莫干山芦花荡饭店召开新一届莫干山会议,此次会议配合即将召开的新一届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以深化金融改革与金融创新为本届年会主题。这意味着,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推迟至9月以后。
若按照历次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召开时间间隔五年的惯例,本次会议原定时间应在2017年1月。此前据外媒援引知情人士称,中国考虑将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前至今年夏季召开。不愿具名知情人士表示,金融监管机构改革方案将在此次金融工作会议上提出。事实上,早在3月25日,就有媒体透露,金融监管机制改革方案已经广泛征求过意见,方案已经递至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
当前中国面临的金融风险与挑战日益增多,而金融监管体系的弊端逐渐显露,中央亟需推动金融监管框架改革,防范新时期的金融风险并维护金融行业的稳定发展。
中国央行副行长陈雨露此前表示,现行金融监管框架不适应体制性矛盾。陈雨露称,一方面我国金融业已经形成了多样化的金融机构体系,但另一方面影响金融稳定的因素在不断的增多,金融机构信用风险加速暴露,民间借贷和互联网叠加的风险不断显现。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外汇市场等各个市场之间的相互的联动和传染的状况在上升,这些都表明现行的监管框架存在着不适应当前金融业发展的体制性矛盾。
为何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为何如此之难?
中国金融监管体制改革风声已久,雨却未下,金融工作会议一再推迟。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推动此项改革难度过大,受到较多阻力。
此前据《中国经济周刊》消息,有市场人士分析,改革之所以受到较大阻力主要是由于触及不少部门利益。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方向,必定是由分业监管模式向混业监管模式转变,由此可能导致一行三会的部级官位大幅度减少,最起码也得减少三分之二以上,相关的部级官员面临着“下野”或再安排的境况。
其次是少了权力。未来的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必定是由好产品型监管向信息开放型监管转变,将大大减少审批式的市场准入,以增强市场透明度和加大市场监管力度并举。当审批减少之后,相关部门的权力也将被大大削弱,形成轻审批重监管的格局。但这是习惯于手握重权,靠审批来行使权力的部门不愿意接受的改革,由此成为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阻力。
再就是少了岗位。一行三会,各自为政,各成体系,五脏俱全,对其进行改革整合,必然要革除目前存在金融监管机构过于重叠的状况,四套人马变成一套人马,职能岗位将大幅减少,从业人员面临着被重新安置的境况。因此,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对一行三会所有从业人员都是一个不小的考验,产生一些抵触情绪也难以避免。
此外,此前市场传出多套改革方案,具体采用哪种需慎重选择。央行副行长易纲对此表示,这其中一要考虑新体制应对经济危机、金融危机是否坚强有力,能否协调做出决定;二要考虑成本问题、激励机制和信心,权责要一致。银证保体制如何能和世界融合,竞争力和安全性等都需要讨论。
金融监管改革会实行那种方案?
当前关于金融监管改革,争论比较多的有五个方案,分别是:
第一个方案:即将“三会”并入央行,采取超级央行模式;
第二个方案:“一行一委”方案,即将“三会”合并成立综合金融监管委员会,从而形成“双头监管”模式;
第三个方案:“一行两会”方案,即将央行和银监会合并,证监会和保监会保留现有格局不变;
第四个方案:“一行三局”方案,即将“一行三会”合并成立超级金融监管机构,在央行下设立银监、证监和保监局;
第五个方案:在目前金融监管框架的基础设施上设立“金融稳定委员会”,将金融消费者保护局单列出来,以强化金融消费者保护功能。
6月18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在第十六届中国MBA发展论坛资本市场创新论坛暨院长圆桌论坛透露,改革方案中“一行一委”及“一行两会”可能性最大。
“我们刚才说了一二三四五,现在坊间传说二三可能性最大,现在可能考虑到全搞在一起也没必要,完全分开那肯定是不行了,于是就合在一起有一些分别,合的根据是这各个业之间的关系,我们提供这样的分析架构供大家参考。”李扬表示。
5月23日,金融时报撰文建议构建中央和地方两元金融监管体制,金融时报社为中国人民银行直属司局级事业单位。文章论证了确立完善中央和地方二元金融监管体制的必要性,同时论证了关于完善两元金融监管体制的具体设想及实施步骤。文章建议,
第一,各省成立地方金融监管局,作为各级政府的组成部门。
第二,逐步把村镇银行、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民营银行以及地方性保险公司的注册监管权限下放给地方,以缓解中小企业贷款难的问题,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第三,根据形势发展逐步调整其他机构的监管职责分工,特别是进一步明确金融市场,直接融资等各方面的改革,同时加强立法工作,逐步形成权责对称、激励相容,橫向权责集中、纵向适度分权的金融监管体系。
7月1日,社科院发布金融监管蓝皮书,建议中国金融监管框架调整应实施“四步走”战略,并形成“三层”+“双峰”的监管框架。
第一步,在坚持分业监管体制的前提下,进一步加强金融监管机构之间及与央行之间的协调,逐步将协调机制进行巩固与完善,并形成法律约束机制;
第二步,依托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建立“国家金融稳定委员会”,形成实体性的主管部门,进一步明确监管协调的部门分工与责权利;
第三步,授权“国家金融稳定委员会”统筹中国金融监管组织框架调整,理顺宏观审慎和微观审慎之间的边界,由央行负责货币政策、宏观审慎管理、系统重要性机构及统计和金融基础设施建设,以“三会”为班底组建一个或两个新的监管部门,负责微观审慎监管和行为监管工作,并逐步明确地方政府部门的责任;
第四步,最终形成“三层”+“双峰”的监管框架。其中,“三层”是指顶层为金融稳定委员会(或由央行负责),中间层为具体的金融监管机构,底层为相应的地方政府及监管部门;“双峰”是指具体的监管职能分为审慎监管机构和行为监管机构。其中,审慎监管机构是由现有“三会”中的具体监管部门组成,而行为监管机构则为独立的金融消费者和投资者保护部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