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皮:半夜鸡叫的鸡贼原来是韩春雨自己

方舟子 :“有一个自称某个重复出韩春雨实验结果的实验室的人一直在网上宣布韩春雨实验被重复出来了,现在被发现是韩春雨本人冒充的。看来韩春雨也知道没戏了,否则何至于唱双簧。”

基本上已经被扒皮了。韩春雨之事,触目惊心!这是继上交汉芯,西交李连生之后又一大造假门。
墙内不想科学上网去看mitbbs的可以去看科学网
我之前说第一作者在push之下造假,很多人喷我。这次还爆出来韩老师实验室的内斗证明了这一点。惊人的事实是,韩春雨这个NgAgo课题原来是给另一个学生李海潮的,这个学生搞了很久搞不出来,才给了现在的第一作者高峰,高峰居然两个月就把这个课题做出来了。也就是说之前流传的各种十年苦心孤诣,高峰睡两年地板完全是假的。事实是两个月就“造”出来了。
之前我还说韩值得怜悯,现在我都不敢坚持怜悯二字了,现在已经到了自作孽不可活的程度了。
但是,韩这个例子特别适合躬身自省,真的,在搞科研的过程中,谁没有动过造假的心呢,特别在一个很push的老板下。然而动过心不见得真去做,这就需要韩春雨这种人让我来生戒惧之心。
见韩春雨之事,生怜悯心,不是对韩春雨生怜悯,而是怜悯我世人,忧患实多。

挖一挖韩春雨的微博

其实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到了这个“秘密”

前段时间微博搜索“韩春雨”这个关键词就能搜到好几条热门微博下面都有一个可疑人物h301304。此人反复纠正别人文章无法重复的指责,强调能重复出来,或者强调国外(google group, mitbbs)已经报道被重复了,还能给具体实验建议!

最有意思的是假装自己是来自成功重复的“某”实验室,制造已经被重复的假象。

用一个词来形容这个人,就是“鸡贼”。

点进去一看

1. 第一条发表于2015年的微博直接指向用户名为“槐北路”上传到tudou的古琴曲(注:槐北路是韩春雨在百度贴吧的用户名,他喜欢弹古琴)

2. 2014年给河北科技大学点过赞,

3. 用户名h301304中的301,304与韩春雨实验室门牌号一致。(见

4. 某条2012年的微博自称在304房间 (注:在一个0关注的微博里自言自语莫非脑子有坑?)

所以是韩春雨本人无疑。

把他的评论按照时间顺序排列。这些言论发表于6月28至7月7日之间,刚开始被质疑,在印度科学家正式宣布测序结果失败之前。那时候澳洲哥,火锅哥和仇老板都还没出镜。

—————————————————

6月25日 22:47 按照讲座说的,完全按照supplementary data里面generalprotocol做,能重复出来。

6月28日 01:25 照着Protocol of NgAgo/gDNA-ediated genome editing and examination (T7E1 assay) and a representative experiment来一遍,做出来好像也没那么难。有那么难?按北大讲座说的直接做fp doner NHEJ knock in,3天能直接能看见插入表达

6月28日 21:13 我们没拿到发放的的NgAgo,自己买菌克隆的

7月3日 01:26 大戏在后头呢,google group,mitbbs上歪果仁儿说重复出来了—微信圈儿几天前了—看戏看戏—-

7月3日 21:54 这个知乎里面就有人po国外某站,重复出结果来的,国内倒是少有发声—看来你是太图样图森破了,把学术圈看得太森破了—

7月3日 13:39 Google group 上不是有歪果仁回应重复出来了么—倒是国内 —江湖水

7月3日 22:04 咱无名小卒,老板也不让说,怕得罪人。(注:意思是自己实验室重复出来了,见贴图)

7月4日 09:04 看来是我把你看得图样图森破了—-呵呵

7月4日 20:21 微信圈儿里有人po重复出图4了,看剧情—-说实话,给我等地方没经费的博士出口气–

7月5日 00:39 可重复性已经被第三方证实了,一些人要绝望了—坐看六大帮派被收拾— (注:六大帮派莫非是指,福清帮,三合會,新义安,竹联帮,斧头帮?)

7月5日 01:08 朋友圈都传了—其实我早知道嘿嘿—韩完胜,说韩的阿狗效率低坑队友,那是他们不知道,cas当年也特么挺坑队友的——

7月7日 14:41 不是印度的那个—-

销号删博了,呵呵。 两天前韩春雨把Gaetan认真对待科学,反复实验之后形成结论并撰写实验报告的行为说成是把科学当儿戏,因此不屑于回应Gaetan的质疑。与此同时那个仇子龙教授更是直接把一个发文数和被引数都明显超过自己的西班牙科学家说成勉强发几篇论文的路人,两个人一唱一和,没想到现在又闹了这一出双簧。。。。。。 另外,自然已经正式开始调查韩的论文了 Nature Biotechnology takes any concerns that are raised about any paper seriously and considers them carefully. The journal has been contacted by several researchers who say that they have not been able to reproduce this study. The journal is following established process to investigate the issues. Further information about our policies can be found here: http://www.nature.com/authors/policies/index.html. Authors are required to make materials, data, code, and associated protocols promptly available to readers without undue qualifications as a condition of publication in a Nature Research journal.

