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想家:出租车新政,4个利益集团的博弈

近几年来,中国的市场经济改革有那些亮点?想来想去,几乎想不起什么。中共的18届3中全会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很是让人兴奋了一阵子,但不久就发现,并无落地的相应措施。
亮点终于出现,在出租车市场:2016年7月底,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交通运输部等7个部门联合颁布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
这两个文件,明确了网约车合法地位。此前各地交管部门对网络约车的封杀将不得不停止,传统出租车公司对市场的垄断必然被瓦解。
这两个文件的出台,非常令人意外。首先,这些年来的大环境是区域向计划经济、管制经济回归的。其次,交通部门此前就网约车管理的征求意见稿是非常令人失望的。许多人都对网约车前景感到悲观,认为政府将通过“八年报废”、“劳动合同”、“平台报备”等手段打击网络约车。
而此次的两个文件,将前一征求意见稿的核心内容几乎全部颠覆。为什么能发生如此巨变?与公众对前一征求意见稿的强烈不满有关,也与诸多专车公司的游说有关。神州专车、滴滴、优步这些企业,是以“大投资、猛烧钱”的方式快速发展起来的,其业务范围全部是全国性的。传统的出租车公司,分散在各个城市,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享受高额垄断利润,无法在大范围团结起来形成合力,因此未能将竞争者封杀在摇篮中。现在,神州专车、滴滴、优步也已经形成利益集团,能够与传统出租车这一封闭的利益集团进行抗衡。
传统出租车公司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想一想,20年内,各个城市的面积不知翻了多少番,而出租车数量几乎没有增加,全天下也难以找到这样的好买卖了。
传统的出租车司机,文化水平低,多数人看不透出租市场的方向。他们一边抱怨出租车公司对自己的掠夺,一边却又以为能够通过维护出租车垄断来保卫自己收掠夺的饭碗,各地都出现过出租车司机对专车的围剿。现在,两个文件一出,旧有的出租车司机知道自己必须改变了。他们中间的很多人今后一定会突然发现:为什么一定要维护出租车垄断呢?为什么不能换个思路,我可以去当专车司机啊。
出租车司机的态度,并不像某些人想象的那么不重要。出租车公司无法通过绑架出租车司机来维护垄断,使其丧失了维护垄断的最后的借口。
接着说利益集团博弈。除了上面所说,原油出租车公司于新型望月车公司两个利益集团的博弈,还有另外两个利益集团的博弈: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
此次打破垄断,是中央政府出的政策,这个政策并不损失中央政府的经济利益,因为,以前的出租车垄断也没有一分钱交给中央政府;垄断一破,地方政府则要损失实际利益。
此次新政,两个文件都强调一点——最终的决定权在地方政府的身上。这非常令人不安。
以前,出租车市场为什么能形成铁通一样的垄断?是因为地方政府在通过垄断获取利益。政府向公司或个人收取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每年都收入丰厚。每个城市的政府都尽量控制出租车数量,造成严重的供不应求局面,这样,就能把使用权的费用抬高上去。与此类似的是上海市的车牌拍卖,以“治理交通阻塞”为理由,上海拍卖车牌,一个铁皮牌子能卖到10多万元,其利润率为10000倍。
现在,中央政府以文件的形式要求打破出租车垄断,却又把最终决定权交给地方政府。这有一点转移责任、延缓矛盾的意味。
如果没有中央政府的推动和舆论的压力,地方政府的逐利性是无法抑制的。这一次的专车改革,地方政府会如何行动?目前难以预料。估计各地会跟随上海、深圳、浙江、江苏这些地方而动。
不管怎么说,出租车垄断已经被打破,这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破除出租垄断,其意义完全可以延伸到其他行业。计划经济的黑幕需要一点一点撕去。
一切都要感谢互联网。如果没有互联网,中国官员对计划经济的怀念就不会被谴责,那些倒退的行动就会长期进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11月27日21:08 | #1

    ·德国之声:外交搞不好 特朗普商业帝国难保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