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农民工:岗位在城市,保障在农村!

保安员、保洁工、快递员、卖串串香的小贩、建筑工地绿化员、街头兜售手机的游商、做凉皮和刨冰的店员、汽车贴膜小工、胡辣汤小摊摊主……  

  

  看到以上打着“农民工”烙印的职业时,你可能无法想象,他们正是记者在重庆、河南、浙江三省(市)所调查的一批来自农村的大学毕业生所从事的职业。他们被赋予这样的称谓:“大学生农民工”。  

  

  ——与老一辈农民工相比,他们有大专以上学历,同时他们也拥有农村户籍、农村土地(或来自失地农民家庭),过着城乡两栖的生活。  

  

  ——岗位不稳定、领取微薄的薪水,他们“漂”在一个个更需要体力的工作中,渐渐淡忘了所学专业知识。  

  

  ——带着厚实的梦想,他们离开农村进入大学,毕业后发现,自己走出了校门却走不进城市。  

  

  因为担心伤害这些年轻人的自尊心,记者在采访时曾小心翼翼问他们:“可不可以称你们为大学生农民工?”绝大多数人的回答直截了当:“现在的我们就是农民工啊。”  

  

  一个庞大的群体:“论知识是大学生,讲身份是农民工”  

  

  大学生农民工,一个正在变得庞大的社会新群体。  

  

  在重庆市白马凼公交车站附近,有一个隐没在高楼大厦中的城中村。这里的路面裸露着拳头般大小的石头,坑坑洼洼的街道污水横流。农民工和大学生农民工混居在一起,达数千人。  

  

  冬季的重庆阴冷潮湿。24岁的姚明和5名室友,挤在城中村一间只有十几平方米的民房中,高低床、水泥地,袜子的臭味弥漫着,隔壁居住着一对农民工夫妇。来自陕西省高陵县药惠乡麦张村的姚明,2010年毕业于西安科技大学电控学院,在重庆颐洋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找到了一份超纯水机售后服务的工作,月收入1500元。“抽烟6元、早餐1.5元、车费4元、午餐6元、晚餐5元,我一个月至少需要700元生活费,剩不下多少钱”。  

  

  姚明的户籍还在农村老家,他告诉记者:“没有房子没有家,迁户入城有什么用?还不如在农村有块地。”究竟有多少大学生农民工居住在这里?姚明形象地比喻说:“我们像上千颗沙粒,渗透在农民工聚居区,渐渐地和农民工融为一体。仅从外表,难以分辨。”  

  

  每一座大城市里,都有类似的农民工和大学生农民工混居区,比如在郑州,他们就主要聚集在北环柳林、庙李、城北一带的城乡接合部。  

  

  大学生农民工这个新群体人数究竟有多少,至今尚没有来自劳动、农业、教育等部门的统计。重庆市团委最近的一次500份新生代农民工抽样调查显示,有大专以上学历的占比为24.2%。  

  

  记者选取村庄、企业、大学班级三个与农村大学毕业生关系密切的点进行统计分析,表明大学生农民工是随着大学扩招、就业难加剧后,正在迅速长大的新社会群体。  

  

  ——村庄。接受调查的大学生农民工向记者介绍了西安市高陵县药惠乡麦张村、重庆市荣昌县双河镇双河村四组、重庆市巫山县建坪乡中伙村等三地的大学毕业生就业情况。近三年,这三地大约有22人大学毕业,目前至少有10人的生活状态使其可以被视为典型的大学生农民工。  

  

  ——企业。重庆新龙湖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杰告诉记者,以前都是从云、贵、川有初、高中学历的农民工中招收保安,去年公司开始尝试从大学生中招收保安和绿化工人,没想到应聘者很多。为了体现对知识的尊重,公司将有大学学历的绿化工称为绿化员,有大学学历的保安称为客户服务专员。现在,这家公司中有农民工1047人,其中大专以上学历的有117人。  

  

  ——大学班级。来自河南省叶县下里乡的李太白,2008年毕业于河南省科技学院。毕业以来,先后干过屠宰等体力活。他做了一个统计,大学同班有19名男生来自农村,除3人考上研究生、4人在企业上班外,其他12名男生都在郑州“漂着”。他说:“现在同学聚会都不敢打牌小赌了,改为下棋,因为手里没有余钱。”  

  

  半个月来,记者采访大学生农民工,与他们交谈、吃饭,走入他们的生活、情感,不时心生酸楚和无奈——如果说改革开放的头30年,工业化的快速发展造就了2亿多城乡两栖的农民工大军,形成同工不同酬、贫富分化、留守儿童等诸多社会问题,那么今天值得深刻警醒的是,社会还在以同样的轨迹,造就出一个队伍正在逐步变得庞大的新群体——大学生农民工!  

  

  这道轨迹是那么明晰、深刻地划过时代的天际,正如一名大学生农民工所说:“城里人在城市有背景,我们在城市里只有背影!”  