已经被删了,若是这样,真的是有点太恶劣(我实在想不出客气的词汇了)

非常恶劣;不过,这也可能是别人故意摆的乌龙,然后嫁祸给韩。我个人觉得,现在任何人说什么都没用,最后只看实验能不能重复。能重复出来就安如泰山,重复不出来就彻底完蛋了。

真是比小说还精彩。 h301304发文说实验室内斗: 此文是2014年11月发表的。时间线从2013年11月到2014年4月至9月。字母代指的主要有 三人,lhc,syh和zyf。从文中可以看出,zyf加入的时间比较晚,lhc和syh在2013年11 月前就加入了。由于文中提到“lhc和syh联名上告研究生院”,那么可以推测此二人为 研究生。考虑到可能的博主只能招硕士生,那么根据正常的硕士生学制3年,2014年11 月还未毕业,2013年11月已经入学,那么此二人可能是河北科技大学2012或2013年入学 的硕士生。如果是2012年硕士生,那么在2014年11月,只有半年左右就要毕业了,此时 和导师翻脸,”告到研究生院“可能性不大,那么此二人更可能是2013年入学的学生。 考虑到国内很多学校都有让已经考上研的学生提前进组做实验的习惯,那么虽然2013年 9月研究生入学,但与”lhc在casE课题上至去年11月一点进展也没有”一句并不矛盾。 但并不能排除2012年入学的可能性。 google“河北科技大学2013研究生录取”,第一条显示为“河北科技大学研究生院 – 研招网 – 考研网”。点击进入网站,页面中间部分“院校报考篇”点击“复试录取” ,并进入第二页,中部有一条“河北科技大学13年硕士研究生复试拟录取名单”,点击 页面中部蓝色链接“复试结果与拟录取名单”,进入下载页面,并下载31.47kb的RAR文 件《复试结果与拟录取名单》。解压后打开同名的xls文件,找到“生物科学与工程学 院”,“生物工程”专业,可发现有相隔不远二人名为“李海潮”与“石洋华”,分别 对应“lhc”与“syh” 该文件下载地址为 http://yz.kaoyan.com/hebust/luqu/12/479830/

实验室已经将此人除名
2014年11月18日 00:56 阅读 28
1,当时,你在的时候,着急培养lhc,而此人话不多,了解不深,只是觉得我对其后代不浅,但其进步甚慢(seminar颇令人失望)。
2,syh确实就是那么狗血电视剧—但现在了解,其第一次走,确实是lhc施计排挤(那时也考虑过,但是g和w可能会考走,所以除了lhc,没别人可培养,而lhc可能正是担心syh会比他强)syh二番回来,我试探给好课题,果然lhc再次动手排挤。
3,由于lhc在casE课题上至去年11月一点进展也没有(和你在的时候出的结果一样),故劝其转给g做,我对lhc客气有加,好言相劝。高很快实现突破,促成g和w留下来做的打算,然后lhc常对我说g的坏话,也常和w说g的坏话,彼时我以为小不满可谅,且以“孩子气”视之,且常诫高要自律以求和平(毕竟课题是从lhc转到gf的。)且仍加倍善待lhc,但lhc却从此常常失踪,做试验越来越少。与g和w近乎不说话。
4,即便如此,3月我仍把给你讲的最好的想法给lhc做—但是lhc基本就是把我详尽列出的克隆交给新生和zyf做,进展一如当初,常常是其可这瓜子背对着我坐,我给其讲课题—即便如此,我也忍了,因为课题都在攻坚,务实要紧。但是即便如此,该课题遇到困难,lhc人又失踪,电话无联—回来后对课题不闻不问。后高在casE顺利突破,lhc从此不作任何实验。4月—-9月,其间教唆syh,挑拨师弟,zyf,且极其隐蔽—-其间多有诡异举动(说实话,给实验也不做,但是天天来,给任务,就失踪)
5,我从5月就不再和lhc说任何话了—这个人才是最他妈狗血的。没有最狗血,只有更狗血,昨日闻听,lhc和syh,联名上告研究生院—

不知道有没有人能挖出这些字母代表的人名。如果挖出了应是这个微博是韩春雨的铁证。

他没有出国了解过 又长期在小大学 认为浑水摸鱼 很方便

我现在发表文章,倾向于把原始记录作为附件发布,这样可以让其它研究者做再次分析。

此人下作。厚颜无耻。败坏中国科研环境,其心可诛。

鸡鸣狗盗是小节,重复实验是大事。 ————————————- 就重复实验这一节也很奇怪,首先真正的调查流程首先是查物证,找直接证据,也就是原始实验记录,一旦发现有问题直接判定造假(当年RIKEN对小保方晴子就是这样),根本不需要再重复,就算现在重复出来也无法洗刷你当年造假的事实。 其次韩说他已多次成功重复,一个月后在第三方见证下重复。这很奇怪,既然已经多次重复,为什么不直接把详细步骤数据分享出来让其他人独立重复呢?这样省钱省事还有说服力。就算你一个月后重复出来,其他人重复不出来,不还得问你要详细步骤么,那为什么不一开始就直接分享呢?

点进去微薄链接看,见用户名已经变成了“猜猜看额”。还转发了一条腐女什么的微博做掩护。真是鸡贼。建议韩还是自杀谢罪,起码还有一点尊严。

这个如果是自己演双簧,性质比小保方晴子还要严重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8月3日15:05 | #1

    你是
    小保方晴子おぼかた はるこ、黃禹錫황우석……
    复活再世了

    你是
    猪头法学博士的好注解

  2. 匿名
    2016年8月3日20:57 | #2

    造假嘛就投投国内期刊算了,居然投到Nature去. 没文化真可怕.

  3. 匿名
    2016年8月4日10:56 | #3

    用做科研的态度写网贴,佩服。追踪分析到位。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