两栖的生存方式:“岗位在城市,保障在农村”  

  

  周勇是重庆龙湖南苑小区的一名服务专员,居民在请他刷卡开门时,习惯称他“保安”。当记者得知这名保安毕业于一所211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本科,拥有大学英语六级证书,还能够用日语读写、对话时,惊讶之余深感知识与职业的错位。  

  

  周勇563分的高考成绩,曾在家乡重庆巫山县建坪乡中伙村引起轰动。四年后,得知周勇毕业后只找到一份月收入一千多元的保安工作,他60多岁的父亲走出家门,砌墙、修水塘,挣了上万元,帮他偿还了助学贷款。  

  

  “父亲给我还贷款时,怕我伤心,扯谎说是借的。那一刻,我真感到自己太没用了。”周勇说这话时,努力保持表情平静,“天冷了,我连一副手套都不舍得买。农村大学生背着助学贷款走出校门,在城里打拼是从负数开始的!可能够成功吗?我家幸亏在农村还有地,最近我与一位大学同学正合计着回家乡办一个养鸡场。那份以前看不上眼的土地,也许是我以后的保障。”  

  

  记者在重庆、河南、浙江等地调查采访的近百名大学生农民工,90%是农民工的后代。他们的父兄多为建筑工、粉刷工、爆破工、木工、石匠,母亲多为家政、餐饮服务人员;他们年少时是留守儿童,长大后怀揣“跳出农门”的灿烂梦想走进大学,可走出校门时,发现那梦想不过是一串五颜六色的肥皂泡——自己的收入与新生代农民工相差无几,甚至还比不上仍在打工的父母、兄弟。  

  

  杨晏琼毕业于三峡学院文学与新闻学院新闻专业,毕业后被父亲要求跟他在建筑工地学习墙体粉刷——这个故事真实得有些残酷,但在收入对比面前却很现实。杨晏琼对记者说,她和父亲同在重庆的建筑工地打工,她月收入1500元,而且今后涨幅有限,父亲日薪150元,是她的三倍。  

  

  记者在河南、重庆调查发现,大学生农民工的月薪在1200元至2500元之间,浙江稍高一些。在重庆市西永工业园区安置房二区工地与4位大学生农民工座谈,他们从事的都是工地苗木栽植等典型的农民工工作。2010年毕业于西南大学的本科生冯青青说:“前两天与大家讨论大学生和农民工有什么区别,结论是,许多时候大学生不如有一定技能的农民工。”记者了解到,在这个建筑工地,一线技术工人,如木匠,一天收入至少200元;挖基桩的工人,最多的一天可以挣到500元;而冯青青,一个月只能挣到1500元。  

  

  曾几何时,“考上大学,跳出农门”是农家孩子的最大梦想。但在农村大学生于城市落脚越来越难的社会背景下,与普通新生代农民工相类比的另一个共同点在于,绝大部分大学生农民工不再愿意迁出农村户口,放弃农村土地权益,这被他们视为最后一道保障线。  

  

  毕业于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的唐世伟在重庆一家小区从事绿化工作,户籍仍在重庆荣昌县双河镇双河村四组。他说:“在城里没有房子,迁过来还不如在农村,可以继承父母的土地。有地比没地好,更有安全感。”  

  

  在重庆白马凼生活的农民工大学生陈显平,户籍在四川广安市华蓥市禄市镇十村,他一一列出农村户口的优越性:“粮食直补、农机直补,退耕还林、家电下乡、改水改厕、地灾搬迁等补助也不少,回去当农民,我都可以享受到。”  

  

  在郑州当户外运动自由教练的李兴华,户口就在河南渑池农村老家,他说:“农村户口不光有块地,还有一些社会福利。比如我2009年添了孩子,生小孩时花了1700多元,新农合报销了900多元。还有,给小孩买药,能省出一大半钱。将来,我即使有钱在郑州买房,户口也不一定改。因为漂在城市里,我什么福利也没有。”  

  

  大学生农民工群体过着“岗位在城市,保障在农村”“平时在城市,过年回农村”的生活,游荡在城乡之间的生存状态,与普通农民工显现出趋同性。每一次面对他们青春的面孔,都让人感到他们对未来充满迷茫:我们到底属于城市,还是属于农村?  

  

  那么,与新生代农民工相比,大学生农民工有什么不同呢?重庆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农村劳务开发管理处处长唐继邦分析说,第一点,由于学历不同,大学生农民工对城市的期望值更高,不仅为了生存,更为了发展;第二点,知识水平更高,发展空间更广阔,维权意识更强,精神需求更高。但现实是,由于体力劳动者稀缺,大学生农民工就业初期整体工资水平偏低,甚至低于新生代农民工。  

现实虽残酷 未来却美好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要给大学生农民工描摹一个准确的画像、归纳一个统一的看法很困难,因为在城市市民、农民工、企业家等人群眼中,他们有着不同的侧面。但有一点,人们的认识是共同的——他们有着美好的未来,也面对着残酷的现实。  

  

  在大多数人看来,大学生农民工的产生有着深刻的社会背景。浙江省农业厅经济管理处处长童日晖说,大学扩招之后,大学生从“天之骄子”和社会精英变为普通劳动者,社会称他们为“收费精英化,就业普通化”。而在这一过程中,更让社会困惑、让大学生农民工感到不公的是,现在除名校研究生和博士生外,大学生就业存在着身份决定命运的现象,农村身份决定了这些年轻人在城市的农民工身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